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6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好,真好!

    我被关肆气的不行,也知道跟他讨论下去,没什么结果,就想等会我就出去重新买衣服。

    这样想着,我转身就走。

    可关肆好像我肚子的蛔虫一般,知道了我的想法,不等我走两步,他的声音在我身后悠悠而起:“若是你去买衣服,买的还跟之前差不多,我一样会扔了。”

    “……”你!

    我气的折返回来,关肆扭头看我一眼,淡然道:“当然,你可以去买长袖长裤,这个我不反对。”

    “……”我什么话都没说,又转身走了。

    还说什么呢?

    关肆的态度已经表明,他就是不准我穿短袖短裤。

    我以为我换了马裤,他就没有意见了,谁知道他竟然给我整了一衣柜的长袖长裤。

    他说这衣服穿上不热……是真的吗?

    且不说这个衣服穿上热不热,就说它的样式吧,真的好普通。

    如果衣服也分等级的话,我感觉这衣服绝对是最初级的,最原始的。

    穿这样的衣服去学校,别人会以为我是老古董吧。

    关肆他就会给我找难题,而我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难题。

    “唉!”我心底叹了一口气,抖抖手里的衣服,郁闷的去洗澡了。

    洗完澡,我看着那普通的长袖长裤,真的不想穿,可是……

    我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

    所以,我只能换上了关肆“特意”给我准备的长袖长裤。

    那衣服一穿上身,立刻就感觉到凉凉的、滑滑的,很舒服,是我从来没穿过的料子。

    我抓起一片衣角,仔细看了看,觉得跟普通面料没什么区别,但穿上的感觉却比普通面料要好。

    我想,可能是我穿过的面料太少,都太普通,没有穿过这种看似普通,却很高级的面料做的衣服。

    我又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发现这衣服穿在我身上蛮修身,蛮有型的,比我想象的好看,比挂在那里好看多了。

    “呵呵。”我咧嘴笑了笑,算是接受了这衣服。

    接受是接受了,但我还要去测试一下,这衣服穿在身上到底热不热。

    因为卧室里有空调,无法判断这衣服是否热,我就去外面的阳台做实验。

    阳台门一打开,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在阳台站了十来分钟,能感受到那火热的气息,但是我本身却不热。

    这要是穿着普通的长袖长裤,恐怕我现在早就焐的一身汗了。

    衣服不热也过关了,我对这衣服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剩下的就是怎么跟同学解释我为什么大夏天的穿长袖长裤了。

    说我感冒了?

    不行,不行。感冒了得有症状,我没有症状,一眼就看穿了。

    说我得了怪病?

    哈哈,这个太……感觉像是诅咒自己。

    对了,我可以说公交车上空调太冷了,所以我穿长袖长裤。

    就这个理由了,不管同学信不信,我就这样说。

    主意打定,我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我没有出去看关肆饭做好没,在干嘛,我躺在床上,捡起他看的那本《中国皇帝全传》翻了翻。

    才翻了两下,天花板那里忽然掉下个什么东西。

    定睛一看,原来是苍黎。

    “苍……”我正要叫苍黎,可才说了一个苍字,那边苍黎小朋友看到我,转身就跑。

    我惊的不得了,忙叫住他:“苍黎,你怎么见到我就跑?”

    “嘿嘿,妈妈。”听到我叫他,苍黎才没有跑,慢慢转过身,嘿嘿笑着看我。

    我对苍黎招招手,“过来。”

    苍黎笑着跑过来,我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妈妈,我是怕你尴尬。”

    哎哟,苍黎不说,我都忘记了。

    他一说,我又想起来了,想起那晚我跟关肆正、正那啥,苍黎忽然出现了。

    难怪上次他把我弄醒,人却不见了。

    原来是怕我尴尬。

    我的确很尴尬,我尴尬的摸摸苍黎的小脑袋,轻咳一声,赶紧找了个话题,问:“你怎么样了?”

    “妈妈,我没事了。而且还变强了,现在可以一天醒一次。”

    “真的?太好了。”

    “嗯嗯。”苍黎点了点小脑袋,眼睛看到我手中的书,惊喜道:“妈妈,你是在看书吗?”

    “嗯。”其实就是随便翻翻。

    可苍黎听到我说嗯,两眼却亮了,亮晶晶的看着我:“妈妈,你以前最喜欢看书了,看到有趣的还讲给我和爹爹听。妈妈,这书里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我才刚看。”我有种说谎被戳穿的感觉,同时还有一种不知是巧合,还是苍黎故意这样说的感觉。

    我感觉应该是巧合吧,毕竟喜欢看书的人多的很。

    “妈妈你慢慢看,看到什么有趣的,记得讲给我听哦。”苍黎很期待的跟我说。

    我点头说好。

    “妈妈,要不要我去叫爹爹来?”苍黎又道。

    “啊?”我惊讶一声,连忙摇头:“不用,不用。”

    苍黎却眯着眼笑道:“妈妈不用害羞。以前,你看书的时候,最喜欢枕在爹爹的腿上……”

    以前?

    我猛然想起关肆曾两次警告我:别试图通过苍黎来了解我。

    之前,我觉得苍黎对我的警告很莫名其妙,现在才知道不是莫名其妙,是有理有据的。

    虽然我没有想过通过苍黎去了解他,但是苍黎却总是跟我讲他和他娘子的往事,引导我去了解关肆的过去。

    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我通过苍黎去了解他吧。

    想到是这个原因,我不知该怎么说关肆,也不会怪苍黎。

    只不过,同样的委屈,我不想再受第三遍、第四遍……

    于是,我就打断苍黎的话道:“苍黎,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们说点别的。”

    哪成想,我话还没说完,苍黎的脸色就变了,眼里的神采也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失落,一种恐慌。

    他恐慌的问我:“妈妈,你是不是还想离开?”

    这话从何说起啊?

    忽然,我想到了小和尚带我离开那天,苍黎在屋里哭的撕心裂肺,求我别离开的一幕来。

    心顿时一沉,明白苍黎为何这样说了。

    一定是小和尚带我走的那次经历,给苍黎的打击太大,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现在我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以为我是想离开。

    “不是的,我没想过再离开。我只是觉得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应该看现在,看未来,而不是一味的去回忆过去。”

    以为听到我这话,苍黎就会不失落,不恐慌了,谁知……

    到底是我不够了解苍黎,只见苍黎两行眼泪下来,一边揉眼泪,一边难过的说道:“妈妈,你不让我提过去的事情,那要是你永远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想不起我和爹爹,怎么办?”

    “我想让妈妈你想起我们,我只是想让妈妈你想起我们。”

    说到前面一句:我想让妈妈你想起我们时,苍黎就“哇”一声哭了出来。

    重复第二遍的时候,他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我一看苍黎哭成这样,心就慌了,想要安慰,却还没来得及安慰,这时关肆推门而入。

    关肆特别疼苍黎,让他看到我惹苍黎哭了,那还了得。

    想到此,我心就咯噔咯噔跳,有种完了的感觉。

    果然,关肆一看到苍黎哭了,脸瞬间黑了,冷声问:“怎么回事?”

    问话的时候,关肆的眼睛是看着我,那眼神很严厉,仿佛在责问我:你不知道苍黎身体不好吗?为什么还要惹他哭?

    “那个……”我望着关肆,正要解释,可才说了两个字,就被苍黎抢先一步。

    苍黎泪眼汪汪的望着他爹爹,抽泣道:“爹爹,妈妈她不想想起过去的事。”

    感觉苍黎像是在跟关肆告状,但我心里却一点都不怪苍黎,反而更疼他。

    “苍黎对不起,我不是不想……”

    “我先回去了。”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苍黎跟他爹爹一样,不听我解释,抹着眼泪就消失了。

    我也不知他是真回去,还是假回去,反正我是看不到他了。

    既然看不到苍黎,我就当苍黎回去了,就跟关肆解释:“那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关肆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我后面的解释。

    “你、你之前说我通过苍黎了解你,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我举手发誓,“但是苍黎他总是跟我提你和你娘子的过去,我是被动了解的,不是主动的。”

    不知怎么了,说到他和他娘子的时候,我的心忽然很难受,一种说不上来的难受。

    憋的慌!

    这段话说完,我停了停,看看关肆会不会说什么,但他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我只好继续往下说:“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好,你不喜欢,我就、就让苍黎别提过去了。没想到他就……是我不好,我应该委婉一点的,可是……”

    “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不想再被你冤枉了。就算是让我死,我也不……”

    那个死字一说出来,关肆本来就黑的脸,更黑了。

    看到他脸黑了,我才想起来关肆最不喜欢听到这个死字,我也答应过他以后不再他面前提。

    我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把后面的话咽下去,改口道:“就算要我下地狱,我也要把话跟你说清楚。”

    关肆的脸色并未好转,而且盯着我的眼神都一下子变了,变的有些凌厉,有些意味深长。

    还有些是我看不懂的情绪在。

    被关肆这样看着,我很紧张的,但我转念一想:反正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真的把话跟他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免得他以后还冤枉我,还让我受委屈。

    我再吞了一口口水,“我真的不想再被你冤枉了。上次你那样说我,我都很莫名其妙,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那样说。现在想想,我还特别难过。”

    “现在还难过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