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73章 该莫染道歉
    我和小林去了医院,跟医生说了我的情况,医生让我去拍片子,做了一番检查,得出的结论,却是我的脑部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医生说有一种选择性失忆,是目前检查不出来的。

    什么是选择性失忆呢,就是人在特别痛苦的时候,会进行自我保护,自动删除那段痛苦的记忆。

    可是赵海龙追求我,被我拒绝,这应该算是他的痛苦记忆吧,怎么是我忘记了呢。

    我提出疑惑,医生也解答不出来。

    那么失忆这一块不说,就说多出来的那份记忆。

    小林明明记得她没有送我项链,可我却记得她送我项链,还让我时时戴在脖子上,我牢记了三年。

    问医生,医生同样答不出来,还把目标转移到小林身上,问小林是不是脑部受过损伤。

    小林不记得有这回事,但为了保险起见,她也去拍了片子,做了检查。

    得出来的结果,跟我一样,脑部没有问题。

    医生拿着我和小林的片子,一会儿看片子,一会看我和小林,时不时嘶一下:“嘶,这就奇怪了。你们两个脑部都没有受过损伤,也没有痛苦的经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失忆呢?”

    “嘶,我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就是医学界,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嘶,我打电话问问我的老师吧。嘶……”

    可能感觉医生问他的老师,也问不出什么来,小林阻拦道:“算了,别打了。医生,我们不看了。也许我们根本没毛病。”

    “嘶,这个……”

    “医生,谢谢您啊。”小林一把将医生面前的片子和病历本搂过来,抱在怀里,拉着我就走。

    “哎,你们两个先别走,等一下……”医生在后面叫我们,小林拉着我跑的更快了。

    跑到楼梯口,小林回头看一眼,学着医生的样子嘶了两口气:“嘶,嘶。”

    学完之后,小林抖了抖肩膀,“我听他嘶气,我就浑身难受。看不出来就看不出来,老是嘶气干什么?嘶,嘶……”

    小林每嘶一下,就抖一下肩膀,样子很逗。

    本来医生看不出我哪儿出了问题,我有点郁闷的,看到小林学医生嘶气,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笑着拍了小林的肩膀一下,道:“别学了。一会儿被人看到,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小林收住抖动的肩膀,把怀里的病例以及片子捏在手里,当做扇子扇,扇了两下问:“换个医院?”

    “不换了,我觉得换个医院也看不出来,还浪费钱。”我和小林边走边说。

    小林深表赞同,“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

    说到这里,小林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她自己。

    我明白小林是什么意思,把她的手抓过来,让她的手指着我:“是我的问题。这两件事都是我记错了,可能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错乱吧。”

    “不一定,可能我也有问题。”小林摇头,“你没发现吗?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无缘无故的忘记了某件事。我忘了送你项链的事情,你忘了赵海龙追求过你的事情。”

    听小林这样说,感觉还挺有道理的,不过却没有依据。

    我还是觉得自己的问题比较大,同时也不想小林背负心理压力,就把这两件事全部揽在自己的身上:“有问题只会是一个人有问题,不可能我们两个人同时有问题。”

    “从赵海龙这事,就可以看出是我的问题。项链那事,可能是我记错了。也许是别人送我的,我记在了你身上。或者是我自己买的,也说不定。”

    说到最后一个可能时,我忽然想到我的出生来。

    我出生那天是七月十三,离七月十五鬼节还差两天,但那晚却百鬼夜行,小和尚的师父说我命里有劫,关肆说我命里招邪。

    关肆还说那项链是邪物。

    既然是邪物的话,那么它身上一定有邪气。

    想到这,我想会不会是那邪物引导我去买它,又怕我不戴它,就改变了我的记忆,让我以为是小林送我的,以为那是我和小林友谊的见证,所以我才天天戴着它。

    这样一想,我觉得项链那事可以解释的清楚了。

    至于赵海龙……我也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从昨天赵海龙得知我交了男朋友,去找我,生气的质问我,还打我一巴掌,骂我是贱人,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心理素质不好,为人素质也不高。

    会不会是他在我拒绝他之后,心里不高兴,就去找过我,对我做过过分的事情,比如也打了我。

    依照我这个软弱包子性格,挨了打,肯定也不会跟别人说。

    然后我觉得那段记忆太痛苦了,然后就忘掉了。

    项链和赵海龙的事情,我都想到了合理的解释,但这两个解释我都不能跟小林说。

    我也不想小林在这两件事上费神,就跟她说:“算了,这两件事过去了就算了。反正我昨天已经给赵海龙说清楚了,估计他以后不会再找我了。”

    小林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她听我这么说,跟着说:“算了就算了,反正我们也已经检查过了,医生都说没毛病。走,我们去吃饭。我请你。”

    “我来请吧,把安安和秒渺也叫出来。”这学期我都住在外面,跟她们一起吃饭的次数很少,还不知道以后毕业了,我能不能再和她们一起吃饭,我想多请她们几次。

    “那不行。”小林却不愿意,瞥我一眼:“你是不是想代替你家那位?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家那位的饭,我们一定要吃到。我跟她们说好了,要是你家那位一直不肯出面请我们吃饭,那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就不给礼钱了,算是你家那位请的。”

    结婚?礼钱?

    我想告诉她:你们想多了,我和关肆就这样了,是不会结婚,不会有婚礼的,就算你们想送礼钱也送不出去了。

    但我又不能告诉她,只笑着说:“你想的真远,结婚还早呢。”

    “嘿嘿,跟姐姐说句实话,你们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结婚?”小林撞了撞我的胳膊,对我挤眉弄眼。

    “没有。”我直接断了小林的各种猜测,掏出手机给赵云安打电话,一边打一边跟小林说:“我给安安打电话,你想去哪里吃?”

    “真请啊?不算你家那位的?”

    “真请,不算。”我正回答小林的问题,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季秒渺,她听到了我说不算,问我:“什么不算?”

    我道:“哦,我在跟小林说话。你们两个起来没?出来吃饭,我请客。”

    “莫染,是你家那位请吧?好嘞,地址发来,我和安安这就杀过去。”

    怎么一听到我请客,都能想到我家那位呢,我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却还是残忍的告诉了季秒渺事实真相。

    季秒渺一听我请,刚刚还很高涨的情绪一下子就落了下去,“呃,是你请啊?”

    “我请怎么了,来不来?”我不高兴的说道。

    “来来来,肯定来。只是,开学才两个月,你就请我们吃了两次饭,我们都还没请呢。要不,这顿我请吧?”

    “姐姐,这个就不要和我争了。你和安安赶紧出来吧。对了,你们想吃什么?”

    “自助餐。”季秒渺简直是不假思索,就说自助餐。

    而我一听到自助餐,就想起上次和关肆去自助餐的囧事,就不想去,就说:“西餐,怎么样?好像我们宿舍还没有一起吃过西餐。”

    “西餐?”季秒渺刚说了一个西餐,那边赵云安的声音就过来了:“西餐,好嗳。是不是莫染家的那位请吃饭?”

    我不想说话了,听到季秒渺说不是的,赵云安隔着手机问我:“莫染,你家那位再忙也是要吃午餐的吧?叫出来,大家一起吃。”

    “咳咳,他公司有工作餐。你们来不来,不来我和小林就自己去吃了。”感觉我说要请他们吃饭,是个失误之举。

    但话已说出去,收不回来了。

    “来来来,你们等我们。”

    挂了电话,我对小林苦笑,小林给我一个白眼,道:“活该!谁让你老是不把你家那位带出来的啊。”

    “他是真的忙。”不想多谈这件事,我转移话题,指着小林手里的病例和片子道:“把这些毁了吧,别让她们知道,免得她们担心。”

    我和小林找了一个地方,把病例写名字和病情的页面撕了粉碎,用指甲剪把片子剪的一块一块的,分了好几个垃圾桶扔了。

    因为下午还有课,我选了离学校比较近的西餐厅。

    赵云安和季秒渺来了,看到牛排和红酒,先惊叹一番,然后问我们:“小林不是说去买东西吗?买的东西呢?”

    “本来想买衣服,但是没看到合适的就没有买。”小林回道。

    赵云安又问:“这里贵不贵啊?多少……”

    还没问完,就被小林打断:“别问,只管吃。莫染跟我们不一样,她有后盾,有钱着呢。”

    “去你的!”我推了小林一把,小林委屈道:“怎么啦?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懒得理她,我和赵云安、季秒渺她们说话。

    说着说着,赵云安忽然跟我道歉,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她为何道歉,笑道:“道什么歉啊,都是自家姐妹。”

    “安安,你真不用道歉。要道歉,也该莫染道歉。因为她,你和你哥哥又失散了。”小林也推了我一把,把我刚才推的她的又还给我了。

    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不过小林这话……听到她这话,我才知道赵云安为何跟赵海龙的关系变淡了,原来都是因为我。

    “谢谢安安!”我举起杯子,和赵云安碰了一下酒杯。

    有些话说开了就好,再说我从未怪过赵云安把我交男朋友的事情,告诉赵海龙。

    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

    吃完饭就快上课了,我们连书都没有拿,直接去了教室,带着一身的酒气。

    怕会被同学闻到,我们自动选择最后一排。

    由于那课比较无聊,又没有书,加上我们中午喝了酒,听着听着就都听睡着了。

    睡的正香,感觉有人在推我的胳膊,我以为是老师,一下子吓醒了。

    醒来看到是一个陌生女孩,而班里其他同学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那女孩长着一张娃娃脸,很甜美,看着像是大一、大二的学生,声音也很甜,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我……

    只听她说的是:“莫染,赵同学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答应他的追求?”

    本来我在醒之前,以为是老师,吓的不得了,醒来看到不是老师,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可听到这女孩的话后,我又吓到了。

    “你、你……你是谁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