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06章 孤烟村
    “哦哦哦……”听到关肆说子时了,我才算是彻底清醒,揉了把脸,连忙起来。

    穿衣服的时候,关肆说外面冷,让我多穿点,最好穿毛衣。

    我心想又没有到冬天,能有多冷呢,就随便加了一件薄外套,没有穿毛衣。

    谁知到了外面之后,感觉比冬天还冷,我冻的直打哆嗦,搓着胳膊感叹:“怎么会怎么冷?”

    “现在知道冷了吧?让你穿毛衣,你不穿。”关肆抬手,在我额头上点了点,惩罚我的不听话。

    我摸了摸脑袋,看着关肆那一身薄衣薄裤,问:“你不冷吗?”

    这话问完,我就觉得自己傻-逼了。

    关肆他不是人,他肯定不会觉得冷。

    “我知道,你不冷。”我哈哈干笑,再搓了搓胳膊道:“太冷了,要不我们回去吧,等我穿上毛衣毛裤再出来。”

    关肆没说话,双手像是提着什么东西往我肩膀上一披,我扭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件灰白色的风衣。

    “这……”在关肆往我肩膀上按的时候,我看到他手里还没有东西,怎么一下子就有了一件风衣,我惊讶极了。

    那风衣非常温暖,一披在我身上,身上的寒冷瞬间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好暖好暖。

    本想问他这风衣是从哪里弄来的,又想到关肆那性子,即使我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就没有问,只对他说道:“谢谢!”

    “谢谢就不必了,只要你待会听话就行。”

    听到关肆这话,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关肆明知道外面冷,提醒我穿毛衣,我没有穿,他却没有强行要求我穿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目的是给我一个教训,让我待会听他的话。

    可他就不怕他让我穿毛衣的时候,我听他的话,穿了毛衣,他就没办法再对我说这话了吗?

    想到这,我不知该说是关肆聪明,算计到位,还是该说自己笨,一不小心入了他的坑。

    不过,关肆他对我没有坏心,听他的话也没什么,我就答应了:“嗯嗯,一定听你的话。”

    我穿上风衣,左右看了看风衣的样式,感觉样式不错,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我穿着怎么样。

    正看着,关肆拉了我一把,“别看了,穿着就那么回事。”

    什么叫穿着就那么回事啊……

    我很想问问他,但话到嘴边,我又没有问,问的是:“这衣服是给我了吗?”

    “不然给我?”关肆这样反问,我就放心了。

    这衣服就是给我的!

    ……

    夜就是夜,静的有点吓人。

    即使马路上有路灯,时不时有车辆经过,发出一阵响动,但并不能给夜增添一份热闹,反而显得夜更为寂静。

    我还是第一次大半夜的时候出来,心里难免有点怕,身体不自主的往关肆身边靠,手想抓着他的衣服,最好是挽着他的胳膊。

    可是,在没有受到突然的惊吓下,我不敢抓他的衣服,挽他的胳膊,就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靠。

    关肆发现我一直往他身上靠,伸手拉了我的手,问:“害怕?”

    “不怕!”我嘴上这样说,手用力抓紧他的手。

    关肆笑笑,没说话。

    快走到学校的时候,关肆忽然问:“刚刚你做了什么梦?”

    “做梦?没有啊,我没有做梦。”我感觉我才睡着没多久,关肆就把我叫醒了,根本没做梦。

    “没做梦,怎么会说梦话?”关肆反问。

    我一惊,捂着嘴问:“我说梦话了?我说什么了?”

    天啊,我竟然会说梦话,还是在关肆面前说梦话……

    不会是说关肆的坏话,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有关**的话吧?

    在关肆没有回答我问题之前,我脑补了一大堆糟糕的局面,弄的心七上八下的。

    “你说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宁愿你一直对我冷漠,那样我就不会心存幻想。”

    “啊?”乍一听到关肆的话,我想笑,感觉自己真有意思,竟然会说这样的梦话,跟电视台词似的。

    可再一想,我惊的心砰砰跳:天啊,我竟然会说这样的梦话,该不会是我梦到我和关肆怎样怎样,然后有所感触,说了这段梦话吧。

    “这话真是我说的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会是你骗我的吧?”我不承认这话是我说的,怀疑是关肆骗我的。

    关肆睨我一眼,“我有那么无聊吗?”

    也是,关肆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可是,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谁知道你做的什么梦,不记得就算了。到了!”

    “到了?”幸好到了,不然关肆再问我那个什么梦,我回答不出来不说,还紧张。

    “闭上眼睛。”关肆叫我闭上眼睛,我也没问为什么,就听话的闭上眼睛。

    在我闭上眼睛之后,关肆把我往怀里一拉,搂着我的腰,往上一跳,我感觉自己也跳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双脚才落地。

    双脚落地的瞬间,我出于本能的睁开眼睛,睁眼看到自己已经在校园内了,在校园的一处亭子里。

    亭子里有桌子、有凳子,关肆松开我,径直坐下。

    我紧紧相随,不敢跟他一样坐着,因为这凳子是石凳子,分在桌子四周,不连在一起,要是坐着的话,就和他分开了。

    我立在关肆身旁,问:“关肆,我们不是来见沈聪之的吗?你坐着,怎么见啊?”

    “别急,他会来找我们的。”关肆自信的说道。

    果然,过了没多久,黯淡的月色下出现了一抹黑影子,正朝我们这边飘来。

    沈聪之和柳月菊都是被火活活烧死的,面部表情十分狰狞,白天看就很可怕,更不要说是这夜里了。

    我只是看到有抹黑影,还没看到沈聪之的脸,光是想沈聪之的脸,就觉得很可怕,一下蹲了下来,两手紧抓关肆的腿,望着黑影的方向,小声道:“他来了。”

    “我知道。”关肆的手在我手上拍了拍,“怕的话,就不要看。”

    “可是……”可是不看的话,我会更害怕。

    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沈聪之就进亭子了,“我还担心你们没看到我留的记号,看来我没信错人。”

    “你应该不是相信我们,是走投无路了吧?”关肆一语戳破了沈聪之的内心,手指在石桌子上点了点,道:“我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不说废话,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特别是和柳月菊有关的,越多越好。”

    “好,我今天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沈聪之飘到关肆对面,身体忽然和关肆一个高度,像是坐在那里一样。

    其实他并没有坐在那里,而是腿的一部分陷在了地面之下,所以看着像是坐着的。

    我蹲在那里看的清清楚楚,又是惊了一跳。

    沈聪之“坐”好后,开始说柳月菊的一些事情:“柳月菊这个人看着温柔可爱,说话大方得体,但她是一个防备心特别重的人。她从来不跟我说她家里的事情,也不告诉我她家里有哪些人。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弟弟,她对她弟弟特别好。”

    “因为她几乎每周都给她弟弟写信,鼓励她弟弟好好学习。怕她弟弟冷,给她弟弟织毛衣、织围巾、织手套……这些,她都没有为我做过。我曾吃醋说过她,被她一撒娇,我就没话可说了。”

    “她还是一个心特别冷的人,别看她对她弟弟那么好,但那只限于对她弟弟。她对她父母特别的不好,记得有一次她父母长途跋涉来看她,给她带了很多家乡的东西,她都给扔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不喜欢。”

    “我对她的了解就是这些了……哦、对了,柳月菊有一个玩的特别好的同学,还是她的老乡,跟她一起考的大学。可惜我忘了她那个老乡的名字,不然从她老乡那里一定能了解出更多柳月菊的事情。”

    “没有了吗?”关肆问。

    沈聪之摇头:“真没有了。我和她总共就交往了两个月,她防备心又那么重,我能知道多少呢?”

    “她家住在哪里,你也不知道吗?”关肆又问。

    “她家……你等我想想,她好像跟我说过,那是一个名字和特别的地方,好像跟一句诗词有关……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沈聪之想了好久好久,才想起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我想起来了,孤烟村。”

    “没错,就是孤烟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当时我听到她村的名字叫孤烟村,我就想到了这句诗词。”

    “孤烟村?”关肆皱了皱眉,低头问我:“莫染,你知道这个地方在哪儿吗?”

    我哪儿知道……我心里这样想,却没有说,只道:“我到网上查查看。”

    于是,我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孤烟村,并没有查到这个村子,就对关肆说没有。

    关肆问沈聪之会不会记错了。

    沈聪之很肯定的说道:“不会记错的。这么特别的名字,我怎么可能记错?就是孤烟村。”

    关肆听了沈聪之的话,又怀疑我的手机,问:“你这网上的信息全面吗?不会是有这个村子,网上搜不到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