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07章 为柳月菊说话
    “可能是地方太小了,网上查不到。如果知道在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或者哪个镇,也许会能查到。”我想了想回道。

    关肆问沈聪之:“她家在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哪个镇,你知道吗?”

    “不知道。”沈聪之摇头。

    “你再仔细想想,别是时间太久,你忘记了。”

    沈聪之却很十分肯定的说道:“不会忘记的。如果她说了,我一定会记得的。”

    见沈聪之说的这么肯定,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感觉他好像很排斥我们对他的质疑。

    方才也是。方才我在网上查不到孤烟村,关肆问他是不是记错了,他也是很肯定的说不会记错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想多了,但就是感觉沈聪之怪怪的。

    说完那话,沈聪之又道:“知道她家在哪儿,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呢?你们别在这点小事上费功夫了,还是想想怎么将她解决掉,帮我摆脱她对我的控制吧。”

    “谁跟你说我们要解决她了?”关肆反问。

    沈聪之一下子被问的哑口无言了。

    他无言了一会儿,问:“你们不解决她,怎么帮我摆脱她对我的控制?”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关肆淡淡的说道。

    沈聪之不高兴道:“这件事关系到我,怎么不需要**心?你们从白天开始,就问我这问我那,问的都是已经过去了、无法改变的事情,我都怀疑你们根本没有办法帮我摆脱她对我的控制。”

    “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你不相信我们,那此事就到此为止。”

    关肆脾气也挺大,说完拉起我就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崩了,人已经被他拉着走出了亭子。

    沈聪之从亭子里追出来,飘立在我们面前,拦着我们道:“对不起,刚刚是我太性急,说话多有不妥,还望先生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关肆没说话,沈聪之道:“我不是不相信你们,我是……”

    关肆摆手,制止了沈聪之的话,冷着声音道:“不必违心说一些相信我们的话。”

    “先生这是说的哪里话?如果我不相信你们,我会给你们留信息吗?”

    “哼!”关肆轻哼一声,看着天上雾蒙蒙的弯月道:“你为什么会给我们留信息,你心里最清楚。”

    沈聪之默了默,问:“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打算帮我了吗?”

    关肆沉默不语。

    沈聪之觉得他猜对了,就生气了,道:“有些事,不是你说到此为止,就可以到此为止的。她是不会放过她的!”

    说到第二个她的时候,沈聪之忽然抬手指向我,发出一阵咯吱咯吱、像是骨头摩擦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听着很是骇人。

    再加上他指着我,我感到很害怕,下意识的就往关肆身边靠。

    关肆伸手把我揽到怀里,抬手一挥,只见一道流光闪过,沈聪之“嗷”的痛叫一声,痛的上蹿下跳。

    “自作聪明!”关肆冷冷的给了四个字评价。

    沈聪之听后,气的不得了,停止了上蹿下跳,两眼仇恨的瞪着关肆:“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

    “想借我的手,结束你现在的痛苦生活,你想得美。”

    “啊!我今天和你拼了!”听到关肆这话,沈聪之更加生气了,大叫一声,朝我们撞来。

    看他那架势,像是不要命了,也要跟关肆怎样怎样似的。

    可惜关肆看出了他的意图,不与他交手,抱着我闪开了。

    我们闪到哪里,沈聪之就追到哪里,但不管他怎样追,都追不上关肆的速度。

    后来见追不上,沈聪之放弃了,停下来,痛苦的说道:“为什么你不肯帮我?”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关肆将问题抛回去。

    沈聪之看着我,轻声道:“我很了解她,她很偏执,她是不会放过莫染同学的。”

    “那是你希望的吧?”关肆笑。

    沈聪之一惊,问:“你什么意思?”

    关肆道:“我什么意思,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我说你自作聪明,你还真是自作聪明。”

    “你什么意思?”沈聪之又问了一遍。

    “要我明说吗?”关肆问,沈聪之又不说话了。

    沈聪之不说话,关肆也不说话。

    他们两个都不说话,可就苦了我,我想知道关肆为什么说是沈聪之希望柳月菊不放过我。

    “她跟你们说什么了?”过了许久,沈聪之终于开口说话了,但说的话却和我想知道的无关。

    “你比我们了解她,你觉得她会跟我们说什么?”关肆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估计沈聪之也看出关肆是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了,叹了口气道:“罢了!既然你不愿帮我,连杀我都不愿意,那我们之间就到此为止吧。”

    话音一落,沈聪之转身就飘走了。

    看到沈聪之走了,关肆却跟没看到似的,也不挽留,我抓了抓关肆的胳膊,提醒他道:“关肆,他走了。”

    意思是让关肆留一下,可关肆却道:“走就走呗,我们也回去了。”

    “可是……”我看了看沈聪之的背影,抬头望着关肆道:“我们不是来化解柳月菊的执念的吗?可我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就这样走了吗?”

    “不然呢?”关肆问我不然呢,我说我们不能就这样走,再问问沈聪之,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关肆笑了,“他都不相信我们,你能问出什么来?”

    “我觉得他不相信我们,是正常的。因为,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不……”

    不等我把话说完,关肆忽然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我困了,想回去睡觉。”

    “……”关肆这理由找的,我简直无言以对。

    再转头看沈聪之,发现他走的背影都快看不到了,我一下子急了,对着沈聪之的背影喊道:“沈聪之,等、等一下,我有话说。”

    其实在叫沈聪之等一下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好我要跟他说什么,心里只想着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得把他留下来。

    还好沈聪之听到我的话,没有闹什么脾气,飘了回来,温和有礼的问我:“莫染同学,你有什么话说?”

    “我……”说话前,我先抬头看了看关肆,看看关肆有没有什么指示,但关肆仿佛感受不到我看他一样,眼睛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就是不看我。

    “莫染同学?”沈聪之见我看关肆,叫了我一声。

    “啊?!”我连忙收回视线,看着沈聪之那张狰狞的脸,本来想笑的也笑不出来了,就扯扯唇角道:“那个,我想、我想再了解一下你和柳月菊的过去。”

    一听我这话,沈聪之的温和有礼瞬间变成了拒人千里之外,声音冷冷的说道:“我想我白天说的已经够明白的了。”

    “呵呵,是这样的……那个你先别生气,我的意思是……”

    妈呀,我的意思是什么呢?

    我脑袋纷纷乱,在脑海里快速将沈聪之白天说的话、和刚才说的话过了一遍,过到了一条不知能不能派上用场的信息。

    先不管了,先找到话稳住沈聪之再说。

    于是,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道:“我想问一下,你说你和柳月菊只交往了两个月,那她怎么就对你用情这么深呢?”

    “我哪儿知道?”可能是我刚刚又问他和柳月菊的过去,惹他不高兴了,沈聪之拒绝回答我的问题,而且口气很不好。

    我咬了下嘴唇,正暗自懊悔刚刚不该问他和柳月菊的过去的,这时听到关肆道:“莫染问你什么,你好好回答。说不定我心情好,会帮你。”

    有关肆这话,沈聪之的口气好了很多,又变成了刚才的温和有礼:“我是真的不知道。其实我也很奇怪,就才交往两个月,她怎么就对我……唉,要是她对我用情没有那么深,也许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也许因为我自己是女孩子吧,在看待感情方面的问题,偏向于女孩子,所以我听到沈聪之这话,就不高兴了。

    什么叫要是柳月菊没有对他用情那么深,结果就不一样了……他怎么不说要是他没有移情别恋,结果就不一样了呢?

    “咳!”我轻咳一声,打断沈聪之的话,第一次为柳月菊说话道:“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用情很深也是正常的,说明她是真的喜欢你。你用情不深,是你不够喜欢。”

    我说的还算客气的,没有说他是移情别恋。

    沈聪之听到我这话,讪讪道:“是,莫染同学说的也有道理。”

    什么叫也有道理?明明是很有道理,好吗?

    算了,我不在这些细节上纠结、浪费时间了,道:“我想问你一个比较**的问题,可以吗?”

    “想问什么就问。”沈聪之还没回答,关肆就给我做主了。

    沈聪之跟着下台阶道:“莫染同学想问什么,尽管问。”

    “我想问一下,你们两个有没有……”有没有发生关系?

    可是这样的话,我有些问不出口,就想换个文雅一点的词。

    但换什么文雅的词呢?我想啊想,忽然想到了周公之礼这个词。

    我能想到这个词,还多亏了柳月菊,因为之前她说过这个词。要不是她说过,估计我还不会这么快想到周公之礼这个词。

    想到柳月菊说过这个词,我内心就有些感慨,感觉像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一样,她说的词,最后还是用在了她的身上。

    “你们两个有没有进行周公之礼?”

    “不过,是她主动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