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08章 这算什么事
    “她主动的?”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柳月菊的胆子真大。

    别说是她那个时代了,就是放在现在这个时代,我觉得对周公之礼这样的事,女孩主动也是少数。

    不过,周公之礼这种事,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我不去评判柳月菊主动有什么好坏,只道:“难怪她对你用情那么深,原来你们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是把你当成了她未来丈夫看待的,而你……”

    而沈聪之却不这样想。

    虽然说这件事是柳月菊主动的,但是沈聪之也有问题,如果他不想对她负责,他完全可以拒绝。

    可是他呢,尝到了甜头,反手就把别人甩了。

    “你误会了,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我是被她灌醉之后,她与我……她还在酒里下了春-药,我当时可以说完全不知情的。而且这件事是发生在我与她提出分手之后,她是为了挽留我,才这样做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柳月菊会如此胆大了。

    沈聪之又委屈又气愤的说道:“我完全是被逼的,但凡我有一点意识,我也绝不会跟她进行周公之礼。”

    听沈聪之说的很委屈,感觉这件事他确实是可怜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同情他,反倒同情柳月菊。

    同情柳月菊的痴情,同情柳月菊天真的以为把自己给了他,就能留住他的心了。

    我想也许我跟柳月菊一样,都是女孩子吧,所以我站在她那一边。

    “我还以为你们那个时代的人,都比较保守,比较重责任呢。”我再次为柳月菊说话。

    估计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沈聪之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道:“可我当时对她已经没有感情了啊。”

    “你不是跟我说过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吗?再说,你之前可是喜欢过她的,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吧?”

    沈聪之被我抵的说不出话来。

    见他不说话,我想了想,问:“你跟金紫香有没有行过周公之礼呢?”

    如果沈聪之也跟金紫香行过周公之礼的话,那事情就有点那啥了。

    “没有,我跟金香是很纯的那种恋爱,我们是……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在没有结婚前,我是不会对她做出逾矩的事情的。”

    沈聪之说的真好听,说的好像自己多么的正人君子一样,但我怎么那么鄙视他。

    我笑了笑,道:“既然你没有跟金紫香行过周公之礼,那你更应该对柳月菊负责了。你觉得呢?”

    沈聪之又被我说的无言了,他无言一会儿,问我:“莫染同学,你也认为两人有过周公之礼,就必须要在一起吗?”

    这句话,他每个字都咬的很清晰,像是在咬牙切齿的问我一般。

    我听到他这话,想到了柳月菊,想到了柳月菊傻傻的以为两人有过周公之礼,就必须在一起。

    所以,她才会将自己给了沈聪之。

    所以,她才会撮合分手之人在一起时,就用这一招。

    我自然不会像柳月菊那样傻,但也不会轻易上了沈聪之的当,道:“你不用将矛头转移到我身上,我和你不一样,和她也不一样。”

    “是,你跟我、跟她是不一样,所以你就别评价我,别教我怎么做。”沈聪之负气的说道,口气又变得不好了。

    关肆不悦道:“你做错了,还不准别人评价了吗?”

    见关肆生气了,沈聪之的口气才好了一些,接着刚才的话道:“事已至此,没有回头的余地。就算有回头的余地,我也不会喜欢她的。她太偏激了,太……”

    “莫染同学,如果你要问的就是这些,我想我能说的都说了,没话可说了。我想走了,可以吗?”

    “对不起,我是不该评价你。”我先跟沈聪之道歉,稳住他的情绪。

    沈聪之口气淡淡的说道:“没关系。能说的我都说了,我可以走了吗?”

    能说的我都说了……

    第一次听到沈聪之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想法,当再次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一下子就顿悟了一般,终于知道他哪里怪了。

    他怪不止怪在他对我们的问题很排斥,还怪在他说话很严谨。

    他说话太严谨了,严谨到你不多留个心听,就听不出他话里的毛病。

    一不留神,就被他的话绕进去。

    他说能说的我都说了,那不能说的呢?

    知道沈聪之哪里怪了之后,我感到很振奋,一种前所未有的振奋,就像是参加比赛,取得了胜利一样。

    “你的确跟我说了很多,但是我感觉你没有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只说了你能说的那一部分。”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聪之又动气了,“你怀疑我没有说实话?”

    听听,听听,沈聪之说的是什么?

    他说的是我怀疑他没有说实话,我明明怀疑他对我有所隐瞒好吗?

    这要不是因为我发现了他怪在哪里,就又被他给绕进去了。

    我看着他道:“我不是怀疑你没有说实话,我是怀疑你对我有所隐瞒。你不是想知道我们怎么帮你摆脱柳月菊对你的控制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想化解她的执念,让她放过你。”

    “别做梦了!”沈聪之嗤笑,“她不会听的。”

    “听不听是她的事,做不做是我的事。这里需要你的配合,希望你把你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我郑重道。

    沈聪之坚称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了,无论我怎么问,他都这样说。

    问到后来,把他问的不耐烦了,他很不耐烦的说道:“莫染同学,我现在不指望你们能帮我了,所以你别再问我什么了。而且我忽然发现我现在的日子也挺好的,虽然一直被她压迫,被她控制,但只要我对她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她就会对我很好。”

    “你说的对,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想,这么多年了,我该放下和她的恩恩怨怨,该试着去爱她。也许重新爱上-她,一切又不一样了。”

    听到沈聪之这番话,我被雷的说不出话来,同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什么叫我说的对,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这话明明是他告诉我的,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是我说的了?

    如果是我说的,那么沈聪之能有这番言论,这番要与柳月菊重修旧好的觉悟,都是我的功劳了?

    呵呵,我还没有化解柳月菊的执念,却一不小心撮合了沈聪之和柳月菊。

    要是他们都是人的话,还好说,可关键是他们都是鬼啊。

    哦,不对,是鬼尸!

    撮合两个鬼尸在一起,这算什么事?

    我吞了口口水,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对着说完话就要走的沈聪之道:“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柳月菊……”

    可我最后一个问题还没问出来,沈聪之一下子火了,大声叫道:“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不指望你们帮我了,你怎么还问这问那的。你烦不烦?你不烦,我都烦……嗷!”

    在沈聪之说到最后那句我都烦了的时候,关肆猛地抬手一挥,一道流光闪过。

    然后沈聪之就嗷叫起来,后面的话也没能说完。

    他痛苦的喊道:“有本事就杀了我!”

    关肆手往下一按,没有看到流光,但是沈聪之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在头顶一样,僵硬的身体一下弯了下去。

    只听咔擦一声,沈聪之就跪在了地上。

    那咔擦之声太响了,光是听听就感觉好疼。

    沈聪之疼的直叫:“啊、啊、啊……”一开始是叫,后来叫着叫着就变成哭了。

    他哭了!

    他哭着求关肆:“求你杀了我吧,求你了……”

    “莫染跟你说话,算是客气的了,你还不好好回答,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关肆手再往下一按,沈聪之无比凄厉的惨叫一声。

    但他叫的很短,感觉他声音还没有叫完,突然就没音了。

    我心跳跳了一下,担忧的问关肆:“关肆,他没事吧?”

    “没死就说话。”关肆对着沈聪之喝道。

    “呜呜呜……”沈聪之呜呜咽咽的哭泣,听着好可怜。

    看到沈聪之跪在地上呜咽哭泣,我很同情他,但依然难掩心中的悸动和激动。

    这悸动和激动,都是来自于关肆。

    天知道,在他出手教训沈聪之,说沈聪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时候,我心跳的有多快。

    那一刻,我有种被无限宠-溺的感觉。

    感觉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说的好不好,做的对不对,关肆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这种感觉真好!

    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关肆,关肆在我额头上点一下,“有什么话快问,问完好回去睡觉。”

    哇哇哇,以前关肆点我额头,我都只是觉得疼,但刚刚他点的那一下,我没觉得疼,反而觉得很舒服,很幸福。

    我想我可能生病了!

    “好!”我揉揉额头,傻笑着说了声好,转头看着还在呜咽的沈聪之道:“你总是说柳月菊偏激,然而柳月菊这个人到底怎样,我没有接触过,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所以我还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柳月菊她真的是因为对你用情很深,才不惜性命,和你一起死的吗?”

    “当然。她说过她得不到我,别人也休想得到我,所以拉着我一起死,就是为了得到我。”沈聪之说的很肯定。

    不知怎么的,一听他说的这么肯定,我就有点不相信。

    但不相信也没办法,因为我现在没法去求证,而关肆还要回去睡觉,就道:“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问完了?”关肆问我,我点点头说:“回去吧。”

    关肆拉着我转身走,不过才走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了柳月菊那熟悉的声音:“你们还真是好骗啊!”

    言语间带着浓浓的嘲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