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又一次进入这样的黑暗,我以为是柳月菊的手段,惊慌大叫,都忘了继续念南无阿弥陀佛,忘了请小和尚的前世保护我了。

    “妈妈别怕,是我。”正叫着,苍黎的声音忽然响起。

    听到苍黎的声音,我的心才稍稍安一些,但因为看不到东西,两脚不着地,我还是很恐慌。

    同时因为恐慌,刚刚苍黎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就听到他叫了一声妈妈,问他:“苍黎,你刚刚说什么?”

    “妈妈你别怕,是我抓的你,我们一会儿就出去了。”

    “哦、哦。”听到是苍黎抓的我,我的心才总算是放下来。

    不过刚放下来,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柳月菊追上来了怎么办。

    “苍黎,还要多久出去?”我担忧的问道。

    虽然我没提柳月菊,但是苍黎却知道我担忧什么,很自信的说道:“妈妈别担心,她追不上我。”

    这话说完,苍黎又道:“妈妈,等会到了,我会松手,你会自然下落。但是你别担心,爹爹在下面接着你呢。”

    “好。”我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等一会儿到了,苍黎松开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只是那一声“啊”还没叫完,我就落到一个熟悉的怀抱。

    睁眼一看,是关肆,我两手条件反射的勾住他的脖子:“关肆!”

    “没事了。”关肆在我背上拍了拍,放我下来。

    我有些不舍的松开他的脖子,站在地上,看了看四周——此时天色将明,还在那个亭子外——道:“我们还在学校啊。”

    “不然你以为在哪儿?”关肆笑问道。

    我问:“那柳月菊呢?”

    “谁知道,估计她不敢出来了。”

    “谁说我不敢出来?”

    几乎是关肆的话音刚落,柳月菊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她站在亭子里,看着我和关肆道:“这位先生,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既然知道不是我的对手,那你有什么能力跟我做交易?”关肆反问。

    柳月菊笑,“就是因为不是你的对手,我才跟你做交易。如果我是你的对手,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做交易吗?”

    “你的条件,我已经知道了。莫染都不答应,更何况是我。所以,别白费口舌了。”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柳月菊真是一言不合,就把她的魂火给召唤出来,“我刚刚说不是你的对手,是谦虚的说法。要是我动全力,你未必是……”

    “哈!”关肆忽然在这时候打了一个哈欠,“困了,回去睡觉了。”

    说着,关肆搂着我就走。

    柳月菊在后面追着问:“喂,你是什么意思?不答应我的条件,也不跟我交手,你想做什么?”

    关肆不理她。

    柳月菊气的一下跳到关肆面前,拦着我们道:“你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不然我……”

    关肆依旧没理柳月菊,抱着我从旁边离开。

    柳月菊想拦我们,但关肆躲的很快,她没有拦住,就在后面追,一直追到我们出学校。

    一出学校,关肆竟然停了下来。

    我回头,看到柳月菊还在追,对关肆道:“她快过来了。”

    关肆却道:“她过不来。”

    再回头,看到柳月菊果然只是在校门里面徘徊,愤愤不甘的望着我们,并没有追出来。

    我感到很奇怪,问柳月菊怎么不追出来。

    关肆解释道:“我看过你们学校的风水,你们学校自成一个界,外面普通的鬼进不去,里面的普通的鬼出不来。她还没有变成恶鬼,所以出不来。”

    “界?什么是界?”我好奇多过疑惑的问道。

    关肆低头看了看我,有些为难道:“怎么跟你解释呢?估计解释了,你也听不懂。还是不解释了,回去睡觉吧。”

    听到关肆这话,我额头直接冒出三条黑线,咬着牙道:“想说我笨就直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我可没说你笨,这次是你自己说的。”关肆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高兴。

    我额头黑线更重,想反驳两句,但又觉得反驳了,也不能改变他认为我笨的事实,所以就没有反驳,改口道:“你不告诉我算了,等一会儿我问苍黎。苍黎,苍黎……”

    苍黎好像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别叫了,他在修炼呢。”

    听关肆说苍黎在修炼,我赶忙闭上嘴,担忧道:“我刚刚叫他,不会打扰到他修炼吧?”

    “看在你这么关心苍黎的份儿上,我告诉你好了。界,通俗点是一种保护,就像是在你们学校四周放了一个保护膜一样。”

    “哦,我懂了。界是不是结界的意思?”

    “你知道结界?”关肆诧异的问我。

    我眉毛一扬,斜他一眼,无比傲娇道:“当然知道,仙侠小说里经常看到。”

    “跟结界差不多。”关肆说跟结界差不多,但并没有解释和结界的区别,而我也没有问。

    因为我还有更想问的问题要问,怕不问一会儿忘记了,就趁着现在还记得,问了关肆:“关肆,你说沈聪之希望柳月菊不放过我,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关肆低头看我一眼,“柳月菊想继续留在人间,想继续折磨沈聪之,已经放弃对你的执念了。但沈聪之却希望柳月菊不放过你,这样他就能借我们的力量解决柳月菊,得以解脱。”

    “哦哦,原来如此。”

    快走到右边的大路了,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看到柳月菊竟然还没有离开,连忙拉住关肆,指着身后,让他看柳月菊。

    关肆看了后问:“怎么了?”

    “我们就这样离开吗?不化解她的执念了吗?”

    “她刚让你看了她的过去,相当于她又经历了生前痛苦的经历,此时怨气很深,不是化解的好时机。除非,你想到了绝妙的化解法子。那么,你想到了吗?”

    “我……”我被关肆问住了。

    关肆一看我说不出话,就知道我没想到,拉着我继续走,道:“没想到,不如回去睡觉。”

    “你想到了吗?”我问关肆,关肆却不说话。

    回到住处,我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放着柳月菊和沈聪之,以及沈聪之和金紫香之间的事情,一点都睡不着。

    “关肆,你都不问问我柳月菊让我看了什么吗?”我实在睡不着,就找话题跟关肆聊天。

    “能看什么?无非就是她和沈聪之怎么相恋,又是怎么分手的。”关肆真是厉害,一句话就概括了柳月菊让我看的内容。

    “是这样,但是你知道沈聪之有多渣吗?他骗了我们,他说他跟柳月菊有周公之礼,是柳月菊主动的,其实是他主动的。他还说金紫香是外校的,其实跟他一个学校……”

    我将看到的事情都跟关肆说了一遍,其中还夹着我的个人见解:“没想到那个时代,就有那么主动的人。也许是爱情的力量吧,但是我觉得金紫香……”

    “你相信你看到的?”关肆忽然打断我的话问道。

    说实话,我亲眼看了柳月菊的经历,我是相信的,就实话实说道:“我相信。难道不是真的吗?”

    “真倒是真的,只不过那些都是柳月菊的记忆。”

    “什么意思?”我直觉这话里有话,就问什么意思。

    关肆没有直接解释,给我提了个醒道:“沈聪之能在你面前撒谎,也能在柳月菊面前撒谎。”

    “你的意思是……”我瞪大眼睛看着关肆,后者从跟我说话开始,一直闭着眼睛,显示了他对我说的这些事不怎么关心的态度。

    “你的意思是,沈聪之骗了柳月菊。也许主动的不是金紫香,而是沈聪之。”

    “这回聪明了!”关肆嘴角微微勾了勾,“你看到所有有关柳月菊的事情,都是真的。至于金紫香的,那都是沈聪之说给柳月菊听的,柳月菊又拿给你看。真不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我怎么有种感觉,那完全不是真的呢?”我好想哭,好想揍人啊。

    知道沈聪之很渣,但没想到他是这么的渣。

    他说他跟柳月菊的周公之礼,是柳月菊主动,又说他跟金紫香,也是金紫香主动。

    要是他还活着,是不是他交往的所有女生,都是女生主动啊?

    这个渣男……他这样说,根本就是为了逃避责任。

    想到他为了不负责任,竟然逼着柳月菊打掉孩子。等柳月菊打掉孩子,他又言而无信,说什么他们不合适……

    狗屁的不合适!

    那都是借口,是他想抛弃柳月菊,跟金紫香在一起的借口。

    我越想越生气,气的砸了一下床垫:“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关肆被我猛然砸床垫的动作惊到了,睁眼迷茫的问我:“你气什么?”

    “当然生气了。他这么渣,你不生气吗?”

    “跟我又没关系,我生什么气?”关肆颇有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说道。

    我翻眼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道:“你不生气,我生气。”

    “生气有什么用,又不能改变什么?”关肆凉凉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