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这生气的功夫,不如想想怎么化解柳月菊的执念。”关肆后面又说了这句话,但我没有在意听,脑袋里只想着他前面那句:生气有什么用,又不能改变什么?

    想着想着,我想到了什么,看着关肆道:“也许真能改变什么。”

    “你想做什么?”

    “我想把沈聪之对我说的那些话,告诉柳月菊,让她知道沈聪之在我面前是如何说她的,让她知道沈聪之这个人是多么的渣。”

    “呵!”听到我这话,关肆呵一声笑了,指头在我的额头上点了点,道:“我还以为你小脑袋里想了些什么呢,原来想的是这个。”

    “这个怎么了?说不定柳月菊认识到沈聪之的渣后,觉得为这样的人耽误自己投胎的机会不值得,就放下心中执念了。”

    其实在说到:这个怎么了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让柳月菊认识到沈聪之的渣,能化解柳月菊心中的执念,但不知怎么的,说着说着,就说到那上面去了。

    最后那句话一说完,我都佩服自己,觉得自己很厉害。

    “你这脑袋终于能想到点子上面去了。”关肆又点了点我的额头说道。

    听到关肆这话,我以为我这个办法可行,高兴的不得了,谁知关肆话锋一转道:“不过,用沈聪之去化解柳月菊的执念,恐怕行不通。”

    “什么意思?我这方法不行吗?为什么?”我有些失落的问道。

    “沈聪之这个人如何,柳月菊比你了解,所以你将不将沈聪之跟你说的话告诉她,都没有影响。化解柳月菊的执念,还需从别处着手。”

    “别处?金紫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金紫香。

    关肆又笑了:“你还真敢想。金紫香来了,只会增加柳月菊的怨恨,与化解她的执念无益。”

    “沈聪之不行,金紫香也不行,那还有谁能行?”

    “希望还得放在沈聪之身上。”

    关肆前面说用沈聪之去化解柳月菊的执念不行,现在又说希望还得放在沈聪之身上,我被他弄糊涂了,问:“还得放在沈聪之身上?什么意思啊?”

    关肆没有在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给我旁敲侧击了下,道:“在这世上,最了解沈聪之的人是柳月菊,同样最了解柳月菊的人是沈聪之。你说是什么意思?”

    “我、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说这话时,我心想关肆听到我这么说,肯定又会说我笨了。

    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说的。

    果不其然,关肆先嘲讽了下我的智商:“你不是说你不笨吗?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

    “我笨我笨,行了吧。你有什么话就简单明白的说,不要拐弯抹角,故弄玄虚。”为了知道答案,我智商不要了,主动说自己笨。

    “其实你有时候挺聪明的。”关肆在我头上拍了拍,我翻眼看了看他的手,心想这算是打一巴掌,再给颗糖豆吗?

    不对不对,这分明是挨了两个巴掌。

    第一巴掌,是言语上的。第二巴掌,是肢体上的。

    “沈聪之最了解柳月菊,一定知道柳月菊的软肋是什么。只要我们抓住柳月菊的软肋,就能将她的执念化解。”

    听了关肆这话,我才恍然大悟,心想将希望寄托在沈聪之身上,指的是这方面。

    可沈聪之那么不诚实的人,他会将柳月菊的软肋告诉我们吗?

    我把心里的担忧说出来,关肆道:“只有等了。等他什么时候受不了柳月菊了,自然会将柳月菊的软肋告诉我们。”

    “如果他一直受得了柳月菊,那我们就要一直等下去吗?”我担忧的问道。

    “不会。他熬不了多久的。”

    “你怎么知道?”我好奇的问道。

    关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凭感觉!”

    我倒!

    看到关肆指自己的脑袋,还以为关肆会说凭借他的非凡智商呢,没想到他说的是凭感觉。

    希望他的感觉是对的,不然我们一直等,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其实沈聪之已经告诉了我们谁是柳月菊的软肋,就是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他告诉过我们?是谁?我怎么……难道是柳月菊的弟弟?”我想起来,沈聪之说柳月菊对她弟弟特别的好,几乎每周都给她弟写信,还给她弟织毛衣围巾,一度让沈聪之很嫉妒呢。

    “没错,是她弟弟。不过,就算沈聪之没有撒谎,我们不知道柳月菊的家在哪儿,找不到她的弟弟,也是枉然。”

    “沈聪之说柳月菊的家住在孤烟村,但不知道在哪个省、哪个……”

    “你真是个小笨蛋!”关肆第三次点我的额头,打断我的话道:“你真当他不知道吗?他是骗我们的。”

    实际上,我也怀疑过在柳月菊的家庭住址上,沈聪之没说实话,但是我想不到他不说实话的理由,就问:“他为什么骗我们呢?”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由,不必去费心思。等吧,等沈聪之坚持不住,自然会告诉我们实话。折腾了一夜,你不困吗?不困的话,起来做饭……”

    “困困困,我都快困死了。”听到关肆让我起来做饭,我赶忙说困。

    怕关肆不相信,我还装样子打了几个哈欠。

    不成想,那哈欠装着装着,就成真的了,后来我真的困了,就睡了。

    睡的正香,手机忽然响起来,我困的要死,很不想去接那个电话,但是手机一直响,不接没办法。

    我眯着眼,凭感觉爬到床边,摸到手机,看了一下屏幕,找到接听键,并没有看是谁打来的:“喂,谁啊?”

    “你说是谁?”电话里传来小林笑嘻嘻的声音。

    一听是小林的声音,我就知道她打电话来的目的了,不等她说,就对她道:“我今天有事,不去上课了,记得帮我答到。”

    “又不来?”小林惊呼道,“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睡觉?昨晚做什么去了,不会做贼了吧?”

    “我太困了,等我睡醒了再说,拜拜。”我没跟小林说那么多,说完就挂了电话。

    放好手机,我爬回去准备继续睡,却一转头看到关肆醒了,正用他那双漆黑的眼眸盯着我。

    看到关肆这样看着我,我一下想起之前我因被柳月菊吓到,不敢去上学,关肆不同意的事情来,心想关肆不会不同意我不去上课吧,就先发制人道:“那个,我太困了,真的好困。”

    “不用紧张,我正想跟你说,这两天先别去学校了。”

    “呃?”我真没想到关肆会这样说,感觉他不让我去学校,一定有什么目的,就问:“这样做的目的是……?”

    “先晾一晾沈聪之。他在学校看不到你,肯定会着急。等他急了,他就会联系我们了。”

    “可是他怎么联系我们呢?”

    “这个不用担心,他有他的方法。”

    “哦。不去学校正好,我现在困死了,我先睡了。”我含糊的跟关肆说完,就睡了过去。

    一直睡到下午一点多,我才醒。

    醒来,没有看到关肆,估计他去做饭了。

    我懒懒的躺在床上,想到中间醒的那一次,关肆跟我说这两天不用去学校了,那么这两天我就有时间了,可以去看我妈了。

    我想我妈了。

    自从上次关肆说我不能跟我家人过多接触,我都忍了将近两个星期了,不能再忍了。

    想到我妈,我满身都是力气,迅速爬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出去找关肆。

    关肆果然在做饭,看到我来,对我道:“菜快好了,准备拿碗盛饭。”

    “关肆……”我倚在厨房门口,欣赏他帅气的炒菜侧影,“我想跟你请半天假。”

    “先吃饭。”关肆都不问我请假干嘛,听这口气,像是不答应啊。

    我倚在那儿没动,手抠着门边道:“我都快半个月没见我妈了,我就去见一会儿,一会儿我就回来。”

    “一会儿已经过去了,盛饭!”

    关肆都这样说了,那肯定是不同意了,我闷闷不乐的去盛饭。

    吃饭也是闷闷不乐的,关肆在对面瞟我一眼:“我比你少睡半个小时,起来做饭,你还不高兴?”

    哼,他不同意我请假,我能高兴的起来吗?

    我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里,没精打采的说道:“没有不高兴。”

    “本来我想等你吃完饭,同意你请假的,可是……”

    “别可是,没有可是。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我赶紧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

    关肆看了看,淡淡道:“吃饭吧。”

    “嗯。”关肆同意我请假,我真的太高兴了。

    可我高兴的有点早了,因为等我兴冲冲的跑到我妈所在的三院,所在的楼层,却没有找到她。

    给她打电话,说我到了,问她在哪儿。

    我妈火急火燎的跟我说她马上要进手术室,不知多久能出来,让我先回去。

    “今天不行,还有明天。”我这样安慰自己。

    但明天,明天又明天,我妈都忙的没时间见我。

    而我也没发现这里面不对劲,真以为我妈是忙的没时间。

    每天抱着期望见我妈,每天在我妈的电话里失望,在这期望和失望中,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看到那个陌生号码,我还以为是我妈的手机没电了,用她同事的手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有时间了呢。

    我欣喜的接通了电话,但从电话里传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喂,你好,请问是莫染吗?”

    而且电话那边的男人还认识我,我心腾腾的提了起来,警惕的问道:“你是谁啊?”

    “我是赵海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