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25章 善良的标准
    关肆这两声咳嗽,不止是打断苍黎的话,还有阻止苍黎说话的意思。

    但一向聪明伶俐、善于察言观色的苍黎,此时却跟不明白关肆的暗示似的,快速说道:“爹爹说我只有跟娘亲在一起,才会长大,因为我是娘亲的孩子。”

    只有跟他娘亲在一起,他才会长大,难道我真是他娘亲吗?

    这、这不可能吧。

    我震惊的转头看向关肆,想向他求证。

    这时,苍黎忽然跳起来在我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娘亲,我先回去了,不然爹爹要揍我了。”

    “呃?”我心想关肆才舍不得揍你呢,再转头回来,苍黎已经离开了。

    见苍黎走了,我坐起来,扭着身体面对关肆,问:“那个,我……真是苍黎的娘亲吗?”

    几乎是我的话刚说完,关肆就回答了我的问题,道:“不是!”

    “呼,幸好不是。”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松口气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然不希望自己是苍黎的娘亲,可面对苍黎的时候,我却希望自己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而关肆听到我说幸好不是,脸一下黑了,敛着声音问:“你说什么?”

    “我……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你肯定听错了。”我看他脸色不对,才不会傻傻的告诉他我说了什么。

    关肆走过来,一根指头挑着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让我看着他,他则低头,与我对视:“你不希望是她?”

    “当然了,我是我,我为什么要是她。”我随口反驳道。

    反驳完,发现关肆的脸更黑了。

    不仅他的脸变更黑了,就连看我的眼神也变利了,锐利的利,好像一把刀子一样,要将我给看穿。

    见他用这样锐利的眼神看我,我的心咯噔咯噔直跳,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仰着,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你、你别这样看我,我、我害怕。”

    可能我是真的怕了,说完我害怕,竟伸手一巴掌捂住了关肆的眼睛。

    但是我却是在看到我的手捂在了关肆脸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吓的连忙缩回手。

    以为关肆会生气,或者怎样,但他并没有。

    他只是看了看我,然后松开我的下巴,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问:“你为什么不希望是她?”

    什么叫我为什么不希望是她,难道他希望自己是另一个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紧接着才思考:关肆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难道他……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事来。

    那天我喝他的酒喝醉了,睡的迷迷糊糊时,听到他在我耳边说了许多话,其中有一句是:我多希望你是她。

    记得当时,我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吓了一跳。

    现在也一样,现在想起这件事,我又吓了一跳,心噗通噗通的跳。

    我缓了缓心跳,吞了一口唾沫,仰头看着他问:“你希望我是她?”

    “希望!”没想到关肆回答的这么直接,直接的我都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问他:“为什么?”

    关肆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只道:“但是,你不是!”

    “我本来就不是她。”再次听到关肆说我不是她,我心里还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关肆忽然弯腰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点的很用力,差点把我给点倒。

    我身体往后仰了仰,扶住旁边的床头,才没有倒下去。

    稳住身体,我揉着被他点过的地方,气愤的瞪着他:“你点我干嘛?”

    点就点了,还点的那么用力,我能不生气吗?

    我生气的说道:“我说错了吗?我本来就不是她啊,我才不希望是她。如果我是她的话,看到你这样,我会气死的。”

    “气死?”关肆一脸惊讶,一脸不解:“我这样?我哪样?”

    “你三心二意,娶小妾!”我指着关肆的脸愤愤不平的说道。

    毫无意外的,关肆听到我这话,脸又一次黑了,一双黑眸深沉深沉的盯着我,一字一字的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我不但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知道他这话的潜在意思是什么呢。

    他的潜在意思是:你这样说,不怕我对你怎样怎样吗?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反正……”反正我是要比他早走一步的,我昂着脖子,跟他叫道。

    “反正你现在不怕我了,是吧?”关肆竟嘴角一勾,笑了。

    不知道他这是怒极反笑,还是真的想笑,我被他这一笑吓住了,呆呆的望着他,不敢再说话了。

    看我不说话了,关肆往床上一坐,伸手拉我。

    我看我他的手过来了,吓的要躲,没看清关肆是怎么动作的,但等我反应过来我人已经被他拉过去了。

    关肆将我拉到他怀里,一手捆住我的肩膀,一手在我额头上点,一边点,一边说:“你以为她跟你一样小心眼吗?”

    “是啊,她肯定比我大度。她不大度能行吗?那个时代就是这样,男人三妻四妾,女人却要从一而终。”

    “你……”关肆想说我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看到他这样词穷,我心里有些洋洋得意,心想:被我说中了吧,无话反驳了吧。

    不过,我并没有得意多久,就听关肆说:“你还是小人之心了,她很善良,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三心二意。当初若不是为了证明你是不是她,我不会对你……”

    什么?什么?

    关肆当初跟我在一起,是为了证明我是不是他娘子?

    这个真相让我有些接受无能,不过却让我明白了他为何第一次见我,还对我日行一善,第二次见我就、就跟我那个啥了。

    也让我明白了,世界上比我漂亮、比我好的女孩子多的是,他怎么偏偏就选择了我。

    原来……一切的原因都在这呢。

    只因他曾怀疑过我是他的娘子,所以他就……

    不过,他跟我那个啥,就能证明我是不是他娘子,这未免有点太神奇了,也太儿戏了。

    我忍不住问他:“你、你跟我那啥,就能证明我是不是她?能确定吗?”

    “当然能,不然我怎么会跟你……”说到这儿,关肆故意停下不说,还故意拿眼将我上下瞅一遍。

    那意思是我这么丑,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

    我见他这样看我,心中又气又酸,气也是气他,酸也是酸他,酸溜溜的说道:“那真难为你了。既然你知道我不是她了,为什么后来却不放我离开呢?”

    “一面是为了苍黎,苍黎认定你是她。如果放你离开,苍黎会难过。苍黎本就虚弱,若是再伤心过度,恐怕会魂飞魄散。”

    好,这是一面,那还有一面呢?

    兴许不止一面,可能会有两面,三面,甚至好几面。

    关肆这个人啊,心思多的很,又活了那么多年,谁知道他整天心里想的都是什么。

    “一面是她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回来了。就算她能回来,她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她也会要求我把你留在身边。因为她善良。”

    “还真是善良。”我不敢苟同,撇了撇嘴。

    关肆瞪我一眼,“你好像有意见?”

    “当然有意见了,她留下我就能体现她的善良了吗?那这善良的标准也太低了吧?如果她真善良,她就应该劝你放我离开。”把我留下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我跟她一样,有什么二女共侍一夫的癖好吗?

    再说了,关肆那么爱她,苍黎说过,有她在,关肆的眼里没有别人,可想而知我留下,会过的多么凄惨荒凉,简直连冷宫都不如。

    至少在冷宫里,不会看到别人秀恩爱。

    还有,她回来了,苍黎肯定也不会理我了……

    “呜呜呜……”人真是奇怪,想到关肆不理我,我只有生气,但想到苍黎不理我,我却难过的想哭。

    心情本就不好,一下子又跌到谷底。

    “哦?”关肆用第三声“哦?”了一声,“放你离开就是善良了吗?”

    “不说百分之百的善良,但至少比她要我留下善良。因为我是现代人,我的思想是一夫一妻,绝不接受什么三妻四妾。要么,她走,要么,我走。当然,我知道她是不可能走的,所以只有我走,所以……”

    “你应该说她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关肆打断我的话,“几百年了,我们遇到那么多人,苍黎没有错认过别人,唯独错认了你。”

    “我是真的希望你是她,可惜一次又一次的欣喜,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也许是我妄想了,我亲眼看到她在我面前魂飞魄散,她……不可能再回来了。”

    “莫染,她不会再回来了!”说到这句的时候,关肆忽然抱住了我,抱的很紧很紧。

    在他抱我的时候,我好像感到天上下雨了。

    这是在屋里,就算天真的下雨,我也不可能感受到,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就是关肆哭了。

    天啊,关肆又哭了。

    这是他在我面前第二次哭,但每次哭,都是因为他娘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