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32章 柳月恒
    谁知关肆这话一问出来,那男人更凶了,两眉几乎竖起来,两眼翻的跟牛眼睛一样瞪着关肆:“我是她弟弟怎么了?说,你们到底是谁?找她做什么?”

    还不等关肆说什么,那男人竟从电瓶车的踏板那里拿出一个长有半米长的砍刀出来,一刀砍在关肆面前,用刀指着关肆威胁道:“我警告你们,我姐都死了三十年了,你们还不放过她,我跟你们拼了。”

    看到那男人拿出了这么长的砍刀出来,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去拽关肆的胳膊,想将他往后拽一拽。

    但关肆却推开了我的手,还朝前走了一步,表现的很淡定。

    他淡定的看着那男人,淡定的说道:“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

    “谁信?”男人眼睛红红的,情绪很激动,抬着砍刀指了指我,指了指关肆。

    他拿刀指我的时候,我吓的往关肆身后躲,不敢直视他和他的刀。

    关肆往我面前站了站,挡住了他拿刀指我的角度。

    那男人将刀指着关肆,红着眼睛道:“你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怎么会过了三十年突然来找我姐?”

    关肆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看了看左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我再告诉你。”

    “你别耍花招,快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找我姐做什么?”男人晃了晃手中的砍刀,刀尖一直不离关肆。

    关肆忽然上前,在男人手上点了一下,只听“咣当”一声,男人手中的砍刀应声落地。

    在男人手中砍刀落地瞬间,关肆回到了他原来站的位置。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仿佛关肆没有动过,男人手中的砍刀是自己没有拿稳,掉在地上的。

    男人目瞪口袋的望了望地上的砍刀,又抬头惊悚的看着关肆,嘴巴张了半天,才发出声音来:“你、你刚刚做了什么?”

    “我刚刚做了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的砍刀伤害不了我就行了。”关肆拍拍手,问:“现在可以带我去个能说话的地方说话了吗?”

    “……”男人面色犹豫,似乎不愿意带我们去能说话的地方。

    男人不说话,关肆也没催他,就在旁边耐心的等着。

    等了大概有两三分钟那么长吧,男人才开口说话,不太相信的问:“你们真不是来找麻烦的?”

    “不是!”

    男人摇头:“我想不通,你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怎么会来找我姐。我姐都死三十年了,她生前的同学、朋友早就没有任何联系了。”

    “你先带我们找个能说话的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我带你们去我家。我老母亲还在,希望你们不是来找麻烦的,不然就算拼了命,我也要……”说到这儿,男人没有往下说,捡起砍刀,放在电瓶车的踏板上。

    他看到我手边有行李箱,对我道:“把行李箱提过来吧,放在车上。”

    虽然他现在对我说话的口气,比之前好多了,面部表情也不凶了,但我还是有些怕他,不敢照做,也不敢说话。

    关肆就道:“行李箱不重,她拉着就行。”

    “好。”男人推着电瓶车,指着前面道:“前面右拐,再走一段距离就是我家,我家比较寒酸,希望你们不要见笑。”

    和男人去他家的路上,我们了解到男人的名字叫柳月恒,家里只有三个人,他和他老婆,以及他的老母亲。

    柳月恒跟我们说他家很寒酸,我还想这个村子大多都是小洋楼,平房,他家寒酸能寒酸到哪里去,但到了地方,我才发现他家是真的寒酸,和这村的小洋楼和平房简直不是一个风格。

    只见面前是一座由泥土盖成的老房子,房子有一个门廊,进去是一个小院子,小院子的东西两边各两间房,北面是三间房。

    这房子虽然是泥土盖成的,虽然小,但是被打理的很干净,可以看得出住在这里的人很爱干净。

    “让你们见笑了。”柳月恒一面引我们进去,一面不好意思的说道。

    “谁来了?”屋里柳月恒的母亲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问谁来了。

    柳月恒正要回答,柳月恒的母亲忽然拍着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跑出来,准确的是朝我跑过来:“哎呀,菊回来了,菊回来了,是菊回来了。”

    “娘,你认错人了,不是我姐。”柳月恒上前拦住他母亲,但他母亲却将他往旁边一推,两个浑浊的眼睛看向我,伸手对我叫着:“菊,菊,你看到娘怎么不过来?”

    我没想到柳月恒的母亲会把我认成柳月菊,莫名的一阵害怕,本能的往后退。

    关肆转头看我一眼,握住我的胳膊,将我往他身边拉了拉。

    我赶紧偎过去,躲在他身后看柳月恒的母亲。

    柳月恒的母亲见我躲在关肆后面,不高兴道:“菊,你怎么躲在别人后面?快过来,到娘这里来。”

    柳月恒抓住他母亲的胳膊,劝道:“娘,她不是我姐,我姐已经……”

    “你放屁!”柳月恒的母亲不等柳月恒说完,一口打断,声音很严厉。

    说完还唾了柳月恒一口,把柳月恒唾的不敢吱声。

    一听柳月恒母亲的声音那么严厉,还唾柳月恒,我就感觉这老太太是个厉害角色,更加不敢过去了。

    柳老太太见我不过去,又气又恼,拐杖使劲敲着地面:“菊,你怎么不过来,是要气死娘吗?”

    话没说完,柳老太太就急咳起来。

    一看柳老太太咳嗽了,柳月恒吓的不得了,慌忙给柳老太太又是顺气,又是掐人中的,“娘,你别激动,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你姐她多少年没回来了,回来还不认我。”柳老太太手按着胸口难过的说道。

    “娘,你先别激动,我姐她可能太长时间没回来,有些生疏了,让我去跟她说说。”

    “你快去,快去……”柳老太太推着柳月恒。

    柳月恒不放心柳老太太,问了好几遍:“娘,你一个人站着能行吗?”

    “能行,能行。”柳老太太用拐杖把地面敲的噔噔响。

    柳月恒怕柳老太太再急了,才松开柳老太太,跑到我面前,指着自己的脑袋,很是难为情的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我娘因为接受不了我姐去的事实,脑袋有点不正常了,一直认为我姐还没死。所以,能不能请你……”

    “让她当你姐,万一你娘不让你姐离开,怎么办?”关肆打断柳月恒的话问道。

    柳月恒转头看向关肆,回答道:“这个你们请放心,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一会儿等我老婆回来了,她会劝我娘。我娘听她的话,你们放心好了。”

    “我老婆去买盐了,再有一会儿就回来了。”

    关肆没有接柳月恒的话,低头问我:“你敢吗?”

    我点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怕的,但是我不忍心看到柳老太太再出现咳嗽难过的情况。

    柳月恒对我说了谢谢,带着我往柳老太太面前走。

    柳老太太一看我过去了,急忙拄着拐杖过来,伸手来拉我:“菊,快过来,过来。”

    我有些胆怯的将手伸过去。

    柳老太太一把抓住我的手,抓的很用力,加上她的手很瘦很干,抓的我手生疼。

    她抓着我的手,眼睛一直盯着我看:“菊,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家看娘?娘天天做梦梦到你。”

    我不知怎么回答,就没有回答。

    柳月恒跟在旁边,帮我回答道:“娘,我姐学业重……”

    “又没问你,少了你多嘴?”柳老太太凶了柳月恒一句,凶完又笑了:“我想跟你姐好好说说话,你也不让,怎么那么嫌人呢?”

    “是,是我嫌人。娘,前面有门槛,你脚抬高点。”

    柳老太太抬脚进了屋,问我:“菊,你怎么不叫我娘呢?是不是太久没回来,跟娘生分了?”

    “没有。”我小声道。

    “没有,那你怎么不叫娘?”

    柳老太太这是让我叫她娘啊,可是她的年龄都可以做我奶奶了,我有些叫不出口。

    我为难的看向柳月恒,柳月恒就过来扶柳老太太道:“娘,我姐刚回来,你让她歇歇,我扶你到床上坐坐。”

    柳老太太一巴掌拍开柳月恒的手,“少了你来,我让菊扶我过去。菊,扶娘到床上坐。”

    我扶着柳老太太到床上坐下。

    柳老太太拍拍旁边,让我也坐下,我就坐下了。

    刚坐下,听到外面有骑车的声音,柳月恒道:“我老婆回来了,我去叫她。”

    “菊……”柳老太太拍拍我的手,道:“恒啊都娶媳妇了,你也没回来。这次来家,不走了吧?”

    “娘,我回来了。”幸好柳月恒的老婆来的及时,不然我真不知如何回答柳老太太这个问题。

    我急忙站起来,可等我看到柳月恒的老婆之后,我愣住了。

    这不是那个在柳月强家门口问我们是谁的那个阿姨吗?

    她、她竟然是柳月恒的老婆?

    那她怎么说不知道柳月菊,没听过柳月菊?

    她是柳月恒的老婆,而柳老太太又一直以为柳月菊没有死,一直念叨柳月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柳月菊?

    她骗了我们!

    但很快我就选择原谅她了,因为我知道她为什么骗我们了,估计她也跟柳月恒一样,以为我们是来找柳月菊麻烦的人了。

    只是不知道找柳月菊麻烦的人是谁,又为何找柳月菊的麻烦,难道是柳月菊生前的仇人?

    柳月恒的老婆看到我们在,一点都不意外,径直朝柳老太太走来,嘴里亲热的喊着娘。

    一看就是个孝顺儿媳妇。

    柳老太太站起来,指着我道:“这是你姐,在外面上学,你没见过,快叫姐。”

    柳月恒的老婆没有叫我姐,而是走到柳老太太面前,扶着柳老太太看着我笑,道:“娘,你让我叫她姐,那为什么她比我还年轻呢?”

    “啊?比你年轻吗?”柳老太太似乎才发现我比柳月恒的老婆年轻,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柳月恒的老婆,“真比年轻,那她……”

    “娘,她不是我姐,你又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吗?那你姐呢?你姐咋还不回来?”说着说着,柳老太太竟然哭了。

    柳月恒的老婆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柳老太太道:“娘,你别哭,哭坏了,我姐回来,你就看不到了。”

    “嗯,我不能哭。菊一定会回来的,她的家在这儿呢,她一定会回来的。”

    “嗯,一定会回来的。”

    在柳月恒老婆哄柳老太太的时候,柳月恒对我们往外摆手,示意我们出去。

    我们轻手轻脚的出去,站在院子里,谁都没有说话。

    一直到柳月恒的老婆出来,柳月恒上前轻声问道:“娘睡了?”

    柳月恒的老婆点点头,柳月恒又欣慰又感激道:“紫香,辛苦你了!”

    紫香,紫香……

    “金紫香?”我脱口而出。

    柳月恒和他老婆都诧异的看着我,同时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老婆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