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33章 尸骨无存
    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让我碰上同名同姓的了?

    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同名同姓,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但是眼前这个金紫香,和我在柳月菊记忆里看到的金紫香差别也太大了。

    我心想是岁月改造了一个人,还是柳月菊没有见过金紫香,只凭借沈聪之跟她的描述构造出来的一个人呢。

    后来在金紫香那里看到了她年轻时的照片,我才知道柳月菊记忆里的金紫香是真的。

    她是被岁月摧残了,被残酷的岁月给摧“残”了。

    这些年,因为要照顾精神她在柳家过的非常清苦,

    “我是在柳月菊那里知道的。”我看着金紫香,“不知你们是不是一个人?”

    金紫香转头看了看柳月恒,低下头点了点:“是,是一个人。”

    还真的是一个人。

    不知道柳月恒知不知道,金紫香和沈聪之之间的事情。

    但见柳月恒握着金紫香的手,往金紫香身边走了走,轻轻说了句:“没事,都过去了。”

    就凭这句:没事,都过去了,我感觉柳月恒应该是知道金紫香和沈聪之之间的事情的。

    柳月恒对金紫香说完没事,都过去了之后,转头看着我和关肆道:“我姐她死了三十年了,你们是谁?是她生前朋友的孩子吗?”

    是啊,我们是谁,我们该如何跟柳月恒他们解释我们是谁呢。

    我朝关肆看去,关肆道:“我们就站着说话吗?”

    “哎,看我糊涂的,进屋说,进屋说。”金紫香擦了擦眼睛,指着西边的房子,对柳月恒道:“你带他们到那屋去,我去倒茶。”

    在金紫香擦眼睛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哭了。

    我们跟着柳月恒进了西边房子,金紫香倒了茶来。

    等大家都坐下,关肆才道:“我们和柳月菊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们知道柳月菊的一些事情,所以才来找你们。”

    “你们跟我姐没有任何关系,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她都死了三十年了啊。”柳月恒惊讶的问道。

    “她是死了三十年,不过鬼魂还在人间,我们遇到了她的鬼魂。”

    “鬼魂?不可能,这世上哪儿有鬼?如果有,如果她的鬼魂还在人世,她怎么不来找我们?”柳月恒不相信的说道。

    关肆喝了一口茶,缓缓道:“有没有鬼,等你见到她就知道了。”

    “见她?你们带她来了吗?她在哪儿?让她出来,我问问她当年是怎么回事?是那个混蛋害了她,还是一场意外?”

    听到柳月恒最后那句话,我诧异的看向他,心想难道他们还不知道柳月菊和沈聪之是怎么死的吗?

    我以为关肆也注意到了这句话,会提一下,但是他却没有提,只说:“她没有来。这次我们来,就是带你过去见她,化解她身上的怨气,让她放下执念,好好投胎。”

    “那她现在在哪儿?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去投胎,怎么不回来看看我们啊?告诉我们她心里的冤屈,我们也好帮她伸冤啊。”柳月恒捶着桌子,有点气恼的说道。

    “伸什么冤?她是自杀。”关肆终于提柳月恒和沈聪之是怎么死的了。

    “什么?自杀!”一听柳月菊是自杀,柳月恒叫了起来,“不可能,我姐不会自杀的,一定是被那个王八蛋给害死的。学校还说是意外,一定是那王八蛋给了学校钱了。”

    听到这里,我才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当年学校并不知道柳月恒和沈聪之真正的死因,只知道他们是被火烧死的,对那火是怎么烧起来的毫不知情,所以对外说是意外。

    然而,柳月恒并不相信学校的说法,但又苦于没有证据证明,只能被动接受。

    柳月恒越说越气,“那王八蛋要是还活着,我非扒了……”

    “你姐害死他还差不多。”关肆淡淡的打断柳月恒的话。

    柳月恒先是一愣,随后情绪很激动,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站起来,手指着关肆,凶巴巴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看到柳月恒又变凶了,我忽然想起柳老太太来,想起一个词:遗传。

    柳月恒这凶悍的暴躁脾气,一定是遗传了柳老太太的。

    “恒哥!”见柳月恒耍凶,金紫香连忙在旁边拉他,“你坐下,你先坐下。”

    柳月恒站着不动,嘴巴抿着,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拳头握的紧紧的。

    关肆抬眼,淡淡的瞟了柳月恒一眼,“我说的是事实,你跟我凶什么。你姐是自杀,顺便拉了沈聪之作陪。”

    “你胡说,我不相信。”柳月恒挥着胳膊,打断关肆的话道:“我姐那么好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自杀这样的糊涂事,又怎么会拉着别人一起?”

    关肆端着茶杯喝茶,没有理柳月恒。

    柳月恒心里的火发不出去,气的直捶桌子,“都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无能,可怜我姐烧的尸骨无存……”

    听到尸骨无存这四个字,我心里说道:哪里是尸骨无存,是柳月恒和沈聪之的尸体当场被烧成了干尸,自行离开了。

    他们没有在现场找到尸体,就以为是他们被火烧成灰了。

    金紫香使劲拽着柳月恒的胳膊,将他往下拽:“恒哥,你先坐下。有什么事,我们坐下说。”

    金紫香拽了好几下,才把柳月恒拽坐下。

    柳月恒坐下后,端起面前的杯子,一口将里面的水都喝干净了,跟喝酒一样。

    金紫香又给他倒了一杯,倒好后,转头看着关肆道:“你说的这些无凭无据的,要我们怎么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知道她和沈聪之,以及你和沈聪之之间的事情,你说我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关肆将问题抛回去。

    金紫香和柳月恒相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他们没说话,我们也没说话,周围的气氛一下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柳月恒率先打破沉默,“你们,你们……”

    但他只说了两个你们,就没有话了,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见柳月恒欲言又止,有话不说,关肆有些不耐,站起来道:“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信不信由你们。”

    “如果你们不希望她魂飞魄散,就到双城大学去看一看,她就在双城大学。如果你们觉得人死了,跟你们没关系了,那就当我这些话没说。”

    “莫染,我们走。”

    说着,关肆扭头就走。

    “真走啊?”我心里这样想,但还是站起来,跟着关肆走。

    不过才走两步,柳月恒起身留道:“关小兄弟,等一下。”

    关肆脚步未停。

    本来我听到柳月恒说:关小兄弟,等一下,我以为关肆会停下来,就停下来了,但看到关肆并没有停下,我只好抬腿又继续走了。

    柳月恒追过来,拉住关肆的胳膊道:“关小兄弟,你别生气。我们信你,信你。”

    关肆冷笑:“不必勉强。我大老远跑这一趟,不是为了向你们证明我说的是真是假,而是告诉你们有这件事的存在。”

    那边柳月恒拉住了关肆,这边金紫香拉住了我,两手抓着我的胳膊,将我往回拉,嘴里亲热的叫着:“莫染妹子,你们别生气。我们是粗人,说话不中听,你们千万别往心里去。”

    金紫香把我拉回去坐着,又是给我倒茶,又是给我赔不是,弄的我挺不好意思的。

    我忙站起来,拦住她给我赔不是的动作:“姨,你别这样,我没生气。”

    “没生气就好。”金紫香笑着说道,抬手示意我喝茶。

    我端起茶杯正要喝茶,感受到头顶有两道视线在看我,抬头一看,见是关肆在看我,忙放下茶杯,往关肆那边走。

    一看我要走,金紫香就伸手拉我,“莫染妹子,你别走啊。”

    金紫香抓我抓的很用力,我有些推不开。

    其实并不是我真的推不开,是我不好意思推,也不想推,因为我不想来这一趟,没有说服柳月恒跟我们走就离开了。

    我看了看关肆,见他虽站着不动,但并没有再往前走了,就趁此机会对金紫香道:“姨,刚刚关肆说的都是真的。我是双城大学的学生,我在学校遇到了柳月菊的鬼魂……”

    然后,我将遇到柳月菊后发生的事情,挑着重点说了。

    在我说这些事的时候,柳月恒终于将关肆拉了回来,我也坐了下来,我们四人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一人坐着桌子的一方。

    听完我的话,柳月恒和金紫香才算是彻底相信我和关肆。

    但是柳月恒却不相信他姐会做出“乱点鸳鸯谱”这样的事,左手握拳,右手捏着左手道:“怎么可能?我姐怎么可能?她……她那么好的一个人,接受新知识,新思想的人,她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不相信我姐会做出这种事。”

    “恒哥,恒哥……”金紫香抓着柳月恒的胳膊,叫了他好几声恒哥,才打断柳月恒的话,并朝柳月恒使眼色。

    柳月恒反应过来,连忙对关肆和我解释道:“关小兄弟,莫染妹子,你们别误会。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话,而是我不相信我姐,不相信我姐变成了那样。”

    关肆没说话,我说道:“我知道。”

    金紫香道:“恒哥,我也不相信月菊姐会变成这样,但我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做。她因为被分手过,知道被分手的滋味,不愿看到别人分手,所以才撮合别人,可她却忘了强扭的瓜不甜。”

    “唉,她怎么会这么傻?”柳月恒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柳月菊的做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