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36章 相见不相识
    我们在海凌市住了一夜,第二天坐飞机回了双城。

    到了双城,柳月恒问:“我们现在就去见我姐吗?”

    “不,晚上去。”关肆回道,“一会儿给你们在学校找一家酒店,你们在酒店休息,我和莫染也回去休息。等晚上,我们再来找你们。”

    “找酒店啊,不用了,不用了。”一听关肆说要给他们找酒店,柳月恒就连忙阻拦道:“不用给我们找酒店了,住的地方我们自己找就可以了。这一路上让你们破费太多了,不能再让你们破费了。”

    “酒店已经订好了,你们不住,房间也放在那儿。”

    “已经订好了啊。”柳月恒和金紫香相视一眼,道:“那、那酒店多少钱我们给你。”

    “不用!只要你晚上好好劝你姐,放下过去的恩恩怨怨就好了。”关肆说罢,就闭上了眼睛。

    柳月恒他们看关肆闭上了眼睛,知道关肆不想再说,就都没有再说什么了,只说了一句:“好的。”

    将柳月恒他们送到我们学校附近的酒店,我和关肆就回去了。

    回去后,关肆简单的做了点吃的,跟我说:“吃完睡一觉,晚上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

    “哦。”我嘴上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心里则想:我现在又不困,又是大白天的,睡不睡得着哪里是我能说的算的。

    不过,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吃了饭,我还是乖乖去睡觉——到床上躺着。

    让人意外的是,在我还没躺到床上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困,可当头一碰到枕头,我就感到无边的倦意朝我袭来。

    我想肯定是关肆对我做了什么。

    这个想法还没想完,我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再醒来,已经到了晚上九点。

    关肆让我穿厚一点,我吸取上次的教训,将自己的棉袄拿出来穿上。

    穿棉袄的时候,我想到了柳月恒和金紫香,想他们没有穿棉袄,晚上冷怎么办,就挑了一件棉袄,准备给金紫香带上。

    至于柳月恒,我想找关肆借一件衣服。

    关肆听我要找他借衣服给柳月恒,有些嫌弃的看我一眼,道:“这些事等到你考虑,黄花菜都凉了。来时我跟他们说过晚上会冷,他们带了厚衣服。”

    “还是你考虑的周到,我总是事情到了眼前了才会考虑到。”我叹气道。

    就像拿机票给芳芳看这件事,我也是到要拿机票的时候,才想到机票上的名字是我哥的。

    又是等芳芳看机票和身份证的时候,才想起身份证上的名字也是我哥的。

    幸好关肆早有准备,不然我们就被芳芳认为是骗子了。

    听我叹气,关肆又看了我一眼,道:“过来吃饭。”

    我们吃了饭,去接柳月恒和金紫香。

    在去接柳月恒和金紫香的路上,关肆让我给赵海龙打一个电话。

    我把手机递给关肆,“你打吧,我不知道说什么。”

    “你打,等你真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再给我。”

    “好吧。”关肆不愿意打,只好我来打了。

    我找到赵海龙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响铃不过半秒,那边就接了电话,好像是专门在等我的电话一样。

    我讶异赵海龙接电话的速度,先“喂”了一声,没话找话的问他:“赵海龙,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你说我在做什么?”那边传来的声音竟然是沈聪之的,语气说阴森也不阴森,倒有点像是在咬牙切齿:“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呵呵……”我干笑两声,把手机递给了关肆。

    关肆接过手机,对着手机说了一句:“一会儿学校见。”

    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们接了柳月恒和金紫香,四人一起去了学校。

    来到学校,柳月恒站在双城大学门口,望着那学校的门头,道:“三十年了,三十年了啊……没想到三十年后,我会再次来到这学校,但一切都变了,变了!”

    “是啊,都变了!”金紫香跟着附和一句。

    我想起来金紫香曾经还是双城大学的学生,想来她的感触比柳月恒更深一些吧。

    听到金紫香的话,柳月恒转头看着金紫香,皱皱的面皮荡起一层沧桑的笑:“幸亏是变了,不然……”

    “是啊,幸亏是变了,不然何以面对。”金紫香也望着柳月恒,也笑了,眼角堆起一撮鱼尾纹:“恒哥,三十年了,有些恩怨该了了。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怪不得人常道母子连心,兴许是娘和菊姐的某种感应,让娘觉得菊姐还在人世,所以她才一直认为菊姐还活着。”

    “菊姐她可不就是还活着吗?她在等我们,恒哥,她在等我们。”

    “嗯,我们进去吧。”柳月恒拉着金紫香的手,两人手牵着手朝学校走去。

    听了柳月恒和金紫香这一番话,我有种感觉:待会见到柳月菊和沈聪之,根本不用我和关肆说什么了,一切交给柳月恒和金紫香就可以了。

    我和关肆不远不近的跟在后头。

    柳月恒他们进了学校,往前走了一会儿,回头问:“我姐在哪儿呢?”

    关肆抬手往前指了指,道:“一直往前走,一会儿她会自己出现。”

    “哦哦。”柳月恒这两声哦刚哦完,赵海龙就出现了。

    当然,眼前的这个赵海龙不是他本人,而是沈聪之。

    沈聪之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在我们前面的柳月恒和金紫香,径直朝我们跑来,跑过来就带着气的问道:“你们找到人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自己想办法。”

    “这里是说话的地方吗?”关肆反问一句。

    沈聪之气恼的甩了一下胳膊,转身往学校凉亭走:“跟我来。”

    见有人跟我们说话,柳月恒和金紫香都停了下来,好奇的过来问:“他是谁?”

    听到有人问他,沈聪之停了下来,拿眼将柳月恒和金紫香瞧了瞧,指着他们问:“这两个老头、老太太是……不是说只找他吗?怎么多了一个人?”

    ——他指的是柳月菊的弟弟,因为怕被柳月菊听到,所以沈聪之不敢说柳月菊的弟弟,用他来代替——

    老头?老太太?

    他不认识柳月恒就算了,他竟然连金紫香也不认识了。

    虽然金紫香变化很大,但是认识她的人,还是能认出她的。

    因为我只是在柳月菊的记忆力看过金紫香,也就几面而已,对她不是很熟,所以第一眼看到经过岁月摧残的金紫香,没有认出来。

    后来我在她房间里看到她年轻的照片,看着她年轻的照片,再看现在的她,我就能认出她了。

    而沈聪之,他跟我不一样,他是跟金紫香朝夕相处过的人,言语间又是那么的爱金紫香,应该将她记在了心里。

    我没想到他看到金紫香,会没有认出金紫香来。

    不过,金紫香好像听到沈聪之的声音,也没有认出他来。

    我想可能是过了这么多年,金紫香忘了沈聪之的声音了,不知道她知道眼前这个赵海龙,就是沈聪之之后,对沈聪之没有认出她来,会怎么想。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关肆一句话,回到了三个人的问题。

    我们跟在沈聪之身后,柳月恒和金紫香跟在了我们身后。

    来到凉亭,沈聪之对金紫香有些排斥,十分不礼貌的拿手指着金紫香,道:“她是谁?让她来做什么?”

    关肆没有理会沈聪之这话,对他道:“从他的身体出来吧。”

    “出来?”沈聪之的声音高了高,指着柳月恒和金紫香二人道:“你跟他们说过我的样子了吗?别等我出来,他们两个吓晕过去了。”

    “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关肆脸一沉,沈聪之什么话都没有了,麻溜的从赵海龙的身体里出来了。

    沈聪之一从赵海龙的身体里出来,赵海龙就如同软面条一样往下倒,倒在了地上。

    “啊,啊——”来时的路上,我们已经跟柳月恒和金紫香说过柳月菊现在的情况,以及柳月菊和沈聪之的恐怖样子了,但当他们亲眼看到柳月菊的样子,还是吓了一跳,两人抱在一起,惊叫好几声。

    “我就说吧,他们会害怕。”沈聪之有些得意。

    关肆瞟了他一眼,他立刻不敢多话了。

    关肆走到赵海龙面前,一脚踢在赵海龙的膝盖处。

    赵海龙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人就醒了。

    醒来,他看到凉亭里的情况后,吓的“啊”叫一声,缩成了一团。

    关肆冷声喝道:“不想死,赶紧滚!”

    听到这话,赵海龙连忙爬起来,夺亭而出。

    等赵海龙跑远了,关肆才转头看着沈聪之道:“我知道你在,出来吧。”

    “哈哈哈……”沈聪之慢慢转过身,柳月菊抬起了她那张狰狞的黑脸,望着我们笑道:“这两个人是你们在哪里找来对付我的吗?不过,我看他们也不像……”

    “姐?”柳月恒一声姐,打断了柳月菊的话。

    柳月菊一愣,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竟一直退到了凉亭外,不可置信的看着凉亭里的柳月恒,声音发颤的问:“你?你是……”

    “姐,是我。我是小恒啊,小恒。”柳月恒右手放在胸口,一边说话,一边朝着柳月菊走去。

    柳月菊仿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样,在柳月恒朝她走来时,她一直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摇头:“不,不……这不是真的,这……”

    说着,柳月菊忽然转过了身。

    看到柳月菊转过了身,我还以为是沈聪之要出来抢戏,心里想沈聪之真是太不识眼色了,什么时候抢戏不好,偏偏这时候来抢戏。

    正这样想着,却听到传来的依然是柳月菊的声音。

    柳月菊声音颤抖的更厉害了:“你走,你别看我。我不是你姐,你姐死了,她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