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45章 走了
    “你先收下,我再告诉你。”柳月菊说着,就把手伸过来了,我只好伸出手去接。

    柳月菊的手放在我手上面,但她并没有着急将魂火给我,而是看着我的眼睛道:“放轻松,魂火是比较干净纯粹之物,它不会伤害你的。”

    “好。”我轻轻吸了一口气。

    等我那口气吸完,柳月菊道:“我松手了。”

    我点点头。

    柳月菊松手,魂火掉在我的手心上,我立刻感受到一种难以忍受的灼热。

    “啊……”我痛叫一声,想要将魂火给扔出去,但才刚动,手腕就被关肆给抓住了。

    他一手抓着我的手腕,一手掌心向上托着我的手背,微微弯腰,侧头问我:“还烫吗?”

    “不、不烫了。”我看着关肆摇头,感觉此刻的关肆好帅好帅啊,尤其是那侧脸的线条,简直太帅了。

    帅的我心神荡漾,都不想移开视线。

    还有他身上的味道,闻着那近在咫尺的熟悉味道,我有种喝醉酒的感觉,醉醺醺的,想要倒在他怀里。

    天啊,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在这时候,对关肆有这样的心思?

    我感到好羞耻,好难为情,心跳好快,想移开视线,可就是做不到。

    “不烫就收起来吧。”关肆的大手包着我的手,帮我合上了手。

    手一合上,魂火就消失了。

    紧接着,我身体传来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受,说它舒服吧,它也不舒服,说它不舒服吧,它又有点舒服。

    我也说不好那是什么感受,

    不过因为这种感受并不怎么难受,那点不舒服我还可以忍受,所以我就没有说,却不知差点酿成了大错。

    先不说这个,先说柳月菊见我收了魂火之后,她拍了拍手,弯眼笑道:“好了,我们两清了。”

    “两清?”我有点不明白柳月菊说两清是什么意思,心想她又不欠我什么,怎么说两清这个词。

    柳月菊见我不明白,又笑了笑:“这魂火算是我对撮合你和赵海龙之事的弥补,明白了吗?”

    “呃?”原来柳月菊执意要送我魂火,是因为这个,但是我却不怎么想要她这个弥补。

    别问我为什么不想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要。

    我轻轻挣开关肆的手,将手往前伸了伸,摊开手心,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你不用弥补我的,魂火你拿回去吧。”

    “给都已经给了,怎么好再拿回来?”

    听到柳月菊这话,我以为她是为了弥补我,不好意思再拿回去,就又往前送了送道:“没关系的,你拿回去吧。”

    “你是不是嫌弃我给你的礼物?”柳月菊忽然收了满脸笑容。

    我看她脸上没笑了,心下一沉,怕她多想会不愿投胎,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是怕你把魂火给我之后,以后你想用……”

    “傻瓜,哪儿还有什么以后啊?”柳月菊打断我的话,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看着我笑:“我马上就要投胎了,这魂火用不到了。带在身上,反而影响投胎。弃之又觉得可惜,所以送给你。你留着吧。”

    “你不知道魂火的好处,你身边这位知道。相信我,它对你是绝对没有任何伤害的,不然的话你身边这位也不会让你收下。”

    “好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我将手收回来,慢慢握成拳头,对柳月菊道:“谢谢!”

    “不用谢。我去投胎了,就此别过。”

    说完,柳月菊就转过身,但她才刚转过身,又转回来道:“对了,那个……算了,没什么。”

    柳月菊摆摆手,转身就走。

    虽然柳月菊没有将她想说的话说出来,但是我却知道她想说什么。

    我对着她离去的背影道:“你放心,我会劝紫香姨。我相信她会迈过这个坎的。”

    “我真的走了。”柳月菊背对着我挥挥手,话一说完,她的身影就消失了。

    在柳月菊的身影看不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两步。

    关肆跟上来,站在我的身边。

    我和关肆并肩站着,站在这清冷、寂静的夜色中,望着柳月菊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关肆道:“她投胎了,我们回去吧。”

    “已经投胎了吗?”我抬头问,好想问关肆她投胎到哪里了,那家人的情况怎么样,父母好不好。

    可是这些话到了嘴边,又被我给咽下去了。

    还是不问了,希望她投胎的那家是个好人家吧。

    “嗯。”关肆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我再留恋的看了一眼柳月菊离开的方向,转身跟上。

    进入大门,柳月恒忽然从旁边出来,吓了我一大跳,本能的往关肆身边靠,两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我姐她走了?”柳月恒双眼赤红,脸上表情像是高兴,又像是不高兴的问道。

    关肆点点头,“走了。”

    柳月恒的眼泪一下子出来。

    估计是觉得在我们面前哭不好意思,他急忙抬手将眼泪擦去,瘪着嘴笑道:“走了好,走了好。就是不知道她投胎的那户人家怎么样,父母好不好?”

    “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你只需要过好你自己的就好了。”

    “是、是。”柳月恒一边埋头擦泪,一边点头说是。

    擦完了眼泪,柳月恒抬起头道:“紫香烧了点米酒,你们过来喝点,暖暖身子。”

    说着,引我们往西屋走。

    西屋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五碗米酒煮蛋,金紫香和芳芳坐着说话,见我们过来了,都起了什么。

    见我们身边没有柳月菊,金紫香声音低低的问:“她走了?”

    “走了。”柳月恒一面回答着金紫香的问题,一面让我和关肆坐上面。

    关肆也不客气,就坐在上面。

    我坐在关肆身边,芳芳坐在关肆另一边,柳月恒和金紫香坐在下面。

    看到芳芳坐在关肆身边,我想到芳芳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话,想到芳芳两次刻意看关肆,心里就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吃东西也就香不起来,那米酒喝在嘴里感觉跟喝泔水一样,难喝死了。

    我喝了一口,第二口怎么也喝不下去。

    可是这米酒是金紫香特意煮给我们喝的,如果我不喝的话,显得太不礼貌了。

    又可是,让我喝完那么一大碗犹如泔水一样的米酒,我实在喝不下去。

    我就把勺子放在嘴边却不喝,眼睛直直的盯着关肆。

    一秒、两秒……三秒,关肆他终于感应到我看他了,转头看着我。

    在关肆看我的瞬间,我立刻做苦脸。

    关肆就把他的勺子放下,将我的勺子从我手中接走,直接将我那一勺子米酒喝下去,然后将我碗里的米酒倒到他碗里去了。

    见关肆把我碗里的米酒倒自己碗里了,金紫香放下勺子,问我:“是不是吃不惯米酒?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了,不用了。”听到金紫香要给我做别的吃的,我吓的连连摆手,“我一点都不饿,什么都不想吃。”

    “我去给你下面吧。”金紫香是个朴实善良的人,看我不吃米酒,她心里过意不去,起身要去给我下面条。

    我哪里能让她给我下面条,连忙起身拦住她道:“姨,你别忙了,我真的不饿。我是胃不太好,这时候不能吃东西,一吃就胃胀。”

    怕金紫香执意要去,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还别说,这个理由编的挺好的。

    金紫香一听我是胃不好,就没有再说给我做吃的话了。

    关肆吃东西挺快,很快将两碗米酒喝完。

    他一放下勺子,柳月恒就道:“关小兄弟,你们还住我姐的房间吧。”

    “好。我有些困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吃。”关肆起身道。

    我也慌忙跟着起身,芳芳他们都起了身。

    柳月恒和金紫香送我们到柳月菊的房间,在门口跟我们说了两句好好休息的话就走了。

    他们才刚转身走,关肆就把房门关上,拉着我走到灯下,抬着我的脸,一双漂亮的眼眸在我脸上扫来扫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到关肆这样问,我才把接了魂火之后,那种说舒服,又不舒服,说不舒服,又有点舒服的感受说给关肆听。

    关肆一听,脸色全变了,“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正要解释什么,关肆忽然抬手一掌打在我的后心处。

    我感到好像有什么重物撞在我的后心,撞的我气血翻滚,胃里一阵难受,然后竟“呕”一声吐了出来。

    不过我吐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食物、酸水之类的,而是一团白色的火焰。

    真是神奇,那魂火明明是从我掌心消失的,出来却是从我嘴里出来的。

    但我此时没空去想、去问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身体的感觉给吸引了。

    在魂火从我的身体离开之后,那种说舒服,又不舒服,说不舒服,又有点舒服的感受也跟着消失不见。

    同时,还感到很神清气爽。

    “怎么样?还有那种感受吗?”关肆伸手将魂火抓在手里,问我。

    我连忙摇头:“没有了,现在很神清气爽。不过,这是怎么回事?柳月菊不是说魂火对我没有任何伤害吗?”

    “那是对别人,对你……”说到这儿,关肆看了看我道:“可能你情况特殊,不适合接收这魂火。”

    听到关肆说我情况特殊,我想到沈聪之说我是个不该出生的人,想到还有人专门组织百鬼夜行,阻止我出生,然后我就想到我想问柳月菊问题时,被关肆打断的事情了,就想问关肆为什么打断我。

    但我还没来得及问,关肆的手指忽然过来,在我额头重重弹了一下。

    “以后再有什么不舒服的感受,早点告诉我。若不是发现的及时,你的小命就没有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