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48章 报应
    在金紫香家吃过饭,小坐一会儿,我和关肆就起身告辞。

    金紫香拉着我的手道:“有空了来玩,我和恒哥商量了,准备把家里的地卖了,也盖个小洋楼。到时候你们再来,家里就不是这么寒酸了。”

    “好的,姨。”我嘴上答应,但心里却很清楚,以后恐怕没有再来的机会了。

    柳月恒和金紫香一直将我们送到村子口,陪我们一起等车。

    在路口等了两三分钟,来了一辆面包车。

    等那面包车走近了,看到里面的司机,我认出他是我们来时载我们的司机,惊喜的对关肆道:“是我们来时坐的车。”

    说着,就要伸手拦车,却被金紫香给阻止了。

    金紫香按着我的手,脸扭向里面,道:“别坐他的车。”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

    金紫香低声道:“他这人不厚道,尽赚黑心钱。别人到镇上,两块三块都能坐,他非要五块。遇到外地人,要的更狠。你们来的时候,他找你们要多少钱?”

    两块三块都能坐,他非要五块……这话惊到我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来时跟我们那么健谈的一个人,会是这样一个黑心的人。

    我没敢跟金紫香说来时他要了多少钱,就说:“我忘记了。”

    那司机看到我们,将车子停了下来,伸头跟我们打招呼:“是你们啊。要去镇上吗?我正好去镇上。”

    “我已将帮他们找好车了。”柳月恒回道。

    “哦,那我先走了。”那个司机将头缩回去,一踩油门,走了。

    待那司机走了,柳月恒对着面包车的背影呸了一声道:“别看那小子整天笑嘻嘻的,做事最缺德。听说他儿子从楼上摔下来了,估计就是报应。”

    “恒哥,你别这样说。”听柳月恒这样说那司机,金紫香忙在柳月恒胳膊上拍了一下,道:“他是他,他孩子是他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柳月恒反驳道。

    “恒哥!”金紫香叫了一声恒哥,柳月恒立刻不再反驳了。

    正好前面来了一辆面包车,柳月恒指着那车道:“车来了。”

    一场夫妻斗嘴,化为无形。

    从这里也能看出,柳月恒对金紫香的爱。

    我们还没拦车,那车就主动停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从车窗里伸出头,问:“叔,你们是要到镇上赶集吗?走,我正好去镇上。”

    柳月恒指着我和关肆道:“我和你婶不去,是他们去镇上,麻烦你帮他们送到镇上。”

    “瞧叔说的,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上车吧。他们是你家亲戚吗?”

    “对,亲戚。”柳月恒笑着说,金紫香走到年轻人面前,给我们付车钱。

    那年轻司机一摆手,“婶,不用给钱。反正我也是到镇上办事,顺便拉他们去镇上。”

    “那哪儿行呢?我知道你平时没事也拉拉人。”金紫香执意要给。

    年轻司机将手往外一推,道:“婶,你别跟我扯。再扯,我就不拉了。”

    “好好……”金紫香这才作罢,来到我这边的窗户。

    我赶紧打下车窗,对金紫香道:“姨,我们走了,你们回去吧。”

    “哎,好。一路顺风,有空来玩。”

    “嗯,好的。”

    金紫香拍了拍车门,对年轻司机道:“走吧。”

    年轻司机就对柳月恒和金紫香道:“那叔、婶,我先走了。”

    “姨,再见!”我坐在车里对金紫香挥手。

    金紫香也对我挥手。

    车子缓缓离去,我扭头去看,看到金紫香还站在那儿,对着我们挥手,直到我看不到她。

    “听你们说话的口音,好像不是我们这儿的,你们是哪儿的?要去哪儿?我看看远不远,不远我把你们送到地方。”年轻司机忽然说道。

    关肆回道:“我们去海凌市,你把我们送到车站就可以了。”

    “哦,原来是去海凌市啊,那太远了,我送不了你们。”年轻司机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又问:“你们是在海凌市上班吗?”

    “不是。”关肆只回答了一个不是,没有多说。

    可能是看关肆脸上的神情太过冷淡了,之后年轻司机没再说什么,把我们送到车站,说了句再见就走了。

    照例我去买车票,关肆在旁边等我。

    买车票之前,我看到关肆还在那儿,等我买好车票,一回头,关肆不见了。

    没看到关肆,我心一下子慌了,连忙掏手机要给他打电话。

    手机刚掏出来,还没有开机,关肆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买好了?”

    “……买、买好了。”我抬头,诧异的看着他,问:“你刚刚去哪儿了?”

    “买好了走吧。”关肆没告诉我他刚刚去哪儿了。

    我知道他的性子,他不想告诉我,我问再多遍也没用,就没有再问了,跟他去了候车室。

    只是,我这心里留下了一个好奇,很想知道他刚刚去哪儿了。

    在候车室等了一会儿,车就来了。

    这次我们没有行李箱,我不用去放行李箱,而让关肆身边的位置被别人占去。

    我和关肆一起上的车,坐在了一起。

    关肆上车就闭目休息。

    本来我还想跟他说一说我今天刚感悟到的道理,但看到他在休息,我就没有说,一个人靠着车窗,想自从遇到柳月菊之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将自从遇到柳月菊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在脑子里过一遍,我发现让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柳月菊、沈聪之和金紫香之间的爱恨纠缠,而是芳芳。

    也是因为芳芳,我今天才会有所感悟,感悟这世上的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故事,不能光凭一句话、一件事就能评断那人怎样。

    “芳芳。”我在车窗上写下芳芳的名字,希望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路上,关肆都在休息,而我却毫无睡意,一路睁眼到了海凌市。

    “关肆,到了!”我碰了碰关肆的胳膊,关肆睁开眼睛,看了眼下车的人群,起身离开。

    这时,我还没发现关肆的异样。

    直到下了车,我问关肆我们去哪儿,关肆不理我,我才发现关肆的异样。

    关肆他又不理我了。

    至于原因,我想可能是他还在生我的气,还没有原谅我。

    自到了柳月恒家后,关肆跟我说话,我还以为他的气慢慢消了,没想到是我想多了。

    他之所以跟我说话,估计是在外人面前。

    现在没有外人了,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他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

    真的是这样。

    他带着我去买菜,去住那个可以做饭的酒店,做饭、吃饭、睡觉,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

    是我受不了两个人之间的冷战,主动找话跟他说,但得到的回应都是毫无反应。

    我也曾直接问过他:“关肆,你是还生我的气吗?”

    得到的回应,依然是毫无反应。

    关肆他是铁了心的不想理我,我的热情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冷漠给消磨殆尽,就不敢再轻易动跟他说话的念头。

    我们真的冷战了!

    回到双城,我受不了和关肆之间的冷战,下午就去学校找小林她们,将在海凌市买的礼物送给她们。

    她们收到礼物都很开心,赵云安问我怎么没有买一套。

    我正要回答,但话还没说,小林抢先一步道:“安安,你傻吗?莫染跟我们不一样,她有男朋友。她戴的,肯定跟我们不一样。”

    “哦哦哦,是我傻了。”赵云安恍然大悟的哈哈大笑。

    季秒渺摸着手上的戒指,道:“莫染,我感觉这不像是银的,像是铂金的。不会是铂金的吧?”

    “是银的。”我坚持说是银的。

    可是,被季秒渺说不像是银的后,赵云安和小林也都感觉不像是银的,问我到底是什么材质的。

    还威胁我如果我不说,她们就不收。

    我只好说了实话,“是铂金的。不过不贵,打折买的。”

    “管它贵不贵呢。”小林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嘻嘻笑道:“莫染,你家那位还真舍得。上次请我们去白玉京那样的大饭店吃饭,现在又送我们这么贵重的礼物。”

    “……”听到小林提到关肆,我想到那天关肆陪我去买礼物时的情景,想到我在他手机上看到他的搜索记录:如何哄女孩子开心,那时我是多么的高兴,我们相处的是多么好。

    可现在……

    想到现在他连话都不想跟我说,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感伤。

    “你们喜欢就好。”我努力笑着说道。

    小林点着头道:“当然喜欢。对了,我给你一样东西,我们都有了,就差了你了。”

    说着,小林松开我的脖子,从她的抽屉里拿了一样东西给我:“给,这是你的平安符。”

    我低头一看,发现那平安符和我想的不一样,倒跟我记忆里的香囊差不多,因为它是一个小红袋子,袋子外面用黄线绣着一个佛字。

    估计平安符是装在这个小佛袋里。

    “这个我用不到,还是你留着吧。”我有舍利手链和魂衣项链,还有关肆,这个真的用不到。

    “我们宿舍每个人都有一个。”小林将平安符往我怀里推。

    我笑着道:“你不是最怕鬼吗?”

    “啊!”我才刚说到那个鬼字,小林就尖叫起来,跳过来抱着我,一面抱着我,又一面拿手捶我的后背:“莫染,你不要说那个字。再说我不爱你了。”

    “哈哈哈……”看小林吓成这样,我和赵云安、季秒渺都笑了起来。

    见我们笑她,小林松开我,将平安符收在手里,哼了一声道:“哼!你不要,我留着好了,好歹是从一个帅哥手里买到的。说实话,我还舍不得给你呢。”

    然后,我和赵云安她们又笑了起来,小林自己也笑了。

    和小林她们在一起,只要她们不提关肆,我就能暂时忘掉我和关肆之间的冷战,但一和她们分开,耳边没有人提起关肆,我也能想起我和关肆之间的冷战来。

    回去的路上,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告诉他我把礼物送给小林她们了,小林她们很开心。

    可回到住处,我却没在客厅看到关肆,只在餐厅看到刚做好的饭菜,饭菜的旁边——关肆坐着的那一边——放着一副用过的碗筷。

    看到那副用过的碗筷,我就知道关肆他吃过了,也知道他是不想跟我说话,甚至不想看到我,才先吃了饭。

    知道之后,我就没勇气把准备一路的话告诉他了。

    我默默的吃了饭,洗了碗,收拾好厨房,去卧室,看到关肆躺在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

    看他已经睡了,我更没道理去说话打扰,简单洗漱一下,也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关肆还在睡觉。

    我还以为关肆生病了,或者是怎么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感觉不烫,我才放了心,心想可能关肆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要休息。

    怕吵到关肆,我特意拿着洗漱用品去外面的卫生间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我准备去学校,路过餐厅时,看到餐桌上已经做好了早饭。

    看到那早饭,我往卧室方向看了一眼,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感伤,同时还有些糊涂。

    关肆他明明对我还有着关心,为什么不理我呢?

    之后,关肆就是这样,每天早上会给我做好早饭,晚饭也做好,但却从来不跟我一起吃,自然也不跟我说话。

    有时候我就想,关肆他不想跟我说话,不想看到我,不知我这时候提出离开的话,他会不会同意。

    可我终究没有提这话,不是我不敢,不是我考虑苍黎的感受,而是我不想。

    我不想离开他了,想留在他身边。

    但是他总是不理我,让我很压抑,很郁闷,郁闷的我走在校园的路上,都希望再跳出一个鬼来伤害我,这样我就可以打电话给他,看看他还会不会理我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啊,我在学校过的十分太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