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52章 关肆,我们和好吧
    关肆点了头,却故意卖关子,不说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就抓着他的胳膊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关肆不忙着回答我,先问了我一个问题。

    不知怎么的,听到关肆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一下子想到了苍黎,想苍黎是男孩,要是我这一胎能怀个女孩就好了。

    这样就能凑成一个好字了。

    于是,我回道:“女孩!”

    这时我都没发现,我自己已经把苍黎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把自己当成了苍黎的娘亲,把自己融入到了关肆和苍黎那个家庭里去,都忘了苍黎的娘亲还有可能会回来的。

    关肆听我说女孩,勾唇笑了笑,道:“可惜,是个小子。”

    “男孩啊。”我伸手摸了摸肚子,笑道:“男孩也好。”

    苍黎长的跟关肆不是很像,不知道我肚子里这个会不会更像关肆一些,我是希望他更像关肆一些。

    拿到片子,我和关肆去诊室找医生。

    医生看了片子之后,也说孩子发育的挺好的,让我不要担心,让我定期做产检,还说孩子过了三个月,可以同-房了,但是也要注意。

    因为我是第一次怀孕,很多东西都不懂,所以在医生交代我这些的时候,我听的特别认真,两个眼睛直直的看着医生,生怕自己听漏了什么。

    可当听到医生说到同-房,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也不好意思看医生了,连忙低下了头。

    见我害羞了,医生笑了起来:“哈哈,你别害羞,这都是很正常的。我跟你老公说,这是你老公吧?”

    “呃,啊……”我没想到医生忽然问这个问题,一时愣住了,不知怎么回答。

    其实我和关肆的关系,已经是夫妻关系了,在不知情人的眼里,都以为我们是情侣或者夫妻,但我知道我们不是。

    我是他的妾。

    这个关系很尴尬,我对外人说不出口。

    “是的。”关肆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代我回答了医生的问题。

    关肆这个回答让我挺意外的,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料在看他的时候,看到医生正看着我笑。

    医生是个五十岁左右的阿姨,她的目光慈爱,笑容更慈爱。

    见我看到她了,她又笑了两声:“小姑娘挺害羞的,是你老公,怎么也不好意思承认?”

    “我刚刚在走神。”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感觉脸上好热啊,身上也好热。

    医生没有揪着这个问题,又聊到刚才的话题了,对关肆道:“虽说三个月后胎儿稳定了,但同-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特别到了后期,更要注意。”

    “嗯,我知道,谢谢医生。”关肆礼貌的说道。

    医生低头在病历本上写着什么,写完将片子一并递给我,又嘱咐我一遍记得产检。

    我说好的,拿了东西和关肆走了。

    出了诊室,我呼了一口气,拿着片子当扇子扇:“好热啊!”

    关肆将我手中的片子接过去,慢慢的给我扇着,问我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

    我没有回答,抓着他的胳膊往前走,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我转身扑到他怀里,抱住了他。

    “怎么了?”关肆扇扇子的动作停了下来,手在我后脑勺处摸了摸,柔声问道。

    关肆他又变成之前的温和细心了,我知道他应该是原谅我了,是因为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才原谅我的。

    我不怪他看重孩子,不看重我,我只是觉得我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原谅,稀里糊涂的和他的关系变成从前那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得说点什么,把我心里的愧疚说出来,亲耳听到他说原谅我的话。

    所以,我抱住了他。

    “关肆,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不该拿你娘子作比喻。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好吗?”

    “其实……”关肆才开口就停了下来,他停了两秒,接着道:“其实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气我自己。”

    “呃?”我没想到关肆会说是生他自己的气,诧异的抬头看他。

    关肆却又把我的脑袋给按下去了,“你说的对,我已经检查过你不是她,不该再一遍又一遍的检查。那样做,对她、对你都不公平。”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说对不起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我知道这些天让你受委屈了,其实我昨晚本来打算……”

    打算怎样?

    我等关肆说,可关肆却话锋一转,转移话题了:“这些天,我想通了。不管她会不会回来,你已是我的女人,我都不该冷落你。”

    “那,关肆我们和好,好吗?”我也想通了,不应该太纠结他的心在不在我身上,只要我的心在他身上就好了。

    还有,要是关肆那么快忘记他娘子,将心转移在我身上,也许我就不会这么喜欢他了。

    也许,我喜欢的就是他对她娘子的深情。

    “好!”关肆没有犹豫的就说了一声好。

    听到这声好,我很高兴,两手抓了抓他的衣服,仰头问他:“你刚刚说昨晚本来打算,打算什么?”

    “打算跟你和好。”关肆的手快速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又把我的脑袋给按下去了。

    打算跟我和好啊……我感觉这不像关肆的作风。

    他又不是第一次对我冷漠,除了上次他以为我是他的娘子,才跟我道歉,之前可都没有道过歉,说过什么。

    而现在,他明确知道我不是他的娘子,我感觉他更不会主动跟我和好的。

    所以,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估计八成是假的,但我没在这事上多做纠结,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吧。

    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和好了,至于他昨晚打算做什么,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推开他的怀抱,摸到他的手,拉着他的手道:“关肆,我们出去走走好吗?我们来双城这么久,好像还没有怎么出去逛过。”

    “好。”

    我和关肆来到双城最有名的月龙湖,刚到没多久,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喊:“不好了,有人掉水里了。”

    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湖里有一个人在水中挣扎扑腾。

    估计那人不会游泳,加上冬天衣服穿的厚,他挣扎没两下就挣扎不动了。

    看着那人快挣扎不动了,我将外套一脱,递给关肆,跟关肆说了一句:“关肆,我下去救人了。”就跳了下去。

    关肆想拉我的,但是他没有拉住。

    在我跳下湖之后,关肆也跟着跳了下来。

    关肆游到我身边,目光担忧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怀着孕呢?”

    “先救人。”我当然没忘我还怀着孕,只不过我看到有人落水,不能不救。

    “我去救人,你先上岸。”关肆对我道。

    说实话,我有点不想上岸。

    回头往岸上看,看到岸上竟然有人拿手机拍照,我更不想上岸了,就头一扎,扎到水里,往湖中心游去。

    头刚扎到水里,我就听到岸上传来一个人的惊呼声:“天啊,你们快看,那个人不见了。”

    听到那人说我不见了,我心道:大惊小怪,我在潜泳啊。

    我潜了没一会儿,听到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关肆已经到了跟前,他扶着我的胳膊,将我拖出水,问:“怎么不上岸?”

    “人救上去了吗?”我没有回答关肆的问题,问他人是否救了上去。

    关肆点了点头,说救上去了,手在我胳膊上捏了捏,又问我怎么不上岸。

    我知道躲不过去了,才回答道:“我不想上岸。”

    “关肆,我想再游一会儿,好吗?游到对面去。”我伸手一指,指着对面道。

    对面离我们现在还有好远的距离,怕关肆不答应,我扭头看了看跳水的岸上道:“你看,岸上那么多人,还有人拿手机拍照,我们这会上岸,他们肯定过来问,还会拍照发到网上的。”

    “你不喜欢他们拍照,我可以让他们什么都拍不到。”

    “不是拍照的问题,是……关肆你放心,游泳不会伤到孩子的。”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新闻,一个怀孕八个多月的孕妇还游泳呢。

    “真那么想游?”关肆问。

    我连忙点头:“嗯,好久没游了,特别想游。关肆,你就让我游一会儿吧。”

    “这里水不干净……”

    “干净的。”真的很怕关肆不让我游,我掬起一捧水,给关肆看:“你别看这水的颜色是黄的,不是很清,但是水不脏。关肆,我下都下来了,你让我游一会儿再上岸,好不好?

    许是见我说的可怜巴巴的,关肆动了恻隐之心,答应了:“好吧。衣服重不重,需不需要脱下来?”

    “不用不用,这点重量不算什么。就算穿着外套,也没问题。对了,我外套呢?要不给我吧。”我伸手要外套。

    关肆却抓着我的手问:“冷吗?”

    “不冷,一点都不冷。”我笑着摇头。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冬泳过,但这第一次冬泳却一点不适都没有,好像之前冬泳过很多次似的。

    我只当是今天天气不错,温度不低,加上游泳活动四肢,产生热量,所以不冷,不冷就没有不适,并没有多想,推开关肆的手,往前游去了。

    关肆在我身边跟着。

    我们往前游了一段距离,关肆忽然问:“你很喜欢游泳?”

    “说不上太喜欢,但是现在就想在水里待着。”我翻了一个身,仰躺在水里,看着上面的蓝天白云,慢慢摆动四肢,缓缓的往前游,感觉有着说不出的舒坦。

    “好舒服啊,真想永远待在水里。”我闭上眼睛,舒坦的感慨着。

    刚感慨完,关肆突然搂住我的腰,我的平衡顿时消失,吓的我连忙睁开眼睛,双手本能的勾住关肆的脖子。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关肆用那种很深邃很深邃的眼神看着我,我被他看的心莫名紧了一下,结巴的问:“关、关肆,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莫染……”关肆的头忽然低下来,和我额头相抵,又吓了我一跳。

    “你、你怎么了?”我不知道关肆这是怎么了,心很慌,头往旁边移去,想看看关肆脸上的神情。

    但关肆却用手扶着我的后脑勺,不让我往旁边移,保持着和我额头相抵的状态。

    我看不到关肆的神情,只能看到他那高挺的鼻子,“关肆,你到底怎么了?”

    关肆没有回答我,猛地一下子将我抱进了怀里,将我的脑袋按在了他的怀里。

    这下,我连他那高挺的鼻子都看不到了,心更慌了:“关肆,你……”

    这次不等我问完,关肆就说话了:“莫染,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是我娘子她、她也特别喜欢水。她在怀苍黎的时候,也喜欢待在水里,也说过想永远待在水里的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