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55章 是纳妾的事情吗
    苍黎说关肆非常爱他娘亲,有他娘亲在的地方,关肆眼里就没有别人。

    而关肆给我的感觉,也是非常非常的爱他娘子,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深爱着他娘子的人,竟然还想着纳妾。

    还以为关肆多么深情,谁知道竟也是个渣。

    说到底还是我对关肆不够了解,说不定关肆在过去早已妻妾成群了。

    苍黎听到我问:你说什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捂嘴道:“妈妈,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我把苍黎捂着小嘴的手拿开,看着他道:“苍黎,你是个好孩子,告诉妈妈,你爹爹他纳妾了?”

    “妈妈,我们换个话题好吗?你刚刚不是问我是不是变强了吗?我是变强了,我……”

    “苍黎!”我打断苍黎的话,将他抱到面前:“这件事待会再说,我再问你一遍:你爹爹他是不是纳妾了?”

    苍黎抿着小嘴,不肯说。

    我松开他,笑道:“我知道了,你爹爹他纳妾了。”

    “没有,爹爹没有纳妾。”听到我说关肆纳妾了,苍黎才开口为关肆说话:“妈妈,我发誓,爹爹他绝对没有纳妾。”

    “没有纳妾吗?你别骗我了。没有的话,你怎么会说出你爹爹想纳妾的话?”

    “是真的。唉,都怪我,怪我一时太高兴,不小心说漏了嘴。”苍黎低头懊悔的叹了叹气。

    叹完气,他抬起头看着我道:“妈妈,其实爹爹纳妾的事情你也知道,你也支持,只不过你现在不记得了而已。”

    啊哈,原来关肆的娘子知道关肆要纳妾,并且还支持,真是一个善良、贤惠、懂事的好妻子。

    人家正派娘子都支持,都不生气,我不知道我在这气个什么劲儿。

    我想可能、也许、大概是因为思想观念不同吧。

    “然后呢?”我问。

    苍黎看着我,有些可怜巴巴,又有些不甘的说道:“既然我说漏了嘴,那我就跟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苍黎,也不说话,就等他说。

    苍黎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在生气,拉了拉我的手道:“妈妈,你别生气,爹爹他真的没有纳妾。”

    “你还是说正事吧。”

    “其实对爹爹纳妾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是有一次偷听祖父和爹爹谈话偷听到的。祖父说我无法继承爹爹的功法,让爹爹纳妾,再生个孩子,好继承爹爹的功法。但是爹爹不同意,倒是你……”

    说到这儿,苍黎幽怨的看我一眼,似乎对我有什么怨言啊。

    也不知道苍黎说的是真的假的,但我听到他说关肆不同意,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关肆没同意,不然我得多郁闷,多生气啊。

    不过,我又担心关肆不同意是一时的,要是他父亲一直在旁边催他,再加上他那个傻娘子,他顶不住压力同意了呢?

    “唉!”想到他那个傻娘子啊,我对她也有些怨言了,怎么会那么傻呢。

    我摸摸苍黎的小脑袋,问:“想要再生个孩子,为什么非要纳妾?”

    让关肆的娘子再生一个不就可以了吗?

    难道关肆的娘子生苍黎的时候难产,大出血,伤到了子宫,不能再生育了?

    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我也不知道。”苍黎摇摇头,郁闷道:“这是祖父的意思,家里祖父说了算。不过还好爹爹没有听从祖父的意思,不然可就苦了妈妈了。妈妈,你知道吗?”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苍黎轻轻偎在我怀里,小手抱着我,仰头对我道:“其实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并不是那么希望爹爹纳妾。你把所有的苦都放在心里,瞒过了所有人,却瞒不了我。”

    是啊,天下哪有女人会真心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的。

    如果有,不是被逼的,就是个傻子。

    关肆的娘子,估计就是被逼的。

    虽然苍黎没有说,但我隐隐约约猜到,肯定有人在关肆的娘子耳边做工作,希望她同意关肆纳妾,不能让关肆的什么功法失传了。

    不知关肆学的是什么功法,竟然为了一个功法,就拆散一对本来很恩爱的人。

    我正这样想着,听到苍黎道:“妈妈,以后你别再傻了。爹爹他很爱你,他不会为了功法失传就纳妾的。”

    听到苍黎这话,我在心里道:如果我是关肆的娘子,我当然不会那么傻,但问题是我不是关肆的娘子啊。

    所以,对苍黎这话,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妈妈……”苍黎从我怀里起来,手小心翼翼的放在我的肚子上,放好后才看着我,高兴的说道:“我有弟弟了。以后弟弟继承爹爹的功法,爹爹肯定不会再纳妾了。”

    “万一他也不能继承你爹爹的功法呢?”我故意这样问。

    苍黎却很肯定的说道:“不会的,他一定能继承爹爹的功法。”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疑惑极了。

    苍黎没有说话,小脸轻轻贴在我的肚子上,小嘴咧着,“妈妈,我好像感受到弟弟踢我了。”

    才三个多月,哪里会踢人?

    我知道苍黎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想岔开话题,才这样说的。

    既然他不想回答,那我就不问了。

    我伸手摸摸他的小脸,看着他的小脸的颜色,比之前深了一些,问道:“苍黎,你变强了身上的颜色就会加深吗?”

    听到我这么问,苍黎小心翼翼离开我的肚子,跳站在我面前,伸出双手让我看:“妈妈,你看我的手,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把苍黎的手往面前拉了拉,凑近了仔细看,可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就如实说道:“我看不出来。”

    “妈妈,你刚刚不是说我身上的颜色加深了吗?那你再好好看我的手,或者说,你还记得我之前的手是什么颜色的吗?对比一下,你就会发现什么来了。”

    之前的手……我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苍黎之前的手,忽然明白了什么,抓着他的小手,道:“苍黎,你的手好像变得跟正常人的手差不多了。”

    之前苍黎的手是带着点透明的白——虚白,一看就跟正常人的手不一样。

    现在因为颜色的加深,他的手看着不是那么虚白了,有点像正常人的手,但跟正常人的手还是有些差别。

    “妈妈真聪明!”苍黎高兴的眯了眼睛,又问我:“妈妈,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不是因为你变强了吗?”我觉得苍黎问了个很傻的问题,笑着说道。

    可听到苍黎下一个问题,我觉得是我傻了,我没有领悟透苍黎的意思。

    只听苍黎问的是:“那我为什么变强了呢?”

    “是因为你修为长进了吗?”我不敢自作聪明了,猜测性的回答道。

    估计还没有答到苍黎的心里去,苍黎笑了:“是因为我吃了魂火。”

    “你吃了魂火?”我惊讶的问道。

    “对啊。妈妈,你不会怪我把你的魂火吃了吧?”

    “怎么会?”我摸着苍黎的小脸,“你能接受魂火,妈妈很高兴。”

    “谢谢妈妈。”苍黎两小手搂着我摸他脸的手,两眼闪闪的看着我道:“妈妈,我吃了魂火之后,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了变化。我有预感,等我变强到一定程度,我的魂魄会跟正常人的身体一样。”

    “这样就相当于我重新拥有了肉-身,到时我就不用再整日待在魂衣里,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苍黎说这话时,眼里带着憧憬未来的喜悦,可我听着,却觉得心里酸酸的。

    我曾经暗暗下过决心,告诉自己:即使自己不是苍黎的娘亲,也要像亲娘一样爱他。

    我以为我很爱他,可是直到听到他这番话,我才知道我不够爱他。

    因为,我连苍黎最缺的、最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最缺、最想要的是一副身体啊。

    试问,有谁想要永远是个魂魄,永远待在魂衣里的?

    “苍黎!”我把苍黎抱在怀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就那样紧紧抱着。

    苍黎感受到我的不对,从我怀里挤出来,仰头看着我:“妈妈,你怎么了?”

    “我……你爹爹他,他有没有想过帮你重新做一副身体?像哪吒那样,哪吒你听过吗?”

    “原来妈妈是担心这个。妈妈,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等我强大起来,即使没有肉-身,也没有关系。”

    听到苍黎说即使没有肉-身,也没有关系,我心里更酸,也更不知道说什么。

    能说什么呢?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为苍黎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只会担心。

    “咔!”关肆推门进来。

    苍黎看到关肆来了,小屁-股一扭,扭出我的怀抱,对我道:“妈妈,我走了。”

    话没说完,他的小身影就看不到了。

    关肆坐在我旁边,问:“睡的好吗?”

    妈呀,不知道我怎么回事,听到关肆问我睡的好吗,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苍黎说的关肆纳妾的事情。

    想到关肆差点纳了妾,我就有些情绪上头,就有些不想理他。

    但不理他又不好,就轻轻嗯了一声。

    关肆又问:“饿了吗?”

    本来关肆问我饿了吗,也是关心我,可我就是听着心里不舒服,甚至还有种感觉关肆他对我好,就是对不起他娘子。

    “饿了。”我没好气的回答道。

    关肆那么聪明,自然瞬间就听出我口气不好,大手摸摸我的头问:“怎么了?苍黎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饿了。”我一把挥开关肆的手,气呼呼的下了床,直奔餐厅。

    到了餐厅,竟然看到关肆给我做了十全十美。

    看着那桌上的十全十美,我忽然明白关肆的娘子说:世上少有十全十美的事,但人却可以想十全十美,这话的深意了。

    她可能是因为生了个儿子,无法继承关肆的功法,导致关肆不得不纳妾,觉得世上十全十美的事情很少,只能靠想象,所以才创造了十全十美这十道菜,以此安慰自己愁苦的心。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我在心里恨恨的说道。

    我自以为明白了关肆娘子那句话的深意后,再看桌上的十道菜,哪里还吃得下,真想扭头就走,可是我又饿。

    我就坐下来,只吃白米饭,不吃菜。

    看我不吃菜,关肆就问我为什么不吃菜,我回他一句:“不想吃。”

    关肆放下筷子,问:“到底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他还好意思问我。

    我抬眼瞄了他一眼,道:“你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知道了你过去的一些事情,我觉得你……”

    “是纳妾的事情吗?”

    “呃?你知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