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66章 人为制造天灾
    小林和我妈这一块都解决了,现在就只剩下苍黎那里了。

    我还记着苍黎跟我说的,要把他们当年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呢,可不知是苍黎在修炼,还是他故意躲着我,他已经好几天都没出来了。

    苍黎不出来,我也不急,我想他总有一天会出来的。

    不过,苍黎也真沉得住气,竟然将近一个月不出来见我。

    我有些忍不住了,问关肆:“关肆,苍黎一直在修炼吗?他这次怎么修炼这么久?”

    “不是他修炼的久,是他出来的时候,你在睡觉。”

    听到关肆这话,我狠狠的惊了一下,心道:天啊,我错怪苍黎了,还以为他是故意躲着我,原来是我太能睡了。

    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好像自从我停课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睡饱了吃,吃饱了睡,简直跟猪没两样了。

    “我怎么这么能睡?”我捂着两边脸郁闷的说道。

    关肆只是笑,并不说话。

    我知道关肆的笑没有恶意,可我脸皮薄,被他笑的很不好意思,脸通红,伸手捂着他的嘴巴,命令道:“不许笑!”

    关肆却将我的手拿开,在我手背上亲了一下,然后笑的更厉害了。

    而我,脸红的也更厉害了,心跳也跟着凑热闹,噗通噗通的乱跳。

    我用力抽回手,怒瞪他一眼,哼一声转身走了。

    “莫染!”关肆忽然在后面叫我,我现在不想理他,迈开步子,大步往前走。

    关肆又叫了一声:“莫染!”

    声音深沉深沉的,仿佛要沉入人的心里去。

    我受不了他这种声音,转身望着他,挑眉问:“你叫我做什么?”

    “你过来。”关肆对我招招手。

    我目测了一下我和关肆的距离,两人之间还不到两米,他说话我完全可以听得到,根本没必要过去,就没有过去,只看着他道:“你有什么话快说,不说我回去睡觉了。”

    睡觉本是我找的一个借口,但这两个字一说出来,我就真的感到困了,真的想倒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你困了,去睡觉吧。”

    可关肆让我睡觉,我却又不想睡了,朝他走去,道:“我不睡,我要等苍黎出来。”

    关肆也朝我走来,拉着我的手道:“苍黎今天不一定出来。你先睡吧,等苍黎出来的时候,我叫你。”

    “你才不会叫呢。”这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出来的。

    不怪我脱口而出,是因为关肆这个人有前科。

    比如之前还没停课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上午有课,让他叫我起来,他没有一次叫的,每次都说看我睡的香,不忍心叫我。

    再比如小林她们实习了一个星期,周六约我到宿舍聚一聚,我就怕我睡过头,特意让关肆叫我,可是他呢。

    他依然没有叫我,依然还是那个理由:看我睡的香,不忍心叫我。

    虽然后来我跟小林她们解释了原因,下午也聚到一起了,但是我对关肆会叫醒我这件事耿耿于怀。

    所以,他说等苍黎来了叫醒我,我才不相信呢。

    “你找苍黎有事吗?什么事,我帮你转达。”

    听到关肆说这话,我就知道我猜对了:苍黎来了,他肯定不会叫我,抬头对他笑了笑,道:“有些事是你帮不了的,我想他了,想见他。”

    “这还不容易。”关肆很自信的说道,“你先睡。要是他来了,我就让他等你。等你醒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我怕……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关肆问:“你真的会告诉他,我想见他吗?”

    “不相信我吗?”关肆反问道。

    我鼓着嘴,没有说话。

    关肆揉揉我的头发:“这次不骗你,去睡吧。走,我陪你一起睡。”

    说着,关肆拉着我的手往卧室走。

    我被关肆这样拉着往前走,看着他宽阔挺拔的背,忽然一阵心神喜悦,有种被宠-爱着的感觉,感觉很幸福。

    因为这忽然而来的幸福感,我没有再和关肆争什么,就任由他拉着我去了卧室。

    被关肆拉到床边,我站着不动。

    关肆也没问我为什么站着不动,伸手来给我脱-衣服,手一碰到我身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问:“你干嘛?”

    “听话,睡觉。”关肆动作很轻的想分开我的手,我却趁他不备,一下子扑撞在他身上,本想把他撞倒在床上的,却不料整个人随着他一起往下跌。

    在往下跌的时候,我吓死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这要是摔下去,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我真是疯了,怀着孕,竟然还做这危险的动作。

    幸好啊幸好,幸好关肆他不是普通人,没见他怎么动作的,但我感觉我像是一颗羽毛一样,轻轻的飘落下去,也像是被人抱着轻轻放到床上一样。

    反正就是浑身一点撞击感都没有。

    毫无撞击的跌在床上,我双手按在关肆结实的胸膛,看着他心有余悸道:“吓死我了。”

    “你还知道吓?!”关肆一指头点在我眉心处。

    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敬礼的手势道:“我向你保证,下次绝对不敢了。”

    “调皮!”关肆的手指一勾,在我鼻子上快速刮了一下,声音很轻的说了两个字。

    我被他刮鼻子的时候,眼睛条件反射的闭了一下,大部分的注意力也都放在鼻子那里,加上他那两个字又说的很轻,所以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问:“你说什么?”

    关肆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个翻身,将我轻轻放在床上,他则抽身而去。

    对关肆这突然起来的变化,我很懵,连忙坐起来,对着他的背影喊:“关肆!”

    但关肆仿佛跟没听到一般……不,他听到了,因为我看到在我叫他的时候,他的脚步加快了,没迈两步就走出了房间。

    “关肆……”我站起来,看着那扇被他关上的门,心一下子落了千丈都不止。

    想想自从知道我怀孕之后,关肆就跟我和好了,每天对我各种温柔细心的照顾,还会逗我开心,以至于让我忘了关肆以前曾对我的冷漠。

    这才过了多久,历史又要重演吗?

    好,就算历史要重演,至少告诉我他忽然离开的原因吧,总不能因为我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吧。

    我觉得绝对不是这个原因,想去问问他。

    就在我准备追出去问他的时候,苍黎出现了。

    “妈妈……”苍黎一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就飞速扑到我怀里,紧紧抱着我道:“妈妈,好久不见。我终于在你醒的时候……”

    苍黎抬头看我,可能是看到我脸色不是很好,一下子打住了话头,转而问:“妈妈,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要是之前我和关肆之间出现什么矛盾,我一定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让苍黎知道的,可现在不知是因为我怀孕了,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还是我觉得自己太委屈了,该找个人倾诉了,我就把我莫名其妙惹关肆生气的事情说了。

    说完,我还对着苍黎抱怨:“苍黎,你来评评理,你爹爹他是不是太善变了?我也没做错什么,就因为没有听清他说什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他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苍黎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道:“妈妈,你一点都没听清爹爹当时说的是什么吗?几个字,听清了吗?”

    “你爹爹说的很轻,我没听清,好像是两个字,具体的也不知道。”

    听完我的话,苍黎笑了起来,道:“妈妈,我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想起了一件事。以前爹爹也喜欢刮你的鼻子,会说你调皮。如果是两个字的话,我猜他应该说你调皮。”

    苍黎是不明白关肆为什么这样,但是我听了苍黎的话,却明白了关肆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他是把对他娘子的特权,用到了我身上。

    估计他也是无意识用的,不然他也不会在我问他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变脸离开。

    弄明白关肆为什么这样之后,我心里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沉甸甸的。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最近沉浸在关肆的各种对我好之中,都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我说等他娘子回来了,我就离开。

    所以,我不能再沉浸在他对我的好中了,我得时刻提醒自己说过的话。

    “妈妈,你别难过。一会儿我就去说爹爹,他怎么能跟你耍脾气呢……”苍黎的话拉回了我的神思。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抱着他坐在床边道:“不用了,这件事我们自己解决吧。”

    “那也行。”苍黎眯眼笑着,“俗话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喝。妈妈,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人小鬼大。”我又揉揉苍黎的头,想起他要跟我说当年是怎么回事,就道:“苍黎,我有事要问你,你能不能……”

    我还还没说完,苍黎就知道我要说什么,点点头道:“妈妈放心说吧,爹爹他听不到了。”

    “嗯,我要问的是……”

    “妈妈,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苍黎又知道我要说什么,打断我的话问:“妈妈,你觉得天灾和**哪个可怕?”

    天灾和**哪个可怕?

    **是人为造成,可以躲避,但天灾……只能接受,只能死里逃生,没有躲避不躲避之说。

    “当然天灾可怕。”我回答道。

    “是啊,天灾可怕。”苍黎说这话时,脸上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忧伤。

    看到他露出那么忧伤的神情,我心里有些难受,有些自责:觉得自己问苍黎当年是怎么回事,简直是在苍黎的伤口上撒盐。

    但我又真切的想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没有阻止苍黎去回忆,只静静的听他说:“妈妈,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便多说,等你想起过去的事情,你自然就会知道。不过我可以先跟你说一点,当年有人想制造天灾,让我们一家永远消失。”

    “魂飞魄散的消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