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67章 他娘子回来了
    “魂飞魄散?”听到苍黎这些话,我简直震惊的不能再震惊了。

    先不说那个什么天灾,可以人为制造了,就说那个魂飞魄散的消失。

    魂飞魄散啊,这未免也太狠毒了。

    我想到苍黎之前说凤凰是他们家的大仇人,当时我还因为自己某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认为凤凰是美好的,还不愿把凤凰想坏。

    现在听到苍黎说有人想制造天灾让他们魂飞魄散,我觉得我那时是多么的肤浅,多么的无知,还有一种淡淡的却深入到骨髓的心痛。

    心痛他们的遭遇。

    不过,同时我也想了,凤凰为什么要制造天灾对付他们,是他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还是得罪了凤凰之类的,或者其他的。

    我觉得依关肆的为人,他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他是那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的人的话,当初小和尚要带我走的时候,他就不会对小和尚各种手下留情了。

    我相信关肆的为人,相信他的人品。

    “是的,魂飞魄散。”苍黎点了下头,看着我继续道:“如果不是你用自己的生命去阻止天灾的发生,魂飞魄散的不止是我们一家,还有上千上万个无辜生命。”

    “幸好你及时阻止天灾的发生,伤亡只有我们一家,没有伤及无辜。”

    苍黎跟我说过他娘亲很厉害,关肆也侧面说过他娘子很厉害,我也知道她很厉害。

    但听到苍黎说她用自己的生命阻止天灾,挽救的不止是关肆和苍黎,还有成千上万个生命;

    以及苍黎说她及时阻止天灾,只伤亡了他们一家,没有伤及无辜,我还是忍不住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真的很震撼。

    震撼她的厉害,震撼她的反应。

    若是她没有及时阻止,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妈妈,你真的很厉害!”苍黎对我说这话时,看着我的眼里还满是骄傲、自豪,可等他说完这话,他眼里忽然噙满了泪水。

    他眼里含着眼泪,嘴边却带着笑:“所以,妈妈你这么厉害,你一定能想起过去的事情的。”

    看到苍黎又是笑又是哭的,我很难受,很心疼,本来还想问什么的,也不想问了。

    还问什么呢?

    再问,只会让苍黎想起过去的事情,更加难过,更加伤心。

    再说,我知道过去的事情,又不能改变什么。

    所以,不问了,什么都不问了,以后也不再问了。

    我把苍黎揽到怀里,轻轻抱着他,在心里对他道:“苍黎对不起!”

    对不起,是我让你想起这些过去的伤心事,是我让你伤心难过了。

    以后,不会了,我向你保证。

    苍黎在我怀里趴了一会儿,就收住了刚才的情绪,仰头对我道:“妈妈,我回去修炼了。”

    我看他的眼中的泪水已经没有,眼睛恢复到之前的清澈,笑着点头:“好,去吧。”

    苍黎走了,我没有去找关肆。

    不找他了,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找他了,也不计较他再次对我忽然莫名其妙的冷漠了。

    我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醒来,外面天色已黑,我打开灯,没有看到关肆,心里有些失落。

    我去上了个厕所,洗了把脸,出去,还是没有看到关肆,我心里失落的更厉害。

    我就继续往外走,快走到客厅了,也没在客厅看到关肆,我心里不失落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担心。

    关肆他去哪儿了?

    他该不会……

    我正要往坏的方面想,忽然看到关肆从餐厅那个方向出来,对我说:“醒了?过来吃饭。”

    好自然,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自然口气啊。

    既然关肆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我又决定不计较他对我的冷漠,那我也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

    我压着心里的难受,努力笑道:“好。”

    平静的吃完饭,我就去看电视了。

    电视刚打开,关肆坐在我旁边,我往旁边挪了挪,关肆忽然拉着我的手,挤了过来,问:“生气了?”

    “生气?生什么气?”我故意装糊涂的问道。

    关肆低头看我的手:“下午对不起,我没有控制好情绪……”

    “没关系。”我知道他为什么对我冷漠就好。

    说真的,当我知道他为什么对我冷漠之后,我觉得他对我冷漠是应该的。

    这样痴情深情的关肆,才是我喜欢的。

    我和关肆这个小小的矛盾,就这样没有了。

    之后,我们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融洽,愉快。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都要过年了。

    要不是我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要回老家过年了,让我好好照顾自己,我还不知道要过年了。

    我妈虽然是护士,虽然过年过节最忙,但她每年过年都会请假回家过年。

    因为我家那个奶奶实在太倔了,她说什么都不肯到双城来过年,说黄寨村才是她的家。

    就连暑假发生了那样可怕的事情,她也不愿意离开黄寨村。

    接到我妈的电话的那天,我又接到小林的电话,说她们要回家过年了,特意打电话跟我告个别。

    一天之内,接到我妈和小林两个人的电话,我忽然有种他们都回去过年了,整个双城就剩下我自己了一样的感觉。

    孤零零的,很凄凉。

    还好,在我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关肆及时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及时打住了我那种孤零凄凉的感觉。

    看到关肆,我心里暖暖的想:还好我身边有关肆。

    “关肆……”我伸出双手,仰着头渴望的看着他:“我想抱抱你,可以吗?”

    关肆过来,抱住我,问:“怎么了?”

    “我爸妈、小林他们都要回去过年了,双城就剩下我自己了。”我有些伤感的说道。

    以为关肆听到我这话,会说:不是还有我吗?

    但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关肆没有这样说,他说:“你想跟他们一起回去过年吗?”

    “不!”我想都没想的摇头。

    想到我奶奶对我的那个态度,我不想回去,更何况我现在还怀着孕呢。

    虽然冬天衣服穿的厚,别人看不出我怀孕,而且就算能看得出,关肆也有手段让别人看不出,但是我不想因为我***情绪影响我的心情。

    说完不,我仰头问关肆:“关肆,我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我不孝?竟然不想回去跟他们一起过年?”

    “不会。别多想。”关肆摸了摸我的脸,转移了这个话题:“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嗯……我忽然很想吃那种小青菜,你知道吧?就是那种小青菜,特别嫩,特别小的那种。你知道吗?”

    “知道。”关肆被我复杂、啰嗦的描述给逗笑了。

    我也笑了,“不知道这个季节有没有?好像没有,好像是春天才会有。”

    “放心,只要你想吃,不管什么季节的菜,都有新鲜的。”

    “那今晚就吃这个了。”

    定了晚上想吃的菜,我就去看电视了。

    正看着,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和关肆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被人敲过门,所以听到敲门声,我们俩先对望了一眼。

    关肆起身去开门,我也跟在后头。

    “是谁?”见关肆趴在猫眼上看,我问了一句。

    关肆回头:“没人。”

    “可能是敲错门了吧。”我随便说道。

    我们俩又回到客厅看电视,可还没看一会儿,又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我们俩又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起身往门口走。

    走到门口,关肆跟刚刚一样,先去看猫眼:“还是没人。”

    “不会是小孩吧?”我想猫眼看人也有局限,如果是小孩的话,可能就看不到。

    关肆摇头:“不是小孩,是没有人。如果有人的话,我看不到,也会感受到的。”

    “那……”我正要问那这是怎么回事,才说了一个那字,就听到关肆道:“我知道是谁了。”

    “是谁?”我很好奇的问道。

    关肆转头对我笑:“是你哥。”

    “我哥?”听到是我哥,我纳闷极了,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在这,更纳闷他来找我怎么不打电话,怎么敲门不见人。

    “他在电梯那里,你去看看吧。”关肆打开门,让我去看看我哥,我就去了。

    可还没等我走到电梯那里,我看到前面墙那里歪出一个人脸,正趴在墙上往我这边看。

    不是我哥,是谁?

    但他看到我后,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刷一下不见了。

    我正要去追,关肆却把我喊住了:“莫染别去了,你哥他走了。”

    “我哥真是……”我哥真是奇怪,来都来了,怎么又走了。

    不过,不管他走没走,我都要问问他为什么敲门不见人,就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打了三个,他才接,一开口就是那种很不好的口气:“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正忙着呢。”

    我哥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跟他开门见山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来找我,怎么敲门又走?”

    “谁去找你了?”我哥不承认,我说我都看到他了,他才承认。

    但是承认之后,他不肯说原因,我就拿出杀手锏,把我嫂拿出来,他才曲曲折折说了原因,曲折过程如下:

    “我、我们明天就回去过年了。”这本是一句很正常的话,但从我哥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的底气不足。

    “这个我知道,你说重点。”

    “我、我是从妈那里知道你住在这儿的。”

    “重点。”我感觉我耐心都快被我哥磨没了。

    “我、我就是想来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

    哈哈,原来他来这里,敲门不见人,就是为了确认我是不是真的住在这里?

    我对我哥这个说法,不知是该信,还是不该信,但无语是真的。

    怕我不信,我哥发誓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挂了吧。”这时关肆让我挂电话。

    我就跟我哥说我信,然后挂了电话,问关肆:“为什么让我挂电话?”

    关肆道:“你哥也是关心你,又怕被你知道,所以才偷偷摸摸的来确认。”

    “关心我么?”我怎么有些难以接受呢。

    当然难以接受了,因为我和我哥的关系从小到大就不好。

    他会关心我?我很怀疑。

    不过,我哥也没对我做什么,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

    很快,年过完了,我爸妈他们和小林她们都回来了,我感觉双城又热闹起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肚子也一天天大起来。

    关肆对我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每天给我做好吃的,还陪我做些运动,我每天过的很开心。

    不说我会一直这样开心下去,起码我觉得我应该会一直这样开心,直到我的孩子生出来,可是有些事就是那样难以预料。

    有些意外,来的就是那样突然。

    那天,我和关肆吃完晚饭,出去散步,苍黎也在。

    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说笑,正说说笑笑着,忽然旁边的店铺里被人推出来一个女孩。

    那女孩是被人推出来的,身体倒退着朝我撞来。

    “啊!别过来。”看到她背对着我朝我撞来,我吓的大叫,双手本能的护住肚子。

    眼看就要撞上了,说时迟那时快,关肆抱着我一个转身,把我抱开了。

    “没事吧?”关肆低头问我,我摇了摇头,抬头去看那女孩,看看她怎么样了。

    就在我抬头去看那女孩的时候,我忽然感到身旁一空,关肆竟松开了扶着我的手。

    我奇怪的去看关肆,竟看到他两眼直直的盯着那女孩。

    “关肆,你怎……”我想问关肆怎么了,话还没问出来,就听到关肆说了两个让我心跳停止的字:“娘子!”

    “娘亲!”

    要说关肆的那声娘子,是让我心跳停止的两个字,那么苍黎的这声娘亲,却是让我魂飞魄散的两个字。

    然后,我就看着他们走向了那个女孩。

    然后,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