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80章 事出反常
    “妈妈!”我这话一出来,苍黎立刻大声叫了一声妈妈,很不赞同的看着我。

    我抬手往下按了按,示意他不要激动。

    “不不不,莫染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只是……你懂吗?”云彩同学对我眨眨眼睛。

    她眨眼睛的时候,我懂了,可我却不能答应啊。

    我老有种感觉,我答应了,就会出现我脑海里浮现的那个画面,虽然我知道关肆不会这样做的,但是……

    “没关系,你想住这儿就住吧,真的没……”

    “什么想住这儿就住这吧?”关肆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打断了我的话。

    我和云彩同学同时转头看向门口,云彩同学道:“我说晚上想跟莫染住在一起,莫染说我想住这儿就住这儿吧。对吧,莫染?”

    当然不对了,我哪儿能说对啊,就道:“云彩喜欢我这个房间的布置,想跟我一起睡,但我习惯一个人睡,所以说跟她换房间。”

    “莫染……”云彩同学不停的给我使眼色,让我别说了。

    我当做没有看到,指着柜子道:“柜子里有新的被罩床单,你换上就可以了。”

    说到这儿,我想起关肆知道,又补充一句:“你找不到的话问关肆,关肆知道在哪里。我走了。”

    “哎,莫染!”云彩同学见我要走,一把抓住我,“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睡,既然你习惯一个人睡,那我就不勉强了。我回去了,拜拜,晚安。”

    说完,云彩同学对我挥挥手,快速跑出去了。

    在云彩同学跑出去的时候,我看到关肆的眼睛一直随着云彩同学的身影动,一直看着云彩同学跑没影,那眼里的光温柔的可以漾出水来。

    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这样温柔款款的看着别人,我的心啊。

    我转过头,无声的往床边走。

    就在我走到床边,刚要坐下的时候,胳膊上忽然多了一双手。

    关肆扶着我坐下,他却没有跟我一起坐着,而是蹲在我面前,手轻轻放在我的腿上,仰头看着我:“莫染……”

    还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但他只是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就没有下文了。

    我感觉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气氛太尴尬,可我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他叫我的名字。

    “你们……”

    听到这个你们,我就知道关肆想说什么,道:“我们又不是仇人,和平相处不好吗?”

    “好。”关肆说了一声好,蹲站起来,站到和我坐着一样的高度,抬手在我头顶上的头发揉了揉道:“莫染,谢谢你!”

    谢我?

    谢我不介意云彩同学,或者说不介意关肆有了云彩同学,还把我留在身边,愿意跟云彩同学和平相处?

    关肆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连忙仰头对他道:“关肆你别误会,我是现代人,思想和你们的不一样。我的思想只允许我接受一夫一妻,等孩子生下来,我就走。”

    关肆揉我头发的手一顿,顿了一秒才又接着揉了两下:“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说罢,关肆转过身,走了。

    走的时候,他帮我把门关上了。

    那门刚关上,苍黎就出现了,两眼伤心的看着我:“妈妈,你还是要走吗?”

    听到苍黎这话,我才想起自己和关肆说话又忘记避开苍黎了。

    我有心不想让苍黎知道这些,可是我有心无力啊。

    “苍黎,我不想骗你,我注定是要离开的。”

    “妈妈,你不要说注定。”苍黎眼里的伤心快要炸出来了,他摇着头道:“妈妈,你再给爹爹一点时间,好吗?我问过爹爹了,爹爹说他对那个人,没有对你时有感觉。他只是喜欢那个人的脸,因为她的脸和你以前是一样的。”

    我只当苍黎是为了安慰我,为了留下我,才这样说的,并没有当回事,苦笑道:“苍黎,你别劝我了,没用的。”

    “娘亲……”苍黎忽然叫我娘亲,伏在我腿上,闭着眼睛道:“你可以叫我一声黎儿吗?我想听。”

    这样的情景以前出现过,那还是在黄寨村的时候,小和尚为关肆稳住魂魄,临走时递了个眼神给我,意思让我送送他,他有话跟我说。

    我要去送小和尚,苍黎抱着我的腿不让,最后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苍黎才答应,但却让我叫他黎儿。

    当时,我叫了,叫了之后,苍黎高兴的两眼都亮了,小脸在我腿上蹭。

    就像现在,我叫了他黎儿后,他贴着我腿的小脸也在那儿蹭,一边蹭,一边嘴角上扬的喊我:“娘亲,娘亲……”

    听着苍黎那一声声的娘亲,我的心都要酥了,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他的小脸。

    手还没摸到,苍黎忽然一下子消失了,我的手摸空了。

    我看了一眼我手落下的地方,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的方向,道:“苍黎,你别难过,你娘亲她……”

    虽然没有看到苍黎的眼泪,但是我知道他哭了,不然他不会不让我摸他的脸的。

    “妈妈,你就是我娘亲!”苍黎打断我的话,“妈妈,晚安!”

    “嗯,晚安!”

    ……

    “麻烦你,鱼丸粗面,木有粗面,是吗,来碗鱼丸河粉吧……”感觉很久没有听到麦兜点餐的声音了,一听到这声音,我立马醒了。

    伸手拿手机的时候,我还在想估计不是我妈给我打电话,就是小林给我打电话。

    可拿起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两秒,将那电话给挂了。

    挂了不到一分钟,那个号码发来一条短信:莫染,是我。

    我一看这么简洁又带着熟悉的口吻,还以为是小林,但接起电话,才知道不是。

    只听手机里传来一道好听又熟悉的笑声:“莫染,没想到吧?”

    “的确没想到。”我有点不想笑,可碍于面子,我还是笑了,笑的很干,“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

    这个问题刚问出来,我就觉得我傻了,有关肆在她身边,她想知道我的手机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有点可惜,我又猜错了。

    “我在群里问的,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到,莫染你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啊。”云彩同学有些揶揄道。

    我笑:“不是我保密工作做的好,是我太普通,别人不稀罕记我的手机号。”

    “那照你这意思,我也很普通了,因为班里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的手机号。好了,我们不聊这个了,你起来了吗?没起来快点起来吧,今天太阳不错,我们出去走走。”

    听到云彩同说说太阳不错,我扭头看了一眼窗外,见太阳真是不错,但我却不想出去走走。

    我正想怎么委婉的拒绝她,这时小林的电话来了。

    我就赶紧直截了当的对她道:“我怕热,就不出去了。你想出去走走,可以找关肆啊。我这边有个电话要接,先挂了。”

    挂完云彩同学的电话,我接了小林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小林一连串的问题:“莫染,班级群你看了吗?什么情况啊?她怎么会打听你的手机号?她给你打电话了吗?”

    班级群我是没看,不过我知道有这回事,等小林问完,装糊涂道:“谁啊?谁打听我的手机号?”

    “咱们班里的那个白富美啊。她给你打电话了吗?”

    “没有啊。她打听我手机号做什么?”

    “谁知道。”小林嘶了一声。

    我听到她嘶了一声,笑她:“你这个嘶的毛病还没有改掉呢。”

    “早改掉了,我刚刚嘶是牙疼,最近上火了。不想干了,干的我一头火,一会儿我就去辞职。”

    “你还干的一头火?听安安说,你业绩在新人里是第一,走了多可惜,以后说不定能混个领-导当当。”

    “有什么可惜的,我这样的人才到哪儿都吃香。”小林骄傲的说道,还没说完声音一下子小了许多:“莫染,我不跟你多说了,我现在是躲厕所给你打电话呢。回头那个白富美给你打电话,你告诉我啊。”

    “也许她只是问问,不会给我打电话。不过,你对她给我打电话那么好奇干嘛?”

    “必须好奇啊。她是白富美,跟我们那是井水不犯河水,忽然打听你的手机号,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家都是同学,我不好说她不好,但莫染你得留个心,知道吗?别傻乎乎的。”

    “我知道了,我会留心的。如果她给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你的。你好好上班吧,上火多喝水,多吃水果。”

    和小林挂了电话,我握着手机想:要是小林知道我和云彩同学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知道她这个小疯子会怎么想,又会做出什么来。

    所以,我不能跟小林说云彩同学的任何,下午小林打电话又问我云彩同学有没有给我打电话,我说没有。

    想着双城这么大,小林要上班,而关肆又不喜欢出去,不约着见面的话,我们和小林应该碰不到面,那么我撒的这个慌就不会被拆穿。

    但哪里知道,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巧。

    晚饭前,云彩同学在网上看到白玉京的宣传广告,说了一句好久没有去白玉京吃了,有点想念那里的味道。

    这话被关肆听到了,关肆就说我们晚上去白玉京吃饭。

    白玉京那种地方,依照小林现在的消费水平,她是不会去的,可谁能想到,这天晚上小林会去给一个在白玉京吃饭的客户送保单呢。

    然后,我们就遇上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