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和劫一起来了 > 第194章 没有魂魄
    我梦到自己坐在河边洗脚,正洗着,忽然看到前面飞来一只白色大鸟。

    看到那白色大鸟,我就想到之前做的被白色大鸟咬的梦,就吓的心头慌慌,当即想要爬上来跑。

    可那白色大鸟的速度太快了,我才刚想踩着水边的石头上来,它就快飞到我面前了。

    看到它快到我面前了,我心更慌,脚不小心滑了一下,滑到水里了,我就就势跳到水里,直接一头扎到水里。

    本以为潜到水里,就能躲过那白色大鸟了,谁知它竟也一头扎进水里,然后咬住我的小腿,把我直接从水里拖出来了。

    “啊……”白色大鸟咬的好疼,我又疼又怕,尖叫连连,伸手打它,又打不到,只能无助的拍水。

    忽然,我看到岸就在我旁边,想游到岸边,但是白色大鸟根本不给我那个机会,咬着我的小腿,就拽着我往水中心游。

    它咬我的时候,本来就很疼,再这样拽着我游,更疼,我疼哭了,眼泪哗啦啦流了一脸。

    “救命啊,救命啊……”

    我在梦里又一次把嗓子哭哑,把嗓子喊哑,又一次体会到那种痛苦的绝望。

    正哭着,我一下子醒了。

    醒来,入眼而来的就是关肆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脸。

    因为刚才在梦里太难过了,我看到关肆那张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到的是他。

    反应过来后,我想到由于我轻信了云彩同学的话,导致他和苍黎都受了伤,觉得愧对于他,就移开了视线。

    视线刚移开,我忽然想起什么来,手往我肚子上一摸,竟然扁了不少,心中一惊,转头问他:“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没事,他已经出来了。”关肆说着,从床头抱起一个几乎全身都包裹在棉被里的孩子。

    在关肆抱孩子的时候,我才知道那孩子就在我旁边,我头的另一边。

    方才若不是我觉得愧对于关肆,移开了视线,说不定我就能感受到我的另一边有个孩子了。

    我连忙坐起来,将那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

    低头看那孩子,和我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不,准确的说法是和我看到的婴孩一点都不一样。

    只见他眉毛淡淡,淡的快要看不到了,两眼紧闭,眼皮很厚,睫毛几乎都陷在了眼皮里,感觉很短。

    鼻子?

    他好像没有鼻梁一样,只看到一个小小的鼻头。

    嘴巴稍微好一点,红红的,还算惹人喜爱。

    脸型?

    原谅我眼拙,我就感觉他肉嘟嘟的,至于什么脸型,还真看不出来。

    再说皮肤,他的皮肤完全不是我见过的婴孩那种光滑粉嫩的皮肤,而是皱巴巴的,看着……

    跟可爱搭不上边,更不要说漂亮了。

    记得前几天去产假,那彩超医生还说我的孩子很漂亮,我都怀疑她那是客气的夸奖。

    “这……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一点做妈妈的喜悦都没有,反而还有些不能接受这是我的孩子。

    “是我们的孩子。”关肆刻意强调我们两个字,似乎在宣示着什么。

    我故作不知,只低头看孩子。

    这时,关肆在我旁边坐下,手绕到我的背后,从背后搂住我的肩膀。

    在他搂住我肩膀的那一瞬,我身体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

    然后,关肆把我搂的更紧,头低低的,说话时,我能感受到他嘴里的热气直往我脸上喷:“莫染……”

    听到他叫我莫染,我预感到他要说什么,急忙在他要说那话之前打住他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丑?真是我的孩子吗?”

    “孩子刚出生时,都是这样,等长开了就好了。苍黎出生的时候,比他还丑。”

    关肆不提苍黎还好,一提苍黎,我就想起了我最不想想起的她来,想起她说:“其实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怎么可能嘛,我怎么可能是她。

    关肆明明已经检查过我,确定我不是她,一定是她哪里弄错了,才会认为我是她。

    我才不是她!

    我才不要是她!

    “莫染……”

    “对了,这个孩子还不到七个月就出来了,身体会不会有什么……”

    “他身体很健康,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关肆说只是,我心中一紧,没等他说话,就问他只是什么。

    关肆却不说话了。

    我抬头看他,见他也在看我,那对漆黑的眸子里隐隐有着痛苦。

    见他这样,我心更紧,问:“只是什么?你说话啊。”

    “只是……”关肆抬手,摸了摸我怀中孩子的小脸,缓缓道:“只是他没有魂魄。”

    “你说什么?你骗我的对不对?他怎么可能没有魂魄?”

    关肆痛苦的说道:“我没有骗你,他真的没有魂魄。”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魂魄?他的魂魄呢?是不是……”被云彩同学拿走了?

    不等我问完,关肆就摇头:“不是,他出生就没有魂魄。”

    “出生就没魂魄?”我琢磨着这句话,想到一个原因,问:“是不是因为他是早产,所以他的魂魄还没来,要等一等,他的魂魄才能来。”

    关肆否决了我这个猜测:“不是,他本来就没有魂魄。”

    “什么叫本来就没有魂魄?他好好的,产检的时候医生也说他好好的,你给我把脉也说他好好的。既然是好好的,他怎么可能本来就没有魂魄?”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不是你?是你……”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想到云彩同学说关肆想拿我的孩子,给苍黎做肉-身。

    这要是冷静的时候,我肯定不会怀疑关肆,但此时此刻,我一点都不冷静。

    我的孩子没有魂魄,我怎么可能冷静?

    但凡有一点可能性,我都要去想一想,去怀疑怀疑。

    “莫染……”关肆双手将我和孩子一起抱住:“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他的声音低低的,听着很痛苦,很无奈。

    我听到他声音那么痛苦,竟渐渐冷静下来,但想到自己的孩子没有魂魄,很难过,很难以接受:“可是,为什么他会没有魂魄?”

    关肆没有接话。

    过了好一会儿,关肆才开口,声音比刚才更低,更痛苦,更无奈:“莫染,我知道我这样说很残忍,但这是最好的办法。苍黎没有肉-身,他没有魂魄,你看……”

    “不!”我怎么也没想到关肆会说这样的话。

    而他说这样的话,正好证实了云彩同学说他想拿我的孩子,给苍黎做肉-身的话。

    我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对不起,莫染,我……你别哭。”关肆腾出手给我擦眼泪,我才知道自己哭了。

    他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道:“但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这孩子没有魂魄,不能吃喝,只能活三天,而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的魂魄会回来的,他会有魂魄的。一定是他早产太早了,魂魄还在路上,还没来。再等等,等等他的魂魄就来了。”

    “莫染……”

    “你别说了,我想回家。”我不想听关肆说话,一句都不想听。

    “好,我们回家。”

    听到关肆说我们回家,我知道他说的是回我们的住处,就道:“不是,是回我自己的家,我想我妈。”

    “好,我送你过去。”

    什么时候,关肆对我说的话这么言听计从了。

    好像睡了一觉,关肆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不是他变了,而是他知道我是谁了。

    说起来,这都是沾了他娘子的光(我心里知道我是他娘子,但我很排斥接受这个事实,所以还认为他娘子是他娘子,我是我)。

    如果只是我个人的话,他一定不会对我这么言听计从。

    想到这,我心中涌现出许多悲哀来,眼泪流的更多了。

    “不知道我妈今天在家吗?手机呢?我的手机呢?”我推开关肆给我擦泪的手,想要找手机。

    还没找两下,关肆就道:“岳母今天在家。”

    岳母?

    关肆这口改的真迅速,真自然。

    我不想说他什么,只想快点回家,快点见到我妈。

    回家的路上,我一句话都没有跟关肆讲,一直看着怀里的孩子,一直在想:他为什么没有魂魄呢?

    车子到我家小区门口了,我跟关肆说:“就送到这儿吧。”

    关肆道:“送你到楼下。”

    到了楼下,一从出租车出来,我就抱着孩子往楼上走。

    关肆从后面追上来,拉住我道:“莫染,孩子的情况和苍黎的情况,我都跟你说了。怎么选择,你自己做主。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支持你。”

    他这是把选择权交给我了吗?

    可是我却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比之前更加难过,更加痛苦。

    我挣开他的手,什么都没说,闷头进楼了。

    上楼的时候,我脑海里总是不自主的想起关肆说的那句话:这孩子没有魂魄,不能吃喝,只能活三天,而今天是第二天。

    今天是第二天了啊,那明天就是第三天了。

    第三天之后,孩子真的就……

    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摇摇头告诉自己别想了,先回家再说。

    到了家门口,我按了门铃。

    等了一会儿,才有人给我开门。

    开门之人是我嫂,她看到门外的人是我,我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脸色大变,扭曲着脸大叫:“啊,鬼胎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