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妮急忙弯腰将铜钱捡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在生死跟前,尊严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去请大夫……我去照顾娘……”杨如欣看了一眼三妮,“快去快回……”

    杨三妮点头,撒腿就往外跑,生怕跑慢了,铜板就被要回去了似的。

    大埠东村是没有郎中的,一般有个病啥的都是去小埠东村找李郎中,好在两个村子是比邻的,中间就隔了一条小沧河,上面有三座石桥连着,大埠东村的人要到西面的小沧山上去,要路过小埠东村,而小埠东村的人要去镇上或者县城则要经过大埠东村,所以,来往都是十分频繁和方便的。

    其实外村的很多人说起这里,都直接就喊这边是埠东村,根本就不分大小呢。

    李义上午刚给杨大妮诊治过,如今也是刚回了家准备吃午饭,结果就看见杨三妮冲了进来,顿时皱了眉头:“三妮啊,是你大姐不好了?不该啊……”

    “李叔……”杨三妮摇摇头,“我大姐没事,之前就已经醒了,这次是……是我娘……发热呢……”

    “唉吆,被你奶打的吧?那杨婆子这是作死呢……”李义的媳妇李冷氏忍不住叹息一声,“非要闹出人命不可啊?”

    “婶儿,我知道你心痛我们几个,但是这个话还是莫说了,万一被我奶知道了……”杨三妮苦笑了一下。

    “难为你这个闺女了。”李冷氏也叹口气,“婶儿知道了,放心吧。”

    “我去看看去……”李义没多说,放下筷子拎着药箱子就往外走。

    “爹,我跟你一起……”小女儿李家艳从屋里跑了出来。

    “你去干嘛啊?”李冷氏急忙要拉住小闺女。

    “我去给爹帮忙啊……”李家艳却迅速的跑出了大门。

    “这孩子……”李冷氏叹口气,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这到底还吃不吃了?”但是还是起身将饭菜放进了锅里留着。

    “三妮,这是我爹上次去李家庄给人看病带回来的糖,给你一块……”李家艳看着她娘没追上来,这才停住了脚步跟杨三妮并排走,从荷包里掏出了一块姜糖,“辣辣的很好吃……”

    杨三妮却摇摇头:“我不爱吃……”然后快步的超前走去。

    李家艳愣了一下,然后撇撇嘴,心说不爱吃?你吃过吗?谁不知道你们家就你们大房的人连饭都吃不饱啊?不过嘴上却也没多说,而是将姜糖又收了起来,快步跟上他爹朝着大埠东村走去。

    杨家的厢房里,徐慧已经烧的都开始嘟嘟囔囔的说胡话了,吓得二妮几个直哭。

    “有什么好哭的?”杨如欣进门就厉喝了一声,“她还没死呢……”然后试了试徐慧的脑袋,冷敷效果并不好,随即看向杨二妮,“哪里能找到白酒?”

    “白酒?”杨二妮愣了一下。

    “大姐姐,我知道……”杨如峰忽然扯了一下杨如欣的衣角,“二叔屋里有,他喝酒……”

    杨如欣一听转身就又往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