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如欣转身,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背了一个黑色的木头箱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挺白净的小姑娘,她认识,那是李义的小闺女李家艳,急忙起身:“麻烦李叔了……家艳妹妹也来了……”

    李义看了一眼杨大妮:“之前你摔了头,我以为你怎么也要昏迷两日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命糙。”杨如欣扯了一下嘴角,“还得谢谢李叔没计较诊费呢。”

    “杨大妮,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感觉不像你了……”李家艳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以前就算自己主动跟她说话,她都不带搭理的,今天竟然……主动打招呼了,还喊她妹妹?还说了这么一大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李义也看了一眼杨如欣,的确,他也觉得这丫头……似乎比以前见的时候有灵气了。

    “李叔,家艳妹妹,以前是我不懂事……”杨如欣笑了一下,“如今的情况……不允许我继续不懂事了……”说着叹口气,“我也不怕你们笑话了,继续下去,我们娘几个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了……李叔,我娘柔弱,我得扛起这个家来……”

    “你是长房长女,就该这样,你娘……哎……”李义点点头,“也是个苦命的……”说着将药箱放下,开始给徐慧诊脉。

    “好大的酒味啊……”李家艳却吸吸鼻子,然后看了一眼搁在床头破柜子上的碗,过去闻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杨大妮,“大妮姐,你们还喝酒啊?”之前还说没银子给爹诊金呢。

    “我们哪里会喝酒啊?”杨大妮叹口气,“这是好不容易跟二叔那边要了点……”说着看向李义,“李叔,我用酒给娘搓了身体,好像感觉就没那么热了……”

    “这个法子好啊……”李义惊喜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杨如欣顿时卡住,她要怎么回答?只能扯了一下嘴角,“我随便乱想的……”

    李义却笑了一下,心说这丫头倒是真敢想,能用这么贵的酒擦身子……不过却也没再追问,仔细的诊脉之后起身,“你娘的身子亏得厉害,虚不受补啊,暂时先别用药了。”

    杨如欣皱眉:“那怎么办?”

    “先将外伤治好了再说。”李义说着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瓷瓶,“那些伤口要是继续恶化下去,会很麻烦的……”说着看了一眼小女儿,“艳儿,你帮着大妮姐给你婶子将药涂上……”说完将瓷瓶放在了炕沿上,自己则转身出去了。

    虽然李义是大夫,但是徐慧毕竟是女人,还是个寡妇,他得避嫌。

    院子里,杨培礼从李义进门之后就出来了,一直蹲在墙角抽烟袋呢,他得知道徐慧到底怎么样了,如今看见李义出来了,急忙站了起来。

    “培礼叔,歇着了?”李义冲着杨培礼笑了一下。

    “义小子啊,大妮娘怎么样了?”杨培礼也笑了一下,但是却还是表现的一脸的担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