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弟妹,你……”姚春琴皱眉,“你干嘛呢?”

    陈英子因为用力过猛,那趴下的力道不小,震得五脏六腑都跟要碎了似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姚春琴急忙过去将她给拉了起来,却发现对方的鼻子撞在了地上,此时一条鼻血正蜿蜒的流了下来,吓了一跳:“唉吆,你流血了,赶紧的,将头仰起来……你的帕子呢?”

    陈英子也觉得鼻子难受,一摸果然一手血,吓了一跳,急忙将头仰了起来,也顺手将自己怀里的帕子扯了出来。

    姚春琴就将帕子卷了一下,然后塞进了对方的鼻孔里:“好了,没事了。”

    陈英子又仰了一会这才站直了身子,不过因为衣裳脏了,脸上糊了半脸的血,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成何体统?”杨老倌低喝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刚才在对方扑进来的瞬间就将那包灵芝的帕子又给合上了。

    “祖爷爷,我不是有意的……”陈英子郁闷的摆摆手,“我这就出去……”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心里却在骂杨老倌偏心,在妒忌姚春琴掌家,此时更是连杨如欣也骂上了,不要脸的过来占便宜,不行,晚上她得跟自己的男人还有儿子说说,这样下去可不行,便宜都让小大房给占了,这偏心的有些离谱了。

    杨如欣如果知道了,也只能表示无辜了。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杨老倌等到陈英子出去了,终究还是拍拍那灵芝点了头,“不过山上危险,以后能不上就别上了。”

    “欣儿知道。”杨如欣乖巧的点头,“不过我还还有个事儿要求老祖帮忙。”

    “说吧。”杨老倌点头,“就知道你这丫头不是个吃亏的。”

    “我想打一张大一点的吃饭桌。”杨如欣摸摸鼻子,“毕竟我家人口多啊。”

    杨老倌是木匠出身啊,一听这个立马眼睛就亮了:“就这个忙?那没问题,让你如林哥抽空给你做,材料都是现成的,不用两天就得了。”

    “我想要的桌子是这样的。”杨如欣说着掏出了一张纸,“不知道如林哥能做吗?”

    杨老倌接过了图纸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丫头,这是谁画的?”

    “我画的。”杨如欣笑笑,她画的是现代社会饭点里最常见的那种圆桌,上面带转盘的那种,家里人多,这样的桌子吃饭才方便。

    看着老头发亮的眼睛,杨如欣笑了一下,看吧,她说的没错,在这个家家户户都会玩命生孩子的时代,想要求得庇佑,首先得自己有能力,得让人看到你的价值,而现在,小峰的价值还不能体现,那么她就不能继续藏着了,老头子只要不傻,就一定会看见里面的商机的。

    而对杨老倌来说,的确是看见了商机,如果说之前答应罩着杨家姐弟还有那么一点的同情成分,那么现在,他忽然就觉得杨培礼那夫妻两个根本就扔了一颗金蛋,而让自己捡了便宜了,他无比庆幸刚才自己没拒绝了。

    今天结束了,明天继续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