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出了鹤春堂,虽然太阳已经开始偏西了,但是杨如欣却并没有往回走,而是朝着镇子南边而去,边走还边顺便在路边的摊位上买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周晓看了一眼杨如欣,没问要做什么,只是紧紧的跟着她。

    镇子南边这一块的铺面就相对便宜一些,不是二层小楼了,都是那种院子前面有厢房,厢房开门做铺面的类型。

    在扣子街的西头,有一家油坊,据说是家老字号了,已经传了三代了,只不过一代不如一代,倒不是说榨油的手艺不行了,而是做人不行了,缺斤少两是常有的事儿,所以惹得周围的邻居宁愿多走点路去别家都不会在这边打油了。

    这正是田家油坊,杨安氏的姐姐嫁过来的人家,如今杨百合也住在里面。

    杨如欣就在油坊的对面的一家馄饨铺里坐了下来,要了两碗馄饨。

    “吃吧。”杨如欣很欣赏周晓,明明跟着自己很好奇,但是自己不说他也不问。

    周晓点点头,低头吃了一颗馄饨,却扫了一眼店铺之后冲着杨如欣龇了一下牙:“没有欣姐姐做的好吃。”

    “马屁精。”杨如欣笑着拿筷子敲了一下周晓的头,“明天早上给你们做馄饨吃。”

    周晓就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刚吃了两口,杨如欣就看见有两个人勾肩搭背的从油坊里出来了,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成子和田家的大孙子田家梁,他俩怎么就这么哥俩好了呢?

    田家自祖上就经营油坊,生活条件算是不错的。

    大安氏那也是因为长得好才被田老大看中的。

    当年大安氏嫁到田家之后据说肚皮很争气,成亲第二个月就怀孕了,转年开春就生了个闺女,第三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可谓是先开花后结果,一下子就在田家站稳了脚跟。

    但是那闺女命短,一岁多的时候发高烧夭折了,而儿子田耕虽然没死,却是自此体弱多病,求医问药也不见好转,很多人都说养不活的。

    后来田家老二过世,媳妇改嫁了,留下个儿子田耘没人照顾,田老大就将弟弟的儿子田耘给过继过来了。

    当然,那大安氏怎么可能给小叔子养儿子啊?她之所以答应,是因为二叔家还有十五亩地呢,将孩子接过来,那地自然也就是他们的了。

    不过还别说,自从侄子过来之后,田耕的身体反而越来越好了。

    古人迷信啊,觉得可能是这个田耘给田耕挡了灾了,大安氏渐渐的对这个过继过来的儿子也好了不少。

    但是,虽然不打骂但是也不会是真的好,起码不会真的替他打算前程未来的。

    儿子身体好了,大安氏就觉得田耘是多余的了,怎么会愿意给他出钱娶妻呢?最后竟然

    为了二十两银子将田耘倒插门去了百里之外的郑家了,据说那田耘“出嫁”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就是在大前年,大安氏的丈夫田老大死的时候回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