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开始大家都挺同情郑家的,大家还都帮衬一下,比如给孩子点吃的什么的,但是慢慢的大家就都寒心了,因为郑宽不仅不感激,反而还经常嫌弃给的少了。

    而郑小花每次出去得不到东西,回去挨揍的就会更凶。

    邻居们也就都不管了,只是在看见小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的塞她嘴里的东西,让她当场吃了。

    而且,一个成年男人常年没女人那肯定不行啊,他也托人到处打听想再娶一个,但是人家知道他一条胳膊就没人愿意,时间一长他就更暴躁了。

    原本郑家是有六七亩地的,但是慢慢的郑宽开始酗酒了,就将地一亩亩的卖掉了,有了银子就去镇上喝花酒,当然是去那些最低级的窑子,但是那些窑姐都看不上他,所以久而久之,这人的心也就扭曲了,总是想法子折腾银子,然后再去那些瞧不起他的窑姐那里可劲的折腾人家。

    今天早上他才从镇上回来,直接就去了杨如欣那里吃了流水席了,吃了一大盆肉之后浑身有劲了,心情也好了,就跑去河边抓了两条鱼,想着晚上炖了喝汤,谁知道竟然遇到了王宝珠。

    以前吧,他对这样的小丫头片子是从来不正眼看的,他总是盯着那些妇人寡妇什么的,看那些屁股大的,曾经他也想过爬吕寡妇的炕的,但是吕寡妇看不上他,他也没办法了,毕竟是在外村他也不敢放肆,后来吕寡妇跟王胜出事儿了,他还挺高兴,暗自骂吕寡妇活该,不让他弄,活该被弄残了……

    但是此时,低头的瞬间就看见了王宝珠胸前的汹涌,那白嫩嫩的看着就应该好吃的样子,他忽然就感觉自己硬了……

    “把我送回家吧。”王宝珠也没办法了,只能求助郑宽了。

    “成。”郑宽将鱼放下,然后一把就将王宝珠给拎起来了。

    兴许是因为动作有些大,那褂子就被扯得有些皱,那领口就开的更大了。

    郑宽就清楚的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直接就搂住了对方的腰,那手还有意无意的摩挲两下,更是让对方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王宝珠倒是没意识到郑宽的反应,毕竟那是个老男人了,他不觉得会怎么样,更何况,她的脚腕扭了挺疼的,也没功夫注意哪些,更何况这样被抱着她更轻松了,甚至还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胳膊。

    郑宽的眸子半眯了一下,心里开始做天人交战了,一方面觉得是同村的小姑娘,跟闺女差不多大,不该有想法,可是另外一边又告诉他,这个王宝珠也不是个好鸟,她娘就骚,她从小也骚,早就听说这小丫头跟田家的那小子就钻了林子了,甚至还钻过草垛。

    那估计早就被人捅过屁股了,今天他也老远看见了,好像这丫头主动拦着了一个男人,虽然没看清那男的是谁,但是肯定是要勾搭人家的。

    这样的一个破鞋贱货,他上一下也没什么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