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十二章 智斗
    随着先帝日益衰老,身体愈发不支,所有人都知道先帝只有三个女儿,那么帝王的位置自然落在了先帝的弟弟,姜沧海亲王身上,以一众旧派官员带代表的阶级势力,开始操纵朝政,提出振兴吏治,崇尚先祖法典等等口号。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先帝临终前竟然将帝位传给了年仅十八岁的大公主姜岚,出乎了所有旧派官员的意料,于是这些家伙们口中高呼先祖法典,女子岂能为帝,凡是女帝的决定,都会想办法阻止。

    这倒不是说这些旧派官员胆子太大,而是女帝刚刚登基,除了帝王的身份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才会有女帝想要增加赋税,充实国库的事情,从而导致他们的极力阻挠。

    以姜亲王为首的旧派官员,与女帝为首的新派官员,形成了激烈的交锋。

    如今正值国库问题空虚严重,对于朝廷而言自然是灾难,但是对于儒学而言,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在民间刷威望,同时从中捞取油水。

    这也是薛和同能够拿出五万金的原因。

    青云堂门外,钟太河眼睛犀利,一看到薛和同朝着青云堂走来,眼中闪过一抹戏虐之色。

    “哟,薛大人啊,难道你准备带头叛离入贤堂么?”

    听到这话,薛和同恼羞成怒,指着钟太河道:“一介寻常士子,也敢与我争斗?也不看你有没有资格!”

    钟太河岂会被这话激怒,淡然一笑道:“今日是我青云堂开馆的日子,自然是能人贤士弃暗投明前来,有能耐才是本事,就算你是大夏的官员又如何?”

    薛和同扭头看了一眼入贤堂门口摆放的数十个大箱子,正是壮气胆的时候,“哼,薛某倒要看看你的能耐。”

    时间缓缓流逝,聚集在青云堂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个个穿的人模狗样的,乍一看还以为是正人君子。

    不过一说话,却是直接暴露了他们丑陋的姿态!

    “听闻青云堂招纳能人贤士,我已经等不及了!”

    “对啊,到底什么时候开始!”

    很快便到了时间点,在众多期待中,在钟太河的高声大喊中,青云堂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正式开馆。

    足足数十名魁梧大汉捧着金银走了出来,与此同时身后还有三四十个大箱子。

    一开馆,便直接引得全场轰动。

    无数能人贤士卸下伪装,眼中闪过激动之色,有的甚至已经留下口水了!

    “青云堂今日开馆,欢迎各位有志之士前来投诚。”钟太河满脸欢喜的说道,他原本还担心不能完成柳首辅的交代的任务,如今看来,倒是有很大的希望。

    想到这里,他有些得意的瞥了眼薛和同。

    远处的薛和同看着青云堂门口人山人海,心头怒火横生,可恶,这些能人贤士其中有不少都是入贤堂的人,现在竟妄想加入青云堂,脸色浮现出狰狞之色,身体后退一步,道:“今日入贤堂欢迎能人贤士,若能通过,无偿赠送五金。”

    此话一出,那些士子瞬间炸锅了。

    “什么?五金?”

    “哇,是薛大人!”

    “是薛和同大人,真是有钱啊!”

    “我的天,没想到平时那么低调,号称清官,居然如此有钱。”

    “竟然出价五金?”

    “我有本事,我当然要去入贤堂!”

    宛如潮水般的人群,纷纷朝着入贤堂门口涌去。

    薛和同冷笑的看着眼前的这群挑梁小丑,就这点钱便能将他们收入门下吗?青云堂拿什么斗?

    “十金!”

    然而就在此时,钟太河却是笑眯眯的跟进,满脸笑容的看着对面的薛和同,“钟某别的不多,就是银子多,有本事继续跟下去。”

    每人十金?

    此话一出,整条街道都寂静了。

    这是天价啊!

    不过是一个名额而已,要不要这么狠!

    所有人转头看向钟太河,特别是薛和同,眼睛直愣愣的看向钟太河,只见对方站在青云堂门口,满脸平淡,没有丝毫的激动情绪,再对比自己的猴急,顿时有些自惭形秽。

    “二十金!”薛和同勃然大怒,此时他完全没有听到四周议论他的声音。

    “五十金!”钟太河继续淡然跟进,仿佛这根本不是钱而已,同时神态不屑的看向薛和同,“薛大人,区区二十金恐怕是你的极限了吧,真是丢人。”

    薛和同大怒,“两百金!”

    直接翻了四倍!

    在这一瞬,整条街道所有的人,都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我的天,两百金!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怪异的念头,薛和同太有钱了,竟然为了斗气,每个人出价两千金!

    就在薛和同得意洋洋的时候,却看到钟太河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当即讥讽道:“你不是很有钱吗?跟下去啊,你倒是继续跟啊!”

    钟太河故作愤怒之色,“等等,我觉得这样喊没意思,万一你手上没有没有那么多银子,却喊每人两百金,那岂不是在欺骗京城的士子?”

    街道上的诸多士子听到这话,自然是这个理,当即纷纷起哄起来。

    薛和同身子一侧,将身后数十箱金子全部露出,更是直接证明了自己的说法。

    就在薛和同准备炫耀的时候,却看到钟太河的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虽然不明白,但心中却是大惊,莫名觉得自己掉进了对方的圈套。

    然而,对于钟太河而言,却是求之不得,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逼薛和同在整个京城士子面前露出金灿灿的金子,这样对方就赖不掉了。

    依照柳首辅的意思,无论做任何事,都要把证据做足,哪怕是栽赃陷害,也要做成真的。

    在京城诸多士子的瞩目下,数十个箱子打开,依照箱子的数量,差不多就是五万金。

    薛和同收起心中的紧张,抬头看向钟太河,得意洋洋的炫耀道:“怎么样?你这区区士子,死心了吧?”

    “呵呵,薛大人果然大气。”一见对方上钩,钟太河脸上露出冷笑,“你只有五万金吧,那我再加一金好了,五万零一金,刚好压过你。”

    只加一金?

    “噗……!!”薛和同直接被气的喷出一口鲜血。

    他败了,败在被对手知道了底牌。

    然而钟太河的讽刺并未停止,“薛大人别急着吐血啊,你可以借钱啊,多借点钱,继续抢人啊!”

    听到钟太河的嘲讽,薛和同再度气的吐血,而且这一次直接倒地昏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