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十六章 口诛笔伐
    “可惜……这神女府太破旧了,为了避免此等糟粕侮辱诸位大人纯洁的眼睛以及唾弃罪恶的内心,本官决定出价1两纹银,买下这神女府重新装修一番,也能避免薛大人花费银两……不知薛大人可否愿意。”

    柳川脸上挂着笑容,满脸为诸位官员着想的姿态,而且带着愿意牺牲自己,成全所有人的大义感。

    然而,落在这群旧派官员的耳中,那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要知道这座府邸乃是大夏太祖皇帝思念神女,从而亲自设计,命人建造出来的,保存了数百年,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而柳川竟然只出价1两银子,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欺人太甚!

    一群旧派官员都是如此,又更何况是那位薛和同了,他气得胡须颤抖,苍老的脸上愤怒至极,手指颤抖的指向柳川,怒喝出声:“柳川,你若想要抢走神女府邸大可直说,又何必侮辱老朽。”

    薛和同气得浑身颤抖,其他的旧派官员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然而柳川却是冷冷一笑。

    抢劫,意思是指行为人对财务所有人当场使用暴力,迫使其立刻将财物抢走的行为,才能称为抢劫。

    好家伙,这薛和同竟然公然扣帽子说他抢劫。

    可笑至极!

    “薛大人好歹进士出身,为何说出如此不合礼制的话……”柳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阴沉如水道:“本官念你年事已高,难以接受神女府邸太过破旧的事实,这才生出怜悯之心出价购买,你不领情就算了,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污蔑当朝首辅,置大夏国体于不顾,置女帝威严于不顾,你……其心可诛!”

    这一瞬间,薛和同的脸色变了,在场所有官员的脸色变了。

    他们知道首辅柳川的无耻之名已经流传已久,但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无耻到了如此地步。

    之前他们觉得柳川出价1两纹银是抢劫,于是薛和同直言不讳说他抢劫,可现在对方竟然飞弹不承认,反而抬出礼制一口咬死神女府没什么价值,又扣帽子说薛和同污蔑当朝首辅,这一番口诛笔伐,实在是……

    无耻!

    太无耻了!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难看至极,看向柳川的眼神,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饮其血食其肉,挫骨扬灰!

    那薛和同更是如此,眼神中充满凶狠之色,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咬牙出口:“老朽是否有损国体,自有女帝裁断,这座府邸是断然不会割爱的,柳首辅死了这条心吧,老朽恕不远送!”

    这句话毫不遮掩,如今的大夏是女帝说了算,轮不到你这个首辅说话,这座府邸想都不想,尽早死了这条心吧,我的府邸不欢迎你柳川,若是识相赶紧滚蛋。

    柳川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对方这是已经和他撕破脸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话不要说得太满,以本官来看,薛大人会把神女府,心甘情愿的献上来的。”柳川阴沉如水的脸上,突然流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随即哈哈大笑两声,离开李府,留下一群旧派官员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

    对于政客来说,点到即止的话是最高深莫测的,而在这些人的眼中,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垫脚石和绊脚石。

    所有任何不识抬举的人,都是潜在的威胁,也就是绊脚石。

    柳川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话语中的意思太过明显。

    他是真心想要太祖皇帝亲自设计的神女府邸,所以出价购买,但是薛和同不愿割爱,而且在这么多旧派官员的面前,说话太过露骨,驳了他的面子,让他很不高兴,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使用手段得到神女府,哪怕是不光明的手段。

    至于薛和同的感受,那就不是他考虑的了,在得到这片千古诗词之前,决不罢休。

    在场的所有官员自然也听出了这层意思,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素日里抨击首辅柳川,但毕竟对方的官位在那里摆着呢,显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够对付的,尤其是柳川背后的靠山乃是如今的女帝,更是让他们如坐针毡。

    与此同时,他们看向薛和同的眼神,也带着同情之色,我们之前是让你把柳川这个无耻败类忽悠走,没想你竟然如此狂妄的将对方赶走,好歹做了几十年的官,怎么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此时的薛和同简直快要哭出来了,那些旧派官员的眼神,他自然是看到了,他误认为这群文官会给他撑腰,这才强硬的说出之前的话,没成想现在不仅得罪了柳川,甚至连这座府邸都快保不住了。

    随着柳川的离开,这群旧派官员再也没有丝毫欣赏神女府的性质了,各个提心吊胆的离去,生怕继续待下去,会引来柳首辅的怒火牵连。

    眼看这群素日里抨击柳川的旧派官员,各个寒蝉若即的离去,薛和同的脸色阴沉至极,冷哼一声,离开神女府邸,便准备午膳。

    得罪当朝首辅的滋味,向来不是很舒服的,尤其是当他在午膳的时候,更是提心吊胆,担心自己被柳川给灭了,心中那股躁动的小情绪更是让他如坐针毡。

    虽然面对柳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身傲骨,但是现在想想,顿时让他额头生出阵阵冷汗。

    “这柳川发起狠来,恐怕谁都拦不住啊。”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的薛和同,满脸着急的想着办法。

    突然间,他想到了今日乃是五月初六。

    五月初六,据说是普修斯主持的生日。

    这普修寺自大夏开国以来,便开始传入,起初并不兴盛,只是在京城外面建了第一座寺庙,名曰普修寺,随着慢慢发展,在无数年间逐渐兴盛起来,更是被先帝亲笔题词天下第一寺,此后大夏内的普修寺,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

    大夏百姓最爱过节,其实和另一个时空的百姓没什么两样,没有节日就创造节日,一来喜庆,二来也能讨个好彩头。

    早在先帝登基那会儿,中原地带发生了一场旱灾,普修寺派遣大夏境内所有和尚前去救灾,前任普修寺主持更是以身阻拦洪水,先帝闻言自然感动至极,也就给了普修寺超然脱俗的权利,那就是只要不谋反,普修寺可向朝廷提出两个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后人必可做到。

    而如今的普修寺主持,乃是薛和同的远方表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