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十九章 本官就是王法
    为首的御林军凶神恶煞,口中冷喝出声:“所有人散开,搜查府邸,房契你们都见过,如果找到正本,尽快呈上来。”

    “你们往那边,守住门口,任何胆敢抗旨之人,格杀勿论!”

    一时间,李府已经人满为患,无数的御林军散开,大肆搜查,府邸中到处都是窜逃的下人,还有各种受了惊吓,慌乱的奴才婢女。

    薛和同脸色难看至极,他没想到柳川的报复来的如此之快,而且还是奉旨带着御林军,堂而皇之的报复。

    不过想到普修寺慧觉主持的嘱托,想到先帝当年许下的承诺,倒是让他的心绪平稳些许。

    薛和同眼前一黑,差点要昏死过去,他死死的咬着牙,强行将那股眩晕感压制下去,看向柳川的眼神,像是看着疯子一般,怒气冲天的大吼道:“柳川,你是疯了吗?你是不是瞎了眼睛,等本官启禀女帝……”

    他终究还是大夏的臣子,虽然心中对于女子做皇帝多有不满,但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女帝那里,他相信女帝不会允许柳川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所以歇斯底里的发出威胁之声。

    面对薛和同的威胁,柳川完全不怕,而且笑了笑,满脸平静的说道。

    “本官奉女帝圣旨前来办案,薛大人不要惊慌,若是自身清白,自然相安无事。”柳川神色平静无比,看着房门口的薛和同,笑着说道:“薛大人,你应该忘记白天本官说的话了吧?当时你可是很威风的让本官滚蛋呢。”

    听到这话,薛和同脸色苍白,暗道这柳川果然是来报复了,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看来是撕破脸准备不死不休了。

    不过事到如今,他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否则以柳川的性子定然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柳首辅多虑了,本官也是受到那群旧派官员的蛊惑,无奈之下才说出那些话的。”

    薛和同连连摇头不承认,同时心中暗暗叫苦,早知会有此时,白日说什么也不会如此对待柳川,只可惜为时已晚,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暗暗期望普修寺的慧觉主持能够办事。

    “受到蛊惑?当本官是傻子不成!白天你意气风发的让本官离开,连女帝索要神女赋的深层意思都领会不到,本官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柳川眼睛微微眯起,冷冷的看着薛和同。

    也是这薛和同自己找死,买下神女府邸不偷偷摸摸的藏起来,反而到处显摆告诉别人,吸引一群旧派官员聚集府内,被柳川听个正着,若是在柳川走后,他当机立断将跑到皇宫,在女帝面前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那就什么事都没了,反而跑去普修寺找其他人帮忙。

    但是现在柳川带着御林军来了,他心中倒是后悔了,可是为时已晚,说什么都没用了。

    看着薛和同脸上的惊惧,柳川心中冷笑连连,挑了挑眉问道:“神女府邸的房契在哪里?”

    “神女府邸乃是太祖皇帝亲自设计的,又岂能被你这种奸贼……”已经知道自己灾难难逃,薛和同索性一咬牙,颇为强硬的说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因为柳川的拳头,已经朝着他的鼻梁打来。

    咔嚓……

    脆响声响起,薛和同瞬间感觉自己脑袋一痛,尤其是鼻梁的痛楚更甚,整个人被打懵了,满是褶子的脸上全是鲜血,门牙也被柳川一拳砸落。

    他哀嚎着捂住鼻梁,此时的他心中怒火滔天,神色狰狞,可是很快,心中的希望又出现在他的身上,让他信心大增。

    自己……

    自己乃是朝廷官员,而且普修寺的慧觉主持乃是他的远方表弟啊!

    有慧觉主持给自己撑腰,还有什么好怕的。

    该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奸贼。

    薛和同哈哈大笑,虽然痛苦不已,满脸是血,但他看向柳川的眼神却带着浓浓的得意,“柳川,你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吗?你……你死定了,哈哈哈哈!”

    柳川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这老头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他啊?

    被御林军深夜闯入府中搜查,又被柳川抬出女帝,更是被揍了一顿,竟然还没崩溃,反而态度越发嚣张?

    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柳川还是笑了,面对这位薛大人,他倒是觉得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他不紧不慢的从房中拖出一把椅子,稳稳当当的坐下,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口中轻描淡写蹦出来一个字,“杀!”

    一声令下,四周的御林军毫不犹豫的开始屠杀府内的下人婢女,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响彻在李府内,渗人至极。

    鲜血顺着地面流淌,仅仅半晌时间,人头便摆满在院落中。

    整个院落里唯一干净的地方,只有柳川所坐的椅子附近,四周到处都是鲜血,以及瞪大瞳孔的人头。

    柳川平静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像是一尊石像般。

    “你背后究竟站着谁,我不知道。”柳川嘴唇轻启,目光盯着瘫在地面的薛和同,声音如同千年寒冰般说道:“我柳川只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官奉女帝的圣旨调查尔等谋反一案,谁若是跟女帝过不去,本官就杀的他全家鸡犬不留。”

    听到这话,薛和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生出恐惧之意,因为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不像传说中描述的那般不堪。

    这个年轻人,在说出杀全家鸡犬不留的时候,神色平静至极,声音没有任何的嚣张,也不像为了壮胆子故意说出来的那般,鸡犬不留四个字,从他口中平静的说出来,竟然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可越是平静,越让他心里难以承受。

    “柳川,老朽为官几十年,深知官场黑暗,但你说老朽与那些旧派官员意图谋反,简直目无王法!”薛和同脸色惨白的瘫倒在地面上,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怨恨。

    柳川平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幽静如同深潭一般,没有丝毫波澜,只是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而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笑话!本官奉女帝圣旨查案,需要什么证据?至于王法……本官就是王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