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二十四章 前往普修寺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女帝的位置很高,给予钟太河足够的权利下放,可以说只要钟太河能够为国库赚来足够的银子,日后的官位必定更高。

    这让一群旧派官员后悔不已,早知道有这种好机会,说什么也要推荐旧派官员上任。

    看着下方一群哀嚎不断的旧派官员,女帝心中冷笑连连。

    对于这群家伙,没什么好说的,天天口中念叨先祖法典不容违背,但是她现在最需要将自己手中的人快些树立起来,成为最锋利的刀。

    而当朝首辅柳川,就是女帝手中最锋利的刀,出手就要杀人。

    下了早朝之后,柳川没有回府,径直离开京城,前往某个地方。

    在那里,停着一辆马车,钟太河站在马车外面,看着对面的柳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激动道:“此行前去,尚不知何时才能回京,太河在此谢过首辅,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马车外面只有他和柳川两人,柳川上前两步扶起他,笑着说道:“你到东南之后,虽然为朝廷解决国库空虚问题,但一定不要将所有的压力丢给百姓,若是有机会,铲除一些旧派官员,如此一来,日后我们做事也会更加方便一些。”

    钟太河沉默很久,开口说道:“太河定当竭尽全力,不负大人所托。”他作为一名普普通通额士子,前半晌贫困潦倒,前些日子遇到了柳川,从此飞黄腾达,而今更是走马上任,掌控东南,以后的人生必当潇洒肆意。

    两人又说了些什么,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柳川知道已经到了分开的时候,开口说道:“此去艰难,虽然你从未做过官,但是一定要学会与那些旧派官员打交道。你且记好,最凶狠的毒蛇从来不是堂而皇之出现,而是在角落里给人一击,这一击能够致命。”

    钟太河神色严肃的点点头,看着柳川的背影,想到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大人,不由眼中带着黯然。

    “首辅大人,此去不完成您之所托,太河提头来见。”

    柳川离开的背影僵了僵,应道:“放心吧,我会在京城做好一些谋划的。”

    看着消失在远处的马车,柳川心神有些恍惚,自己并不是好人,来到这个异世,就是想活下去,想活的更好一些。

    而那些旧派官员,大都是文官,把持着学府,把持着生意,钱财源源不断,所以才支撑起他们的发展。

    而旧派官员的根基就在东南方向,所以他才连夜进宫向女帝推荐钟太河。

    这是他在大夏踏出的第一步,也是最为紧要的一步。

    ……

    随着薛和同抄家处斩,钟太河前往东南之事了结之后,京城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柳川的心情也变得不错。

    他在思索着未来的计划,依照他的想法,像水泥,肥皂,玻璃这些东西,只要有足够的技术,便能生产出来,从而快速累积出大量的财富。

    当然,这些东西柳川是造不出来的,他对理科只通了七窍,所以也只能放弃这个美好的想法,不过将来若是遇到有这些方面的能人,倒是可以拉拢过来。

    随后的几天里,除了进宫陪女帝商讨朝政之外,便一直待在首辅府邸内。

    在这一日的早晨,就在柳川准备向女帝汇报神女赋进度时,普修寺的慧觉主持倒是找上了他,提起关于房契的事情。

    “房契?这老和尚哪来的脸跟我说这个。”柳川冷笑连连,这群老和尚真是有大胆的,自己还没找他们算账呢,他们倒是先找过来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在他的计划中,此行必须要将这群看不顺眼的老和尚全部干掉,然后重新扶持一个自己的人当主持。

    如此一来,以后在大夏的话语权也会多上不少。

    “先去普修寺看看,找个值得扶持的和尚吧。”

    很快,柳川在慧觉主持的带领下来到了京城外面的普修寺。

    就在众人快来到达普修寺的时候,几百米外的钟声瞬间响起。

    “柳首辅,贫僧听闻朝廷的薛和同薛大人被你打入牢中了?”慧觉主持眼睛微微眯起,声音中带着寒意。

    果然不只是为了神女赋的事情啊!

    柳川心中冷笑连连,但脸上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姿态,摇头叹息道:“朝廷对于文官向来是宽厚的,谁知这薛和同竟然利欲熏心,意图谋反,真是文人的耻辱啊!”

    慧觉主持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显然有些动怒了。

    “怎么?慧觉主持与那位谋反的文官关系匪浅?若是如此,事情变得很有意思了啊。”柳川猝不及防的反问了一句,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冷冷的盯着慧觉主持,颇有一副你若是敢承认,本官就将你当场拿下的架势。

    听到这话,慧觉主持连忙摆手,神色郑重的说道:“普修寺超然世外,岂能与那等谋反之人混在一起。柳首辅多虑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虽然是佛家人,但这句话总是没错的,那个蠢货表哥竟然牵扯到谋反之事,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啊。

    柳川哈哈笑了笑,拍了拍慧觉主持的肩膀,聊向了其他话题。

    众人边说边走,经过许多的古木绿荫,前方豁然开朗。

    小摊小贩的叫卖声,孩童的嬉笑声,焚香的香客们到处都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头。

    只是柳川的眼神,却是瞬间愣了下来,他发现在那些香客中,有绫罗绸缎者取出金银,作为香火,也有衣衫褴褛者倒也慷慨,竟然舍得花数十文铜板,买一炷香来朝拜。

    圣人都说,敬鬼神而远之,不能糟蹋银钱,可这些穷人为了孝敬所谓的佛祖,连吃饭钱都没有,却依旧坚持花出香火钱。

    若只是如此也就算了,可偶尔走过来走过去的和尚们,却是吃的各个满脑肥肠,红光满面,颇有宝相。

    “这就是所谓的僧人吗?”柳川脸色阴沉至极,眼中带着怒火。

    “柳首辅着相了,僧人只是佛祖的信徒,不能代表佛祖,而佛祖的光辉普照人间,是伟大的。”慧觉主持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这话,柳川哈哈大笑起来,手指指着那些衣衫简陋的香客们,质问慧觉大师道:“既然佛祖普照人间,为何还让他们受苦?”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不只有多少朝代,佛门黑了信徒们的钱财,只知道剥削,不知道贡献,一到乱世就闭门不出,口中大义凛然的号称不涉俗世争斗,可是到天下太平的时候,就光明正大的出来,念几句狗屁不通的经文,然后吃的红光满面脑满肥肠,开始收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