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二十八章 猪队友
    “首辅柳川,这次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脱?早朝时分女帝才颁旨优待普修寺,现在你竟然公然殴打普修寺众僧,你死定了!”

    一群旧派官员恨不得马上入宫,将此事告知女帝,依照他们的猜测,女帝凤颜震怒,然后将柳川押入大牢,秋后处斩。

    不过这群人中还是有冷静的官员,他们位高权重,吩咐下面的官员,“尔等快去亲王府,将此事告知姜亲王。”

    此事重大,关乎到当朝首辅,他们也觉得以自己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与柳川扳手腕,所以拉上皇室宗亲姜沧海亲王,共同对付柳川,将女帝的亲信彻底拉下马。

    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这群旧派官员带着普修寺的众位僧人进了皇宫,一路上,他们不停的煽风点火,让普修寺的和尚们怒火滔天。

    他们的心中窃喜不已,暗道这次柳川彻底翻不了身了。

    入了皇宫,一路前行,这群旧派官员来到了女帝的御书房外面。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静静的站在门口,听到御书房内女帝的声音,知晓女帝的心情很不错,她也忍不住开心起来。

    还是柳首辅有办法,能够哄女帝开心,哪像朝堂上那群顽固的旧派官员,只知道惹女帝生气,真是讨厌死他们了。

    而此时,远处传来阵阵骚乱声,让她秀眉忍不住紧皱,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竟敢在此吵闹,万一惹怒女帝怎么办?

    抬起头望去,只见是刚才心中所想的那群顽固的旧派官员,心中更是忍不住有些生气,这些家伙出现在御书房外面,肯定没有好事。

    这群旧派官员带着普修寺的和尚们,哄哄闹闹的来到了御书房外面,看着眼前的胥美,忍不住说道:“快去通报女帝,就说臣等有要事启奏。”

    “女帝有事在忙,各位大人还是在这里等着吧。”胥美脸色有些难看,没好气的说道。

    这群人每次都是这样,口气恶劣,换做往日她也就不计较了,可是今日柳首辅找到神女赋,博得女帝欢心,这群旧派官员依旧是这副全世界欠他们钱的姿态,讨厌死了。

    这么想想,还是柳首辅最好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耽误了朝廷大事,你担的起责任吗?”一群官员勃然大怒,显然胥美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失了面子。

    “女帝正在与柳首辅商谈朝廷大事,任何人不得打搅。”胥美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去看他们。

    她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想过这道门,也要看本姑娘同意不同意。

    阎王好惹,小鬼不好惹,这是世间通俗的道理,可是这群文官哪里能够懂得。

    他们在门口站了半个多时辰,今天本就是晴朗的天气,阳光照射下来,汗水更是浸湿官服,心情本就糟透了,再加上胥美之前说柳川在和女帝商讨朝廷大事,更是让他们叫苦不迭。

    这奸贼柳川竟然提前见到女帝,实在是太可恶,将他们的计划都打乱了,看来现在不能正面冲突,必须摆出冤屈的姿态让女帝信服,否则以柳川的手段,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是对手。

    这群旧派官员眼巴巴的看向胥美,希望胥美能够让他们快些进去。

    胥美心中也在犹豫不决,如果就这样放他们进去,没有完成柳首辅交代的任务怎么办,更何况这群人的态度实在太差了,让她很是讨厌,于是她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就是没看到这群官员的眼神。

    直到御书房内传来阵阵女子的笑声,胥美这才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将这群旧派官员放了进去。

    这群旧派官员心中松了口气,呼呼啦啦的走进御书房,一眼便看到大殿中央的柳川,顿时怒从心起。

    更可恶的是,这个奸贼满脸笑眯眯的看向他们,似乎在憋什么坏招。

    “臣等参见女帝。”

    一群官员齐刷刷的跪倒在地给女帝行礼。同时眼睛瞥了瞥身旁的普修寺和尚们,暗示他们也快些行礼。

    然而,这群普修寺和尚早就失去理智了,慧觉主持被押入大牢,有同伴被打,再加上在御书房外面站了半个小时,他们的怒火已经到了极限。

    在看到柳川的一瞬间,这群和尚各个怒火冲天。

    “柳川,你为何将慧觉主持押入大牢,今日必须给普修寺一个交代!”

    “没错,普修寺乃是先帝钦定的天下第一寺,你这是违抗先帝的圣旨不成?”

    “……”

    各种各样的质问声在御书房内响起,唾沫横飞,喧闹无比,甚至还给柳川扣帽子,甚至有僧人当场忍不住冲过去,想要殴打柳川,结果却被御书房内的侍卫拿下。

    一群旧派官员快要吐血了!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柳川乃是当朝首辅,想要绊倒他何其简单,更何况你们在御书房外面没听到女帝的笑声吗?女帝笑了,说明她的心情很好。

    在女帝心情不错的情况下,你们偏偏要去触霉头,打扰女帝的兴致,简直蠢到天际了啊!

    果不其然,随着这群普修寺和尚的喧闹,甚至动手,原本得到神女赋正在开心的女帝,在这一瞬间,俏脸瞬间冰冷起来。

    “御书房内喧哗不断,成何体统!”

    女帝的脸色瞬间冰冷起来,如同千年寒冷,声音中满是清冷之意。

    原本心中滔天怒火的普修寺和尚,在这一瞬间瞬间哑火了,他们满脸懵逼的看着女帝。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为何女帝会莫名其妙的发火,难道她不给普修寺主持公道了吗?

    可是早朝时候,女帝分明颁旨说要大力扶持普修寺,现在怎么突然发火了,满怀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那群旧派官员,希望这群人能给普修寺一个解释。

    这群旧派官员心底一沉,知道大事不妙,当即闭嘴不言,看都不看那些和尚一眼,心中暗骂这群和尚,真是一群蠢货,原本能赢的局面,全然被你们这群蠢货破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