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五十四章 罪恶滔天
    “首辅大人说了,不接受求饶,要么投降!要么死在当场!”

    冰冷的声音,在院落内悍然响起。

    随着为首官兵的声音落下,身后的无数官兵们持着长刀,冲进了院落中。

    “投降,我投降!”

    “妈的,跟这群红皮狗子拼了!”

    “没错,杀一个垫背,杀两个赚一双!”

    院落里的三教九流们,在这一瞬间血性彻底被激发,咬着牙开始反击,试图抵抗住这些手握兵刃的官兵们。

    可是,面对着手中握着兵器的官兵们,这些家伙们终究不是对手,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被蛊惑的啊!”

    一个手中拄着拐杖的老大爷满脸惶恐,看到打不过,扶着手中的拐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衙役们不停的磕头,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衙役众人中,有位新上任的青年,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

    这个老大爷年纪估摸着五六十岁了,一看就不像是拐卖人口的坏人,而且模样长得很是和善,分明是在家照顾儿孙,颐养天年的老人啊!

    然而,就在他心中纠结的一瞬间,身旁有位当衙役不少年的老衙役,直接拔刀捅穿了老大爷的胸膛。

    “噗哧!”

    一声穿胸过肉的声音响起,老大爷的胸膛被洞穿,而他手中的拐杖也在第一时间被抢走。

    老衙役高高举起长刀,砍向那根拐杖,却响起铁器交接的声音。

    那老大爷瞪大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口中发出凄惨至极的叫声,想要捡起地上的拐杖,杀了在场所有的衙役们。

    然而,老衙役的反映很快,在老大爷稍微有点动作的时候,直接拔刀将他的头颅砍下。

    头颅快速被抛起,又快速的落下,在地上滚个不停,最终停在了青年衙役的脚下。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让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你刚入行,尚不清楚这些人的真实面目。今天老叔告诉你,能在贼窝里呆着的,绝对不是普通的贼,个个都是贼王,只要能赚钱,各种下三滥的事情他们都干,能够让百姓放松警惕的,往往是那些慈眉善目的老年人,以及弱不禁风的女子,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狠下心。不然他们不死,会有更多的孩子或者家庭遭殃。”

    看着青年衙役愣神,老衙役有些无奈的叹气道,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青年衙役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原本意气风发的想要圆满完成,结果却被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大爷骗了。

    如果柳川在当场,定然会赞赏老衙役的说法。

    拐卖孩子的人,大都是弱不禁风的妇人,以及慈眉善目的老年人,这些人会让小孩子放松警惕,容易拐跑。

    而那些凶神恶煞的人,小孩子看到都会害怕的哭出声,吸引家长的注意,又怎么可能会被拐走?

    随着这个插曲的过去,在场的战斗很快结束。

    没过一会儿,衙役们开始查抄这座庭院,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被带走。

    柳首辅说了,此次关乎到京城百姓的日常生活,绝对不容有失,但凡有地痞流氓或者为非作歹的人直接抓起来,遇到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交到京城衙门,到时候能换成钱就换成钱,给京城衙门的兄弟们分了。

    他们这些衙役,虽然为官府做事,但是是要付出代价的。

    出生入死,平时干的都是得罪人的事情。

    衙门府尹许兴运刚正不阿,绝对不允许衙役们私自收受钱财,而且凡是遇到犯事的人,一律抓起来。

    京城的百姓们,都是街坊邻居,对他们这些衙役有赞赏的,也有怒骂的,大家都是人,如果一直被百姓们排斥的话,做事就会谨慎胆小起来。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柳首辅了。

    作为当朝首辅,竟然告诉他们可以收钱,但是必须通过合理的方式来收钱,比如查抄犯人的家产,可以从中间拿一点当作辛苦费。

    这让京城的衙役们,对于柳川又是感激又是尊敬。

    ……

    京城的某座府邸中。

    府邸里面,安静至极,大堂内坐着几位朝廷谋士,正有说有笑的与坐在中央位置的年轻人有说有笑。

    年轻人看起来估计十七岁左右,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黑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红润的樱桃小口。一身蓝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可谓尊贵至极。

    他叫林连成。

    他的身份很尊贵。

    他的父亲乃是如今的礼部尚书林兴英,母亲乃是女帝的姑姑倾城公主。

    既是礼部尚书的儿子,也是皇亲国戚。

    “连成,这次市场区的开发,我们的人手根本安插不进去,那个从军营出来的罗文真是个硬骨头,不管开出任何丰厚的条件都直接拒绝,唉……”有位谋士开口说道。

    “可不是嘛,原本想直接把东西送到他家里去,谁知道三公主派了将士守在门口,就连几位御林军也在暗中侯着,送的东西全被他家里人给扔出去了。”

    听到这话,林连成的脸色有些难看,紧皱着眉头,连忙说道:“三公主……女帝……以后不要再送了,免得引起怀疑。”

    “连成,你大可放心,送东西的人与我们在表面上没有任何关系,无论谁查都查不到我等头上。”有官员笑道。

    林连成暗暗松了一口气,端起桌子上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姿态端的是潇洒自在。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林连成开口问道:“如今赌场,青楼有大量的银两进账,咱们暂时不需要再做其他的,那些不听话的妓女,还有赌场内还不起钱的人们,都埋好了吧?”

    “这事做的很隐秘,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办好了。”

    “那就好,如今柳川在京城内搞风搞雨,到处显摆,却不知道我们在暗地里谋划,真是愚蠢至极!”林连成眼中满是得意的神色。

    有谋士哈哈大笑两声道:“这个事我知道,听说有个假道士在柳首辅面前摆臭脸,结果导致柳首辅大发雷霆,在京城内到处抓人。”

    “假道士?什么假道士?”

    在场的所有人满脸好奇。

    “假道士,就是那种条分缕析,真圣贤默不作声的假道士……”

    话还没有说完,府邸的外面突然传来阵阵惨叫声,有下人磕头求饶的声音,顿时让林连成眉头紧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