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拜月教的底蕴
    “唉!!!”

    票行掌柜声音落下的瞬间,站在门口的柳首辅突然深深叹了口气,满脸悲伤的说道:“一想到那些受苦的百姓,本官的心里宛如刀割,你们还是把银子直接交给本首辅好了,我代替尔等为百姓做好事……”说到这里的时候,柳川微微仰起头,抬起袖子擦去了眼中的泪花……

    这一刻,柳川的演技超神了!

    也就在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的心里在各种吐槽。

    “没见过把勒索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的人啊!”

    “柳首辅,您实在是太无耻了,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深受女帝的恩宠啊!”

    然而,这些人只能在心里吐槽却不敢说出来,当然柳川也不在乎,勒索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的目的是挖出拜月教在南河郡更多的根据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此时的柳首辅又强行挤出两滴眼泪,义正言辞的诉说道:“在本官准备回到京城的时候,突然接到女帝的圣旨,说是南河郡的官府遭遇到土匪骚扰,所以我不畏艰难的来了,在这些日子里,本首辅到处体察民情,结果看到的一幕幕,真是让本首辅心中宛如刀割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柳川满脸的痛心疾首,为自己看到的一幕幕痛心疾首,为百姓们的生活各种痛心。

    然而话题一转,柳川慢吞吞的说道:“经过本首辅的调查,所有的问题根据都在于拜月教!”

    拜月教?

    此话一出,不仅票行掌柜脸色变了,就连百姓人群中,也有不少混杂在内的拜月教教众脸色难看起来。

    “拜月教是我大夏的第一宗教,当初在建立的时候,朝廷是极为支持的,可是数百年过去了,宗教变得不再纯粹了,竟然有人敢屠杀瓦邓县县衙上上下下!”

    听到这话的百姓们脸色大变,难以置信。

    拜月教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官府虽然不好,但毕竟也维稳了不少祸乱,而现在有人屠杀瓦邓县县衙,那岂不是说会有更多的地方被屠杀?那他们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柳川心中冷笑连连,继续说道:“紧接着,本首辅去了瓦邓县的军营,看到那些军营将士在喝花酒,甚至口中扬言给个县尹都不换……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说出来这种话?!”

    是啊,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这一刻,场间的百姓们也是满头雾水。

    柳川抬起头,看着围拢在街道上的百姓们,直接说出了答案。

    “是南河郡的军营享受朝廷俸禄,不拿银子的太多了!”

    “是南河郡的贪污腐败太严重了!”

    “是南河郡上上下下的官员都被拜月教渗透,导致发生了县衙被屠杀的惨案!”

    柳川慷慨激昂,话语中充满了愤怒的意味,更是将百姓们心中的委屈激发了出来。

    没错啊,南河郡的军营将士,从来不认真守城,反而整日喝花酒逛青楼,甚至连基本的操练都做不到?

    这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是因为掌管军营的上面出了问题,才会导致军营糜烂,从而发生县衙被屠杀的惨案!

    “本官身为当朝首辅,以解决大夏各地事务,让百姓过得更好为己任,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本官昨天接连斩了好几个人,肃清整个南河郡的军营,给南河郡的百姓们一个交代!”

    昨天连斩了好几个人,肃清南河郡的军营?

    给百姓一个交代!

    此话一出,顿时在全场掀起阵阵拍手叫好声。

    “说的好!”

    “那些不守城的将士,早就已经撵出去了!”

    “原来柳首辅不像其他的官员那样啊,倒像个为百姓做事的官员!”

    百姓们在街道上拍手叫好,口中称赞不已,看向柳川的眼神带着满满的激动。

    这倒不是百姓们没脑子,是因为柳川的话说的太不一样了!

    以前哪有官员口中说这种话啊,只有穿越过来的柳川,懂得那套口中天天为了百姓,还要给百姓一个交代的官场话!

    另一个时空几千年来的底蕴,那不是开玩笑的啊!

    柳川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百姓们,又继续说道:“本官既然深夜来到内乡县的票行,自然是有足够的证据的,这票行老板李卫峰就是拜月教在内乡县的联络人,拜月教是大夏的宗教,朝廷自然会管辖。”

    听到这话的百姓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至于那个票行掌柜的,顿时就不淡定了。

    他的身子猛的哆嗦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柳川,脸色苍白至极。

    根据首辅柳川的意思是,拜月教内有朝廷的人……

    这不可能!

    拜月教向来招收教众的方式,都极为隐秘严格,普通人哪有那么容易混进去的!

    柳川并不知道票行掌柜的想法,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因为目前掌握的证据,足以证明这家票行是拜月教的财产。

    南河郡的四大票行,以及不少郡县的赌坊,青楼,甚至天桥底下的说书先生,都是拜月教的人,涉嫌到的商业,占据了舆论高地。

    在官场上,上到朝廷的旧派官员,中到地方的郡尹,县尹,甚至再到下面村落的办事人,牵扯到无数人,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利益关系网。

    而且,不止这些!

    竟然还有皇亲国戚牵扯其中,为首的正是姜亲王!

    当柳川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忍不住懵逼了。

    怪不得姜亲王敢在朝堂上,当着百官的面弹劾女帝。

    怪不得当初自己找到姜亲王,希望利用对方手中的人脉做些事情的时候,对方在闭门思过的情况下,依旧轻描淡写的答应下来!

    拜月教,就像是一棵参天巨树,深深扎根在大夏的土地上!

    “想要扳倒拜月教,绝非一朝一夕,必须经过很长时间的谋划!”柳川在心里琢磨不停,“如果逼得姜亲王掀开底牌,拉动整个大夏掌控的人脉和资源,跟女帝撕破脸,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在知道姜亲王的底牌之后,柳川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一下。

    怪不得女帝明知他柳川献上四个面首的时候,依旧提拔她为当朝首辅!

    怪不得他柳川做错事背黑锅,事情办好了女帝拿名声!

    这就是挡箭牌!

    他柳川,从开始到现在,依旧是一枚棋子,从来没有跳出棋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