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一百四十章 格杀勿论!
    庄笙烟默默的讲着,柳川静静的听着,逐渐关于她和刘闲云,以及拜月教的事情,逐渐明朗了起来。

    她家里是书香门第,父亲是个严厉夫子,而刘闲云便是她爹的学生。在那群求学士子中,文赋并不出彩,长相也不出众,更不是鹤立鸡群的那种,但比起其他人的含蓄持重,他就明目张胆许多。

    时不时会有场蹩脚的邂逅,又或者故意在她身旁大声念诗,卖弄才华,装作一副指点江山的壮志模样,往往最后被她爹一尺子拍在头顶,噤声灰溜溜跑路,周围看戏的同窗师兄弟更是嬉笑着一哄而散,没人能当真,寒门书生俏小姐的故事,戏台上有很多,唱了那么多年,没见过走到一块的。

    包括她自己在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最初觉得幼稚,到不辞颜色,渐渐到后面辗转反侧,从爹爹那旁敲侧击出他的功课情况。

    直至某日大雨,她将自己绣着彩蝶的油纸伞借给他,此后一发不可收拾,薄情的人不是没有心,只是动情起来便是山无棱的决绝。

    不是名门,却依旧有门楣之别,她爹如何能同意这桩婚事,先是将她禁足,她跪在房门哀声哭求数日,不吃不喝直至昏厥,夫子捶胸顿足之下含泪点头,并没收他的彩礼,亦没喝她敬的茶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家,她只记得他牵着马,穿着大红袍,没有八抬大轿,亦没有亲朋贺彩。她同样一生红袍,内衫还是缝补多次,她坐在马上,数次想要偷偷掀起红盖头,却被红娘按捺下来。

    再后来,他不知哪根筋抽了,他说他要去参加科举,她哀眉说吃几年相思苦,她会老的。他笑着搂着眉眼如纤月的她说好。缩在他怀里的时候,她觉得她和他能恩爱婵娟一辈子。

    再后来,遇见贼人,他瘫软在地,苦苦哀求,她挡在他的身前,并不是不害怕,只是怕第一时间没力气替他挡刀子,给他争取脱逃的时间。世事再无常,她也没想过曾今听过戏子演了千万遍的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剧情会上演在她身上,他想用她换几两纹银,好去普修寺当和尚。

    也没想到,她被贼人刺瞎眼睛,被拜月教的人救走。

    此后她似乎又想着他在普修寺当和尚,想着他会回心转意。她则在这里等着,哪怕双眼从此再也看不到,她都念着他的名字,想等着他再回来,带着她走,她不怕死,她只是想趁着年轻,再多记着他几年,不会后悔的。

    很多时候,她觉得这一幕有些像戏子,现在是她的时间,而他只是去了幕后,画着妆,等会就回上来,带她离开。

    柳川沉默不语,半晌之后,抬起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感谢你将这些告诉我,你自己小心,接下来我要去杀人了。”

    ……

    南河郡的某个郡县村庄内。

    不过,今日跟往日有所不同。

    在往日,父老幼儿欢声笑语,好一派蒸蒸日上之气象。

    而今日,一切都显得诡异的平静,仿佛波澜不惊之下蕴藏着涌动的暗流。

    一阵阵马蹄声响起,冲破了这里的宁静,只见无数的军营将士,骑着马冲了进来。

    看那为首的人,赫然是狄亚杰

    狄亚杰,阴魅冷目,眼中藏着毒蛇一般的诡芒。

    “给我统统围起来!苍蝇都不放走一个!”

    苍蝇飞出……

    狄亚杰神色一冷,长枪刺出,苍蝇直接被斩成一半。

    身后的军营将士们根本就不敢笑,也不会笑,随着狄亚杰一声令下,无数的军营将士将这个村庄团团包围。

    狄亚杰冷笑地看着面前这个平静无奇的村落,冷笑道:“这里就是拜月教在南河郡的根据地,所有人准备好,全部杀光!”

    “冲!!”

    一群军营将士冲了进去……

    “杀~”

    “你们这群朝廷的走狗,我要杀了你们!”

    “哼,以后的南河郡再也不会有拜月教了,全给我杀!”

    “只抓首犯,其余鸡犬不留!”

    一阵混乱大骂,还有刀剑击响,足足过了一下午时间,村落再一次陷入了平静。

    狄亚杰手握长枪,走了进去,踏着一具具尸体、血泊,来到了拜月教根据地的最中央。

    一个老者被押了上来,此人正是拜月教在南河郡的四位长老之一,原本应该养尊处优的他,而现在一双眼睛血红,瞪着眼前的狄亚杰,如同择人而噬的狼。

    “把东西带上来!”狄亚杰阴笑着,声音如同竹签刺入耳朵。

    狄亚杰一声喝令,只见几十个御林军将士抬着十几个大箱子,走进了祠堂。

    箱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这位长老一看,顿时怒得双目瞪圆,嘴角咬出血。

    竟然是其他教众的滚滚人头!

    这位长老脑中大震:“这怎么可能?!”

    狄亚杰呵呵阴笑:“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拜月教昨天早上试图逃跑么?早在之前就有人将拜月教根据地的位置禀报了上来……对了,你们拜月教,凡是做过坏事的教众,全部被我送到地府去陪你们的教主了……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这位长老整个人变得苍老了起来,悲呛痛哭,心如死灰:“我愧对教主啊!”

    狄亚杰冷哼:“愧对拜月教教主?也不想想这些年干了什么事,搜刮百姓,祸害官府,想想昨天凌晨朝廷查抄出来多少银子吗?十亿两银子!还有其他金银珠宝不计其数……啧啧,朝廷都没这么有钱啊……我都为你们的胆大包天惊叹啊,如果不是柳首辅找人询问,还真有可能被你们得逞了……”

    这位长老死死的盯着狄亚杰,大吼出声道:“给朝廷当狗,就要有死的觉悟,你们肯定逃不掉的,很快你就会步入我们的后尘,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

    狄亚杰轻松笑道:“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还是想好怎么跟拜月教的历任教主交代吧……”

    “把这些人头烧了,送这位长老上路!”

    一把火,熊熊燃烧,无数人头化为灰烬,也象征着在南河郡扎根数百年的拜月教根据地,被灭了,很快,整个村庄火光冲天,几公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第二天百姓来到,才看到这个村庄已经烧成了一片残垣断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