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固执的许兴运!
    柳川坐着轿子,朝着京城衙门而去。

    轿子的行进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路边百姓们交谈的声音,能够清晰的落进耳中。

    “朝廷实在太过分了,竟把许大人逼得要收拾行李回老家!”

    “自从柳首辅上任之后,我觉得朝廷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谁能想到这都快一年了,竟然和以前没有任何的区别,依旧是黑暗不堪,真是恶心至极!”

    “没错!许大人乃是真正为百姓做事的好官,现在却不能再继续在仕途上走下去,可叹可叹呐!”

    “许大人可是柳首辅亲自推荐的,应该不会任知不管吧?”

    “那可说不准,朝堂官员那么多,柳首辅肯定要考虑一下同僚们的意见!”

    轿子外面响起的阵阵百姓声音,让柳川愣了愣,没想到现在的百姓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大街上随意议论朝堂官员了,不过他倒是不在意,议论就议论呗。

    柳川闭上眼睛,思索着此次事件的关键点,那就是吏部侍郎主导屠村案件了。

    吏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姜亲王才会亲自出面,希望许兴运能够放过礼部侍郎,但哪知刚硬的许兴运会直接拔刀斩了对方,这件事情彻底闹大,搞得许兴运收拾东西要回老家,姜亲王心中闷气。

    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没多太长时间,轿子便来到了京城衙门口,柳川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姜亲王与许兴运坐在大堂内,言语中带着激烈的争锋意味。

    姜亲王说道:“兴运,如今检察院少不了你这个副院长,何故为了一点点小事,就闹脾气要回老家呢?”

    “亲王此言差矣!何为小事?但凡涉及到百姓之事全部都是大事,整整一个村落的百姓啊,就因为得罪了礼部侍郎,全村上下老幼妇孺被屠的干干净净!这还能是小事情吗?!既然您不让我查,那我许兴运现在就回老家种田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兴运的声音中带着怒意,显然被姜亲王的那句小事给气到了。

    当年他辞别父老乡亲,带着大伙儿给的干粮来到京城赶考,饿了就啃干粮,渴了就喝溪水,哪怕困了也是找个偏僻的地方歇息,为的就是不辜负村里大伙儿的期望,考取功名,为百姓做事。

    来到京城之后,他身上再无半点干粮,遇到了坐轿回府的姜沧海,提着胆子希望对方能给个馒头,姜沧海点头给了他二两银子,说是只要他能名列三甲,就送他一场大造化,而这个造化就是拜姜亲王为老师。

    许兴运顺利取得那一年的榜眼之位,被姜沧海收入门下,做了两年地方官,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小舅子奸**女,为了维护大夏律法,许兴运将小舅子当场格杀,从此奠定了在大夏威名赫赫的传说。

    为此姜亲王曾经特意告诉他一句话“过刚易折”,但许兴运并没有觉得不对,随后回到京城就任衙门府尹,为民做主,替民办事,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百姓,甚至敢对天发誓,他许兴运问心无愧!

    可是今日,姜亲王为了在朝堂上的权势,打出感情牌让他放过吏部侍郎,实在让他心中失望之极,他曾经敬佩的老师,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双眼中只有权势和地位,再无百姓,再无公道!

    将话语全然说出之后,许兴运看向姜亲王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失望,而姜亲王也是同样如此。

    “身为我的学生,却不能替老师考虑考虑,本王对你太失望了!”姜亲王颜色阴沉至极。

    听到这话,许兴运撕下衣衫上的布料,当即怒气冲天的说道:“即便我许兴运此生受尽天下士子指责离师叛道,我也不与你同流合污!”

    割袍断义!恩断义绝!

    在大夏,老师如同半个父亲,背叛师门背叛父亲,就是不忠不孝,为天下士子所不耻的!

    此举,无疑注定许兴运的下半生,要被大夏的士子们戳脊梁骨,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姜亲王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难看至极,猛的站起身来,哆嗦着指向对方,“许兴运,你……你!”

    “亲王大人,草民许兴运马上就回老家,恕此生再不相见!”撂下这句话,许兴运背起身上的包袱,便准备离开京城衙门。

    那落寞的姿势,悲凉的神色,让人忍不住落下泪来。

    就在许兴运快要走出京城衙门的时候,他瞬间停住脚步,整个人愣住了。

    在他的前方,站着一位穿着官服的年轻人,在傍晚夕阳的照耀下,刺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年轻人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了穿着粗布麻衣的许兴运身上。

    “想一走了之?你,请示本首辅了吗?”

    平淡无奇的话语,缓缓在京城衙门大堂内响起,让整个大堂充满了一股寒冷的味道。

    听到这话的许兴运沉默下来,紧了紧身上的包袱,有些结巴的说道:“柳……首辅,朝堂不适合我继续待下去,我看我还是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种田吧。”

    在徐星云说老婆孩子的时候,柳川撇过头看向了紧跟在他身边的一位妇人,以及妇人手中牵着五六岁的小姑娘。

    妇人气质温婉,典型的江南女子出身,尤其是她的眉眼之间,透着浓浓的温柔感觉。

    在看到柳川的时候,她先是愣了愣,然后与手里牵着小姑娘朝着柳川行了大礼。

    “叨扰嫂夫人了。”柳川连忙还礼。

    妇人笑了笑,没有言语,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然后报以歉意的笑容,意思是自己是个哑巴,不能说话,希望柳首辅莫要怪罪。

    柳川先是一愣,而后大有深意的看了看许兴运,又看了看那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当即说道:“嫂夫人,莫怪柳川多嘴,如今朝堂有很多事情,需要许大人来做。”

    妇人温婉一笑,转头看向许兴运,推了推他的手臂,然后双手开始比划起来。

    许兴运为人刚正不阿,平常判案时候都是冷着张脸,但唯有看向老婆孩子的时候才会满眼的温柔,见妻子告诉他,希望他能再慎重考虑的时候,只好无奈的说道:“柳首辅,下官已经将奏折送往了皇宫,现在时间不早了,如果再耽搁下去,恐怕今晚就无法赶到下一个郡县了,柳首辅还是请回吧!”

    听到这话,柳川的脸色瞬间阴冷起来。

    柳首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