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首辅此言,永生难忘!
    柳川实在是无语了。

    古代的人怎么都这样,动不动就用生死来彰显出自己的特立独行,搞得好像真的很伟大似得,殊不知这些文官在现代人看来不过是明修栈道罢了。

    就像眼前的许兴运,什么看着那群官员逍遥自在,他宁可去死的话语,完全是扯犊子。

    这家伙从来没有想过检察院的本身,牵扯到大夏未来最起码上百年的稳定,现在女帝都希望检察院能够做好的情况下,这许兴运倒是真行,直接一句宁可去死的话,就将所有的责任推卸了。

    他许兴运也不动脑子想想,如果没有他就任检察院副院长,换做其他的官员,不用说是旧派官员或者中立官员,即便是很有名气的官员就任副院长之位,也会经受不住诱惑大肆贪赃枉法。

    来到这个世界如此之久,柳川已经彻底看清楚了,大夏的官员基本都是嘴炮高手,真要是让他们动起手来,脑袋一个比一个缩的快。

    这样的人,柳川怎么能放心将检察院的权力交给对方?

    “许兴运,你自认为推卸责任能够坚定你围观的信念,可是你想过那些受苦的百姓没有?我大夏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早已风起云涌,数百年积累的隐患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的境地,为何?”

    柳川抬起头,目光落在了许兴运的身上,继续说道:“就是因为官员虽多,真正做事的人却很少,因为你推卸责任,会导致更多的百姓受到冤屈却不能伸冤,更会导致大夏的问题越来越多,直到最后百姓受苦……本官送你一句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此话一出,许兴运眼睛瞪大,浑身哆嗦,整个人都懵逼了!

    甚至就连坐在大堂内的姜亲王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奸贼柳川,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

    许兴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行了大礼,而后满脸泪水的抬起头说道:“柳首辅金玉良言,兴运此生永记心中,这就回去主持大局,查办天下奸臣贼子,辅佐女帝开创千秋盛世!”

    柳川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让许兴运站起身,再度闲聊了一会儿,告诫对方定要专心查案,柳川便直接离开了。

    ……

    第二日天色蒙蒙亮,柳川说的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竟然在京城内传的沸沸扬扬,大街小巷内的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

    随着这句话的传播开来,原本认为许兴运再也不会做官的百姓们,一下子激起了昂扬斗志,兴冲冲的跑到检察院门口要求许副院长尽快回来处理政务。

    然而,此时的朝堂内,有无数的官员在盯着检察院副院长的位置。

    在他们看来,只要坐上检察院的副院长,那就意味着无数的金银珠宝会被人恭敬的送入自己的怀中。

    可是随着柳川的这句话传出,所有的官员都沉默了,虽然他们认为柳川的话说的有道理,但是更多的是对首辅柳川的惊惧,知晓对方将检察院看的很重,如果不是对方的亲信上任,恐怕会不择手段的扳倒所属派系的官员。

    柳川此人,心狠手黑,谁敢招惹啊!

    当日下午,许兴运回到了检察院,顿时让京城的百姓们激动万分,原本停滞调查的行动,又重新恢复了调查,而那些曾经犯过罪的官员们,一个个胆战心惊,愁的连饭都吃不下。

    朝堂上人人自危,就连大殿内的气氛也是压抑至极。

    然而在京城的某个地方,不少旧派官员坐在大堂内,一个个脸上的表情跟死了爹妈似得。

    “该死的,那许兴运真是堕落了,竟然拜服在奸贼柳川的脚下!”

    “实在令我等失望!以前多好的许青天啊,怎么跟奸贼柳川厮混在一起了!”

    “……”

    大堂内,各种各样的话语吵闹不停,纷纷为许兴运感到失望。

    然而,这些官员的话语落在姜亲王的耳中,却是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许兴运虽然重新回到检察院,但是两人之间已经割袍断义,对方也不会再认他这个老师了。

    如今的局面不容乐观。

    虽然各派纷纷通过渠道送去了不少柳川的罪证,但是柳川却毫发无损,整日里大摇大摆到处游逛,反而中立派以及旧派官员,每日都有人员落马,导致紫禁殿内的官员越来越少。

    听闻柳川最近从东山郡和东南郡调来了不少在当地深受百姓爱戴的官员,已经住进了京城,恐怕没有多久便会安插进朝堂内,到那时柳党的人员会越来越多。

    这让姜亲王的心里很不舒服,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许兴运的身上,希望对方能够回心转意,不说辅佐他,最起码也要保住朝堂上越来越少的旧派官员。

    想到这里,姜亲王下定了决心,直接起身离开了府邸,吩咐人备轿去了检察院。

    时间没过太久,借助着亲王的身份,姜亲王来到了检察院内许兴运的书房内。

    见到许兴运的一瞬间,姜亲王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兴运,本王找你有点事情商谈……”

    “亲王大人,许某正在处理公务,暂时不便……”许兴运的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再也没有昨日愤怒的神色。

    姜亲王心中一喜,以为对方知道错了,所以摆出歉意的笑容。

    然而他却不知道,当只有真的不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客套的神色。

    而如今的许兴运便是如此。

    “如今朝堂上本王的亲信越来越少了,兴运可否给本王一个面子,就此罢手可好?”姜亲王和颜悦色的说道。

    许兴运摇摇头说道:“亲王大人多虑了,下官只是恪守本分,尽心尽力为朝廷做事而已。”

    “许兴运,原来那个听从老师话的你去哪里了?实在太让本王失望了!”听到许兴运的话语之后,姜亲王的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许兴运冷笑连连道:“亲王此言差矣,您是否失望与许某没有任何关系,下官只为女帝做事!”

    这句话大有深意,意思是说你姜亲王别说那没头没脑的,你我之间早已断绝师生关系,从此以后,我许兴运一心一意为女帝做事,与你姜沧海再无丝毫瓜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