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零七章 雪天的京城内外
    晕死,我从来没有说过今天只有一更啊,你们是从哪听说的啊?上架之前就告诉大家,5月份会疯狂爆发,把所有的存稿放完,让大家看个爽。

    这是今天第二更万字,第一更5000字,也就是今天已经更新万5了,今天大概还有三章左右,放心吧,不可能每天只有一更的。

    ………………

    ………………

    雪继续下着,洁白的雪花亲吻着山川大地,用自己的身躯覆盖了刚刚裸露出来的地表,把那些不协调的物景悄无声息地遮掩起来,把整个世界装饰的焕然一新,干干净净,完美无瑕这不就是人类社梦寐以求的洁净世界吗?

    此时的董红衣就是这个想法。

    今日清君侧成功之后,白茫茫的大雪将地面掩盖的干干净净,这天下也能换个主人了。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

    董红衣丝毫没有被拜月教长老的吹捧打动,冷哼一声道:“我只是依照前教主留下的线索,才愿意调来一万多名教众,并联合其他的宗教,前来京城清君侧。若是此次失手,或者那个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出了问题,我不仅要她死,也要教里一批人付出不可承受的惨重代价!”

    清君侧,这可是造反啊。

    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必将引起整个大夏动荡。

    皇宫门口,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和庄笙烟,也紧张地冷汗直流。

    “你说,今日之后,教主真的能够坐上那把椅子吗?”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干笑两声:“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庄笙烟笑了笑道:“放心吧,那柳川和女帝是死定了。再说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导致行动失败,你也可以躲进皇宫,继续隐藏起来。”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看周围的拜月教教众们,都脸色难看,故作镇定的笑道:“大家不要担心,如今的大夏已经是千疮百孔!此次清君侧,是教主经过仔细谋划才定下的,而我在皇宫内潜伏了十几年,早已将皇宫了解的清清楚楚,堪称万无一失!现在我们冲进去杀了女帝和柳川,然后恭迎教主!”

    她话音未落,只听得无数惊天动地的脚步声响起,从京城的各个方向传来!

    整个京城,仿佛发生了巨大的震动,无数盔甲碰撞的声音响起。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盔甲的声音,是从京城的各个方向传来的,随即无数的商铺内冲出来大量的军营将士,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

    这无数的军营将士,以及行动响起的巨大声音,即便在京城的另一个方向,都听得清晰无比,看得清清楚楚。

    庄笙烟呆若木鸡。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满脸的难以置信。

    无数的宗教成员满脸的难以置信。

    董红衣手中的冰糖葫芦,“啪嗒”一声摔落在了地面。

    一个个都陷入了沉默。

    “三长老,你们准备的计划,在清君侧的过程中,还在军营内安插了内应,帮助我稳定局势?”董红衣咬牙切齿,从后槽牙中挤出这么一句话。

    这位长老满脸的懵逼,下意识摇摇头。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董红衣恶狠狠道:“这无数的军营将士,是怎么回事?你们闹着玩呢?!”

    她简直气炸了!

    这京城内的四万多诸多宗教人士,可是她暗中联络的其他宗教,这一次全部都拉了出来,为的就是留下善意,告知所有的宗教,只要成功清君侧,她绝对不会亏待大家。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的情报出了问题,导致如今身陷重围,此次在京城内的所有宗教成员都无法出去!

    这下玩大了。

    董红衣从刚才起,就深深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急于出手啊!

    以她过去的性子,应该到了时机合适再伸手啊。

    可如今,京城无数商铺内冲出来的军营将士的脚步声汇聚在一起震耳欲聋,明显是情报系统出了问题。

    董红衣这个后悔啊。

    ……

    雪还在下着,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鹅毛大雪,随风飘舞,天地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这些可爱的雪精灵还在半空中跳着舞呢。这个雪和另一个时空的雪不同的,那里的雪下起来,像利剑一样,铺天盖地的,四周变得昏暗,不明亮,不见一丝光。而这里的雪呢?轻飘飘的,就如从天空中撒下千万颗珍珠。

    此时的农贸交易市场,女帝跟柳川,正在里面游逛。

    京城的寂静,是柳川命令京城衙门,以及京城的军营布置出来的陷阱,暗地里女帝早就出了皇宫,来到了农贸交易市场,以柳川的手段,甚至瞒过了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

    听到京城内响起的喊打喊杀的声音,正在询问百姓意见的女帝,都被惊动了,瞬间转过头,看向几个城门的方向。

    “柳爱卿,这是怎么回事?军营什么时候能进京城了?”女帝把柳川叫进来,满脸奇怪的问道。

    柳川一本正经道:“女帝,您听了臣的建议,微服私访,毫不声张,悄悄地离开皇宫。这是狄亚杰带着五百勇士担心您遭到不测,所以在京城内帮你吸引有些别有用心的注意,以此让您安心微服私访呢。”

    女帝站起来,来到农贸交易市场靠近门口的地方,负手而立,听着那喊打喊杀的声音,震耳欲聋,满脸感动道:“柳爱卿,这狄亚杰究竟搞出来多大的动静?才能在隔着这么远的地方听得清清楚楚?朕只是微服私访而已,没必要搞这么大的动静,让他们都散了吧。”

    柳川心中无奈,你要是知道,那是我在京城内布下的陷阱,为的就是消灭大夏的宗教,怕是会马上愤怒的要砍了我的脑袋了吧?

    这京城内的无数军营将士,也惊动了全体京城人民。

    因为下雪在家中歇息的百姓们,纷纷推开家门,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宗教!有宗教!好多宗教啊!”

    京城一片大乱,好在前些日子,女帝给了柳川各大郡省的军事指挥权,所以柳川这些日子以来整合京城所有的力量,为宗教闹事做准备,倒是有条不紊,三公主姜丽也带着无数的将士在京城内大开杀戒,京城瞬间血流成河。

    那无数的商铺内,都隐藏了不少军营的将士。就算这些将士没有诸多宗教的人员,但胜在经过残酷的沙场厮杀,早已练得一身杀敌手段,足以将这些相互残杀的宗教,杀的干干净净。

    京城内,无数宗教成员的尸体,被砍得面目全非,有的缺胳膊断腿,甚至已经看不出人样。

    全体京城人民,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却非要想着闹事造反?

    商铺内,京城人议论纷纷。

    “这些宗教究竟是想做什么?”

    “这是柳首辅留下的计策!消灭那些蛊惑百姓的邪教!”

    一声断喝响起。

    狄亚杰。

    他全副武装,随即带着五百名勇士威风凛凛,在京城内厮杀!

    狄亚杰,五百勇士!

    虽然这五百勇士组建时间不长,不能正面硬抗四万多人的宗教成员,但是现在有三公主姜丽带领的军营将士,将无数的宗教人士杀的片甲不留,死伤惨重,没有被杀死的也被掀翻一片,大夏的将士威武至极,足以横扫一片!

    听狄亚杰说,这是柳首辅保护京城的计策,京城的百姓们沸腾了。

    人人都看到,这些宗教们此次损失惨重,光是街道上横躺着无数宗教成员尸体,怕是足有上万宗教,被三公主姜丽带着军营的将士,直接搞得转世投胎了。

    “柳首辅,算无遗策啊!”

    “伟大的柳首辅啊!”

    “这次如果不是柳首辅,这么多宗教,必定能引起大夏动荡,将整个大夏变成人间地狱啊!”

    “柳首辅,您是真正为大夏着想的好官!”

    一时间,柳川的名字,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京城百万居民,对柳川简直感激不尽,人人饱含热泪。

    此时的京城里面,某间客栈内,庄笙烟被人扶着乔装打扮起来,想要砍死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的心思都有了!

    那无数的商铺内,都是军营的将士。

    更甚至凡是能够隐藏的地方,还有军营的将士!

    此次事件,将四万余人的诸多宗教成员,杀的人头滚滚!

    宗教们被无数的财报勾引,光顾着自相残杀,都忘了去注意四周的情况。

    结果,无数的将士从商铺内冲进来,将几万宗教成员杀的片甲不留。..

    其实,军营将士只有两万多人,人数只有此次进来京城宗教成员的一半,不少宗教成员只是被砍掉了双腿和胳膊,还没有死,只是躺在地上不停哀嚎着。

    但闹出这么大动静,如同大地震,就算京城的百姓都是聋子,也该知道怎么回事了。

    庄笙烟哪里敢停留,更不敢想着冲进皇宫,只能苦笑一声,乔装打扮,趁着合适的机会朝着京城外而去。

    “胥美,这一次我记住了,你别想好过!”庄笙烟虽然是一位极为漂亮的女子,但是她的神色狰狞至极。

    ……

    雪仍然在下着,只见雪花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下来。雪花落在树姑娘身上,树姑娘好像披上了洁白的婚纱;雪花落在房子上,房子好像戴上了一顶白色的大帽子;雪花落在马路上,马路就像一条条白色的围巾;雪花落满了整个大地,大地就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三公主姜丽带着军营将是,如猛虎出世般冲了过来,开始灭杀诸多宗教的宗教成员。

    宗教成员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军营将士个个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高手,宗教成员心神惊恐到了极致,慌乱至极,哪里会是军营将士是对手?

    于是,三公主回到京城半年来的第一次战争,在京城内诞生。

    将近两万名军营将士,逼的那四万多宗教人士,畏首畏尾,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宗教成员们们从来都是以一当十,没有这么窝囊过啊。

    这下,明军与宗教的强弱之势,彻底反过来了。

    姜丽不愧是大夏的护国将军,回到京城半年来,感觉自己没有用武之地,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杀敌的机会,直接带着军营将士猛然冲杀,猛打猛冲,杀得宗教叫苦连天,一个个惨死。

    某间酒楼内,拜月教教主董红衣,拜月教的长老们,更甚至不少宗教的教主们都在眼中喷火,一起狠狠瞪着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腿都软了。

    听着不断响起的惨叫声音,看着下方地面上无数惨死的宗教成员们的尸体,她知道,这次清君侧,有人隐瞒了女帝,让女帝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不是保证过不会出问题的吗?”这些大势力,活活吃了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的心都有。

    “或许,是有人故意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女帝!”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身体颤抖,脸色惨白到了极致。

    “该死的!”

    董红衣个性谨慎,再也不敢停留下去,漂亮的小脸蛋上满是难看之色,指着庄笙烟骂道:“你这个贱人,坑苦了我!咱们没完!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已经被朝廷策反了?”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欲哭无泪:“教主,我怎么会被朝廷策反呢?属下的情况,想必您是知道的……”

    董红衣气急败坏,跳着脚大骂道:“我不管,肯定是你那里出了问题!回去告诉女帝,我和她之间不死不休!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急的满头是汗,她心里对于女帝的情感,是极为复杂的!说实话,在之前她还犹豫女帝做的究竟是对是错,但是自从柳川上任以来,她震惊的发现,若是柳川继续搞下去,大夏的宗教必定会被消灭的一干二净,所以她偷偷的溜出皇宫,将皇宫地图,以及女帝的决策全部告知了拜月教,本来是准备彻底搞乱大夏的绝杀,用来清君侧,却没想到这次搞成这样,清君侧非但没有成功,女帝貌似也没有死,反而让董红衣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她连忙说道:“教主,若是我现在回去告诉女帝这件事情,以女帝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属下的!”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结果!”

    董红衣头也不回,直接坐着轿子离开。

    她作为拜月教的教主,警惕心极高,知道清君侧失败绝非偶然,肯定是朝廷早有准备。要么是女帝,要么是柳川,更不会在回程放过他们。

    想到这里,董红衣心中一阵阵发寒。

    她早就觉得,貌似之前进入京城,实在太过蹊跷,拜月教的上万名教众在短短时间内,进入京城,不可能不引起朝廷的注意。

    难道?

    难道是人家有意放进来的?

    一想到这里,董红衣对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更加愤怒,疑心更重。

    这次绝密行动,只有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最清楚细节,其他人都只知道一部分。

    肯定是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背叛了自己,才让自己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董红衣连残兵败将都不敢等了,坐着轿子,命人加快速度朝着京城门而去。

    果然,董红衣的预感没错。

    她迎面看到了一支大夏的军营将士,差不多上千人,守卫在京城的门口,禁止所有人出去。

    此路不通!

    这分明是有高人早就预料到它们这些宗教会来京城闹事,所以布置出来的绝杀!

    一个狠辣无比的绝杀之局。

    董红衣气得眼前发黑,老教主临终前留下的无数财富,此次在京城中周转都消耗了不少,原本以为能够成功,结果都被这次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给坑的差不多了。

    看来以后再想要攻进京城是不可能了,只能继续默默的发展起来了。

    ……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在这一刻,一切都是美好的,一都是寂静的,站在窗前,那片片雪花的欢声笑语却在耳边响起。

    在农贸交易市场,柳川看着京城主大门的方向,脸上露出冷笑之色。

    “罗文已经守在城门那里了吧?”

    他为了狠狠收拾一下宗教,可谓用心良苦,除了让所有的军营将士躲起来,下令让三公主姜丽以及狄亚杰在城内杀戮,还调动了农贸交易市场的主事人罗文,带领一批将士,命令他一个人也不许放出去!

    董红衣悲愤欲绝,看着京城方向:“现在去找个百姓家里,看到像我一样大的姑娘,直接杀了。”

    不愧是拜月教教主,金蝉脱壳用的很溜。

    城内,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好不容易稳住了诸多宗教的教主,迎面看到庄笙烟神色狰狞的被人扶了进来,吓了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一大跳!

    去得时候,庄笙烟意气风发,现在却吓得乔庄打扮,生怕被军营的将士们认出来。

    不光是她乔庄打扮,她身后的拜月教教众,无论是中年男子还是年轻女子,都统统乔装打扮,生怕被人认出来啊。

    被军营的将士吓得啊!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失声叫道:“你……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庄笙烟声色狰狞道:“不这样我们怎么逃出去?难道被你害的要死在京城里不成?”

    她一边说着,一边指挥身后的拜月教教众朝着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杀来。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见势不妙,连忙让身后的太监宫女以及老嬷嬷抵挡住,然后冲出房间,混在了军营将士的中间。

    庄笙烟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放弃,然后一群拜月教的人四散开来,纷纷找地方隐藏起来。

    ……

    放眼望去,有的雪花像流星一样直垂而下;有的雪像风一样轻,纱一样的白,飘飘摇摇;还有的雪花像银珠,又像小雨点也像杨柳花,玲珑剔透,粉雕玉琢,洁白如玉,纷纷扬扬地为我们挂起了白茫茫的雪帘。晶莹的雪花,点点滴滴的堆积在树丫上。

    天色傍晚的时候,女帝回到了京城,对于这一切心里有所察觉,所以她的脸色极为难看,狠狠瞪了柳川一眼,但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柳川来到了御花园内,静静的看着满身血污的狄亚杰,等待着他汇报的此次的收获。

    狄亚杰在他身后,遗憾摇头道:“可惜这次被董红衣那个小姑娘逃走了。她杀了一个百姓家的孩子,乔庄打扮顺利混出城门,以后再想抓她就难了。”

    柳川笑得很高深莫测:“没必要,暂时不需要董红衣死,她将来对本首辅有大用。”

    狄亚杰一脸疑惑:“为何?”

    “因为宗教有两股最大的力量,一股是拜月教董红衣,一股是大夏的其他的宗教。这些宗炯面和心不合,为了大夏第一宗教的名号争夺不休。董红衣力量更强,占据优势。”柳川笑笑:“如果董红衣死了,你说,到时候拜月教留下的数百年的宝藏,会不会引起很多宗教的垂涎?”

    “那肯定会的。”狄亚杰恍然大悟:“原来,大人是为了让宗教们相互内讧!”

    柳川点点头,笑着说道:“董红衣的拜月教,占据大夏宗教的五成力量,其他的宗教占据五成李凉。所以拜月教是大夏第一宗教,其他的宗教只能排在后面,但董红衣本质还是个孩子,其他的宗教此次折损严重,你说那些宗教会不会趁机联合起来,要拜月教给个说法?”

    “那是自然的”狄亚杰连连点头,激动不已:“您故意只打强者,就是为了拉近他们的实力差距,让宗教之间互相内斗?”

    “没错。”柳川微微一笑道:“让宗教们内斗吧。朝廷便可多一些时间,大力发展经济,军事。宗教之间即便分出了胜负,也必然是损失惨重。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强大的朝廷,将他们全部消灭!”

    他想了想:“这次在京城内杀了好几万人,是不可能瞒过女帝的,我还是尽快过去请罪,希望能够得到宽大处理吧。”

    说完,柳川便离开御花园,直接来到了御书房。

    此时的女帝阴沉着脸,看着下面人呈上来的奏折。

    “四万多人的宗教教众,在拜月教教主以及其他宗教的联合下,准备清君侧?”

    “军营将士都隐藏在商铺内?”

    “杀了两万多宗教教众?甚至死守住所有的城门?”

    “无法无天!”女帝猛然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漂亮的脸蛋上满是冰冷的神色:“柳川,你是想造反不成?”

    柳川看到女帝的神色,心神提到了嗓子眼。

    他可是瞒着女帝,将女帝作为靶子,任由宗教攻击啊。要是女帝回过味来,肯定会追究他的责任的。

    将女帝置于死地而后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其实柳川也是急中生智,才想到了这个没办法的办法。

    他时间有限,资源也有限,如果告诉了女帝,大夏境内的宗教准备清君侧的消息,怕是这位很爱面子爱装逼的女帝,估计会御驾亲征,光明正大的出现,到时候必然会那些宗教第一时间杀了她。

    果不其然,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女帝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直接叫出柳川的名字,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全然没有前些日子的温柔。

    一般都是叫柳爱卿,如今叫柳川直呼其名,意味着女帝的怒火压制不住了!

    作为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帝,女帝虽然一开始被柳川“女帝微服私访,狄亚杰带着将士转移视线,让女帝真正的能够了解民意”蒙蔽,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的浓郁血腥味,谁能骗得过女帝?于是,回到皇宫的女帝第一时间命令各部将实情说出来,否则杀无赦,强压之下那些官员当然说出来了,女帝也就知道了这次大捷。

    如此辉煌的胜利,重重遏制了宗教的发展,更甚至宗教们很有可能一蹶不振,虽然心里高兴,但女帝回头一想,

    柳川实在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利用朕,将朕当成靶子,让大夏的诸多宗教成员们来杀朕?

    无法无天!

    柳川心里也是无奈至极,舍不得媳妇,杀不了流氓啊,要不是为了您的安危,为了查出皇宫的内奸,为了整个大夏着想,我才懒得搭理这些事情呢。

    姜岚登基是做皇帝,立志带领大夏开创千秋盛世的,可不是为了死,在后世的史书上留下“这个皇帝愚蠢之极,竟然被当时的内阁首辅当成靶子”的烂名声。

    于是,女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革去柳川所有的位置,仅保留内阁首辅之位,令惩罚俸五十年!”

    女帝的这句话,让柳川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这个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女帝此次的确是生气了啊!

    而他,玩的实在太大了啊!

    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他有底牌。

    柳川大拜,大声道:“女帝,您难道忘记了吗?此次打压天下的宗教,所有的谋划,都是您给的计划啊,微臣只是服从您的命令,才有今日在京城内屠杀天下宗教成员的一幕啊!”

    女帝一脸懵逼。

    我的计划?什么时候是我的计划了?

    柳川正色道:“女帝曾经将大夏各大郡省的军事指挥权交给了微臣,示意微臣彻查凡是有旧派官员有利益瓜葛的人员,于是微臣依照您的指示在天下各大郡省调查,最终所有的证据都锁定在了天下的宗教上面,微臣念着你让微臣彻查与有旧派官员利益瓜葛的人,便遵循您的指示,计划出今日的计划!女帝不惜以真凤之躯,亲自坐镇京城,引诱天下的诸多宗教闹事,才有此次成功的关键!这份丰功伟绩,必然让女帝成为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在后世的史书上必定留下“无数皇帝之楷模,天下无数人尊敬崇拜的女帝!”

    女帝满脸懵逼,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一下,女帝脸上的愤怒瞬间消失,直接露出恨恨的表情,这表情像是在说柳爱卿你把这些说出来做什么,朕原本想低调,可是因为你说出来,以后就再也不能低调的神色。

    “柳爱卿,关于这件事情,你不是答应过朕,永远不外泄的么?朕贵为天下之主,真凤转世,只要能江山得治垂青史,只要能让百姓们过得好,朕即便辛苦一些,又怎么了?”

    她装模作样的轻叹一声:“柳爱卿,你虽然与朕多次汇报,但朕也指示你,只要有利于大夏的江山社稷,你只管放手去做,若有任何过错,朕为你承担!”

    “女帝!此事可是女帝您逼着臣,为了大夏的江山社稷才做下的。幸好此次事情顺利,否则若是您有了闪失,可让微臣怎么活啊!”柳川疯狂的拍马屁以及表忠心,甚至表了个白。

    女帝神色平静,悠然道:“朕乃是天下之主,能为百姓做些事情,实在是应该的啊!”

    柳川口中高呼女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公主姜丽,狄亚杰,罗文也纷纷跪下,高呼女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心中却在疯狂吐槽!

    我的天,女帝(皇姐)和柳首辅(柳川)的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听着柳川领着众人,为自己伟大的牺牲精神哭成这样,女帝心中十分受用,之前听说被柳川蒙骗,搞得心里愤怒至极,现在也没有生气了。

    毕竟柳川的计划成功,还将所有的功劳推到她的身上,作为自己开创千秋盛世的证据,会记载在史书上,成为自己皇帝生涯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想到这里,女帝对柳川的怒气,下降了一半。

    但柳川知道,这还不算完。

    女帝心眼很小,要是不让他一次性都发泄完,后面会有后患。

    所以,柳川拿出了杀手锏!

    三公主姜丽开口道:“皇姐别生气了,这件事情我也参与其中了。”

    女帝也翻了翻白眼:“皇妹,那你为何不提前将这件事情告诉朕?”

    三公主姜丽摇摇头,苦笑道:“柳首辅这次从头到尾的计划,甚至从军营中借走了五百勇士,交给了狄亚杰,我都知道……不过,虽然死罪可逃活罪难免,我还是以为柳首辅要受罚,毕竟他身为文官之首,却调动京城的军营将士,实在是有罪啊!”

    她话锋一转:“但没想到皇姐圣明,早已知道了此事。唉,原来都是我误会了啊!”

    女帝也装逼感慨:“你我姐妹之间,竟然都知道这件事事,却都抱着为大夏江山着想的心意,不愧是朕的皇妹,不愧是天下的大将军啊!”

    柳川心里无语至极,女帝您这是怎么回事?!

    女帝突然间苦笑着摇摇头:“柳爱卿,你可真是够机灵的啊!知道朕希望在史书上留下好名声,所以借此说服朕,幸好此次成功的打压了天下的宗教!”

    柳川正要谢罪,女帝叹息一声:“既然你成全了朕的令名,朕也成全你。朕也不罚你了,但是赏也是没有用的,以后再敢有欺瞒朕的事情,朕要你好看!”

    虽然女帝嘴上装逼,对外承认功绩,但心中却非常清楚,这次打压宗教,全部的主导人都是柳川。

    对史书,女帝要好名声,但是现在,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

    柳川也没想因此受赏,不过听到女帝如此明事理,将功劳归功于自己,还是坚决推辞:“都是您的英明领导,微臣心中佩服至极。”

    “具体怎么回事,朕心里知道的一清二楚。”

    坐在龙椅上的女帝,有些疲乏的揉了揉眉心,突然间,她猛地睁开眼睛,神色冰冷道:“查出来内奸是谁了么?”

    柳川看了一眼女帝,就知道这,已经猜到天下的宗教闹事的背后,定然内奸所在。

    女帝有御林军、要搞清楚事情的经过和细节并不难。

    她很快就能弄清楚,这些宗教能在短短时间内,避开京城守卫,上万人直接进入京城,想要杀了她,必然是有内奸的,借助着权力,为那些宗教打掩护。

    柳川索性有话直说:“女帝,微臣说出来,您别生气……经过各方部门的调查,内奸已经锁定了,她就是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

    女帝脸色一变:“你!可确定?!”

    “微臣以项上人头担保”柳川说道:“胥美的真实身份乃是拜月教的人,准确来说,她的娘亲就是拜月教的教众……”

    他轻描淡写道:“拜月教早在几十年前便将卧底悄悄送进了皇宫内,小郡主四个面首,薛和同神女府,此次皇宫内的事情,全部都是胥美泄露出去的。”

    “怪不得!”女帝已经升起了滔天怒火,眼中喷火道:“怪不得这些年朝廷的任何决策,都会被泄露出去!这个胥美,朕与她一起长大,从小就是玩伴,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竟然是她让那些宗教来到京城,想要朕的性命!”

    看到女帝震怒,三公主姜丽立即跪下,咬牙切齿说道:“皇姐!请您下令吧,军营将士这就出去拿人!找到胥美!将她五马分尸!”

    三公主姜丽的这句话,无疑是对皇姐姜岚的担忧,更对暗中谋划此次清君侧事件的诸多宗教们,怒火万丈。

    想到若非自己此次带了不少将士回来,皇姐可能会就此逝世,她的心中充满了戾气,恨不得现在就派人找到胥美,将其抽筋剥皮!

    柳川却一摆手道:“女帝,胥美虽然犯得乃是十恶不赦之罪。但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宗教,只是他们的一把刀。如今刀子折断了,但宗教的底蕴依旧摆在那里,微臣建议还是命令检察院,加强宗教的监管,将那些宗教逐一消灭!”

    女帝深以为然点点头。

    她虽然怒火万丈,但身为天下之主,保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深知不要让对方困兽犹斗、狗急跳墙的道理。

    “那就暂且装作不知道此事,秋后算账,罪加一等!”女帝神色冰冷的说道。

    听到女帝这么说,柳川就放心了。

    他知道,那些宗教的结局,已经注定。只要女帝在位一天,宗教就必须被消灭。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你们就下去吧”女帝换了一副笑脸:“南方雪灾的事情,也该差不多了。朕要让南方的子民们知道,朝廷心里一直在记着她们。”

    柳川知道过了这一关,点头要退。

    女帝却又叫住他:柳爱卿,你留下。”

    “你是不是在怪朕,在他们的面前落了你的面子?”女帝沉声说道。

    “微臣不敢,此次的确是微臣太过斗胆,欺上瞒下,犯了大罪”柳川笑笑,抬起头看向龙椅上的女帝,神色认真的说道:“若非你我没有在一起,恐怕现在微臣的脑袋已经掉下来了。”

    女帝笑了笑,脸上露出一抹羞红之色:“朕不止一次告诉过你,你是朕最相信的人……既然朕说过这句话,自然会相信你,你可知朕为何要骂你吗?”

    “微臣知道!”柳川笑笑:“就像微臣之前说过,两个人子一起,要诚实,要坦诚,不能隐瞒对方。”

    女帝笑了笑道:“那你还敢欺瞒朕?以后无论有何事,都要告诉朕,朕不会不支持你的。”

    柳川点点头:“微臣遵旨。”

    “过来吧,前些日子朕答应过你,要给你捏肩。”

    听到这话,柳川猛地抬起头,脸上装出一副犹豫的神色,眼中的光芒却是越来越亮。

    尤其是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女帝给他捏肩的场景了,那个画面,实在是太美了啊!

    “过来吧。”女帝站起身找了把椅子,让他坐下。

    柳川颇为狗腿的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直接坐下,口中说道:“好嘞。”

    可是几息后,当身后那双柔软的小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捏了几把之后,却是让他心神有点紧张,,柳川赶紧站起身,神色紧张的说道“不行不行,您是女帝,我是臣子,这绝对不行,还是算了吧。”

    女帝强行把他摁在椅子上,问道:“今日成功打压宗教,让天下的宗教一蹶不振,就当是朕奖励你的吧。”

    柳川眼睛一亮,直接坐下,满脸舒爽的享受起来。

    夜幕降临了,下起了小雪。

    雪花扎着六个角的小辫子,从天上漫漫悠悠地沿着s形的路线,轻盈地飘落在大地上。天色越来越暗,柳川的心情越来越激动了,因为女帝身上的香味扑入鼻中。

    小雪花在空中旋转着,跳着优美的空中芭蕾,飘飘洒洒地铺在大地上。

    没过多久,两人离开了御书房,来到了女帝的寝宫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