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零六章 内奸竟然是她?!
    女帝日子呆的无聊,恰好柳川找到了她,所以女帝急忙问道:“南方雪灾的救灾已经稳住,皇宫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柳爱卿给朕想想办法吧。”

    “微服私访。”柳川不假思索道:“大夏出现的问题很多,女帝可以乔装打扮在京城民间走走。”

    “微服私访真的有效果?”女帝充满期待。

    柳川笑笑道:“女帝,微臣建议,您出宫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等会儿就悄悄出发,在京城多走走。”

    “嗯?”女帝龙目一闪:“为何如此?”

    “这样才能知道百姓们的真实想法。”柳川笑笑道:“以往您在京城,往往看到的都是文武百官以及无数子民们的跪拜迎接,您虽然享受到了无数人的尊敬感,却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想法。”

    女帝闻言点头道:“柳爱卿说的有理。那朕就出宫走走,打听打听朕在民间的威望如何,嘻嘻……”

    果然还是喜欢听人吹捧她啊……

    说服了女帝,马上离开皇宫,柳川来到了御花园,对站在那里的狄亚杰命令道:“本首辅已经说服女帝,马上就离开皇宫,不让拜月教有伏击的准备。。”

    狄亚杰忧虑道:“既然有可能遇到危险,柳首辅为何不直接告知女帝,此次让她当诱饵呢?这可是欺君大罪啊!”

    柳川一指狄亚杰:“一切后果由本首辅承担,尔等尽管执行。”

    狄亚杰沉声道:“柳首辅有所不知,自从将所有的旧派官员抄家灭族之后,拜月教已经按奈不住。拜月教随时都有可能准备发动袭击,想要杀了女帝。如果女帝离开皇宫,只会让他们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上发动袭击。”

    柳川看着狄亚杰:“就算女帝不离开皇宫,本首辅从三公主那里借来让你训练的五百勇士,有把握同时挡住拜月教在京城内的的叛乱么?”

    狄亚杰的额头上出现了冷汗。

    “您给的五百勇士,训练才两个多月,还没有成气候。”狄亚杰苦笑道:“三公主那边军营,如今已经安排好,凡是出现叛乱事件,一律格杀勿论。”

    “没错。”柳川笑得高深莫测:“所以我们假装不知道敌人的阴谋,让女帝乔装打扮出宫。”

    “那如果真的出问题了怎么办?”狄亚杰问道。

    “无妨。”柳川笑得高深莫测一摆手:“女帝胆子小,知道了此事,必然会马上命令回到皇宫,那皇宫内的内奸和刺客就无法查出来了,我们来个出其不意,让拜月教正面出现,反而能震慑他们,让他们知道朝廷终究是朝廷。”

    狄亚杰看柳川如此镇定,也很不好意思:“我在边疆沙场上这么多年,还不如柳首辅淡定。”

    柳川点头道:“集合你的人,马上准备出发!”

    狄亚杰下去准备。

    ……

    今日的京城

    大雪弥漫,让人睁不开眼睛,恰巧又赶上了大风。

    在雪天杀人,是最有雅致的日子。

    一个双眼迷茫,俨然已经失明的女子,阴测测站在皇宫的不远处,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女帝,柳川,今日尔等必死!”

    片刻之后,一队呜呜泱泱的人马,徐徐从街道的角落处走出来。

    庄笙烟的身边,还站着几个老者。

    这些老者,无一不是名动拜月教,跺一跺脚,拜月教震动三下的超级大佬。

    拜月教,长老。

    这些长老们凝视着城门的方向,一言不发,但眼中却燃烧着激动、恐惧、杀气等复杂之色。

    而在他们的前方,一座轿子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一只纤细洁白的小手从帘子内伸出来。

    一个穿着大红衣袍,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面无表情,坐在轿子内,看着眼前的一众拜月教长老。

    董红衣!

    拜月教,教主。

    在一座酒楼的二楼房内,窗户边,一个穿着皇宫内廷服饰的女子,高高站立,俯瞰着街道。

    如果有人看到此人,定然会大惊失色。

    因为这是女帝身旁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

    身为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却与拜月教厮混在一起,这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但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却出现在了酒楼内,悄悄离开了女帝的身边。

    她漂亮的脸上,深深看着楼下的拜月教众人,冷冷一笑:“今日大事可成!”..

    她身边站着几十位太监宫女,有位老嬷嬷嘿嘿奸笑:“能有今日,也不枉老教主将您的娘亲送入皇宫,埋下棋子这么多年,终于有大用的时候了!”

    拜月教长老、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拜月教教主董红衣,都在凝视着城门的方向,仿佛那里是希望的地方,承载着今日大事必成的办法。

    城门方向,有大批的人马出现,响起的阵阵脚步声,却像是阎罗来收命的一般!

    这气氛,太过压抑。

    拜月教的教众们,一个个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庄笙烟拍了拍手,城门突然被打开,城内的所有拜月教教众这才看清楚。

    城门口,都是人,一眼望不到头!

    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其他宗教的教众!

    “天啊!”有的成员第一次看到这情形,失声叫起来。

    这些一眼望不到头的人呢,赫然全部都是大夏的其他宗教!

    从行进的脚步声,成员、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和董红衣,很快判断出,这次宗教入侵的规模,是空前的!

    至少三万宗教人士!

    之前拜月教也不过从各地调来了上万人,但这次不知为何,其他宗教联合起来,竟然一下子出动了足足三万人!

    三万宗教,如果齐心协力,甚至有把握直接攻下京城!

    三万宗教,以普通百姓的身份为掩护,直接骗过了大夏的军营,一声不吭不远千里,直插大夏的腹地,抵达了京城附近!

    如果没有权贵,为他们充当保护伞,怎么可能?谁信?

    就连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董红衣,都被这这些宗教的大手笔震惊了。

    “那庄笙烟说,她能联络大批宗教?原来都是真的?”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咋舌。

    身旁的老嬷嬷都被震撼了,随即冷笑起来:“这么多宗教,大夏必然大乱。只要杀了女帝,清君侧,我拜月教大势已成!”

    董红衣沉默着,看着三万其他宗教的人进入京城。

    三万宗教人士沉默着,训练有素,组织严密,一声不吭进入京城,汇聚在拜月教教众附近!

    大夏的权利中心,就在他们脚下!

    那庄笙烟猛然上前两步,得意万分,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我庄笙烟,往日在京城受到的屈辱,今日要百倍还回去!”

    突然,梳着羊角辫的董红衣,猛地从轿子内走了出来!

    “属下见过教主!”庄笙烟恭敬道。

    董红衣!

    在大夏的诸多宗教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拜月教教主!

    “今日速战速决!”董红衣握着手中的冰糖葫芦,只是看向了其他的宗教:“名为清君侧,以后大家各自方便,多多关照。”

    董红衣最大的特点,就是他虽然是最大的宗教头子,但他出身并不是宗教,也不是亡命徒,而是一个来自很神秘地方的人。

    与其说她是宗教,不如说她的真实身份无人知晓。

    其他的宗教教主们,急忙点头,但心中却已经升起滔天巨浪。

    清君侧?

    清的哪位君?

    还不是身在皇宫内的那位女帝?

    “这大夏,要彻底乱了……”

    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董红衣、京城、庄笙烟、对视一笑,眼中都是满满的阴谋。

    在这一刻,他们这些宗教,就要掌控天下了。

    三万沉默的宗教,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在董红衣的统一调度,在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分配的皇宫地图,杀向了皇宫。

    大雪中的京城,完全没有防备,懵然无知,就要陷入滔天战火。

    ……

    柳川站在御花园内看着风景,这段时间,柳川准备离开京城,前往南方赈灾,同时将前世的一些经验留在南方,但是因为宗教的事耽搁犹豫了。

    这时狄亚杰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柳首辅,真的没问题么?”

    柳川一脸平静笑道:“没问题。”

    冬日,大雪,狂风。

    在董红衣的带领下,接近四万人的杀气腾腾的宗教人士,直奔京城而去。

    他们第一目标,却不是攻击毫无戒备的京城,而是扑向了京城的各个出口!

    女帝即将离开皇宫的所有地方。

    这就是清君侧计划!

    这支几乎无敌的宗教大军,手握兵器,不发出任何声音,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京城各个出口。

    远远看去,啊,皇宫内的各处守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无数的皇宫守卫站在皇宫里面,神色冰冷,像是压根没有看到他们这些宗教人士似得。

    庄笙烟、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强行按下心中的激动,天下的宗教们,怎么想得到会有今天?

    连女帝都杀了,那不就是世间最强大的宗教?

    胥美猛然伸出手向前挥去,尖叫道:“一个不留!”

    接近四万人的宗教人士,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高举着明晃晃的兵器,疯狂冲进了皇宫内。

    京城内的百姓们,似乎被如此之多宗教的骤然突袭吓傻了,反应很迟钝,直到宗教人士们冲到了近前,才有不少人百姓慌失措地逃进房间内,只是宗教人士们没有注意到这些“百姓们”身手矫健,身上带着的些许煞气。

    宗教人士们心神激动,没有遇到一点像样的抵抗,这更加助长了宗教们的嚣张气焰。

    “连京城内的百姓们都如此软弱,都如此软弱,这大夏之主的位置,真的要轮到我们来做了。”有不少宗教人士一边狂笑着冲锋,一边轻蔑大骂着。

    很快,这些人来到了皇宫门口,却发现连一个皇宫守卫都没有。

    “御林军们呢?快点滚出来,让我们杀了尔等!”宗教们趾高气昂,嚣张嚎叫着。

    但没有人回应他们。

    整个皇宫,一片寂静,除了一开始在京城内窜逃的百姓们,连个鬼影都没有。

    宗教们却不管不顾,看到没人抵抗就轻易夺取了京城,便呼啦一声作鸟兽散,到处开始搜刮名贵首饰。

    “不对啊?”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终于觉得有点异样了,开口冷哼道:“情况不对,所有人回到原位,不得乱动!”

    可惜,宗教人士们越来越乱。

    宗教人士们可不是军营的将士,在没有战胜敌人之前,还能维持一些军纪,但一旦自认为攻下了京城,骤然得手,便得意忘形,哪里还听上面的人招呼?

    说到底,宗教都是来发财的,谁管你清君侧还是干嘛的?攻破了京城,肯定有金山银山,发财要紧啊。

    何况,这里足足有接近四万人的宗教人士,人一过万,山呼海啸,在混乱的京城内上,就如同四万多头愚蠢待宰的羔羊,宗教的焦主任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还别说,真有人在下面找到了一箱箱的名贵首饰,一脸兴奋地从客栈,酒楼内抬出来。

    名贵首饰还真不少,一箱又一箱,足足数千箱。

    数百箱名贵首饰,被呈批打开!

    所有的宗教认识,呼吸都急促起来,眼睛都红了,如同黑夜中的一群狼。

    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一个宗教人士突然醒悟过来,冲到前面一把跪在地上,往怀里扒拉金银。

    另一个宗教怒吼一声,冲上去抱起一箱子金银,转头就跑。

    有不少宗教教主本能感到不妙,大吼一声:“谁敢乱动,立杀无赦!”

    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无尽的诱惑面前,就连仙人都把持不住,更何况这群如同土匪一般的宗教人士?

    宗教人士们都疯了。

    宗教人士们嗷嗷叫着,为了争夺这些名贵首饰,开始大打出手。

    他们再也不顾之前的脸面,开始疯狂出手,不管是不是自己人,都是一样,谁敢挡在他们抢劫金银面前,就白刃相向。

    “一群蠢货!”有宗教教主发飙了,大怒道:“这点东西有什么用?快点进皇宫,只要杀了女帝,以后我们更能大富大贵,坐拥万里江山!”

    说到底,能够坐上宗教的教主,他们的智商,毕竟比下面的小喽啰高那么一点点。他知道,虽然京城的守卫松散,但是一旦遇袭,所有的军营将士都将调动过来,再逆天的宗教都会被杀的一干二净。

    清君侧,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攻陷皇宫,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等死这一条路。

    但那群小喽啰们此时眼中只有成堆的名贵首饰,谁还管什么?

    大打出手,人头乱滚,血溅三步。

    那些金银箱子也被撞翻在地,金银倾泻下来。

    一些金银锭子落在一位宗教教主的脚下,他捡起来藏进了怀中,然后直起身,顿时脸色大变!

    大雪漫天,看不清楚,看了一下,这位宗教教主终于看清楚,在四周街道的店铺门,在这一刻齐刷刷的全部打开,里面站着的是武装到至极的……军营将士!

    这是圈套!

    “该死的!”这位宗教教主险些气的吐血,大吼大叫道:“所有人集合,快点集合!我们中圈套了!”

    然而,那些宗教的小喽啰们已经进入了疯狂模式,在漫天的大雪下,影响了视力,看的很不清楚,在加上狂风的吹拂下,这位宗教的教主的声音,随风消散,根本难以听清楚!

    有不少宗教教主,看着无数商铺内缓缓踏出来的军营将士,仰天怨毒看了一眼董红衣的方向:“董红衣!我等宗教与拜月教不死不休!”

    然后,他们急匆匆的朝着城门的方向,逃去!

    有不少宗教的教主已经认定,这次跟随拜月教来京城清君侧,完全是落入圈套了。

    始作俑者,就是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则心狠狡诈的拜月教教主董红衣!

    要不是董红衣命人吩咐各大宗教,说近日就是清君侧的大好机会,他们又怎么会不远万里的从大夏的各大郡省,来到京城?

    ……

    此时,距离京城门口最近的地方。

    董红衣回到了轿子内,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在大夏的宗教内,董红衣的地位是无敌的,她甚至敢自称大夏夜晚的女帝,在各大郡省,都有拜月教的地盘,以及书前往的教众。

    但是此次来到了京城,她只调来了一万多拜月教教众。

    董红衣虽然是大夏最大宗教的教主,但是朝廷,始终存在深深的恐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朝廷的可怕……别看如今的朝廷很缺人,但是一旦有人敢与朝廷作对,让朝廷所有的力量联合起来,天下所有的宗教都得死!

    董红衣看着接近四万宗教人士冲锋的皇宫方向,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转头问向身边的长老,问道:“这个胥美,能靠谱吗?”

    长老哈哈大笑两声,这才开口解释道:“没有人,能够比老朽更加知道老教主当年在皇宫内埋下的棋子有多深。

    启禀教主,这胥美祖上几代人都是拜月教的教众,甚至胥美这些年所需要的一切,都是拜月教提供的,她的娘亲当年被老教主送进皇宫,后来在孝安皇帝死的时候,由于朝政不稳的原因,她的娘亲惨死,虽然姜岚给了厚葬,但是并不能消除胥美心里的仇恨,所以这次清君侧,她肯定不会弄虚作假的!只要此次攻陷皇宫,以后您这个教主,真的要从大夏夜晚的皇帝,化为白天的女帝,成为大夏真正的主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