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一十七章 另一个时空的东西,轰动整个大夏!
    (本章000字左右,今天还有两章,求打赏求推荐票,投过来吧,保证让你们看得爽!)

    柳川来到了皇宫内,又开始盘算起下一步的计划。

    如今的京城五十里外的神山,此时荒凉一片,什么都没有。

    女帝说了,不会给他银子,不会给他帮助,让他在三个月内发明出所谓工业社会的东西。

    时间太紧,银子很缺,让他有点一筹莫展。

    就算女帝真的给他银子又能怎样?所谓的工业文明不是那么简单的。

    自己这边只知道大概制造方式,制造原料才是最大的难题。

    一时间,柳川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他甚至能够理解女帝为何不同意他搞工业文明。

    柳川使劲摇摇头,强自冷静了一下,走去女帝的寝宫前敲了敲门,听得没人回应,逐拧门而入。

    柳川咬牙起身,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女帝双手紧紧攥着被子,很是乖巧,似个小猫咪一般,她脖颈的一抹雪白嫩肉暴露在柳川眼前,看得他忍不住愣了愣。..

    柳川知道,这是一次赌博,一次人生最大的赌博。

    他犹豫了一息,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坐下,铺的被褥慢慢憋下去了一些,最终稳稳的落在龙床上。

    柳川心中一阵荡漾,也坐上龙床了,立刻明白了自己此时该做什么。那就是探查女帝此时是不是醒着的,他轻轻的开口问道:“女帝,女帝,您醒了吗?”

    女帝的呼吸均匀。

    不会真睡了吧?

    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柳川早是把失败的后果考虑了进去,他抬起手在女帝嫩嫩粉粉的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看女帝没有反应,又戳了记下。

    正在柳川玩得开心的时候,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柳川清清楚楚的看到女帝眼皮轻轻跳动了一下,睫毛儿似乎是在颤抖,久久没能停止。

    柳川不敢再动了!

    一个念头在心底越来越清晰起来。

    女帝醒了,她已经睡醒了!

    从那哆哆嗦嗦的睫毛儿能够看出来,女帝在装睡!

    明白了这点,柳川的胆子也渐渐膨胀了开来,女帝这番举动就意味着她不会突然睁开眼睛吓到柳川,那柳川还怕个什么呀?

    柳川兴奋得做了个深呼吸,他要做的,就是装作不知道女帝已经睡醒。

    看着女帝绝美的侧脸,柳川暗暗感慨,谁又能相信,这个大夏王朝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皇帝,会这么安静地躺在自己的眼前啊?

    柳川俯下头,在女帝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女帝,微臣离不开您。”

    感受着女帝猛然绷紧的身体,柳川在她脸蛋儿上浅浅吻了一下,随即缓缓移动向女帝的两片唇瓣。

    软软的,嫩嫩的

    嘴唇刚刚传来柔软的感觉,与此同时女帝喉咙间发出“恩”的声音,她身子骤然僵硬,呆了呆。

    柳川一犹豫,赶紧抬起头。

    这一次,女帝似乎真的忍无可忍了,她很强硬地竟然咳嗽了一声!

    柳川悻悻撇嘴,连忙跳下床,有些胆战心惊的出声道:“女帝,该起了,天色已经大亮了。”

    女帝假装揉了揉睡眼,顺带把柳川留在她嘴角的唾液不动声色地擦干净,迷迷糊糊看着柳川,旋而声音清冷的开口问道:“朕要起床沐浴更衣了,你还不出去?”

    “那我在外面等您。”

    “嗯。”

    没过多久,女帝便出来了,两人来到了御书房内,柳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启禀女帝,微臣如今需要银子,要不然您从国库内拨付三亿两银子,帮助微臣建造工业基地,到时候发明出来的工业产品,推广到整个天下,到那时赚取的银子会更加多。”

    女帝神色中有些意动,不过沉吟了片刻,还是摇了下脑袋:“不行。”

    “为什么?”

    “朕说过,不会给你帮助,不会给你银子,全靠你自己想办法,如果你能证明所谓的工业能够提升百姓的生活水平,朕自然大力支持。”

    柳川失望地哦了一声:“那就算了,女帝,微臣自己想办法吧。”

    女帝嗯了一声,坐下来批阅奏折。

    离开御书房的柳川暗暗摇头欧苦笑,您是不给帮助啊?可您总不能阻挠我办事吧?

    回到青云堂内,柳川直接找来了不少他的人。

    大堂内,坐着狄亚杰,许兴运,谢佳帅,张进都是他这一年来发展起来的心腹,此时过来,跟他柳川商议工业基地和建设之策。

    “柳首辅,草民收到了女帝的命令,命令大润发生活连锁商行,不许插手工业基地建设。”张进摇头道。

    “下关也是如此,女帝在暗中已经通知检察院,有敢于帮助你的,一律革职查办。”狄亚杰无奈的说道。

    “大润发倒是在这半年来结盟了不少乡绅集团,本来都有帮助柳首辅建造工业基地的想法,但都收到了女帝的威胁,如今都在犹豫。”张进苦笑道。

    “女帝,这是要断绝您搞工业文明的计划啊。”许兴运皱眉道:“如今她都亲自发话了,谁敢帮你?”

    柳川皱着眉头,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听到有士子进来禀告。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前来面见柳首辅。”

    柳川的心腹离开大堂,躲进了后面的房间内。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笑着走了进来:“女帝让我给您带句话。”

    柳川一脸没好气道:“是不是让我停止建造工业基地?”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低声道:“这倒是没有,女帝说如果你真的能在重重封锁下成功建造工业基地,并制造出所谓工业文明的东西,只要不是谋朝篡位,女帝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对了,女帝还送来了一封密旨,让您自己看看。”

    柳川接过密旨,上面只有两个字:口,勿。

    看到这两个字柳川心中一喜,知道女帝这是打算让他凭本事了,在重重封锁下完成这些任务,才能显示出柳川的能力,同时这个条件的结果已经在密旨上写清楚了。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请转告女帝,工业基地之事,分分钟都能搞定!”柳川拍着胸脯。

    “你这么有自信?”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诧异。

    “那是当然。”柳川坦然道:“眼下女帝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帮我建造工业基地,倒是省了浪费口舌的时间。”

    “可您没有那些乡绅集团的帮助,哪里能够建造工业基地啊!”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苦笑道:“我都替你感到难办。”

    柳川仰天打个哈哈:“没错,确实比较难办,但哪又如何?真金不怕火炼!更何况乡绅集团和宗教是逐利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连抄家砍头的走私都敢干,女帝这个威胁只能吓唬住普通的乡绅集团而已,真要有足够的利益,绝大部分乡绅集团是冒着风险也要干的,更何况,此次若是他们不帮忙,导致本首辅的工业基地失败了,他们就不怕秋后算账吗?他们怕女帝,就不怕本首辅了么?别忘了,所有制裁乡绅集团,监管宗教的政策,都是我提出来的。本首辅能让他们翻身,也能将他们打入地狱。”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十分好奇:“柳首辅准备怎么办?”

    柳川瞥了她一眼,高深莫测的说道:“你回去告知女帝,就说微臣已有计划,让她瞧好吧。”

    第二天一早,京师百姓一觉醒来,发现在大夏日报上,酒楼上,客栈上,还有大街小巷,都在流传一个广告

    广告的内容,极为劲爆!!

    “大夏商业银行,服务百姓,回报股东,成就大夏美好生活!”

    如果这个标题还不够让人震惊,接下来的话语绝对称得上劲爆了。

    “大夏商业银行愿景,建设大夏最大的商业银行。!”

    “大夏商业银行开业在即,以诚信立业,以稳健行远!”

    接下来的广告,是柳川向整个大夏发布了社会责任报告,坦诚、详尽地展示了大夏商业银行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的企业责任观,并承诺将紧扣“服务百姓”主题,关注“百姓的生活水平”,认真履行为提升广大百姓幸福生活尽职尽责。

    在这个广告上,还非常醒目地以类似核心价值观指导下的相关理念的内容,附上了大夏商业银行的经营理念,管理理念,服务理念,风险理念。

    以市场为导向,以百姓为中心,以效益为目标!

    以细节决定成败,合规创造价值,责任成就事业!

    百姓至上,始终如一!

    违规就是风险,安全就是效益!

    与此同时,柳川还贱兮兮的将现有的票庄,与大夏商业银行的区别一一对比出来!

    票庄分散,是以私人信用为担保,发放票号,承担很大的风险,而大夏商业银行乃是朝廷设立的新型银行,一切风险由朝廷承担!

    票庄非但不给利息,反而要收保存费,而且接的是大客户的存款,而大夏商业银行给出私营票庄两倍的利息,同时接受所有百姓的存款,而且不收任何保存费用!

    广告上,被柳川命名为改变时代的举措。

    这个广告具有非常强大的煽动力和蛊惑力,最诱人的当然是由朝廷承担风险,而且利息更加高,特别是大夏商业银行的创始人为柳川,这位大夏最有权力的男人,他的话当然算数!

    他的创意,当然源于后世的农业银行,给人描绘一种场景,引发人们的联想和预期。不过,农业银行也不会这么搞啊,而柳川这个黑心奸贼却根本不提这事,以至于绝大多数看看到广告的乡绅集团,宗教以及大夏的百姓们,都只会认为大夏商业银行已经设立起来,会让他们放心把钱存进去,同时赚取利息!

    他们当然不知道,现在这改变时代的举措上描述的大夏商业银行,根本还是一片鸟不拉屎的滩涂荒地。

    柳川二世为人,太懂得营销心理学和炒作诀窍。

    他还特别在广告上,说出一个石破天惊的利息。比如针对某些有钱的,想要发财的人,可以把钱存进来搞投资啊!

    投资是什么?指的是特定经济主体为了在未来可预见的时期内获得收益或是资金增值,在一定时期内向一定领域投放足够数额的资金或实物的货币等价物的经济行为。

    你想让银子赚的更快更多,那就进行投资啊!

    那些乡绅集团们看了,只怕会惊呼太狠了,以至于很少有人能看到下面柳首辅以蝇头小字,十分猥琐标注的“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字。

    他们被骗的搞了投资,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当然会感到失落,但柳川早已设下了更多的套。你不想承担风险,那可以选择定期存款啊,可以存更多的钱啊,比如存了五六千两银子的,到时候赚取的银子更多啊,而且还有活期存款,总之来了就难以逃出柳川的套路。

    什么?你说你是小老百姓,拿不出五六千两,怎么储蓄,通过银子赚银子?

    当然有贴心的柳首辅为您考虑啊。

    针对乡绅集团和宗教们,柳川用投资吸引,对于寻常的普通百姓,又有余钱可以投资的,柳川就用前世余额宝的方式,进行理财!

    在广告里,以更大的篇幅,醒目标注!

    “大夏商业银行,个人用户打造一项余额增值服务,年利零点零五!不收取任何手续费用!助力大夏百姓,提升生活水平!”

    “对于百姓的最低购买金额没有限制,一文钱就能起买。大夏商业银行目标是让那些零花钱也通获得增值的机会,让百姓哪怕一文钱、一两银子都能享受到理财的快乐。”

    “百姓存留在理财的资金不仅能拿到“利息”,而且跟活期存款利息相比收益更高!”

    “而且可以随时取现!”

    这报纸和大字报,迅速引爆了整个大夏百姓的热情。

    要知道,之前女帝可是禁止大夏的乡绅集团和宗教帮助柳川建造工业基地,但是柳川并没有直接找乡绅集团和宗教帮忙,而是利用大夏商业银行的方式,赚取到大量的银子,用来建造工业基地。

    随着青云堂在各大郡省的分堂出动,以及雇佣的水军在大街小巷内宣传,大夏商业银行的声势已经营造起来,无数的乡绅集团,宗教,百姓们翘首以盼,等着大夏商业银行的巨大商机。就连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们,有些也在偷偷关注着事情的进展。

    至于嗅觉灵敏、商业意识浓厚的乡绅集团们,更是一直在试图交好柳川,打听各种大夏商业银行的开业,看看有没有可图之利。就连检察院副院长许兴运,穷逼的他都私下找了柳川好几次,询问大夏商业银行能不能让他的钱赚钱。

    但柳川一直都讳莫如深,对谁也不肯说,只是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如今,他一口气引爆了这万众期待已久的大夏商业银行第一波!

    柳川一出手,储蓄、投资与理财三管齐下!

    这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现代化储蓄手段,在大夏显示出了极大的威力!

    对于那些超大势力,比如排名较前的宗教,柳川炒的是概念,让那些宗教们意识到这背后的无限商机,从而将银子存入大夏商业银行里面来。他们能动用的资金,动辄几亿两银子,他们的态度,对于商业银行的成功发展极其重要。

    对于普通的乡绅集团,手中有几十万两到几百万两不等银子,但又属于散户投资的,柳川推出的是定期存款的概念,让他们将钱存进来,同时保证这些钱不会亏本!

    对于普通老百姓,由于人多,存款数额也十分巨大,柳川也没有放过这理财平台。以朝廷作为担保,让百姓们进行理财!

    这大夏商业银行是柳川柳首辅设立的,而且有朝廷信用作为担保,不用说,值得信赖!!

    这大夏商业银行瞬间能够引爆百姓们疯狂的存储热情。

    更别忘了,来自民间的私人票庄根本不会接受几十文钱几百文钱的存储,更不可能搞什么理财,所以哪有不热情的道理?

    于是,整个大夏迅速翻了天。

    宛城县的一家药铺内。

    “真的假的?一两银子都能用来理财?而且还有利息!”药铺掌柜刘志华两眼放光:“随时能够取现?这个好啊!我马上回家跟老婆子说说,让她拿出家中的积蓄,存进商业银行!”

    他一个开药铺的,这辈子下来也积攒了几百两银子。但一直放在家里,因为升斗小民这年头哪里有理财生财之道?

    存进票庄?非但没有利息,反而要给票号钱!

    真的。

    此时的票号存银子,是一种有偿服务,非但没利息可赚,还要给保存费的。

    刘志华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同样在药铺的外孙,李胜良!

    这李胜良,乃是他的外孙,年纪尚小,将来肯定要长大的。

    等到李胜良长大的时候,他们也就老了,到时候非但不能帮助李胜良,反而会因为年老拖累对方,所以才想着将家里的银子存到大夏商业银行!

    不为别的,至少这些银子,能让外孙安稳的生活,而且通过理财,还能有利息!

    刘志华拿着广告,立即出了药铺,回到家中,从老婆子的手中拿了家里的几百两寸阴,直奔广告上标注的宛城县最近的一个商业银行分行——宛城县衙门对面。

    刚刚到了宛城县的分行,刘志华眼睛瞬间瞪大。

    我的天,竟然有这么多的人?!

    在他眼前,人们已经排起了一条不见头尾的长队。

    柳川的预测一点没错。

    这年头,大夏的百姓们,只能坐看手中的银子贬值发霉,可是现在,大夏商业银行给了他们一个安全可靠、利益可观的存储地方,立即引爆了所有人的热情。

    百姓们大批存钱的现象,在另一个时空,在大夏的各大郡省上演

    柳川同时下令,各大郡县的衙门必须派出衙役,用来维持秩序,在衙役们的镇守之下,人们老老实实排队,倒也不至于闹出乱子。

    同样的情形,大夏的其他郡省郡县都出现了。无数大夏的百姓们急不可耐,排起长队,一定要将家里的银子存进商业银行!

    这场面,恰好被出宫办事的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看到了。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身子猛地向前,脚下差点没站稳,指着那黑黝黝、见不到头尾的队伍问一名京城衙门的衙役道:“这么多人排队,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那衙役忙着维持秩序,脸上笑得开了花:“你不会是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吧?竟然不知道大夏商业银行的事情,这可是柳首辅亲自设立的银行,有投资,理财,储蓄三种方式,除了投资之外,理财和储蓄不会亏本,而且还有利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们,哪个不想日子稳稳当当的赚点钱,这不整个天下都在传闻这件事情等等,你不会真的是从深山老林里刚出来吧!”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惊呆了。

    她是知道女帝不赞同所谓的工业基地的。

    一方面,是因为如今的天下是农业发展为主要支柱,另一方面,是天下的乡绅集团和宗教若是跟柳首辅混在一条船上,风险太大,所以女帝掐断柳川的财源,让他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把这事办砸了,以后就能让柳首辅安安稳稳的辅佐她处理朝政大事了。

    可是现在一看,这哪里像是没人没钱的样子?

    啊?

    整个天下百姓,都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交银子啦!

    要是给朝廷交税的时候,百姓们有这等热情,女帝还会忧愁国库没银子么?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注意到墙上贴着大夏日报,一把扯下来,看了两眼就眼前一黑,知道柳首辅的计划要成功了,当即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个真的不会亏本?”

    “依照柳首辅的说法,除了投资有很大的风险之外,理财和储蓄是没有任何风险的。”那位衙役忙得不可开交,没注意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脸上的震惊,随口道:“所以很多百姓都急匆匆的跑过来存钱了,听说其他郡省也是如此,各地的衙门都忙得不可开交呢。”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目瞪口呆。

    我的天,柳首辅是要将整个大夏所有的银子聚拢起来啊!

    就冲这个阵势,工业基地的建造肯定稳稳当当的啊!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赶紧坐着轿子,回到皇宫,直奔御书房而去。

    此时的女帝正皱着眉头,思索着柳川搞工业文明的事情。

    她已经放出风去,皇室宗亲,文武百官,还有天下的乡绅集团,以及宗教,都不允许帮助柳川,否则一缕杀无赦。

    而那些,皇室宗亲,文武百官,还有天下的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也都纷纷表态,绝不会跟着帮助柳川,不会出人不会出钱。

    女帝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柳川能够踏踏实实的辅佐她处理朝廷大事,而不是搞什么所谓的工业文明。

    柳爱卿眼下想要建造工业基地,制造出工业的产品,没钱没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算了,就让柳爱卿摔一次跟头吧。

    吃一堑长一智。

    女帝暗暗摇了摇头,突然间御书房外响起一道惊呼声:“女帝,不好啦!不好啦!”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手中一张报纸,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

    女帝笑道:“刚把你提拔上来,你就如此急躁了?凡事不要着急,说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瑶歌悲苦道:“你之前下令不让所有人帮助柳首辅建造工业基地,可是如今,柳首辅有太多的钱了!”

    她将刚才在京城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女帝美眸瞪大,难以置信

    她已经切断了柳爱卿从皇室宗亲,文武百官,还有天下的乡绅集团,以及宗教的渠道,柳爱卿居然能发动整个大夏所有的百姓,老老实实的掏钱?

    “怎么可能?”女帝不信了:“朕要亲自去看看!”

    女帝嘴角也挂着淡淡的笑容,乔装打扮,带着几个御林军出了皇宫。

    到了京城大夏商业银行总部,猝不及防的女帝,差点被挤得摔倒在地。

    人山人海。

    “人越来越多了!”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脸色大变,显然是更多的百姓收到了消息,正在急速赶来。

    女帝摇了摇头,只能让御林军,找到京城衙门的衙役,然后这才进入大夏商业银行的大堂内。

    谁知,走进去的女帝,又差点被里面的百姓们给挤出来!

    商业银行的大堂内,比外面还热闹!

    因为外面人多,但有京城衙门的衙役维持秩序,老老实实排队,而这里俨然是个你争我抢,都想最先进行储蓄的活动现场。

    柳川不在,是检察院副院长许兴运在帮助所有人进行储蓄。许兴运的背后,是一排商业银行进行等级划分的划分图。

    女帝看的清清楚楚,在这会员划分图上,分为普通会员,白银会员,黄金会员,铂金会员,钻石会员,超级至尊会员,等六种会员方式,每种会员方式的后面,都详细的描述着会员的的不同待遇,至于最高的超级至尊会员,更能享受朝廷优待的决策!

    “超级至尊会员,只有五个名额,若是需要的,请尽快报价,商业银行刚刚设立,办理超级至尊会员是最划算的,等到以后至少翻个番才能办理。”官应震笑眯眯道。

    “一亿两银子!”一个红海郡口音的乡绅集团家主跳着脚叫道。

    “一亿五千万两银子!”一个南河郡的乡绅集团家主土,恶狠狠瞪着对方。

    “妈的,我出五亿两!你们别抢了!”一个沿海的乡绅集团家主蔑视地看过去。

    女帝眨了眨眼,光是刚才她听许兴运所说的超级至尊会员,在每个郡省都有五个名额,整个大夏差不多接近三百个名额,如果一个个都这么起价,那柳爱卿得弄到多少银子?

    五亿两?

    “女帝别着急”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看女帝神色平静,还以为女帝生气了,当即连忙说道:“这所谓的超级会员应该也值不了多少银子。”

    “值不了多少银子?你们究竟懂不懂?”旁边一个来自沿海郡省的乡绅集团蔑视看过来:“之前的钻石会员,每个郡省也仅仅只有两百个名额,价格早就是五千万两银子起步了。不看看这些人都抢疯了?我呸!广告骗人说什么一两银子都能存进来啊!我还是去外面排队,老老实实的做普通会员,把钱存起来搞理财吧,虽然利息不是很多,但胜在稳定!”

    女帝愣了愣,走上前去,看向许兴运:“身为大夏的检察院副院长,你就是如此玩忽职守的?”

    许兴运看到女帝居然来了,话语还带着生气,急忙道:“托女帝的洪福,目前尚未有官员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的事情发生,所以柳首辅让我来帮帮忙,同时给十两银子作为劳务费。”

    “让你来帮忙?”女帝一脸茫然,指了指这商业银行的大堂内,人人挥舞着厚厚一沓万两银票、咬牙切齿的乡绅集团们:“柳川让你来干这个,那他跑哪去了?”

    许兴运咳嗽一声:“柳首辅说,来商业银行存钱的都是小打小闹,他不会出面。有大额的储蓄要他亲自谈,所以他没有来到这里。”

    女帝脸上一惊。

    什么?还有大额的储蓄?

    根据她心中估算,光是各大郡省的存银,就足够达到几十亿两以上的银子,足够柳爱卿建造工业基地了。

    还有什么储蓄,比这几十亿两银子,更大?

    女帝神色平静,直接转身离开。“随朕去首辅府!”

    女帝刚刚准备离开,迎头就看到了一位臣子,神色恭敬的走上来:“女帝,您也要去首辅府?微臣恰好也要去,请准许微臣同行。”

    一看是另一位检察院副院长狄亚杰。

    女帝一脸懵逼:“宗教事情处理好了?”

    狄亚杰一脸无奈:“启禀女帝,正在处理当中!还不是柳首辅搞得动静太大了?区区半天,仅仅京城,大夏商业银行就有十亿两银子了!这简直比抢钱还快!偏偏那些百姓们,上赶着也要将存了一辈子的银子,给他送上门来!”

    女帝没有开口,她在思索阻碍柳爱卿建造工业基地,是不是对的?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开口道:“这些钱可都是百姓们辛辛苦苦一辈子挣来的,多不容易,若是柳首辅没法还本付息,怕是要出大乱子的,归根究底,还是要让国库给他擦屁股!”

    一行人,来到了柳川的府邸前。

    柳川府邸,正在进行高规格会谈。

    乡绅集团代表,诸多宗教的代表,甚至整个大夏赫赫有名的的票庄老板,统统都在。

    可以说,这屋中的这些人,各个大夏首辅最顶级的特权阶级!!

    他们,代表了大夏最恐怖的力量。

    那些小老百姓虽然总体财富也不算少,但跟他们一比,那简直是一群水滴对大海!

    光是乡绅集团联合起来,能够调动的资金就高达几十亿两银子,还有各种名贵珍贵,古董字画的价值,尚且没有算在里面。

    何况,还有大夏的诸多宗教、大夏赫赫有名的几家票庄老板!。

    整个屋子,都是这种看起来不咋地,实则富可敌国的存在!

    有的乡绅集团和宗教,甚至连王朝都被覆灭了,他们依旧存在!

    可以说,这屋子里的人,一起跺跺脚,整个大夏都要颤抖!

    柳川淡淡笑着,正襟危坐,似乎根本不着急谈事情,与众多乡绅集团,宗教的代表们,商谈着工业基地的事情,倒是有一搭没一搭,谈天说地,甚至谈论讲论只要制造出代表工业文明开端的东西,到时候必将影响整个大夏,甚至整个世界!

    这些乡绅集团,宗教的代表们也都沉得住气,一个个个谈笑风生,挥斥方遒。虽然各个都很低调,但无论是见识还是眼光,都让柳川心中暗暗称奇。

    谁说大夏没有金融、产业人才?

    这些乡绅集团,宗教的代表们,各个头脑精明,对大夏的经济局势了如指掌。

    柳川毫不怀疑,如果这些人联合起来,想要大夏覆灭,都不会太过困难。

    掌控大夏经济的,与其说是朝廷,不如说是这些人!

    他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将这些乡绅集团逼的太紧,否则如今面对这些大佬乡绅集团,宗教的代表们,自己就算是当朝首辅,也没有任何乱用。

    话题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大夏商业银行上了。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站起来向柳川拱了拱手,说道:“严首辅,我是大夏轮回教的教主,您这商业银行的模式,实在是高明!我都佩服的很啊,以年利万分之五的利息,加上朝廷信用担保,便将那些百姓攒了一辈子的棺材钱,全部心甘情愿交上来,一转手严首辅便掌握了几十亿的银子!佩服的很啊!”

    一旁一个瘦如干柴的年轻人,冷哼一声:“李伦辉!你佩服又如何?你难道不储蓄么?有朝廷担保怕什么?你们轮回叫要是没钱,就赶紧走人!”

    李伦辉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道:“原来是沿海郡省天地教的教主刘德伦啊。怎么,你们天地教准备把钱拿出来了吗?”

    看着李伦辉和刘德伦,斗鸡似的要怼起来,这次前来与柳川谈判的乡绅集团代表——周迪武只得挥挥手,说道:“两位教主,正事要紧啊。”

    李伦辉却正色道:“我说的就是正经事。我想请问柳首辅,众所周知,柳首辅设立的大夏商业银行,能否保证我们这些宗教的安全,这是最重要事情!”

    轮回教的刘德伦也立即瞪起眼来,同仇敌忾质问道:“就是,柳首辅!别忘了监管宗教的政策,可是您亲口提出来的,若是我们将银子存了进去,您能否保证我们的财产安全?”

    在场的众人都是眼明心亮之辈,一想就知道,原来是天地教和轮回教这两个大夏的宗教,联手向柳川施压,质问能否保证安全,会不会出现出尔反尔的情况发展?

    “说的对啊!”

    “监管宗教,整合乡绅集团,全部都是柳首辅提出来的!”

    在场所有人十分好奇,议论纷纷。

    那天地教的李伦辉,有些激动地挥舞着一张诸多宗教的存单,指着上面的火钳钤印,激动叫道:“各位,柳首辅赶出来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清楚的很,若是我们将银子全部存进去,他出尔反尔,将我们的财产全部独吞,不给了怎么办?毕竟他是当朝首辅,我们也不能奈何!”

    这下,炸锅了。

    柳川用力翻了个白眼。

    本首辅要是真的想要你们的银子,直接抄家灭族就行了,还用得着跟你们在这里废话?

    开发大夏商业银行,他将商业银行定位朝廷唯一扶持的票庄,投资、担保等功能!

    但是柳川之前干出来的事情,实在让这些乡绅集团和宗教不放心,嗅觉灵敏的天地教和轮回教,这一次连起手来,对柳川发出质询了!

    柳川眼皮也不抬,懒得搭理天地教的李伦辉。

    我的地盘,我做主!

    大润发生活连锁商行掌柜张进呵呵大笑起来:“李伦辉,你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柳首辅是大夏首辅,你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宗教的教主而已!民不与官斗!柳首辅凭什么要给你一个解释?”

    李伦辉气得脸色发白,转向周迪武,森然道:“如果柳首辅不给我们一个确定的答案,会不会出尔反尔,将我们的银子独吞,我们天地教就退出!”

    轮回教的刘德伦,也破天荒站在天地教一侧,恨声道:“没错!柳首辅,虽然说你是首辅,女帝身边的红人,但这次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也退出!”

    所有的乡绅集团和宗教眼明心亮,都想知道柳川会怎么说。

    这分明是逼宫啊。

    将柳川一军!

    柳川这次突然设立了大夏商业银行,作为朝廷唯一扶持的票庄、按照常理说没问题,但是柳川之前的名声和信用不太好,天地教和轮回教当然不干。

    谁知,柳川却耸耸肩,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有朝廷信用做担保,你们还不相亲?既然如此端茶送客!”

    李伦辉和刘德伦傻眼了!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柳川真的敢驱逐他们!

    虽然说民不与官斗,但也要看这个民,是谁?

    天地教和轮回教,可不是一般的宗教啊!

    但威胁柳川?

    柳川心中非但没有波动,甚至还想忍不住笑出声。

    就凭你们,不够格!

    李伦辉和刘德伦愣了,他们本来以为柳川今天将他们这些人请来,会有求于他们,有所依仗,才如此无礼发难。

    谁知,柳川根本不鸟他们,直接要将他们逐出去!

    这也让其他自以为很离开乡绅集团和宗教代表们,心中凛然,收起对柳川的轻视之心。

    他们这才意识到,柳川光是凭着储蓄和理财这两个手段,已经聚敛起几十亿两银子的资本,甚至能破百亿!

    掌握快要破百亿资本的柳川,还有求于他们?

    乡绅集团和宗教代表们面面相觑。

    答案是,完全不需要求他们。

    使得。

    柳川现在有了充足的资本,大夏各大郡省的百姓们存储差不多快要破百亿,又是大夏最有权力的男人,别说想要建立个商业银行了,就算想要弄死他们,也绝对不难。

    李伦辉和刘德伦走也不是,想留下又没有台阶,傻站在大堂内,尴尬至极。

    柳川抬起头,淡淡的瞥了两人一眼:“怎么,你们还不走吗?!”

    李伦辉只好将求援的目光,投向了周迪武,这位乡绅集团总代表能够帮忙说说话。

    其实,李伦辉的发难,也是乡绅集团的授意,意在向柳川施压,让柳川多多让出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

    不过,柳川显然不买账,直接将李伦辉给踢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