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二十章 草团突厥的勇士们懵逼了!
    (本章000字左右,作者君现在在外面,剩下的两更要等晚上回去再发出来,大概晚上点左右,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都很重要!)

    老婆子跪在地上,神色恭敬的看向柳川,说道:“柳首辅,老婆子愿意为您鞍前马后,制造出更多的东西出来。”

    “你的能力还不错。”柳川笑嘻嘻道:“你想辅佐本首辅,那就必须与其他的人才工业基地的制造大师,辅佐本首辅的一些想法,然后攻克技术难题,还要优化工业产品的性能。”

    老婆子傲然道:“有老婆子以及这些大夏奇门上的人才为您服务,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谁能拥有比您更奢侈的制造大师团队。”

    柳川看这曾经桀骜不驯的老婆子,对自己的态度也尊敬多了,满意一笑:“那你们就下去开始工作吧。我回头会派一些学生给你。”

    搞定了老婆子,柳川又多了一个世界级大制造大师。

    他布置给老婆子第一个制造难题,就是如何在两个月内,利用现有的人力,以及老婆子的制造水平,将蒸汽机制造出来。

    老婆子一脸震惊,连连摇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她看着四周的深山,惊叹道:“这个蒸汽机所需要的原料太多居多,而且技术难题太高了,需要攻克的地方更是数不胜数,简直比登天还要难!要知道普通的产品,若是给老婆子时间,倒是可以想办法制造出来,不过需要很长的时间,最起码数年。眼下,你居然只想用两个月,将整个所谓的蒸汽机制造出来?绝无可能!”

    许兴运和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代表们,刚刚被柳川鼓动起来的劲头,又被这制造大师的断然拒绝,泼了一盆两水。

    这老婆子可是制造大师,她要说这蒸汽机不可能制造出来,那确实不太可能。

    柳川笑了笑:“你的论据,是以你目前的采购能力以及技术,现在我将蒸汽机的制造方式,以及所需要的技术问题,全部交给你,你要做的就是必须在两个月内制造出蒸汽机!。”

    老婆子半信半疑,接过了柳川手中的资料。

    此时,深山县尹急匆匆来拜访,说有要事禀报。

    柳川召见了深山县尹。

    深山县尹赵谦笋毕恭毕敬进来。

    毕竟柳川是大夏首辅,执行的又是朝廷最新决定的改革方向,深山作为管辖地盘,他的压力很大啊。!

    赵谦笋给柳川施礼完,有些局促道:“下官有要事禀告元辅大人。关于征调百姓之事。”

    在来深山之前,柳川便以大夏首辅的名义,下令在京城附近征调数千百姓,供工业基地建设之用。

    想不到,似乎征调百姓之事,遇到了大麻烦,不然赵谦笋不会这么紧张。

    果然,赵谦笋惭愧道:“深山县,没办法征调百姓,请柳首辅责罚。”

    “什么意思?”柳川面色沉下来。

    “本官接到朝廷命令后,立即发动深山县的里长,摊派征调百姓。谁知百姓们在前往深山的半路上,被某些神秘人士杀害,接连发生十几起了,导致现在没有人愿意来,哪怕坐牢,也不愿意来深山建造工业基地。”

    “某些神秘人士杀害,接连发生十几起了?”柳川感到事情严重了,更有些诡异,站了起来:“眼下,三公主姜丽的军营就在京城外面,再说深山距离京城如此之近,为何会发生神秘人士杀害百姓的事情,而且还接连发生十几起?究竟查出来了没有?!”

    赵谦笋十分紧张,无奈苦笑道:“这背后确实原因复杂,主要是之前的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

    “胥美?”柳川有些意外。

    “对!”赵谦笋低声道:“这胥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得到了草原突厥王的信任,派了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勇士听她调遣,深山地处偏僻,越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沃土。故而导致那些突厥勇士十分猖獗。加上此地距离北京很近,一旦起事,对京城的威胁很大,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也十分重视。”

    柳川一阵无语。

    你妹的,一不小心,自己工业基地之地,选中了一个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窝点?

    难怪那些百姓们不愿意前来。

    钱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啊!

    这胥美与自己仇深似海,就是因为自己发现了胥美是内奸的事情,导致对方被整个大夏各大郡省郡县统计。

    但那又如何?

    工业基地大事,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别说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就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王过来,也得老老实实的被捏死。

    “深山里藏着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数千勇士?官兵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柳川厉声道。

    “其实也并不全是。”赵谦笋低声道:“深山山脉多,每次朝廷的官兵来到这里消灭草原突厥勇士,这些勇士反而一个个躲进深山,再加上深山危险重重,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柳川点点头:“工业基地建设在即,百姓必须尽快到位。一天都不能耽误。”

    “可眼下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残害百姓,十分疯狂。如果我们出动大兵镇压,除了会拖延工业基地的进度之外,还会导致更多的人不愿前来。”赵谦笋颇有大局观:“估计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正是看准了我们工业基地大业,才出来捣乱的。”

    柳川也感到一阵头疼。

    眼下的深山,真是问题多多,情况复杂。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也掺和进来,还残害百姓,吓得百姓不敢过来帮忙。

    虽然纺织厂的工人,都是张进带来的,已经就位,但就凭这些工人,只能开动工厂,不能建造工业基地和啊。

    五千百姓,征调三个月,这是最少的需求了。

    “柳首辅!”检察院副院长许兴运听说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又跳出来闹事,干扰工业基地大计,立即站出来恶狠狠道:“既然草原突厥的数千人躲在深山这些山脉里面,我们干脆去找三公主,让她带着大军压境,将他们一网打尽吧!”

    在临来之前,许兴运便被女帝叫去,面授机宜,让他全力配合柳首辅工业基地。毕竟柳川是她的人,既然已经答应柳川搞工业基地,那就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不要着急。”柳川摇摇头道:“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既然敢挑头闹事,当然有了万全之策,不怕我们动武抓捕。贸然行动,只会将事情矛盾激化,不利于我们的工业文明!”

    “只要我们能将蒸汽机制造出来,到了两个月后,让女帝看到甜头,这等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势力,当然会被女帝连根拔起!”柳川淡淡道:“故而,此时我们不用大动干戈。”

    为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事,柳川才不会做。

    “那百姓该怎么办?”许兴运愁眉苦脸道。

    柳川摆摆手:“不要着急,待我想清楚此事,再发出命令。”

    他回到房间,慢慢踱步想起来。

    显然,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想要在深山搞事情,利用朝廷急于工业基地的心理,营造微妙的形势。

    但柳川相信,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又不想鱼死网破,如果他们铁了心要乱来,自己等人根本不可能进入深山。

    他们肯定还在犹豫,到底是鱼死网破,还是沾点便宜就算。

    只要还犹豫,就有商量。

    柳川决定,先礼后兵。

    他一挥手,狄亚杰悄无声息落了下来。

    要去跟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谈判,还是狄亚杰靠谱,派别人去,柳川真怕狗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狄亚杰听完了柳川的命令,点点头道:“柳首辅只管放心,我这就去寻找胥美,让她提条件。”

    “你只要传话就好!我的意思,是可以与胥美谈判,但必须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柳川郑重道。

    胥美如今被朝廷统计是个烫手山芋,一旦他与胥美暗中沟通之事,到时候事情就不妙了。

    狄亚杰是个性格谨慎之人,点头轻轻一跃,消失在柳川的眼前。

    柳川回到大厅中,老婆子和其他的能人们已经看完蒸汽机的制造方法了。

    看完蒸汽机的制造方法的老婆子,此时整个人都处于震惊当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相信,柳首辅竟然掌握如此先进的制造技术。上面所描述的东西,我从未听说过!天啊,柳首辅太厉害了!”

    “是啊,柳首辅可真是厉害!”

    老爷子李杰红等等其他的能人,也心态复杂地看着柳川拿出来层出不穷的东西、还有规模宏大、野心勃勃的工业基地大工程。

    柳川问道:“两个月时间,制造出蒸汽机,你觉得可以完成么?”

    老婆子想了想道:“有了蒸汽机的制造办法,如果你能找来可以替代的东西,我想是有可能的。”

    柳川暗暗点头。

    英雄所见略同。

    这老婆子也推算,需要替代的东西,再加上技术哦攻克,制造出整个大夏第一辆蒸汽机!

    所以眼下,问题只有一个。

    就是解决好制造工业基地的事情。

    这要等狄亚杰的消息。

    狄亚杰轻轻落在了深山的某个丛林之中。

    这丛林看起来其貌不扬,毫无特点,只是荒凉之地,但进去之后,狄亚杰从呼吸中听出,至少有四个高手在里面。

    能被狄亚杰评价为高手,这些人的实力可见一斑。

    “有人来访!”狄亚杰道。

    结果,引起了里面的一阵混乱,被人潜入到里面没发现,显然也吓到了里面的人。

    过了好久,里面的人都没出来,狄亚杰不禁哈哈大笑:“原来,草原上的突厥将士们才是真正为国为民的人,而你们这些都是缩头乌龟,只敢躲在那些将士们的身后苟活!”

    只听得一声断喝:“朝廷的鹰犬!受死!”

    从丛林各处,激射而来数十枚弓箭!

    劲风扑面,凶狠无比!

    如果换了任何人,都会下一秒被射成筛子,变成一具尸体。

    但这里面不包括狄亚杰!

    他轻蔑一笑,手中的长枪猛地挥动!

    当停下时时,所有的利箭全部落在地上,狄亚杰冷然道:“你们这种人还真是缩头乌龟,不敢出现呢,有本事全部滚出来,狄某将你们一个个全部杀光!、”

    从四个角落中,飞射出来四个身影

    乞塔、巴扎黑、巴扎依、吾扎依。

    草原突厥国的四位高手。

    除此之外,还有数百名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杀气腾腾,将狄亚杰围困住。

    乞塔资历最老,淡淡道:“对付江湖好汉,我们当然要以礼相待,但对付朝廷鹰犬,我们自然不会客气。”

    狄亚杰环视四人,心中赞叹。

    谁说草原突厥国无人?

    这四个家伙,一个个内外兼修,武功修为已臻化境。

    他平静看着乞塔道:“让胥美出现见我,就说狄某有事相谈!”

    乞塔恶狠狠道:“我家使者,千金之躯,怎么可能见你?”

    狄亚杰仰天长啸:“胥美!我带来了柳首辅的口讯,如果你真的想翻身,被朝廷撤销同级,那就赶紧滚出来!”

    巴扎黑巴扎依吾扎依,冷笑道:“你要见使者?先打过再说!”

    三人同时向狄亚杰发动进攻。

    巴扎黑是一把赤红色的长剑,挥舞起来,虎虎生威,威风八面。

    巴扎依是一把雪亮沉重的长鞭,常悦九米,斩杀强者无数。

    吾扎依并不动武器,但威胁却丝毫不比巴扎黑巴扎依差。

    狄亚杰冷眼看了三人一眼,冷哼一声。

    他不知使用了何等手段,一道寒芒从身上激射而出,在半空中与巴扎黑的长剑、巴扎依的长鞭,连续碰撞出一连串火星!

    是一杆长枪!

    长枪!

    双方比拼的,不仅是手法和兵器,还有内力!

    巴扎黑和巴扎依,同时倒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这朝廷的鹰犬,想不到武功如此之高,以一敌三,可怕至极!

    吾扎依的面色阴沉如水,心高气傲的他,怎么也不能接受朝廷鹰犬如此厉害。

    特别是他知道,使者胥美,就在暗中看着。

    他一直以胥美最有力追求者身份自居,冷眼看着傻得冒气的巴扎黑巴扎依争夺。

    如今,这份超然物外的优越感,被这个操纵神秘长枪的剑客打破。

    就在三位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护法,准备发动绝学,殊死一搏,留下狄亚杰的时候,一声曼妙无比的声音响起。

    “好一杆长枪!狄亚杰,没想到你竟然混到检察院副院长了,果然跟着柳川,有肉吃!”

    胥美莲步轻移,走了出来。

    “柳首辅说了,若是你想翻身,被朝廷撤销通缉,那我们可以谈谈。”

    “那么请狄副院长进来一叙吧。”胥美抿嘴一笑,百媚皆生。

    狄亚杰一身是胆,毫无畏惧,直接走进敌群中。

    巴扎依巴扎黑有心要复仇,却被胥美不悦喝止。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最敬重好汉,岂能无礼?”

    狄亚杰一笑而过,站在人群中央一动不动。

    胥美不动神色,不动如山。

    她知道,现在双方在谈判,谁先动,谁就被动。

    狄亚杰淡淡道:“狄某有话直说!我带来了柳首辅的口信,请你直接开门见山。究竟如何才能让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放过那些无辜的百姓,让他们进入深山,建造工业基地?”

    胥美抿嘴一笑:“人家只是一个小女子,凑巧被草原突厥国伟大的突厥王看中,、因缘际会成为突厥使者,并不懂得你的意思。”

    狄亚杰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乞塔老奸巨猾,看到了胥美的眼色,咳嗽一声:“此事,是我命人做下的,使者并不知情。”

    巴扎依横眉立目道:“我们草原突厥国,与大夏势不两立!怎么容许深山工业基地?你滚回去告诉奸贼柳川,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狄亚杰看着草原突厥的四个高手,唱白脸又唱红脸,脸色一冷道:“柳首辅说了,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最好明白自己的位置和处境,如果给脸不要脸,休怪他出动大军,将整个深山推平!”

    这是柳川吩咐他给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警告。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不过是小事,说好话可以,但是那也只是懒得搭理,如果实在不听话,就干掉算了。

    狄亚杰这话一出,自然就带着柳川的令人变色的威风、高高在上的气势。

    胥美脸色一变。

    吾扎依冷笑道:“就算调动大军灭了我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也不过是杀人遍地,导致他的工业进度推迟而已,反而得不偿失!我们可以听说了,你们大夏的女帝只给他几个月的时间,若是建造不出工业基地,发明不出来所谓的工业产品,以后就让他断了这个心思,此时还敢吓唬我们?”

    狄亚杰冷笑道:“我大夏领土辽阔,区区一个深山而已,没了也就没了,大不了再换一个地方建造工业基地罢了!不怕你们知道,我朝三公主已经下令京城,隔壁三个郡省的军营将士们,大概有十七万将士,随时都可以调动大军来到深山,你们又能如何?”

    胥美也不禁耸然动容。

    柳川的思路很明确。

    你们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恶意残害大夏的百姓,我能暂时忍耐下来,但是我可以从各地郡省调来军营将士啊!

    我有钱有权有人,还有军营,想怎么弄不行?无非是麻烦一点。

    你们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给我柳川惹麻烦,就别怪我下手狠!

    听到柳川如此可置信的威胁,胥美陷入了深思。

    她这几天,已经陆续收到了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汇报,知道柳川这些话不全是谎话。如果自己自认为捏住了柳川的要害,惹恼了这位大夏首辅,那个柳川绝对分分钟调来大军压境。

    难道自己要让那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送死?

    既然不能与柳川翻脸,那就只剩下谈判一条路了。

    胥美很不甘心,她被柳川察觉是内奸,导致回不到皇宫的仇还没报呢。

    但胥美是个冷静的女人,不冷静也当不上突厥使者。

    她一眨眼,就想到了另一个坑害柳川的阴谋。

    胥美甜甜一笑:“不知柳首辅的条件是什么?难道是让我们这些草原突厥的勇士们帮忙建造工业基地?”

    狄亚杰松口气,这是准备开价了。

    其实,其他郡省调来军营将士,哪有那么简单?先不说各大郡省的军事权,早在柳川瞒着女帝在京城内搞屠杀宗教的时候,已经被收回了,即便真的能够调动其他郡省的军营将士,那也至少耽误不少日子,完全延误了建造工业基地的进度!

    所以,他与胥美可能讨价还价,只要胥美出价并不太离谱,柳川就可能接受。

    胥美想了想:“我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要足够的好处,便可同意建造工业基地。”

    巴扎黑急眼了,喝道:“使者,这是什么话?凭什么要跟柳川合作?”

    吾扎依乞塔同时喝道:“伟大的王说了,到了大夏境内,所有的决策由使者决定!”

    胥美美眸中闪过一丝寒意,看得巴扎黑不寒而栗。

    “本使者,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地位最高之人。巴扎黑你有意见?”

    “没有!”巴扎黑一脸尴尬,低头道:“我没意见。”

    “不知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要价多少?”狄亚杰开口问道。

    “要钱!”巴扎依狮子大开口:“五百万两银子!”

    狄亚杰心中一阵惊诧,然后心中嗤笑。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以为五百万很多,敲诈柳首辅很肉疼?大夏商业银行仅仅前些日子储蓄金额已经达到了两百亿银子!

    五百万两银子,简直就是牛群中的一根牛毛!。

    “没问题,这个我可以替柳首辅答应!”

    巴扎依一脸懵逼。

    柳川,竟然这么有钱?

    乞塔狠狠瞪了巴扎依土一眼,大声道:“这只是第一个条件,我们还要其他的条件!”

    他冥思苦想,想着什么高大上让朝廷肉疼的条件,最后一拍脑袋:“我们要布料!要两千匹布料!”

    狄亚杰以鄙视的目光,看着这草原突厥的“见多识广”的老头,看得乞塔都有点心虚。

    一匹布料也只是十五米左右,在乞塔看来,这一口已经咬的够狠了。

    但狄亚杰知道,水力纺织机的纺织布料速度,区区两千匹布,很快就可以做出来。

    不过,这次他还没答应,胥美已经不答应了。

    胥美狠狠瞪了乞塔一眼,对狄亚杰笑道:“他们说的不算数!一群没见识世面的乡下土包子,就知道要些没用的东西!”

    狄亚杰心中一凛。

    这胥美自幼跟在女帝的身边,见多识广,怕是不好搞定啊!

    “你想要什么?”

    “我要大夏商业银行股份!”胥美一双美眸,盯着狄亚杰,淡淡一笑道:“当然,还要加上两千匹布,以及五百万辆银子!”

    “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四大高手都愣了,齐声说道:“使者,要那个没用啊!”

    “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才是最值钱的。”胥美白了四位一眼:“知道柳川如何能说服整个大夏所有的乡绅集团和宗教,甚至连底层的百姓们都给他送钱么?因为大夏商业银行有钱!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能卖到一成股份几十亿两银子!我说的对不对?狄亚杰”

    狄亚杰不得不承认,这胥美还真有点见识,不愧是从小跟着女帝的人啊,将大夏看的极为透彻啊,知道大夏商业银行的背后,是一块巨大的利益蛋糕,比什么白银黄金值钱多了。

    “这个我不能决定”狄亚杰干脆道:“我需要回去禀告柳首辅,由他拿主意。”

    “那你回去告诉他吧。”胥美微笑道:“从柳首辅开始撰写轻工业的时候,我就在一直密切观察此事。柳首辅的思想我是亲眼在紫禁殿内见过的,而且当初就知道,什么宗教,什么乡绅集团,什么姜亲王,什么旧派官员,都不是柳首辅的对手。柳首辅拼命要做的事情,肯定有很大的利益存在,我只需要搭便车,就绝对不会出错。”

    狄亚杰想不到,这个胥美、朝廷的头号同机房,从小跟在女帝身边长大的人,居然如此看重柳首辅,对他的评价这么高,简直到了柳川干什么,她也要跟着的地步。

    我要这东西,只是因为是柳川在搞的事情。

    狄亚杰不由浮想联翩。

    这胥美,不会对柳首辅有什么想法吧?

    这个念头,草原突厥的四位高手也有。

    巴扎黑、巴扎依、吾扎依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他们一直彼此视为争夺胥美的最大敌人。尼玛,谁知人家胥美,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甚至没放在眼里啊。人家的目标,是瞄准了大夏首辅,柳川!

    胥美微微一笑:“请你转告柳首辅,虽然他是我的仇人,但我首先是突厥国的使者,要确保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最大利益。工业基地的建造,我们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可以提供最大的帮助,只要他拿出大夏商业银行的半成股份送给我,我可以让突厥的数千勇士们帮忙建造工业基地。”

    “好,我很快就回来!”狄亚杰告辞而去。

    狄亚杰回到这边,跟柳川说了一下之后,柳川满脸的狐疑。

    “竟然想要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这个胥美,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变得这么聪明了啊!”

    柳川转向身后的许兴运。

    “你觉得怎么样?”

    “不行!”许兴运摇头道:“倒不是说不舍得这块利益,关键是那胥美乃是朝廷的通缉犯,商业银行关乎到整个大夏所有百姓的利益,您虽然可以心狠手黑的事后抵赖不认账。一旦此事泄露出去,对您的影响很大啊!”

    柳川点点头,许兴运的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让敌人沦为苦力,貌似更有趣啊!

    柳川的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想了想,柳川让狄亚杰给胥美带回消息——

    他同意那边的条件,但不能先给股份,而是要按照工业基地的建造进度,分期支付股份,且是以给大夏百姓的名义。

    至于胥美要的一成干股,柳川也没有一口拒绝,而是询问胥美,有什么可拿出来交换之物。如果仅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远远不够拥有股份的资格。

    听到柳川如此爽快答应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使者的交换条件,狄亚杰心中这个汗啊。

    您可是大夏首辅啊,这么轻易就跟朝廷的通缉犯眉来眼去,合适吗?

    但看着柳川一脸坦然的样子,狄亚杰也只好飞身而去。

    许兴运有些看不懂:“柳首辅,那胥美可是朝廷的通缉犯,更何况工业基地乃是重中之重,若是被这些人泄露出去,恐怕不利啊!”

    “是啊,工业基地乃是重中之重。”柳川淡淡道:“工业基地好歹是大夏最重要的地方,将来会影响世界百年,千年!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们活着离开大夏,将工业基地泄露出去呢?”

    许兴运满脸震惊的看着柳川!

    柳川的办法,是等到工业基地建造完成之后,将参与建造工业基地的草原突厥国勇士全部杀光啊!

    虽然听起来残忍至极,但是站在全局高度看问题,不会纠缠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更不会锱铢必较。

    用这些草原突厥数千勇士的性命,换来工业基地的安全保证,怎么看都是最划算的!

    许兴运虽然不能接受,但还是佩服的说道:“还是柳首辅高瞻远瞩,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兴运格局心胸不够,这次受教了!”

    柳川淡淡一笑:“你要学的还多着呢,以后你会看到更多本首辅的手段!”

    另一边狄亚杰将柳川的回复,传递给了胥美。

    胥美万万没想到,柳川居然基本答应了!

    五百万辆银子,两千匹布料,外加大夏商业银行的半成股份!

    这总价值几十亿两的巨大利益,就这么轻易落在了她的手中!

    草原突厥的四位高手,都震惊了。

    满脸懵逼。

    “这是怎么回事?”乞塔喃喃道:“柳川不是老奸巨猾么?怎么这次答应这么快?”

    巴扎黑一脸贪婪,哈哈大笑道:“都说柳川狡猾,其实是个傻子!滚回去滚回去,说我们反悔了,价钱抬高到一亿两银子,加大夏商业银行的五成股份”

    他话音未落,狄亚杰眉头一皱,一道寒光飞射而出,手中的那杆长枪直奔巴扎黑的脑袋而去。

    巴扎黑大惊失色,急忙使用手中长剑抵挡,然而依旧被狄亚杰打飞了起来。

    巴扎黑大怒,翻起身来要厮杀,狄亚杰冷笑一声:“给脸不要脸!我家柳首辅只是不想多造杀孽,才给你们活着的机会,若是不同意,我朝十万大军,随时可以让你们全部死光!”

    巴扎黑还想怒骂,胥美却冷着脸喝道:“巴扎黑闭嘴!伟大的王说过,在大夏境内,由我胥美全权做主!”

    不同于巴扎黑,胥美甚至进退之道,明白什么时候该见好就收,能控制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换取几十亿的利益,胥美已经很知足了。

    “你回去告诉柳首辅,说我同意了。”胥美淡淡道:“我们这边随时都可以准备好,就等工业基地建造了。”

    狄亚杰将消息传给了柳川。

    “算是收获颇丰!”许兴运兴奋道:“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沦为我们的苦工了,还能帮助建造工业基地,太好了!”

    “岂止是沦为苦工”柳川笑了两声:“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还变成了粘板上的肉!”

    他与胥美之间的协议,也告诉了众心腹。

    “这么说?胥美答应让那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出死力气,然后我们大夏的人只需要专心研究工业产品就行了?什么都不用做?”许兴运惊喜不已。

    柳川点点头:“不仅如此,胥美得到的大夏商业银行的半成股份,只能在大夏境内消费,若是被发现这些资金流通到其他地方,股份直接冻结收回。”

    “这太值了啊!”狄亚杰感慨道:“你别看那些草原突厥的勇士看起来憨憨的,但是他们的力气非常大,若是有他们一心建造工业基地,工业基地的建造速度,必然会加快很多!”

    “既然苦力已经找到了,那就明天开工吧!”柳川微微一笑。

    此时,御书房内。

    女帝依旧在批阅奏折,处理着大夏各地的事物。

    “女帝,这可怎么办啊!”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脸上带着愁苦之色:“柳首辅去了深山,就陷入了泥潭。听说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在恶意残害百姓,柳首辅根本找不到人,目前工业基地的建造已经陷入停滞状态了!”

    “无碍,那些草原突厥不成气候。”女帝抬起头,皱着眉头说道:“既然他执意要建造工业基地,搞什么工业文明,朕不支持他,但是也不会反对他,让他自己想办法吧。”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点点头道:“女帝对柳首辅的心意,瑶歌都感受到了呢。”

    女帝脸上露出笑容,开心道:“朕也是不想让柳爱卿太过折腾了,现有的农业文明是大夏的支柱,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农业依旧是最重要的,既然柳爱卿想帮朕淌出一条路,那就让他自己发挥吧。”

    想了想,女帝又皱着眉头说道:“柳爱卿这些日子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朕心里其实挺担心的。”

    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提议道:“女帝,要不然您派个人过去看看柳首辅的情况,让他再回来如实禀报给您?”

    女帝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朝廷上的官员肯定是不行的,前些日子皇姑母也在说几个弟弟的事情,要不然就让姜宏和姜黄过去吧,这两个小家伙虽然比较调皮捣蛋,但以柳爱卿的能力,肯定能够将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听到这话,新任司礼监掌印宫女瑶歌眼中带着担忧之色。

    她虽然刚刚就任司礼监掌印宫女不久,但是对于姜宏和姜黄两个世子,却是很清楚啊!

    姜宏乃是女帝姑姑的大儿子,打架斗殴最厉害,依仗着皇室世子的身份,在京城内耀武扬威,无人敢惹。

    谁若是欺负了姜宏,姜宏马上就去找他的母亲,也就是女帝的姑姑,搬出更大的老佛爷,不死也得脱层皮!

    至于姜黄,那就更别提了,更是恶贯满盈,若不是皇室的身份,恐怕早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这两位无法无天的世子过去,有的柳首辅头疼了。..

    女帝将姜宏和姜黄召进皇宫,当面嘱咐了他们两句,特别提了一句:“你们此次过去要听柳爱卿的话,千万不要惹怒他,更不许调皮捣蛋,多学学柳爱卿身上的优点,否则朕决不轻饶你们,懂了吗?”

    两位士子心中不以为然,老子就是去搞事的,你不让我插手,我怎么对柳川指手画脚?

    不过,他面上当然不敢表露出分毫不满,正气凛然道:“皇姐,您就放心吧,母亲都告诉我们要听柳首辅的话了。”

    女帝看着姜宏和姜黄散漫的站在御书房内,一个整日打架斗殴大的世子,一个只会吃喝玩乐外带嫖娼的小世子,皱起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要出事。

    女帝有点担心,她本想再命人给柳川写封书信,告诫柳爱卿要严加管教,省的这两个家伙去了深山撒欢脱缰,到处欺负人,延误工业基地的进度,但是他想不到姜宏和姜黄压根把自己当成巡视工业基地的老大啊!

    但是想着柳爱卿肯定有能力镇压这两个家伙,女帝奔着磨砺两位士子的心思,索性直接说道:“你们切记朕的话!只许看,不许乱来!去吧!”

    反正那边有柳爱卿坐镇,这一大一小两个士子进了深山,应该不会有事吧?

    女帝心中如此安慰如此。

    不过,她显然低估姜宏和姜黄两位士子搞事情的本事,更低估了柳川搞事情的本事。

    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女帝每次想起这个事,都气的咬牙切齿。

    不过,眼下这两位士子,早就把女帝的话抛之脑后。

    接受皇命之后,姜宏和姜黄大摇大摆的朝着京城五十里外的深山而去,去给柳川找麻烦。

    不对,是去多学习学习柳首辅身上的优点。

    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