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一十九章 神迹!这是神迹!
    “本首辅让李杰红制造出来的塔吊,将有利于提高工业基地的建造速度,以后塔吊也会用在建造城池上面。”

    柳川突然问道:“张掌柜,你的织布行业准备得怎么样了?”

    “纺织业”许兴运又听到了新名词,有些抓狂:“这怎么又跟纺织业扯上关系了?”

    在他的脑海中,建设工业基地,不是应该挖山砍伐木材,搬走巨石,平整深山,然后才能建造工业基地吗?

    怎么柳川建造工业基地,不是塔吊,就是纺织业?

    同样懵逼的还有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们。

    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但这纺织行业,完全跟建造工业基地没有任何关系啊!

    张进站了起来,向众人施礼,微笑道:“各位,柳首辅对工业基地和工业产品的看重,远在大夏所有人之上,甚至超过了你们最好的想象!这座深山将会成为未来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改变世界的地方!所以发明工业产品,是不可能缺少的。”

    他咳嗽一声:“我在五个月前,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本水利织布机的详细资料,并请到了大夏最好的织布机制造工匠,进行长达半年的科技公关,终于有所收获。日前,我大夏的水利织布机已经正式试验成功,第一批合格的水利织布机!”

    “这水利织布机是个什么东西?”许兴运有点抓狂,他是个官员,听这些什么水利织布机,完全像是在听无字天书。

    张进是如何得到水利织布机的?

    这要从之前,在东山郡查抄神山的柳川说起。

    柳川当时查抄东山郡郡尹寇金伟的时候,脑中就在思考着如何推动大夏的科技,大幅向前进步。

    所谓工业,是是重中之重!

    无论是建造工业基地,还是以后发展军事,征战全球,没有经济是不行的。

    柳川在东山郡进行重建工作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水利织布机的制造办法!

    水利织布机是另一个时空人类进入工业社会的开端,它能将原有纺织速度提升八倍!

    但是由水力驱动,使工厂必须建造在河边,而且受河流水量的季节差影响,造成生产不稳定,这就促使人们研制新的动力驱动机械。直到后来瓦特改良了蒸汽机之后,开始用做纺织机械的动力,并很快推广开来,引起了第一次技术和工业革命的高潮!

    柳川当然也考虑过搞蒸汽机啊,但问题是不现实啊!

    此时,根本没有足够的制造工艺,怎么制造往复式动力机械。

    水利织布机,是在大夏没有蒸汽机和往复式动力机械之下,最现实的一种制造工艺产品的办法。

    只要有水的地方,就能将织布的速度提升八倍。虽然比不了另一个时空的大面积工厂机器操作,但至少对于现在是有用的!

    “在下,已经在李老爷子塔吊的不远处,建立了三座水利织布机工厂,柳首辅请看!”

    张进一指半山腰处,果然在距离八百多米远的地方,建立起两座绵延数里地、规模宏大的织布机工厂。

    他佩服地对柳川道:“还是柳首辅高瞻远瞩,让我几个月前就来这里考察建厂条件。此地土地也不要钱,还不扰民。剩下的废料也可以整理起来,用于以后工业产品的发明,完全没有浪费的地方。”

    柳川从后世知道,织布机工厂很多都是建立在平地上的,但是平地上的土地需要银子来购买,无奈之下治好考虑深山,所以就让张进这几个月考察了很多次。

    这不,正好派上用场。

    两座织布机工厂紧挨着深山半中央处,建设了起来,另外,还有一条已经修建而成,但是不易被发现的道路,正在从远处延伸而来,方便日后这些机器运输,卖向整个大夏所有的郡省。

    张进压低声音道:“柳首辅,您暗中交给我的比水利织布机更好的火药和武器技术,用在大夏的军事上面,属下也在找人加快攻克技术难题。只有更多更好的工业产品出现,才能将大夏的军事实力大幅度提高。”

    这正是柳川想要改革大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此时,大夏的将士上了战场,用的依旧是冷冰冰的兵器,连最基本的火药都没有发明出来,所以才会导致边疆的将士伤亡惨重,但一旦柳川突破了火药技术,那么大夏的军事实力,将会大幅度的提升!

    更不用说,在未来的征战全球中,火药的重要意义了。

    柳川的野心,绝不止是让大夏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更要让其他的王朝国家眼睁睁看着大夏的军事水平一步步强大,最终统一全球!

    张进笑了笑:“各位隔着这么远,看不清楚,不如跟着我一起去转转参观一下?”

    柳川等人,跟着张进来到了织布机工厂。

    站在工厂的门口,听着纺织机传出的声音,柳川挑了挑眉,当即“水力纺织机的防止速度达不到这么快吧?你们是通过什么办法做到的?”

    他可是知道,在没有飞梭的情况下,水利织布机的速度根本难以做到这么快!

    张进微微颌首,点头道:“我一开始也发愁地不行,多亏我遇到了一个人!帮我指点迷津,制造出来了这个!”

    他得意洋洋,将怀中的一件东西取了出来。

    柳川接过一看,大惊失色,心中狂喜:“竟然是另一种形态的飞梭?这个是谁告诉你的?这可是个宝贝啊!”

    飞梭实际上是安装在滑槽里带有小轮的梭子,滑槽两端装上弹簧,使梭子可以极快地来回穿行。所以飞梭的发明使织布速度变快。它大大提高了织布效率。

    他本来还想提醒张进,一定要制造飞梭,来提高纺织的速度,产生更高的质量,但没想到张进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张进笑容可掬,一躬身道:“李先生!请你出来吧!”

    柳川满脸惊讶。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李星辰,为了心中的梦想,走遍了整个大夏!

    孤身一个人!

    这年头,要说制造飞梭,除了柳川之外,没有人比李星辰更有专业资格了!

    因为这个家伙走遍了整个大夏,见识到各大郡省郡县百姓们的生活方式,见多识广,自然能够制造出来!

    果然在张进的身后,一名满脸风尘、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人,从纺织工厂内走了出来。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星辰。

    “李先生,本首辅等你多日,你并未出现,原来先到张进这里了!”柳川好言相待,对于李星辰这种牛人,柳川是一万个佩服。

    李星辰没想到天下首辅,如此礼贤下士,也急忙还礼。

    张进激动道:“柳首辅,各位,多亏了李先生,我们才能在水利织布机原有的速度上,制造出飞梭,提升纺织的速度,解决了大问题啊。”

    李星辰微笑道:“我也是适逢其会,到了边疆的一些郡省,见到那里的当地人在使用此物纺织,便询问他们此物从何而来,他们说是祖辈流传下来的,我便带走了一枚飞梭,后来到了东山郡,见大润发生活连锁商行的张掌柜在犯愁此事,便将飞梭交给了他。”

    柳川振奋!

    这真是天助我也!

    柳川拉住了李星辰的手,连声道:“李先生,你为大夏的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啊。我要向朝廷奏请,表彰你的功绩,并给予你官职,重重奖励你啊!”

    许兴运有些不服气。

    虽然他从没听说过飞梭,但柳川如此激动,好像李星辰做出了什么改变大侠历史的重大贡献一般,这让身为读书人的他,感到有些不服气。

    他当然知道李星辰。因为前些日子听柳川说起过,这李星辰年轻时候的梦想就是踏遍整个大夏以及制造,后来便真的去做了,在许兴运这等正统的读书人看来,李星辰这叫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如今,这种不务正业的人,都能一跃成为官员?

    许兴运替天下读书人感到不服。

    柳川仿佛知道许兴运的想法,慨然道:“李先生对我大夏的工业贡献,远远超过了那些迂腐的文人!本首辅听闻你撰写过大夏地理图,其中详细介绍了大夏各大郡省的地理情况,在日后,定会建立一座大夏哈佛大学,其中要设立一个地理学院,李先生有没有兴趣当分院院长?朝廷直接任命官职。”

    李星辰愣住了。

    他想不到,柳川居然如此看重他的大夏地理图,甚至不惜直接将他任命为以后要建造的哈佛大学地理学院的分院长?

    许兴运一阵头晕目眩。

    朝廷官员!

    这可是九成九的大夏读书人,奋斗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

    如今,李星辰只是在大夏各大郡省逛一逛,就能得到如此高位?

    李星辰有些不好意思:“星辰只是将整个大夏的地理摸索的差不多了,但是其他的王朝国家尚未前往,还想到处去游历一番,才能沉下心来继续撰写世界地理说。”

    柳川哪里肯放过李星辰,有这个家伙探探前路,将世界各地的地理情况摸清楚,除了有助于将来打仗之外,还能得到不少工业社会的必需品,比如石油,比如钢铁!

    所以在听到李星辰的话后,柳川直接笑眯眯道:“没事没事!等大夏哈佛大学设立了,你尽管去其他王朝国家探测地理,不仅继续担任地理学院院长,还能有朝廷派人保护,管你衣食住行。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带着学生一起去嘛!”

    李星辰一听,两眼都放光了。

    可以啊,有朝廷派人保护,还管衣食住行,而且还能带学生一起去,最重要的是能够完成自己的世界地理说,这也太爽了吧。

    许兴运差点气晕了。

    这是什么情况?

    只是在世界上到处溜达溜达,就能当官员,朝廷还派人交互,管衣食住行?

    可怜他许兴运累死累活,到现在身居朝廷高官,就任检察院副院长,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张进微笑道:“李先生有所不知,柳首辅爱才之心,世人皆知,不仅创办了新式教育,还创办了帮助百姓找工作的爱夏馆,而且还一直在寻找大夏境内擅长工业,科学,发明的人才。你若是做了地理学院的分院长,将来肯定有一群跟你志同道合的人!”

    柳川哈哈大笑,当即笑道:“李先生,既然如此,本首辅也就不客套了,这深山的地理情况,哪里适合建造工业基地”

    李星辰点点头道:“昨日来到深山,我大概瞧了瞧,这工业基地选址的事情,就交给星辰吧,保管能给柳首辅确定最好的地形!”

    许兴运一脸茫然不懂:“什么是最好的地形?难道工业基地在哪里建造,还需要李星辰说了算么?”

    “这工业基地,由于要发明很多的东西,当然是最好的位置才好。不仅地理情况好,还要防止山体滑坡,泥石流,以及考虑到敌人的侦探情况,所以比较高深。没有专业的人士,随便选个位置的话,到时候很容易出问题的,你明白了吗?”柳川笑眯眯的说道。

    李星辰带着人手去勘察地形,柳川、许兴运等人继续视察织布机工厂。

    许兴运还是有些不服气:“柳首辅虽然你把什么飞梭,还有水利织布机吹上了天,但我只信奉现有的织布技术,就是用足踩织机经线木棍,右手拿打纬木刀在打紧纬线,左手在作投纬引线的姿态。这种才是最简单的省事的。这什么水利织布机,真的管用么?”

    他越说越是激动:“虽然我这个检察院副院长,是你推荐上来的。但我许兴运可是铁面无私之人,如果你柳川为了攫取利润,任用私人,导致工业基地除了问题,导致工业产品无法生产出来,我一定上奏女帝!一点情面都没有!”

    许兴运就是这臭脾气,他看到柳川又是什么水利纺织机厂,又是什么地理勘察,貌似这个大润发生活连锁商行的张掌柜也都跟他有很深关系,提前几个月已经开始建造,便开始狐疑。

    柳川一脸无语。

    要说服这臭脾气的许兴运,还真不是容易之事。

    “既然口说无凭,耳听为虚,那么眼见为实吧!”柳川一指张进:“把正在制造的水利纺织机抬一台出来,再把原有的老式纺织机弄出来,比试比试,让我们这位检察院副院长明白什么才是效率!”

    许兴运这才冷哼一声,表示认可。

    众多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代表们也在好奇的看着,这水力纺织机真的如同计划书上写的,提升八倍的速度吗?

    张进微微一笑,指着一排刚刚建好的水力纺织机炉道:“幸好,我们的工艺简单。已经制造出不少水力纺织机了。那么,老式的纺织机我们这里也有。”

    张进一声令下,开始比拼纺织的速度!!

    许兴运和众多大亨,伸长了脖子,看向在人工的情况下,两台纺织机的纺织速度。

    老式的织布机,是席地而坐的踞织机(叫腰机)。使用方法是用足踩织机经线木棍,右手拿打纬木刀在打紧纬线,左手在作投纬引线的姿态。这种足蹬式腰机没有机架,卷布轴的一端系于腰间,双足蹬住另一端的经轴并张紧织物,用分经棍将经纱按奇偶数分成两层,用提综杆提起经纱形成梭口,以骨针引纬,打纬刀打纬。腰机织造最重要的成就就是采用了提综杆、分经棍和打纬刀这三种。这种织机虽然看似很简单,但是已经有了上下开启织口、左右引纬、前后打紧等个方向的运动,操作很难,而且很费时间,最重要的是纺织速度很慢!

    而水力纺织机,依靠着深山的泉眼喷流出来的大量泉水,再加上有飞梭作为辅助,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纺织速度大幅度提高,纺织出比老式纺织机的速度提升几十倍以上!

    纺织工人,十分熟练得将棉纱,放在两台纺织机上,这些工人,也都是熟练工,配合默契,效率很高。

    柳川微笑,这水利织布机,其实说白了就是借助水啊,河流的情况下,将纺织的技术大大提高,就这么简单。

    工人们将棉纱放在两台纺织机上面之后,便缓缓坐下,准备开始纺织布料!

    开始!

    纺织机的声音逐渐响起,尽管两台机器各有不同,但是终究还是会有很大的声音的,好在不会损坏,还是声音很大而已。

    半天之后,纺织结束。

    纺织工人清点了布匹的数量。

    老式纺织机织布两米左右,而水利纺织机整整织布十六米长!

    柳川看着大夏第一台水力纺织机制造出来的布料,心中的激动,就别提了!

    在他眼中,就是大夏纺织业的未来啊!

    许兴运看着一脸激动地柳川,暗暗嘀咕道:“旁门左道。”

    圣贤书读多了,他便认定其他的都是旁门左道,唯有读书才是正经事。

    什么地理,什么纺织,都不如读书重要。

    所以即便看到了眼前水力纺织机纺织出来的布料,但是他心中依旧狐疑。

    他看着眼前水力纺织机纺织出来的布料,看了一遍又一遍,眼中的狐疑彻底消失,变成了满满的震惊!

    许兴运彻底服气了,垂头丧气道:“是下官输了,下官不该质疑柳首辅的工业产品。”

    柳川一脸和蔼道:“许大人也是为了大夏的百姓而已,我岂会怪罪?”

    许兴运眼含热泪,哽咽道:“柳首辅你真是”

    柳川话锋一转:“各位觉得怎么样?现在还后悔入股大夏商业银行吗?”

    老式织布机被水利织布机,全面碾压,充分证明了水利织布机的价值。

    乡绅集团和宗教的代表们,也当然看到了水力纺织机的厉害,一个个肠子都悔青了。

    塔吊、飞梭、水力纺织机,这些东西,可都是大发横财的利器啊。

    他们有些后悔,怎么没有早点认识柳川?

    其实,他们想多了。

    当初他们可是一个个要跟柳川的死磕啊,恨不得将柳川扒皮抽筋,柳川又怎么可能帮助他们呢?

    水利织布机工厂参观完了,柳川又转向了青云堂的士子赵勇义。

    赵勇义的任务,是建立大夏的第一个大型运输物流集团。

    柳川现在有的是钱,建立运输物流集团,便可轻易将货物从工业基地,运输到任何想去的大夏郡省,并获得最大的利润差价。

    柳川煞费苦心,要建造工业基地的本质,还是要获取财富。

    财富是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

    柳川不仅要搞开放,还要推动大夏的经济水平快速上涨,从而将资金回拢,大力发展军事,不过这个得一步一步来。

    赵勇义苦笑道:“柳首辅,运输物流集团,需要准备的条件太多,一时半刻还没法投入运营,需要少说需要半年的时间准备。”

    柳川点点头。

    大夏的制造水平太过落后,不是短时间能克服的。只能先准备,条件成熟再说了。

    工业基地,只能一步步来。

    此时,外面却传来了一声通禀:“柳首辅,有些老人求见,说是来找李老爷子。”

    柳川却微微一笑:“原来是那群能人过来了,请他门速速过来。”

    他在大夏朝议工业基地之后,便问李老爷子,这辈子有没有结识到一切制造家,工程师,甚至是医生之类的能人,如果有的话,就把他们叫过来,为自己和工业文明效力。

    结果李老爷子直接点头答应了,马上写信到大夏的几个郡省,柳川令人快马加鞭送信,为的就是将这些能人汇聚到自己身边。

    看到了李老爷子之后,这群能人很激动,眼中带着泪水,互相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带着回忆。

    “没想到此生竟然能够相见,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一别数年,原本以为此生再无相见的可能,没想到此次因为柳首辅的缘故,让我们重聚在一起了。”

    柳川翻了个白眼,谁关心你们是不是重聚了,本首辅关心的是你们一身的技术好吧?

    他留意到,这次来的一群能人中,有一位满脸沧桑、神情倨傲、轻蔑注视着一切,与其他能人格格不入的一位老婆子。

    这位老婆子的眼神中,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似乎看不起周围的人,连其他能人他们也看不起。看起来,跟其他的能人似乎不是一伙人。

    “敢问这位是?”柳川一指这人。

    其他的能人们满脸尴尬,站在当场,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这位。

    倒是老爷子李杰红开口解释道:“柳首辅,您不是说过,希望找到一些制造家,最好是有技术的制造家吗?我正巧认识这位嫂嫂,马上就给她写信,请她出山了。”

    柳川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之前在首辅府邸说过的,找些有技术的制造家。想不到老爷子还真的有这方面的人才。

    那老婆子倨傲得睥睨着柳川,嘴里嘟囔了半天,柳川听得满脸懵逼。

    大夏因为有不少民族的原因,民族之间的语言并不相同,所以柳川听不懂也是正常的。

    老爷子李杰红一脸尴尬,并不知道该怎么说:“额,柳首辅,她的脾气很古怪,年轻时候老朽认识她的时候,她们村子里的人准备将她活活打死,因为制造的东西被人称作妖物,她刚才说的是担心你这个奸贼用发明出来的东西祸害百姓。”

    柳川翻了翻白眼,无语道:“让她说说她年轻时候为什么会差点被人活活打死,她制造的是什么东西?”

    老爷子李杰红将原话说了过去,那老婆子的眼中带着回忆的痛苦之色,最终说了两句听不懂的话语。

    “她说她年轻时候提出过一种设想,制造出一种车子,能够大幅度提升速度,可以用来运货,但是锅炉太大,引起了大爆炸,被村里人抓起来,要打死她。因为这是妖物。”

    柳川眼睛脸色微变,刚才的一点不快,随着老爷子的话,瞬间烟消云散。

    制造出一种车子,能够大幅度提升速度,可以用来运货!

    我去!

    这不就是后世的火车嘛!

    不对,应该是最原始的蒸汽机!

    柳川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不动声色地道:“你问问她,这个设想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爷子李杰红将话语告诉老婆子之后,随后老婆子又说了回来,

    最终老爷子李杰红解释道:“她说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烧火做饭的时候,因为锅里有水,她一时好奇将一个空心的球以及饭锅用管子连接在了一起,结果水煮沸腾之后,导致冒出来的烟气,将那个空心球转动起来了,所以她根据这个,制造出来了那个妖物。”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爷子李杰红的脸上带着尴尬,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老婆子竟然是因为这个才制造出那件东西的,感觉很儿戏,所有有点不好意思说:“要是柳首辅觉得不行的话,那就派人将她送回去吧。”

    柳川差点笑出来。

    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大制造家,竟然如此轻易的被自己找到了?

    自己这是人在家中坐,福从天上来啊。

    这位老婆子,虽然被老爷子李杰红写信请来,但却桀骜不驯,觉得柳川就是个奸贼,只会用来祸害百姓!

    柳川看似乎不太好对付,不过却故作冷笑一声:“李老爷子,我觉得她制造出来的东西的确是妖物,还是命将士们,当场打死吧。”

    老婆子一听,顿时急了。

    她可是在书信里看了,老爷子李杰红请她前来帮忙的原因,是因为当朝首辅,也就是眼前这个柳川,需要他们这些人才,在大夏进行改革。

    她有些倨傲,也是因为看不起柳川。

    但凡有才之人,恃才傲物很正常,何况是老婆子?

    但看起来,柳川觉得自己的设想根本没用啊!

    四周的将士们,眼中的神色瞬间变得凶狠起来!

    没有首辅柳川提出来的工业文明,她这辈子研究的东西全部都是歪门邪道啊!

    老婆子颤颤巍巍的来到柳川面前,哇啦哇啦,说了一堆听不懂的民族语言。

    老爷子李杰红无语道:“她说的意思,是她的制造方向是没问题的,若是没有她制造出来的东西,大夏根本无法进入工业社会,奸贼柳川果然是个眼瞎的人,算了算了,还是让老婆子回去吧。”

    柳川嘿嘿一笑,狐疑地看着老婆子:“那你是说,你说没有你制造出来的东西,大夏根本无法进入工业社会?”

    老婆子冷笑一声,负手而立,态度十分倨傲。

    就连那些其他的能人,对柳川的话,也有些不以为然。

    他们虽然痛恨这老婆子一把年纪却那么高傲,但是在认识老婆子的人,都知道老婆子的厉害。在制造上,老婆子就是整个大夏的一尊大神啊!

    也就是这老婆子性格太高傲了,而且制造出来的东西太邪门了,才被世人所不容。

    如今,柳川居然敢在制造上,挑衅老婆子?

    这不光是老婆子接受不了,连同样身为其他的能人,心里也不服。

    老爷子李杰红无奈的说的哦啊:“柳首辅,这老婆子在制造上的本事,真的无人能及啊”

    这些其他的能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大夏,深知朝廷重文轻理,制造只是歪门邪道,只有读书才能有前途。故而民间的制造人才很少。

    但可惜,柳川却不服。

    不狠狠打压一下这老婆子的锐气,不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群能人的轻视,他们还真以为本首辅好惹啊!

    这一次,许兴运和大夏的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人士们,却不服了。

    他们旗帜鲜明站柳川这一边。

    许兴运冷笑道:“真是坐井观天!就算这老婆子制造上造诣不浅,但是我大夏人才济济,总有比她能力强的!”

    乡绅集团以及宗教人士们此时也是如此,纷纷冷嘲热讽,表示大夏的人才之多,无论在任何方面,别看朝廷不重视制造,随便抓出来一个人,照样能够碾压你们。

    眼看这份论战不断升级,变成了意气之争,柳川微微一笑,对狂傲不已的老婆子说道:“不如,我们打个赌?”

    刚刚被血坑的许兴运,狠狠翻了个白眼,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这群能人们。

    我已经被血坑很多次,终于轮到我坐看别人受害啦。

    老婆子恃才傲物,当然受不了柳川的挑衅,哇哇叫着,猛然点头:“这个挑战我接受了!”

    许兴运叹口气,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老婆子。

    柳川这奸诈之人,何时吃过亏?

    连我这个所有百姓称赞秉公执法的许兴运,都屡屡栽在柳川的手里,惨痛沦为他的手下,你这个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老婆子,居然敢迎战?

    老爷子李杰红看到老婆子迎战,也十分振奋,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也加入进来,大大下注道:“柳首辅,如果老婆子在制造上赢了你们,我等要求给专属的地方,潜心研究各项,你不要硬逼着我们!”

    柳川眼中闪过一丝老辣狡猾的光芒,慢悠悠道:“你们都是人才,这点要求即便不做赌注,本首辅也会答应你们的,但是如果你们不行呢?”

    许兴运叹口气。

    柳川嘴角扬起的那么笑容,分明是在挖坑啊!

    也就是这些年纪大的老人们,还不知道柳川的能力啊!

    果然,老爷子李杰红又上当了,想也不想,满口答应:“若是我们不行,以后任你差遣,同时他们几个也有人士的奇才,想办法请他们过来,为您柳首辅效劳。”

    “你确定?”

    “当然确定!”

    于是,老奸巨猾的首辅柳川,就这样与老婆子和几个其他的能人,定下了一个让后者悔恨终生的约定。

    然而,此时的老婆子当然没有被坑的自觉,自信的说道:“只要是制造上的,你们只管提!我肯定能够结局!”

    老婆子的自信,可不是无缘无故。在如今的大夏,制造上差不多已经无敌了,很少有人能够比她强。

    至于其他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柳川点点头,满怀自信笑道:“极好!那我们就比试你年轻时候制造出来所谓的妖物进行论证吧!”

    “年轻时候制造出来的那件东西”老婆子愣了愣,实话说,她这辈子都在研究这个。而且她刚才也说了,凡是制造上的都可以任由柳川开口。

    柳川此时说比试这个的论证,也符合制造的范畴,老婆子当即不屑的冷笑起来。

    研究了一辈子的东西,她还能比不过柳川不成?所以,面对这样的对决,老婆子直接点头答应了。

    “既然如此”严嵩露出满意的微笑,一指旁边深藏不露的程大位:“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川,乃是大夏的当朝首辅,恰好也知道一点关于制造方面的知识!你年轻时候制造出来的那件东西,我以前也曾经设想过,那我们也算是有缘,你可以进行提问,若是本首辅有任何问题回答不出来,本首辅就认输,反之就是你认输。”

    老婆子闻言,有点诧异。

    这位传说中的奸贼,竟然懂得那件东西?

    不过,她自认为是大夏最了解那件东西的人,所以也只是点点头,直接开口问道:“老婆子在年轻时候制造那件东西的的时候,曾经考虑过用其他的东西代替水蒸气,但却失败了,后来这些年研究出来不少东西可以代替,不知你可知道有哪些东西可以代替?”

    “这个简单,通常除了水蒸气作为动力之外,还可以通过木头,煤炭,更甚至平时使用的垃圾来作为推动力,但是最大的缺点是利用率低,浪费材料,所以以目前来看,水蒸气最适合的办法。”柳川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对他根本没有丝毫难度,好么?

    果然,老婆子听到柳川的话语之后,脸色也凝重起来。

    作为制造家,她就算不明白柳川在做些什么,但是有老爷子李杰红转述之后,她的眼中浮现浓浓的惊讶之色。

    正如老婆子所说,制造是最简单也是最难的东西,只要是同行聚在一起,就能听得懂

    老婆子虽然被柳川摆了一道,但这个办法她早就试验过了,所以她依旧自信十足,挑衅得看了一眼柳川。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老婆子开始不停的提出问题,虽然有些疲惫,但自认为胜券在握,因为在她看来,这么先进的制造技术,整个世界也只有她具备

    果都被柳川一一解答出来,导致老婆子险些吐血。

    严嵩满脸的笑容,一边喝着茶,一边悠然的跟老婆子较量着。

    不管你在这个时代提出的蒸汽机再厉害,总之也打不过穿越者!

    哈哈,你就老老实实的为本首辅效劳吧!

    能得到老爷子李杰红这么一位科学家,首辅柳川已经认为自己很幸运了,没想到老爷子柳川竟然这么给力,竟然将这个世界的瓦特,给请来了!

    好吧,虽然是女性瓦特,但至少懂得蒸汽机啊!

    有了这么个制造家,还愁以后不能发展?

    这蒸汽机可是未来火车的雏形啊!

    不多时,老婆子额头上汗流淌下来,直到最后,更是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会比我懂呢,老婆子此生都在研究,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年轻人呢!”

    “我竟然输了,我竟然比不过一个年轻人!”

    老婆子最后跪倒在地,朝着柳川说道:“老婆子认输了!”

    在场其他的能人们,哥哥难以置信。

    老爷子李杰红更是两眼失神道:“想不到这柳川柳首辅,居然也懂得制造!商业,官场,经济,科学,制造我的天啊,他究竟还有什么不懂的?!”

    在他们的印象中,朝廷礼仪轻科学,在奇门上绝对不可能取得什么大成就。

    但眼前残酷的事实,却是直白的告诉了他们,你们真的很一般!

    老婆子此时全然没有了之前目中无人的状态,激动道:“我以为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懂我。想不到今日竟然遇到了。”

    老爷子李杰红满脸尴尬的说道“柳首辅,是您赢了!以后我等为您效力,并尽快请出更多的人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