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二十一章 整个工业基地热闹了!
    (本章025字左右,下一章晚上点左右吧,今天家里实在是有事。)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过去吧!”

    此时的姜宏正义感发作,整个人如同斗鸡一般,目光炯炯向姜黄说道:“此次过去一定要发现奸贼柳川的把柄,然后我们一起向姜黄进言,将此獠搬倒!”

    姜黄感觉自己和大哥两个人的高风亮节感动了:“皇室能有大哥,还有我这等正义感十足的世子,实在是太好了啊!”

    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压根没有摸着良心说话,也全然忘记了曾经做过的为非作歹的事情。

    “有了我们两位世子前往深山,任由柳川权势滔天,也必然难逃我们的正义审判!”

    这一刻,姜宏感情真挚眼泪流了下来。

    就连姜黄都感动哭了。

    深山,工业基地工地。..

    柳川、许兴运带着老爷子李杰红、老婆子等能人,在等待着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就位。

    老婆子早已将蒸汽机设计图计算完成,已经做出了最优化的制造方案。无论是成本还是时间,都在这位制造大师的努力之下,构建出最好的制造模型,可以说,蒸汽机的制造,万事俱备,只欠工业基地完成了。

    数十位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

    许兴运看着日上三竿,但还荒凉至极的山脚下,对柳川怒道:“你说好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呢?”

    柳川翻了个白眼:“这大清早的,谁又热气了?”

    许兴运怒气冲冲道:“你堂堂的大夏首辅,与朝廷通缉犯胥美勾结,要是我下关的脾气,早就上本弹劾你了!不过,我念在你也是为了深山工业基地,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今日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不到位,我必然一起算账。”

    柳川又翻了个白眼:“要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动员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来了怎么办?打赌?”

    许兴运一阵火起:“打赌就打赌!眼下已经日上三竿,要是再等一炷香,还不来,我就上奏女帝!”

    “你输了呢?”

    “下官以后任凭差遣!”

    “呵呵,你早已经任凭本首辅差遣了。”

    两人正在斗嘴,却只听得负责警戒的官兵们,颤声大叫道:“报告首辅!有一只身份不明的队伍靠近!肯定不是军营的将士,戒备!”

    负责此地安全的官兵们,立即刀枪明亮,全力戒备,准备战斗。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就连许兴运都吓了一跳,顾不上与柳川斗嘴,急忙爬上监视塔,极目远望。

    他真是吓了一大跳!

    人!

    到处都是人!

    黑压压的人!

    山呼海啸,数千人啊!

    这些人,编成了队列,秩序井然,一声不吭,走了过来。

    只有军营的将士,才有这等纪律!

    这,绝对是敌人!

    军营的将士要来不可能没有通报。再说从这些人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装备衣服上看,也不可能是军营的将士们。

    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

    “这么多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许兴运急眼了,指着深山县尹赵谦笋大骂道:“这座深山,究竟有多少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

    赵谦笋也傻眼了。

    他虽然知道深山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势力雄厚,但也没想到这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如此成气候,这来到此地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怕是足有五千吧?

    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就在距离大夏京城不到五十里外的深山!

    眼下,这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便排列着整齐的战争方阵,杀气腾腾地喊着口号,迈着步子,扛着武器,向深山工业基地的地方逼近而来。

    所有的官兵们如临大敌,进入最高战备状态。

    但场面依旧无比柳峻。

    面对草原突厥的五千人的绝对优势,柳川一方的力量,虽然更加训练有素,但人数只有五百多人,对方一旦冲锋过来,势必被人十打一,活生生堆死。

    柳川的目光深邃,看着杀气腾腾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许兴运气得跳脚,一边指挥官兵,一边跳到柳川的面前,就差指着柳川鼻子骂道:“看看你搞得好事!这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多么危险?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劝阻你啊!”

    “劝阻?”柳川一指:“没必要劝阻,接下来就是我们命令他们干活了。”

    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沉默得走到严阵以待的官兵面前,却听到一声清脆的命令,立即静立不动。

    人群,如海洋般劈波斩浪分开。

    从最深处,一袭长裙雪白的胥美,坐着一个个壮汉抬着的使者宝座,衬托她肤色更加肤白胜雪,傲然而来。

    在她的周围,巴扎黑巴扎依乞塔吾扎依,脸色冷峻,杀气腾腾,飞扬跋扈而来。

    柳川撇撇嘴。

    很显然,这是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精心策划的一次示威行动,意在向朝廷示威。

    胥美的坐轿,轻飘飘走到了柳川的面前,居高临下,傲然睥睨着大夏首辅,一众官员。

    许兴运却不吃这一套,跳着脚喝道:“一个小小的宫女,还不赶紧下来!?”

    胥美轻蔑的看了一眼许兴运。

    无需她亲自出马,乞塔已经冷笑道:“就凭你这点人马?还敢在深山猖狂?我们这就灭了你,信不信?”

    许兴运气得吹胡子瞪眼。

    作为顽固的清流直臣,他哪里肯服气?

    眼看许兴运从地上拎起砖头,就要冲上去,跟乞塔玩命,柳川开口了:“你们多大年纪了?无不无聊?”

    他环视了一圈那杀气腾腾的五千草原突厥的勇士,仿佛一个包工头在检阅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队伍,看了一圈,还特意上去捏了捏几个壮汉的胳膊,检查一下力气,这才满意点点头道:“肌肉看起来倒是挺丰满的。这批货我还算满意,那就别耽误时间,赶紧干活吧!”

    这话说的天经地义,好像骡马商人看完了牲口的牙口,准备抽着鞭子,让骡马开工一样。

    一阵海风吹过。

    数千人,鸦雀无声。

    巴扎黑暴怒了,跳着脚暴跳如雷,指着柳川骂道:“大奸臣柳川!谁要给你干活?什么叫这批货你很满意,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川冷漠地瞥了一眼暴跳如雷的巴扎黑,满不在乎地眯缝着眼睛,看了一圈扛着铁棍、斧头、铁锹、杀气腾腾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悠然道:“哦?有问题吗?本首辅付出了东西,你们出力气,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们倒了一片。

    就连许许兴运、狄亚杰等人都被柳川的话,弄得哄堂大笑起来。

    这,简直太搞笑了。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组织们,杀气腾腾,包围工地,落在柳川眼中,原来是来干活的的?

    就连胥美,都微微皱起眉头。

    她之所以带着这么多,一早前来,确实存着两种矛盾的心思。

    一方面,她虽然跟柳川达成了协议,以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换取柳川提出的条件。但另一方面,她也觉得这么被柳川利用,很没面子。

    所以,她在出现在柳川面前的时候,顿时决定,给柳川一个颜色瞧瞧!

    就算要干,也要让柳川吓一跳!

    没有威风,柳川拿他们当牛做马,这怎么行?

    巴扎黑感到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额头青筋直跳:“谁说我们是来给你打工的?我们要把你们全部杀光!”

    这次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临时改主意,阵前反水,正是巴扎黑的主意。

    他振臂一呼,怒吼道:“我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们,我们岂能做大夏的奴隶?军营将士”

    有这个高手煽动,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中的一些强硬造反派,立即血脉贲张,大吼起来:“杀光!杀光!”

    几十万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同声大吼,高高举起铁棍、狼牙棒、铁锹,气势骇人。

    被包围在核心的五百多大夏的官兵,在人数多出十倍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人海之中,显得如同暴风雨中的孤舟似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翻船。

    不少官兵们额头上的冷汗滴落下来。

    就连强硬派许兴运,也有些面色灰白。

    他喃喃道:“娘子啊,相公此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你一定要将咱俩那娃子养大啊!”

    在巴扎黑的带领下,五千气势汹汹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一步步将大夏的官员逼到了山顶上。

    柳首辅等人,无路可逃。无路可退。

    柳川看着胥美:“这么说,你们不是来帮助本首辅建造工业基地的?”

    胥美心里也充满了矛盾。

    昨夜,她力排众议,与柳川达成了一致,但三大高手都明确反对,巴扎黑甚至提出,只要她胥美敢于合作,他就拉着兄弟,拉起队伍,出去单干。

    胥美面临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分裂内讧的危机。

    所以,在乞塔的调和之下,她也做出了一些调整。

    那就是听从巴扎黑的建议,围攻深山!

    胥美一方面,要借助柳川的力量,替她镇压内部反对派,另一方面,她也要看看柳川的斤两。

    如果柳川搞不定此事,她胥美也要趁机趁火打劫,抬高要价!

    所谓她与柳川的同盟,就是相互算计,相互利用而已。

    两人并不存在共同理想和利益。

    胥美一言不发,盯着柳川,想看这神通广大的柳首辅,有什么办法处理此事?

    即使她最后跳出来,替柳首辅镇压下这次变乱,也要柳首辅付出足够的代价,提高出价,让她满意才行!

    比如,更高的雇佣价格!

    女人心海底针,更别说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胥美,跟在女帝的身边长大,早已深通权势之道。

    柳川看了面无表情的胥美一眼,再看了一眼杀气腾腾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悠然道:“你们确定想要杀了本首辅吗?”

    巴扎黑自认为胜券在握,哈哈大笑,此时他风光无限,将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使者胥美都压在下面,俨然成为指挥这只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大军的第一首领,挥舞着赤虎双爪,对柳川怒吼道:“就算杀了你,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他淡淡一笑:“你们的意思,本首辅懂了!”

    巴扎黑哈哈大笑:“柳川你这次却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们,被我们逼到了绝境,还不求饶?说不准我会留你一个全尸。”

    柳川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什么是绝境,那本首辅就让你们见见世面吧!”

    他放出一道烟火,冲天而起。

    只听得一声炮响!

    踏!踏!踏!

    在深山的山脚下,快速走来一只强大的水师舰队!

    三公主姜丽亲自带过来的!

    柳川早就预料到了这些家伙们会出尔反尔,所以连夜命人去找三公主姜丽,让她带着半个京城的军营将士,来到了深山的山脚下隐藏起来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在深山再怎么牛逼,总没法到料到他会有此后手吧?

    这就是柳川布置的后手!

    对付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除了利益之外,还要有镇压!

    看着山脚下那密密麻麻,至少数万人的大夏将士们,看着那些大夏将士们身上精良的装备,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们傻逼了!

    巴扎黑嘴大得合不拢,手中的长剑惊讶得掉落在脚上,刺穿了脚丫子,都浑然无感觉了。

    这震惊,实在是太

    胥美也震惊了。

    她看着之前柳川总是笑眯眯的,虽然屡次提醒自己,这是神通广大的柳川,不可招惹,但依旧情不自禁产生一丝蔑视。

    但如今,她终于再一次意识到,这柳川,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她确实在深山里面,有草原突厥的五千勇士们,但人家在山脚下还埋伏了如此数万人的大夏将士啊!

    一阵山峰吹过

    五千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们,五千张惊恐而又苦逼的脸啊!

    他们的武器,是狼牙棒铁棍,人家大夏军营的兵器,是闪着明晃晃,冰冷至极的钢刀啊!还有天下闻名大将军姜丽啊!!

    这不是战争!这不是战争!

    再度重复一次,这不是战争!

    这是屠杀!!!

    而且,这所谓的五千,并不是所谓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只不过是受到草原突厥王的命令,前来大夏办事而已啊!

    五千草原突厥勇士,全都害怕了!

    恐惧的气氛在人群中蔓延。

    三公主姜丽甚至无需动手,只需要命令军营的将士们守住深山,不允许任何人下来,就能将他们活活饿死啊!

    当然,他们倒是胁迫柳川,但是,那位狄亚杰也不是好惹的,狄亚杰的实力,早就在草原突厥国流传了啊!

    而且还有五百名官兵,怎么着都能拖延一段时间,让首辅柳川安稳的离开啊!

    大部分的草原突厥勇士,两腿都在打颤了。

    他们并不怕死,但却怕死得如此憋屈,被大夏的将士们,轻松屠杀,拿去积累战功啊!

    一名草原突厥的的勇士高呼起来:“大家不要误会!我是突厥国的普通老百姓!,来到这里是受到突厥国王的命令,说是在大夏刺探情报的,突厥国王给我钱,给我住的,我才来大夏的啊!而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使者说能赚钱啊!我是好人啊!你们不能欺负好人啊!”

    这一句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

    很多草原突厥的勇士都纷纷表示,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都是被草原的突厥国王逼迫来大夏的,而且今日过来是帮助大夏建造工业基地的,什么巴扎黑,根本不能做主。

    做主的人是使者胥美啊!

    巴扎黑被当众打脸,啪啪脆响,那叫一个尴尬啊!

    他这个老大,领着小弟来造反,小弟们却被大夏的军营将士吓懵逼了,纷纷表示我们都是大大的好人,绝对不会干坏事!

    胥美凝望着山脚下杀气腾腾、列阵整齐的军营将士们,轻轻叹了口气,看也不看脸色铁青的巴扎黑一眼,笑道:“胥美自然是带着他们,帮助柳首辅建造工业基地的啊。结果你倒好,搞出这么大阵仗,吓唬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突厥勇士们,一个个都腿脚发软呢。”

    这位大夏通缉的前任司礼监掌印宫女胥美,倒很懂得见风使舵,见势不妙,立即说道:“至于个别脑子进水之人,柳首辅不要理会就是!”

    巴扎黑气得差点肺都炸了。

    但他看向巴扎依吾扎依乞塔。

    三个货,没一个支持他的。

    柳川这个奸贼,早已准备好了两手斗争之策,再蛮干下去,都要被人包饺子了。

    杀光?杀你妹!

    我们都是来帮助大夏建造工业基地的。

    乞塔最没节操,为了化解尴尬,第一个哈哈大笑,走了出来,撸起袖子,扛起铁棍,骂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干活?以为大夏的饭是白吃的?谁动弹的慢,丢了我们草原突厥国的人,我乞塔大鞭子抽他,伐树去!伐树少了,没饭吃!”

    看到乞塔亲自带头参加劳动,其他的三位高手对着那些草原突厥勇士们吆喝起来:“干活!快点!伐树!搬石!”

    柳川一努嘴,赵谦笋带着深山的官兵们,立即飞扬跋扈起来,凶狠地拿出鞭子,抽打着这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

    大夏的官兵们只需要抽打驱赶着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便可将从深山的杂草灌丛,树木,巨石,全部搬走,一一建设成道路、工业基地和以及工厂。

    看着刚才还气势汹汹,要杀光大夏所有人的五千草原突厥的勇士,这么快就从狼变狗,温顺的开始热火朝天大干起来,准备死在这里的许兴运,都愣了。

    他长大嘴巴,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富有纪律性地开始劳动,效率极高!

    这画风,转变有点快,连许兴运都不知该说啥了。

    “这”许兴运充满佩服的看着柳川,他知道自己又误会柳川了。

    柳川这个奸贼,早已算好了这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一切后招,轻松一招,就将他们全部变成劳工了。

    许兴运看着巴扎黑都被乞塔拿着刀子逼着,投入了劳动之中,摇身一变成了劳工,不停的砍树,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朝廷如此头疼、在边疆日夜抵御的草原突厥的勇士们,就这么替大夏干活去了?

    说好的凶猛至极呢?

    这柳首辅,真是太厉害了!

    以往朝廷征调百姓,都是出工不出力,最擅长偷懒。

    但在组织严密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之中,这种事情几乎没有!

    在胥美一声令下之后,五千草原突厥的勇士们,如同听话的狗一样,拼命劳动,速度简直一个顶大夏百姓三四个!

    这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组织太严密了,根本无需大夏官兵的监管,只要有人偷懒,立即有人过去,一顿拳打脚踢,无人敢于偷懒。

    这效率,自然也是极其恐怖。

    很快,深山变成了热火朝天的工地,四处开花。

    荒凉的深山,此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深山划定的工业基地工地之上,五千人草原突厥勇士,热火朝天,汗流浃背,拼命劳作建设。

    五千苦逼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喊着口号,将无数的树木和石头,运到山脚下,更是有好几百个人平整地面,开始往下挖坑,建立牢固地——工业基地根基。

    眼看着工程速度,快得惊人,几乎一个下午,原本一片荒凉的深山,就大大变了模样。

    别说许兴运一脸懵逼,就连老婆子、老爷子李杰红都看得呆了。

    老婆子赞叹道:“真是奇迹啊。这草原突厥的勇士们,果然是力气非凡啊!我见过咱们大夏干活的百姓们,无论是工作热情还是效率,根本无法与草原突厥的勇士们相提并论!”

    老爷子李杰红赞叹道:“照目前的样子,我看两个月建设一座工业基地,并非不可能啊。之前我还认为,怎么算都无可能!”

    许兴运叹了口气。

    他看向柳川,心中更加佩服无比。

    柳川别出心裁。

    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都给我变劳工!

    在银子和大夏军营的双重压力之下,这些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居然变成了大夏最好的劳工。

    胥美巧笑睐兮,走到了柳川身边:“柳首辅,怎么样?胥美值得相信吧吧?说答应就过来了,银子是不是该涨涨了?”

    柳川用力翻了个白眼:“你这是一心为了我么?分明是想要破坏我建造工业基地,被本首辅运筹帷幄,不成惨变劳工了才对!还想再涨银子,做你的白日梦吧!”

    胥美苦哈哈叫了起来:“柳首辅冤枉啊!胥美真的没有这个想法啊!,要怪就怪那个巴扎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柳川冷哼一声:“本首辅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工程质量不能让本首辅满意,别想拿到一分钱,更别提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了!”

    胥美脸色一变。

    她聪明的很,一听就明白,柳川这是要在里面搞鬼了!

    “这怎么行?我们说好的!”胥美急了。

    柳川咳嗽一声:“那就要看你们搞出来的质量怎么样了。”

    柳川饶有兴趣得看了一眼娇靥发白的胥美,心中微微冷笑。

    胥美这才意识到,柳川的套路这么深,连她都被算计在里面了,气得柳眉倒竖。

    但此时她还有选择么?

    只要这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建造了这工业基地,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柳川绝不会放人,而且就算此时胥美想要反悔,也晚了,山脚下有数万人的军营将士在啊!

    谁是傻子?

    胥美咬牙切齿,狠狠白了柳川一眼:“好一个柳首辅,杀人不见血!我还是太年轻啊。”

    柳川语重心长道:“其实吧,你一点都不吃亏。需要我给你说说么?”

    他掰着手指头一算:“你能拿到五百万两银子,这其实还是小数目。关键是大夏商业银行半成股份,日后每年分红,不会低于五亿两银子,而且是年年都分钱啊!”

    胥美大为意动,其实她也算过这一笔账,不然也不会如此热心与柳川合作。

    但柳川下一句话,让胥美脸色又变了!

    “当然,前提是你闷头发大财,从此隐姓埋名。如果敢离开大夏的土地,包括在大夏境内惹是生非,煽风点火,那么大夏商业银行的股份,就会被收回来。”

    柳川一脸理所当然。

    胥美失声叫道:“还能这样?”

    柳川一脸无辜:“你以为呢?你都离开大夏的土地了,凭什么给你分钱?没睡醒吧你?”

    胥美咬牙切齿,狠狠瞪了柳川一眼:“这一步,你之前是不是也早就想好了?算计在我头上?”

    柳川咳嗽一声:“我记得我让狄亚杰告诉你了啊。”

    胥美欲哭无泪。

    你妹的。

    这柳川好坏啊!

    用一个大夏商业银行,不光套牢了自己手下的五千多名草原突厥勇士们,连自己这辈子的行走都要被他套住了啊!

    以后,随着分红越来越多,想要在大夏境内惹是生非,煽风点火,可得三思后行,好好想想。

    比如,每年五亿两的分红。

    如果你敢离开大夏的土地,或者在大夏境内惹是生非,煽风点火,那银子就别想了了。

    谁能下这个决心?

    之前,胥美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反正已经走投无路了,谁怕谁啊?

    但现在,一年至少五个亿了,但又不能离开大夏,也就是说这个钱只能在大夏境内花掉,但是能拿到这么多钱,反而难以让胥美难以下决心啊。

    胥美气得恨不得咬下柳川两块肉。

    这坏蛋!真是坏的出水啊。

    不过柳川打个巴掌给个枣子,微笑道:“别生气,接着预支的合作银子。”

    柳首辅厚厚一踏大额银票,悄悄递过去。

    胥美接过来数了数,二百万两。

    她脸上的愤怒立即化解,转化为满面春风,冷哼一声,傲娇转头,向砍树累得大喘气的巴扎黑喝道:“不许偷懒!快点给我干活!”

    柳川摇摇头。

    女人啊。

    见到好处,立即眉开眼笑。

    柳川看着在深山里挥汗如雨、却洋溢幸福笑容的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若有所思,低头不语。

    他这次以经济手段,拉拢收买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本来只是权宜之计,效果却出奇的好。

    对了,这以后可以作为对付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的一大法宝!

    柳川决定,立即写奏折,将此事告知女帝!

    不然这安置数千名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数万大夏军队的调动,柳川可不敢私自做主,不然将来惹怒女帝,导致她大做文章,就太不值了。

    女帝对柳川奏折里的内容也是半信半疑,然后给柳川回了信,说如果这些草原突厥勇士们,没有什么坏心思,那就继续留着,若是产生大患,那就在工业基地建造完成之后,直接全部杀掉。

    这件事情让柳川自己做主,书信的结尾留了一句:柳爱卿,你多加小心,朕等你回来。

    “京城有两位皇室世子拿着圣旨,已经到了深山,让首辅去接旨。”

    “两位皇室世子?”柳川一皱眉头:“哪两个人??”

    这消息,女帝并未告诉他,因为在女帝看来,自己的两位堂弟过去是磨练的,柳爱卿只需要稍微看管一下就行,不许亲自说出来。

    京城距离深山只有短短五十里,这姜宏和姜黄按照常理来说早就到了,可是这两个家伙半路又返回去跑到青楼,发泄了一番,这才耽误了时间,来到山脚下后,想给柳川一个下马威,才有现在柳川面临的一幕。

    官兵说道:“是姜宏和姜黄两位世子,带着圣旨而来,请柳首辅速速下山接旨。”

    按照大夏规矩,凡是带着圣旨来的人,无论是谁,都要亲自出面接旨。

    柳川眼珠一转,就知道这两位是干嘛来了。

    捣乱来了。

    以女帝的性子,既然说不会阻挠他,那就不可能从中捣乱,如今送过来这两个皇室世子,估计是女帝解决不了的事情,为之感到头疼,但碍于皇室宗亲的面子,又不得不将其送来。

    捣乱的两个家伙来了。

    好在柳川之前布置柳密,手段迅速,已经搞定了草原突厥的数千勇士,工程顺利开展,不然被这两个皇室世子一起搞,柳川就手忙脚乱了。

    但姜宏姜黄这两位无法无天的皇室世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实在讨厌。

    柳川眼珠乱转,计上心来。

    “去请胥美,我有要事商议。”

    很快胥美来了:“柳首辅,请问有什么事吩咐?”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此时胥美早已抛弃了仇恨,开始为工业基地而奋斗了。

    “刚刚收到消息,来了两个皇室世子,姜宏姜黄,这两个家伙想必你知道吧?估计要来找事了,需要你这边做件事”柳川与胥美密议了片刻,只听得胥美一声娇嗔看着柳川:“柳首辅,民间叫你奸贼柳川,压根没有叫错啊!”

    胥美翻了翻白眼,然后去办事了。

    山脚下,姜宏姜黄,如同高傲的公鸡,站在那里。

    本来,他想摆臭架子,让柳川来山脚下跪迎,享受一把逼着柳川磕头的爽感,结果被三皇姐姜丽狠狠瞪了一眼,吓得再也不敢有这个想法了。

    行吧行吧,那就不让柳川跪下了,让你接旨就行了。

    然而等了老半天,柳川压根就没有出现,这让两位世子愤怒至极。

    奸贼柳川,这么久不来,肯定在安排对付我的办法,或者在藏匿贪贿的证据!

    他们两个急匆匆的上了山,来到了柳川所在的地方。

    看到柳川正在悠闲的喝茶,姜宏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吊着嗓子叫道:“柳川跪下,迎接圣旨!”

    然后,柳川压根没有起身的一丝。

    姜宏大怒,两眼瞪圆喝道:“柳川,你好大胆子!见到圣旨竟然不跪下!”

    柳川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身上。

    姜宏和姜黄认真看了看。

    柳川的身上穿着御赐的黄马褂,左手拿着免死金牌,右手握着尚方宝剑!

    这些东西,代表柳川是女帝罩着的人,同时尚方宝剑能够斩掉所有臣子,以及皇室宗亲!

    两位皇室士子一下子愣住了。

    柳川咳嗽一声:“不是有圣旨吗?赶紧念出来,本首辅忙着呢!”

    姜宏兴冲冲要给柳川憋大招,被磕得满头血,只能憋得脸红脖子粗,只能取出明黄色的圣旨,摊开准备念出来。

    然而,下一秒姜宏眼睛瞪大,瞬间懵逼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旁边的姜黄不明所以,接过圣旨,下意识念了出来:“柳爱卿,朕的两位堂弟到了深山之后,你要严加管教,教他们重新做人,成为对大夏有用的人才,如有违抗之事发声,你自行决断,朕给你承担,钦此!”

    两位皇室世子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看了。

    “皇姐这是在搞什么?”姜宏气的咬牙切齿,没好气的说道:“我们分明是来潇洒的,什么时候要被区区一个臣子管教了?!”

    姜黄也是气的不得了,当即怒道:“走,我们现在就回去!”

    柳川哪里会与啊你要,微微一笑道:“这旨意,是女帝为了你们好啊女帝要你们两个来到深山,就是让你们改过自新的,往日你们依仗着的皇室宗亲身份,在这里是没有用的,本首辅把丑话说在前头,咱们互相不得罪,你们尽管玩,但是不准插手深山具体事务,不准惹是生非,否则本首辅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爱与和平!!”

    姜黄一上来又被女帝的圣旨惊到了,高傲的姿态大大跌落,此时又听到的话,气得眉头倒竖,就差跳起来指着柳川鼻子大骂了。

    还是姜宏年纪大些,比较冷静,一看小弟被柳川气得失去理智,赶忙凑到姜黄耳边,低声道:“千万不要中了奸贼柳川的激将法啊,他这是故意激怒我们,好趁机气的我们离开深山。我们要是离开,不就不能发现他的罪证了吗?不就正好中了他的全圈套,了么?”

    姜黄一拍脑袋,对啊,自己不是来跟柳川吵架的,还是尽快掌握奸贼柳川的证据,送到皇姐手中,让皇姐狠狠的惩罚他,哼!

    姜黄看向柳川,冷哼一声道:“哼!本世子不与你做口舌之争!我现在要去瞧瞧工业基地建造的怎么样了?这个总没有问题吧?”

    他身为皇室的世子,乃是天下最尊贵的家族,料想柳川也不敢拦。

    谁知,柳川却还是一推六二五:“你俩要是闲着没事就去玩泥巴吧,别耽误本首辅的正事!”

    “你说什么?!”姜宏怒了,跳脚骂道。

    柳川瞥了两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俩是傻子吗?听不懂吗?这工业基地是重中之重,什么时候成为儿戏了,要是想呆在这里,就别耽误本首辅的正事,要是不像呆就赶紧走人,本首辅还觉得你们会捣乱呢。”

    “不行!”姜宏心中冷笑。柳川越是遮遮掩掩,越是说明他心中有鬼!他俩之所以跑来,不就是为了抓柳川一个出其不意?

    “本世子乃是皇室宗亲,你敢阻挡?”

    眼看着姜宏和柳川又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两边的姜黄和许兴运,无奈翻了个白眼。

    平素唱黑脸暴脾气的许兴运,不得不站出来调停:“世子,这工业基地确实需要保密,不能轻易让人进去的。”

    姜宏诧异地看了许兴运一眼,痛心疾首道:“许兴运,本世子早就听闻你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你跟着这柳川没多久,就被他收买了。你说,你是不是跟他厮混在一起了?”

    许兴运本来就是名声胜过爱自己,一看姜宏这样,气得浑身发抖:“我许兴运的名声,所有的百姓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世子,你今日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我怎么跟柳首辅厮混在一起了,若是解释不清楚,下官一定要找女帝伸冤!”

    姜宏与许兴运,一个皇室世子,一个朝廷的检察院院长,就在工地门口吵起来了。

    看着这里热闹至极,柳川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姜宏与许兴运两个人,唾沫星子乱飞,一直说的嘴巴都干了,直到最后,姜宏发现柳川早就离开了,当即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许兴运骂道:“好你个许兴运,还说没跟奸贼柳川厮混在一起?你分明是故意想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给奸贼柳川毁灭罪证的时间!”

    听到这话,许兴运彻底发飙了:“世子,你给我站住,今日你一定要给下官一个说法,说下官跟柳首辅厮混在一起,你可有证据?若是没有,下官跟你没完!”

    许兴运气的浑身发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