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的内阁首辅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女帝亲临!
    (本章10300字,求推荐票求打赏,打赏最重要!!!)

    世子姜黄看着王府管家等人,找来不少粗木顶住墙体,继续向高处修筑,内心十分痛苦,心灰意冷。

    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一面是自己的母亲,一面是大夏奸贼柳川,乍一看上去,世子姜黄的选择根本毫无悬念。

    肯定是听母亲的话。

    但如今母亲做的事情,却是偷奸耍滑。

    而奸贼柳川却是认认真真的做事。

    两下一对比,这种巨大的落差,世子姜黄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在修建造工业基地墙比拼中,他早已输给了柳川,从打地基那一步起,他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世子姜黄可以承认自己无能,但绝不能做祸国殃民的事。

    “去柳首辅那。”他对跟随的世子亲兵道。

    世子亲兵还未回答,世子姜黄背后却响起王府管家的声音:“世子,你要去哪里?”

    世子姜黄转过身去,看着王府管家,深深叹息一声:“我去找柳川坦诚我建造工业基地的失误。地基不稳,这段墙体终究不能用。我身为世子,不能自欺欺人,更不能再浪费朝廷的银子和民力,必须尽快推倒重来。”

    王府管家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王府管家苦笑一声:“世子,你这是怎么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共同进退,完成工业基地的建造吗??怎么你居然要跟柳川那个奸贼沆瀣一气?”

    世子姜黄愤怒道:“此事,怎么能说是我跟柳川同流合污?我此生此世都不会相信柳川!”

    “但是!”

    “问题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是我们把事情做错了!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世子姜黄一声正气道:“我决不能坐视因为我的自私自利,让深山留下这个致命的隐患!”

    王府管家冷笑道:“区区一段墙体,不过几百米,怎么就成为深山的致命隐患?我看就算地基不稳,有哪些粗木顶着,墙体也能支撑几年。”

    世子姜黄坚决道:“不!这隐患一日不除,我世子姜黄一日良心不安!你不要拦我,我要马上找柳川,坦诚地基的问题,承认我失败了,让他用他的办法,重新夯实地基,再建造工业基地墙。”

    他话音未落,只听得王府管家仰天哈哈冷笑一声:“好一个世子姜黄!你母亲已经告诉我,让我全权做主,而我不允许你如此做!来人!”

    一群人冷笑着将世子姜黄包围起来。

    世子姜黄怒道:“怎么?你们还想劫持世子?造反不成?”

    王府管家冷笑道:“哪里。我们怎么敢?只是请世子回去三思后行。到了墙体建成之日,双方赌斗我们赢了,再释放世子出来不迟。”

    身后的人们皮笑肉不笑道:“还请世子见谅。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还不速速请世子大人回去休息?”

    “你……”世子姜黄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府管家。

    气得浑身发抖!

    身为世子,居然会被手下人暗中囚禁?

    这简直造反了。

    他还想大叫,却被几十个人,捂住嘴,推搡着回到了房间,然后房门被人上锁,窗户被人封住。

    世子姜黄愤怒地大叫道:“你这小人!小人误国!这段墙体绝不能用!放我出去!”

    王府管家冷笑道:“世子,我觉得你是太累了,才会胡思乱想。好好在这休息半个月吧。每天我会派人给你送饭,放心饿不着你。”

    他让人严加看管,施施然走了。

    这情况,当然逃不过柳川派去监视的狄亚杰耳目。

    狄亚杰将这消息立即禀告了柳川。

    柳川房中。

    许兴运听得勃然大怒:“什么?一个小小的王府管家,竟然囚禁了世子世子姜黄?”

    狄亚杰道:“似乎是世子姜黄良心发现,决定向柳首辅认输,再将那段地基墙体推倒重来,才遭到这等待遇。”

    许兴运气得猛然一拍桌子:“这长公主是什么心肠?明明是对国家有百害无一利的事情,他非要干!世子姜黄虽然做事糊涂,倒也不是良心坏透之人,此事,我们一定要管!”

    他直视柳川。

    柳川笑眯眯道:“你前两天不是还想去痛骂世子姜黄么?”

    许兴运老脸一红,前几天他一时冲动,还想去痛骂世子姜黄,没想到果然误会了世子姜黄。多亏柳川拦住了他,不然这下人丢大了。

    不过许兴运属于死鸭子嘴硬,依旧犟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柳川笑眯眯点点头:“不错。这世子姜黄总算是良心不错,没有失去读书人的风骨,值得我们一救。不过。”

    他话锋一转:“不能惊动敌人。”

    许兴运一脸惊奇:“为何?世子在自己的行辕被劫持,这可是震惊朝野的大事啊。”

    柳川叹息道:“正是因为这罪名太大,女帝也会考虑,长公主承受不起这种名声,怕是会不予追究。想要一口吃个胖子,反而什么都吃不到。”

    他奸笑两声道:“当今最好的办法,是我们偷偷救出世子姜黄,再与世子姜黄联手,上演一出好戏!让天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好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万年好孩纸许兴运都被柳川带坏了,伸长了脖子好奇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狄亚杰,附耳过来。”柳川神秘兮兮笑道。

    狄亚杰在黑夜中行动,神不知鬼不觉,落在了世子行辕的屋顶上。

    他走到了世子姜黄的房前,透过观察窗户,看了一眼世子姜黄还在,只是有些愤懑躺在床上。摆在桌子上的午饭晚饭,一点没动。

    ……

    有王府的人皱起眉头,问负责送饭之人:“世子,多久没吃饭了?”

    送饭之人诚惶诚恐道:“自从被囚禁,他就开始绝食,没吃过饭。”

    “混蛋!”王府的人慌了神,大骂道:“饿死了世子,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他对世子姜黄道:“我的好世子,人是铁饭是钢,你身子骨要紧啊。”

    世子姜黄冷哼一声道:“你不用多说,我活活绝食而死就罢了。”

    王府的人一看这世子姜黄硬骨头,变了一副嘴脸,恶狠狠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给我冲进去,灌米汤!”

    他带着几十个人冲进去,世子姜黄拼命反抗,可惜反抗无效,被人硬生生掰开嘴,灌进去很多米粥。

    王府的人冷笑一声:“以后再绝食,就给我灌!只要他不死就行!”

    世子姜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落泪。

    此时,他突然听到地下有声音,吓了一跳。

    这地下,貌似有土行孙在打洞。

    从地下,突然钻出一个人脑袋。

    “你,你是人还是鬼?”世子姜黄颤声道。

    “你才是鬼!”那人没好气道:“我家柳首辅,派我来救你。事不宜迟,速速跟我走吧。”

    世子姜黄难以置信看着眼前的洞。

    要知道,王府管家和可是将周围百米都控制地飞鸟不入,这人打地洞需要打百米,还能精准地打到自己的房间地下?

    这人要么会法术,要么不是一般人。

    一想到柳川建造工业基地时,神乎其技的手段,世子姜黄终于服气了。

    “柳首辅,手下能人多啊。”世子姜黄苦笑道:“我如果还能再见天日,一定要去看看。”

    在柳川房间,柳川看到了蓬头垢面、满身是土的世子姜黄。

    “柳首辅,都是世子姜黄没用!”世子姜黄满脸羞愧,深深鞠躬道:

    “这次赌斗,是我姜黄输了!”

    听着世子姜黄如此坦诚自我批评,柳川心中暗爽,微微摇头道:“世子何须如此?你也是为国为民啊!”

    世子姜黄更是羞愧地满脸通红:“柳首辅越是这么说,姜黄越是惭愧。如今大错已经铸成,我还被下属扣押,如果不是柳首辅派人救援,我就只能上吊自杀了。”

    看着一脸惭愧的世子姜黄,柳川笑道:“世子虽然做事水平差一点,但大事上不糊涂,不肯同流合污,本首辅正是冲这一点,才派人救你。”

    做事情水平差,还有救,一旦人心坏了,就彻底没救了。

    柳川觉得,自己救这世子姜黄,还是值得的。

    “你听好。如此这般这般……”柳川附耳说道。

    “啊?”世子姜黄一阵惊呆:“这也行?”

    “事实上,王府管家已经在这么干了。”柳川笑了笑:“你不信去看看墙体?”

    世子姜黄愤怒已极,冲到了外面看向自己修筑的墙体。

    月色之下,能工巧匠们还在连夜施工,都很疲倦。

    甚至有一个人,搬砖头时太过困倦,从脚手架上滚落下来,坠落到了地上,惨叫声响彻夜空。

    他手中的大青砖,摔在地上碎成八瓣。

    但王府管家不管不顾依旧挥舞鞭子,大吼大骂,命令能工巧匠加速施工。

    在夜色之下,世子姜黄看到,能工巧匠的墙体高度,已经上升到了12米多!比柳川的墙体还要高,进度还要快!

    世子姜黄出离愤怒。

    如果说之前没发现墙体倾斜,地基没打好,是能力问题,如今用粗木顶住墙体比拼进度,就完全是恶意造假了!

    世子姜黄气炸了肺啊。

    世子姜黄气得跳脚,喝道:“丧尽天良!柳首辅,我这就去阻止这群人!”

    柳川笑笑:“稍安勿躁。按照我说的行事,定然可以阻止这件事情。”

    世子姜黄想了想,也只好暂时咽下这口气,正色道:“柳首辅,若你这次能挽救阻止这件事情,日后若有吩咐,我必当尽心竭力。”

    他又怕柳川作为柳川提出什么非分要求,补充一句:“当然不能违背天理良心。”

    ……

    当夜,王府管家又去巡查了一次世子姜黄的房间,发现世子姜黄呼呼大睡,并没有异常。

    到了第二天,这位一直绝食、闹不合作的世子姜黄,居然破天荒主动要求与王府管家谈话。

    这让王府管家等人,喜出望外。

    要知道,虽然他们囚禁了世子姜黄,但这并不是上策。

    就算手脚做的如何干净,这里毕竟是柳川的地盘,柳川一旦问起来,怎么不见世子,他们很难交代过去。

    就算一直囚禁世子姜黄,到了赌斗结果那一天,总得把他放出来吧?他要是当众说自己输了,被人囚禁,替人背黑锅,上面人的脸上也不好看啊。

    最好的办法,是这个愣头青自己想通了,肯乖乖答应他母亲的要求。

    如今,这位世子姜黄饿了几天,还真开窍了?

    王府管家与世子姜黄聊了起来。

    世子姜黄倒是真开窍了,叹息两声,说自己虽然不喜欢这么做,但胳膊熬不过大腿,再说乃是他亲生母亲要求的。考虑了几天之后,他决定听母亲的,对付柳川。

    王府管家大喜过望。

    世子姜黄作为世子开窍了,那是最好不过。

    王府管家不放心,又检查了一遍世子姜黄的房间,没发现任何可疑之物。

    世子姜黄鄙夷看着王府管家,心中对柳川的能力更加佩服。

    昨晚他特意问了一下,柳川是如何将地洞精准地挖到他房间以下的,柳川一指程大位和笛卡尔:“我有一堆能人,偷偷进你的房间有何难度?”

    王府管家检查无误,就相信了世子姜黄,重新将他推举为头领,释放出来,皆大欢喜。

    世子姜黄心中冷笑,表面上淡然道:“建造速度进度如何了?”

    王府管家喜形于色:“世子,我们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主意,可解决地面墙体倾斜难题。咱们的建造速度进度,已经大大领先柳川了!”

    世子姜黄一挥手:“待我去视察一下。”

    视察一圈之后,世子姜黄面色铁青,摸着空心砖,训斥王府管家道:“难怪你们建造速度进度快,原来你们还是用粗木盯着墙体!这不是害人么?”

    王府管家不屑一顾道:“这墙体本来就是样子建造速度。用来搬倒柳川的,只要赢就行了,在意那么多干嘛?”

    世子姜黄看着王府管家随便乱来的态度,恨不得一拳砸在他的鼻子上,强压怒气道:

    “可双方赌约中,除了比拼速度,还要比拼质量。一旦赌约当日,柳川一党要求检查质量,又该如何?他手下能人很多,一眼就能看出你们的问题。”

    王府管家和指挥使,之前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胸有成竹道:“世子不用太担心。既然我们敢这么干,当然背后有人撑腰!只要我们的建造速度,从表面上看,能比柳川的快,到了验收之日,长公主前来亲自验收!”

    “母亲?”世子姜黄吃惊了:“我母亲要亲自前来深山?”

    “当然!”王府管家得意洋洋拍着胸脯道:“深山工业基地,风云际会。严贼都亲自到深山了,长公主怎么坐得住?”

    “前几日,长公主已经进宫面圣,说这次世子与柳川的赌约,震惊朝野,关注极大。为了避免双方在结果上扯皮,并作为女帝监督双方,弄清楚到底谁的建造工业基地之法更好,长公主请求亲自来一趟深山,主持这次赌约揭晓仪式,担任总裁判!”

    “长公主可是您的母亲,世子大人您说,这个结局是谁赢??”

    王府管家一脸歉意道:“世子啊,你现在知道,奴才我不是害你了吧?有长公主亲自插手此事,柳川绝对赢不了长公主!你只管放心。”

    世子姜黄心中确实悲凉而笑,

    看到王府管家那吃了蜜蜂屎般的轻狂,世子姜黄就知道,他肯定得到了母亲的许诺,日后可以从深山大建造速度中,大捞特捞。

    世子姜黄极其厌恶此人,却只能装出一副松了一口的样子:“母亲如果能亲自作为总裁判,来到深山,那建造速度质量倒不至于太担心了。我们只要日以继夜,加快施工就好。”

    王府管家点点头道:“世子说的对,我们正在督促士卒,连夜施工。”

    世子姜黄不动声色道:“我看到有些能工巧匠因为疲劳过度,摔死、砸死了不少,可要小心啊。”

    王府管家冷笑道:“只要能赢下这一场,能赢下这一场就行,那些能工巧匠的死活根本不重要。”

    世子姜黄沉默一会,挥挥手让他们去干活。

    王府管家使了个眼色,才退了下去。

    世子姜黄发现,身边总有不少暗探,一直跟着他,即使上厕所都要跟着。

    显然,王府管家将他释放却不信任他,一直紧紧盯梢呢。

    世子姜黄心中愤懑,要不是听了柳川的计策,真想现在就跟王府管家这些贱人拼个鱼死网破,当面质问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有柳川的计策,世子姜黄心中也就略微安稳。

    不过,他还是暗自怀疑。

    “就这点小手段,能四两拨千斤,破坏了母亲的大计?我真是担心。”

    他虽然心中还有怀疑,但也只能按照柳川的交代,继续在工地上走访。

    他似乎十分关心建造速度质量,不时与工匠头目交谈,甚至亲自指点工匠施工。

    工匠头目向他哭诉,这些天王府管家根本不听他们的,一个劲用粗木顶住墙体,弄得墙体摇摇欲坠的,根本不能坚持很久,也许连一年都不到,就会倒塌。

    按照大夏律,一旦墙体等建造速度倒塌,他们这些工匠要反坐。故而这些工匠头目极度恐惧。

    世子姜黄听了工匠头目的话,也表态要加强建造速度质量。

    ……

    “怎么办?

    看着世子姜黄在墙体上忙碌的身影,远处正在指挥草原突厥的五千勇士施工的许兴运,皱起眉头,对柳川道:“你到底搞什么名堂?为何任由他继续施工?”

    柳川微微一笑:“他手中,拿着一张纸,你看到没有?”

    许兴运眯缝眼睛:“那张纸有什么用?”

    “等着看好戏吧。”柳川道。

    世子姜黄指挥施工两天,眼看建造速度就要完工了,又突然病倒了。

    随后几天,世子姜黄足不出户,再也不去工地,每天忙着写什么东西。

    王府管家此时忙着赶进度,将建造速度彻底完工,碾压柳川,也顾不上理会这世子姜黄。

    眼看着他们的建造速度,从13米、14米、15米,马上就要修到预定的高度了,而柳川的建造速度还在不紧不慢地修着,王府管家等人欢呼雀跃。

    这下,终于赢了。

    又过了两天,深山迎来了一位大人物。

    当今大夏女帝的姑姑,长公主来了!

    长公主为了享受这一刻,特意请旨从北京风尘仆仆赶到了深山。

    长公主坐在八人大轿上,志得意满,风光满面,来到深山工地。

    看到区区二十日,深山建造速度已经大变样,变成了一个火热的大工地,到处都在开工建设,长公主大吃一惊,特别对深山速度提出了表扬。但同时对深山的施工方法,提出了质疑,对世子姜黄勇于质疑,坚持现有的老办法,表示赞赏。

    世子姜黄表示不敢,柳川表示不服。

    长公主笑了笑:“本宫这次来,正是奉了女帝旨意,前来裁决你们两人的建造工业基地赌斗的。女帝对于一个现有的老办法,一个创新的办法,也是颇为矛盾,才让本宫来亲眼看看,到底哪个办法更好?不过,本宫今日去工地看了一圈,发现世子姜黄的墙体建造速度,眼看就要竣工了,柳川你的建造速度貌似还要几天。从速度上,似乎姜黄赢了啊。”

    她对着柳川笑起来。

    王府管家立即补刀:“长公主,奴才怀疑,柳川这一套新方法,是为了方便实现某些不可告人对的目的。请长公主明察。”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柳川别有用心,贪贿建造速度款。

    长公主一唱一和,点头道:“言之有理,这次赌斗之后,本宫定然会有所检查,给女帝一个明白。”

    所有人看到长公主和王府管家的态度,都明白了一件事。

    长公主,已经在磨刀霍霍,准备砍向柳川了!

    但柳川却老神在在,闭目养神,似乎根本没把长公主和王府管家的威胁放在眼中。

    这弄得长公主极其火大,暗中咬牙切齿。

    “竟敢如此怠慢本宫?你给我等着!”

    长公主也不废话,一挥手:“本宫就在这里坐镇。看谁的建造速度又快又好?”

    柳川和世子姜黄联袂而出时,世子姜黄低声问道:“柳首辅,现在可怎么办啊?”

    柳川翻了翻白眼:“能怎么办?”

    世子姜黄抓狂道:“你怎么还如此淡定?不怕我母亲对付你?”

    柳川依旧那副不死不活的老神在在样子:“怕。但怕有什么用?要有办法。你只管放心就好。”

    长公主了之后,王府管家更加疯狂,日以继夜,拿鞭子抽打能工巧匠,加快修筑速度。

    终于,到了第二十日,建造速度竣工!

    而此时柳川的建造速度,也接近竣工了!

    但从速度上说,姜黄这边的施工队,赢了!

    长公主欣喜若狂。

    她花费了那么大力气,才促成了此事,终于让孩子姜黄赢了!

    ……

    柳川正在老神在在的哼着我要你,结果接到了长公主的传令,让他马上去长公主行辕中召开裁决仪式。

    许兴运担心不已:“柳首辅,看来长公主马上要宣布胜负了。咱们的建造速度还未竣工吧?这么说长公主赢了!”

    “你错了。”柳川:“长公主要宣布胜负,我也确实没竣工,但说长公主赢了言之过早吧?”

    许兴运担忧道:“虽然人人都知道,长公主党建造速度质量有问题,但有长公主坐镇此事会变成一笔糊涂账。长公主硬说他们质量没问题,谁也翻不过案啊。”

    柳川嘿嘿一笑:“咱们走着瞧,你等着看好戏吧。”

    他整理衣服,走了出去。

    长公主在行辕召开会议,裁决世子姜黄和柳川的胜负。

    这次会议,深山几乎所有官员都参加了。

    长公主、柳川、世子姜黄、王府管家、许兴运等,全部都在现场。

    长公主党志得意满,不怀好意看着柳川。

    柳川依旧老神在在,似乎毫无察觉。

    长公主摆出皇室的架势,八面威风道:“本宫受女帝之命,来深山主持工业基地赌约之事,如今看这墙体,结果很明显,现在我宣布——世子姜黄方,胜!”

    听到长公主迫不及待宣布己方获胜,长公主党正要欢呼,却不想一个人站了出来,怒吼一声。

    “我反对!”

    长公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长公主党们气得横眉怒目,谁敢这么不长眼?这不是打长公主的脸么?

    众人看去,却是一愣。

    居然是世子姜黄,他站出来反对自己获胜?这是怎么回事?

    长公主不愧是长公主,勉强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微笑着语带威胁道:“孩子,不知母亲宣布你获胜,你有何不满之处?如果是细枝末节的问题,不如我们下来再说如何?”

    就连王府管家也急忙上来赔笑道:“世子,你连夜奋战,实在是太累了,才会精神恍惚,要不你下去休息吧?”

    谁想到,世子姜黄却怒目圆睁,怒吼一声:“我举报,这建造速度并非我一人所为,而是王府管家这个小人,暗中囚禁我,以我的名义修建的豆腐渣建造速度!”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长公主断喝一声道:“孩子,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还是下去休息吧。”

    世子姜黄大声道:“母亲你错了!我身为世子,与柳川赌斗建造工业基地之法,却不想被坏人利用!前日,我已经写了奏折向女帝揭发了此事。估计很快就会有旨意!”

    长公主一听,顿时一慌。

    王府管家气急败坏。

    这个怎么回事?

    眼看长公主就要将此事办成铁案,谁想到闹出一个世子姜黄,自己反对,还告了御状?世子姜黄自己反对自己一方获胜?

    场面很尴尬~

    长公主按捺住惊慌,与王府管家的目光对视一眼。

    王府管家恶狠狠摇摇头,示意女帝没有证据,不会轻信世子姜黄而不相信长公主。长公主此时不能怂,必须硬顶回去。坚持就是胜利!

    长公主镇定了一下,想了想,又觉得王府管家的意思很对。

    世子姜黄终究只是个孩子,自己却是他的母亲,而且还是整个大夏的长公主,世子姜黄怼自己,孰轻孰重,这还用问嘛?

    她淡淡一笑道:“既然我儿已经告了御状,估计本宫在这里,女帝也会一事不烦二主,委托本宫代为调查世子被囚禁,有人冒名行事之事。还有这深山的墙体质量。你可一定要想清楚了,本宫定会秉公裁决!”

    它的语气森然,显然对世子姜黄语带威胁。

    世子姜黄正气凛然道:“母亲,你不能这样!”

    面对世子姜黄这种水火不侵、油盐不进的硬骨头,长公主也是一脸无奈,问柳川道:“柳首辅,你看此事?”

    柳川一直没说话,听到长公主的话,终于睁开了眼,直接说道:“用眼睛看啊!”

    长公主这个气啊。

    你这不是废话嘛!

    长公主不得已,又耐着性子说了一遍,柳川才笑了笑:“回禀长公主,本首辅觉得,世子说的没错!再说,我与世子的赌约中,本身就规定,要又好又快才算获胜。如今世子一方,咳咳,他本人说不是他做的,而是王府管家一方。”

    王府管家吓得面色发白,急忙站出来摆手道:“怎么是我?柳首辅这可不敢乱说啊,我只是帮忙而已!”

    柳川不理他,继续自顾自道:“何须自谦?推辞功劳?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一直负责此项建造速度。过分自谦就是骄傲!你就不用推辞了。你们说,是不是?”

    他身后,无数的人,异口同声作证道:“没错,就是王府管家建设的深山墙体!世子后来消失,完全是他在负责此事。那边工地大小事宜,都是请示他。”

    柳川又叫来了王府管家一方的工匠头目,一指世子姜黄和王府管家,微笑道:“你们说说,平时都是谁在负责建造速度啊?”

    这几个工匠头目,都提前得到了柳川的口信,说要想不被秋后算账,替人背锅,就要说实话。

    他们齐刷刷一指王府管家,异口同声道:“大人,都是此人负责的!除了一开始,世子主管了几天,后面都是易县令主管。他说了算!”

    王府管家被众人推出来,知道找世子姜黄当替罪羊的图谋破产,吓得够呛。

    这建造速度负责人的头衔可不是白当的,一旦建造速度质量出问题,那是要拿身家性命来陪的。

    世子姜黄却十分解气。

    柳川替他将黑锅甩出去,让世子姜黄十分感激。

    但柳川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王府管家,自顾自道:“长公主,当初说好了,是要又比建造速度进度,又比建造速度质量的。如今进度上,王府管家一方已经获胜,但建造速度质量么,本首辅不敢恭维……”

    世子姜黄大声道:“这墙体有猫腻!根本是豆腐渣建造速度!”

    长公主勃然大怒,梗着脖子说:“胡说!本宫看了一圈,这王府管家,不,是我儿你的墙体建造速度质量没问题!比柳川的建造速度质量好!”

    王府管家心中暗暗叫苦。

    面对长公主的夸奖,王府管家此时也有点慌了,连忙甩锅:“哪里,这建造速度时间紧,任务重,我也只是恪守职责,在世子姜黄的领导下,勉为其难完成而已。建造速度质量或许还有瑕疵,但肯定比柳川的好!”

    他如今撕破脸,也直呼柳川其名了。

    许兴运气得站出来大骂道:“放屁!你们的豆腐渣建造速度,我们都看在眼里!你敢说你修的墙体,能立在这里两年么?”

    许兴运在大夏,早已天下闻名,吓得王府管家一阵哆嗦,心说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要不要这么玩命啊?

    不过,长公主党一方带了不少人,输人不输阵,纷纷出来骂街。

    柳川和长公主党一方,都有不少人公然对骂,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吵什么?”长公主怒了,一拍桌子吼道:“验证一下,不就得啦?”

    柳川整好以暇道:“对,长公主这句话说对了,本首辅有一个法子。”

    长公主被噎得直翻白眼,什么叫“这句话说对了”?感情之前本宫说的都不对?

    她正要答应,却看到王府管家如同杀鸡一般,直抹自己脖子,知道王府管家肯定有事情瞒着他,多了一个心眼:“柳首辅有何妙计,不妨说来听听?”

    柳川淡淡道:“既然是墙体,当然首要是要牢固。故而质量都要严格按照战时标准来。所以墙体必须禁得住一定的投石机的石头撞击。不如我们用三公主军营内的投石机,试一试?若是不倒,就算质量过关。”

    柳川这是把王府管家往火坑里推啊。

    王府管家和后军指挥使对视一眼,脸色都绿了。

    投石机?

    这怎么行?

    两人拼命给长公主使眼色。

    长公主也是聪明人,一看情况就不对。

    王府管家肯定瞒着自己,偷工减料了。

    长公主心中这个气啊。他虽然指示不择手段,要赢得胜利,但也没想到底下人这么猪队友,搞得纸飞机建造速度啊。

    不过眼下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长公主也清楚,只能虎死不倒架,硬挺到最后了。

    “不行!”长公主断然拒绝。

    柳川问:“为何不行?”

    长公主语塞半晌,看向王府管家,支支吾吾道:“你告诉柳首辅,为何不能用投石车撞击?”

    王府管家不愧是老狐狸,眼珠一转道:“此事,不合规矩!!”

    这些人只要想反对什么,就说不合规矩。

    长公主一拍桌子:“对啊!不合规矩!哪里有这种先例?”

    他不耐烦了,一指建造速度道:“本宫看了两边的墙体,认定是王府管家一方更好!既然是女帝派来的总裁判,这就裁决……额,到底算是我儿姜黄修建的,还是王府管家你修建的?”

    眼看长公主就要一手遮天,将此事敲定结论,柳川一方人人悲愤莫名。

    唯有柳川还比较淡定,但依旧忍不住翻白眼:“怎么就不合规矩了?”

    这豆腐渣建造速度就这么堂而皇之获胜了?

    这还有天理么?

    世子姜黄一脸愤懑。

    王府管家一听,长公主就要宣布自己获胜了,也得意忘形,不再一味推辞,站出来道:“此事乃是世子姜黄与柳川赌斗,我监工负责修建的。”

    眼看功劳要下来了,王府管家也不客气了,将这份功劳揽在自己身上,承认是自己干的。

    只有柳川看着王府管家,微微一笑。

    长公主狠狠点点头,他也厌烦了反水的世子姜黄,宣布道:“本宫宣布,这次获胜者为……”

    “不着急吧?”一个不大却充满不容置疑的女子声音,在门口响起。

    长公主行辕中的众人,纷纷侧目。

    谁敢打断长公主的话?不想活了么?

    长公主一听,却头皮都炸了起来。我去!这声音,怎么这么像那个人?

    她怎么可能来到深山?

    王府管家正要被长公主宣布胜利,正在期待中,却被人硬生生掐断,心中这个不爽啊,站出来大骂道:“谁啊?如此无礼?打断长公主?不想活了?”

    柳川断喝一声:“住口!”

    王府管家回头一看,整个人傻了。

    从门口徐徐走入一列威武雄壮、盔明甲亮御林军!!

    看到这些威武雄壮、盔明甲亮的御林军,王府管家脸色都绿了。

    柳川笑眯眯地迎了上去,首先跪拜道:“微臣,恭迎女帝!女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多全场所有人纷纷跪下迎接女帝。

    来的人,居然是女帝女帝!

    此时,女帝在瑶歌以及一群御林军的簇拥之下,慢慢悠悠走了进来,微笑一抬手道:“平身吧!”

    长公主这才反应过来:“岚儿,你来深山怎么不提前告知姑姑啊?”

    女帝似乎心情很好,笑吟吟道:“朕在宫中接到了堂弟的告状信,又接到了柳首辅的密折,还接到了姑姑你的回复。听说深山又是工业基地,又是弟弟与柳爱卿打赌,还有弟弟被手下囚禁。这么热闹,朕静极思动,也是心里痒痒,就来亲眼看看工业基地,到底怎么样了。”

    长公主这才知道,原来世子姜黄和柳川一直与女帝保持密折联系,顿时心惊胆战,然后狠狠瞪了两人一眼。

    柳川似乎对女帝的到来,毫不意外,微笑道:“女帝事必躬亲,勤政爱民,乃是我等楷模!女帝亲自来深山工业基地工地视察,必将极大鼓舞士气,大大加快建造速度进度,且女帝莅临指导,我等才心里有底!”

    果然是柳川,见了女帝二话不说,先一波酸爽马屁走起。

    女帝久不闻柳川的马屁,立即被这熟悉的酸爽感觉击倒,舒服地深吸一口气,仿佛身上的毛孔都舒张开来了。

    嗯,就是这个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