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 第510章 人世艰难,仍有光明。
    事实上,抑郁症并不仅仅是人看上去沉闷一点,敏感多疑一点,爱发脾气一点......哪有那么简单?

    一旦陷入抑郁症,人会因为大脑环境内的激素分泌水平的改变,情绪也会陷入出现异于常人的状态,时间一久进而导致大脑的器质性病变。

    许多人想当然地以为,抑郁症患者是那些一天到晚情绪低落、郁郁寡欢的人。

    事实上,外表如常,甚至看上去很“阳光”的人,也会患上抑郁症。

    而抑郁症中有极少数的人患有“微笑型抑郁症”。

    “微笑型抑郁症”是少部分抑郁症患者的症状,这一类患者在抑郁的心境表面蒙上了一层微笑的面纱。

    “无”就是典型的这样一个“微笑型抑郁症”少年。

    他是被捡来的孩子,没有任何的身体缺陷,却丢弃的孩子。

    于是他被一个女人捡了起来。

    后来,她成为了他的母亲。

    女人没有为无取名字,男人不允许。

    “一个圈养的奴隶不需要名字。”

    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里,从小被醉酒的赌鬼男人家暴的“无”总是伤痕累累的躺在女人的怀里。

    女人总是抱着他,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告诉他——

    “孩子,抱歉,你没有名字。”

    “孩子,你要坚强。”

    “孩子,你要乐观。”

    “孩子,你要勇敢。”

    ……

    所以“无”比别的孩子更加懂得坚强,他会强压内心痛苦,而外在表现上强迫自己更“阳光”。

    而这就是一种内外在表现严重分裂现象。

    当“无”第一次遇上那个女孩的那一天阳光很好,微风不燥。

    那是个不一样的女孩,“无”看得出来,她和他一样的笑。

    女孩走的时候,“无”望着女孩的背影微微一笑,看起来非常友善,他低声呢喃:

    “拜托你一定也要是一个怪人呀!”

    “拜托你一定也要是一个怪人呀!”

    两句一模一样的话随着风飘散在风中,再无声息。

    是夜。

    在昏暗的房间里,所有痛苦的前尘往事都从“无”心底里翻涌出来,凡是所有经历过的苦痛都从角角落落里跳出来。

    在“无”的脑海中翻腾,回顾着自己没什么价值的过往,看着无比痛苦的现在,又想了想未知的未来,好像看不到任何光亮,我的人生就此被困住了,身体坍塌,没有幸福。

    就如同张爱玲所写的,一级一级,走进没有光的所在。

    剧本中有这样的一幕——

    某一天“无”再次遇上了那个女孩,女孩抬头望天,语气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那你现在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无笑了笑,诚实的回答道:“我只是想死啊。”

    “别逗我了。”女孩没有当真,毕竟“无”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像一心求死的人。

    但是“无”说的是真的,他现在活着是因为他觉得妈妈还需要他,她为他被打挺多次的,如果他不好好对待自己,太对不起妈妈了。

    但他真的觉得活着太累了,太没意思了。

    他真的想死,我的愿望就是可以去死。

    所以对于“微笑型抑郁症患者”来说,你们看到的那个微笑的背后,是认为自己已经无药可救的绝望。

    “拜托你一定也要是一个怪人呀!”

    这是“无”当面对着女孩说的话。

    女孩依旧以为“无”这是开玩笑的话,拍了拍“无”的肩膀,“那我也是个怪人吧!哈哈!你真有趣!”

    “但愿……”“无”的声音飘散在风里,意味不明。

    “你说什么?”女孩乐呵呵的问道,天真无邪。

    后来,女孩一点一点发现了无的家庭情况,和心理上的抑郁症。

    这让女孩一度恐惧。

    这个世界不是谁都会在发现别人遭遇不幸的时候,伸出手去帮助他,更多的人虽然不会上去踩一脚但是会选择远离。

    这不是假话,事实如此。

    女孩发现了“无”的症状,将自己的恐惧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于是,整个小镇的人都知道了。

    “无”依旧像以往一样,嘴角常挂着和普通人一样的微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喃喃自语。

    可是整个小镇的人都陷入恐慌。

    大人们下令让自家的孩子离“无”远一点,小孩子们看见他就跑得远远的。

    有时候女孩会远远的望“无”一眼,心底无比的自责和愧疚。

    如果不是她,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会收到“无”转过头来的笑容,以及口中轻轻吐出来的两个字:“骗子。”

    说好的我们都是怪人……骗子。

    女孩无比自责和愧疚,或许是这种愧疚感在作祟,她不停的背着父母收集关于抑郁症的资料。

    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心理系。

    她知道“无”的父母不会给“无”看病的钱,而她也没有这样的经济基础。

    “无”看着骗子女孩的离开,以及刚刚死去的父母,呼吸愈发的困难。

    ……

    离开的女孩的努力的学习着关于心理方面的知识,了解这方面的病症。

    当几年后女孩学成归来,得到的却是“无”早就离开的消息。

    小镇里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女孩不知道“无”会去哪里,但是她记得“无”说过,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母亲,他的愿望就是死。

    而女孩从小镇的人们口中得知“无”的得知“无”的父母在她离开后已经死去。

    女孩哭了。

    在她了解抑郁症更多的同时,对“无”已经没有了恐惧,更多的是心疼和歉意。

    女孩去“无”曾经居住的房子里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无”留下的东西。

    时间痕迹停留在一本日记上。

    “第一天遇见她,拜托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怪人。”

    “再一次遇见她,拜托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怪人。”

    ……

    “骗子。”

    ……

    “刚刚吃下安眠药,趁我还能拿着笔……想对你说:谢谢。

    刚刚似乎看见了你,在最后一刻我居然才明白,人世艰难,仍有光明。”

    “无”在女孩走后就看到了被女孩父母扔出来的关于抑郁症的书籍。

    女孩看着那本日记,泣不成声。

    又是一年过去,女孩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隔着诊所的玻璃,似乎看到了记忆里那人侧脸的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