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故事的结局没有说“无”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电影的名字叫做《超脱》,佛家用语里超脱是置身事外,把一切都不放在心上,是放下,是一种洒脱,是一种超然,一种放手,一种信任。

    而“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突然明白“人世艰难,仍有光明”,这于他而言就是一种超脱,是一种释然,也是电影最引人深思的地方。

    舒澄的手指在剧本上轻轻敲击,唇角抿着意味不明的弧度,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回忆的光。

    “无”这样的人,舒澄遇见过,身为系统的时候遇见过。

    他是她的宿主,她第一次绑定这样的宿主的时候几乎都要绝望。

    这个宿主极其容易自卑,极其偏激,一件事情要么最好要么最差,走极端,没有自信,和以往宿主心底的那一股强大韧劲不一样,他没有上进心。

    他隔离着人群,一个人喃喃自语,明明拥有着天才的思路却要接受无数人的侮辱,从而变得更加抑郁。

    在成为他的系统之时,舒澄发现自己起不到半点作用。

    甚至最后,舒澄都不会和宿主进行交流,甚至主动屏蔽了自己的耳朵,因为那个人总有理由让人接受他诡异的逻辑,并且挑不出半分错误。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天才和疯子本来就只在一线之间。

    舒澄闭上眼睛,那个宿主放在地球大约就像是海子一样的人物,她在成为他的宿主的时候甚至很少帮到他什么。

    唯一能够帮到的大约就是处理伤口。

    那是舒澄身为系统时最没有成就感的宿主,这个宿主太敏锐,太聪明,拥有着比普通人高出许多的智商,就让她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可惜的是他最后还是自杀了。

    抑郁症愈发的严重,他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舒澄身为系统时一度认为这是自己唯一没有完成的任务,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宿主在死后成为了文坛的巨匠,他被称之为传奇。

    可是,他不在了。

    虽然他和“无”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舒澄已经能够找到那种“无”的感觉了。

    这会让她在演“无”这个角色上更加的得心应手,而且她相信她这个和一个抑郁症相处了二十多年的系统……(不,现在是人)会比其他人演得更加出色。

    因为她见证了那个宿主的一生。

    他的日子,他的挣扎,他的绝望,他每日的动作,他临近死亡时做的事……

    这些都是她的优势。

    不过舒澄还是蛮喜欢剧本中这个女孩的形象的,一种想要在这个电影里自攻自受的快感升起得很快。

    虽然有人多两人在一起的画面需要剪辑,但是在这个和地球平行的世界里大家的精神世界匮乏,科技却是世界第一的,这样程度的剪辑想不让人看出破绽还是蛮容易的。

    实在不行,她就偷偷动手。

    沈和看着舒澄嘴角的迷之笑容,眉心猛的一跳。

    舒澄漆黑的眸子深邃,自攻自受,完全不一样的性格,这么演戏简直太带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