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舒澄黑色碎发下漆黑的眸子看着某个殷勤的男人,殷红的唇角上扬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男人果然不应该宠着,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小说里面的什么总裁无条件宠着小蜜的剧情都是扯淡。

    被宠坏的傲娇男人不好,看看现在没有被宠着的男人多乖。

    舒澄漆黑的眸子一暗,殷红的舌尖划过唇瓣,要是男人现在的衣服接着往下拉一点就好了,最好是露出腹肌,扣子也不用扣了。

    荣隽驿刀削斧刻般英俊的脸出现在少年的视线,薄唇紧抿,衣衫半露,若有似无的露出完美的肌肉曲线,面无表情的无视掉少年红|果果扫向他的视线,那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一望无垠,深邃看不见底。

    舒澄挑眉,嗓音里慵懒懒的带着丝丝魅|惑,“男人,你知不知道一首歌?”

    荣隽驿的唇角微不可查的勾起,好奇的问道:“什么歌?”

    “诱|受|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一但冰山变成|狼,菊|花要遭殃;诱|受|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要|被|捆|绑,不|能|释|放,两眼泪汪汪……”舒澄朝着荣隽驿的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庞,说唱就唱,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荣隽驿的脸色瞬间黑沉,一双凛然如豹的黑眸盯着舒澄,诱受?

    舒澄眼皮轻抬,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坏坏的味道,带着丝丝魅惑的嗓音继续不知死活的唱着歌。

    那一瞬间,舒澄的思路不知不觉的偏成了:哥哥简直就是绝世|好|攻,天下|菊|花|千千万,吾只偏爱媳妇后面那一朵。

    舒澄觉得男人黑着脸的样子简直太好玩了,漆黑的眸子在一刹那似乎被点上了炫目的光芒,她歪着头,微微挑了挑眉头,唇角带着撩人的笑意。

    荣隽驿如星辰大海般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他单手放在裤袋里,感受着胸膛上少年不安分的手指,耳边少年性感含着笑意的嗓音响起:“男人,可以不用扣扣子的。”

    男人眸子深邃,很是听话的解开了所有扣子,完美的肌肉曲线露出来。

    还是身体对小孩比较有吸引力。

    舒澄的脸靠近荣隽驿,迷人卷翘浓密的睫毛离男人很近,顾盼生辉,目光里始终带着一点迷人的笑意,修长的手状似无意的拂过男人的肌肉,却也不更近一步。

    荣隽驿的眸子愈发的幽暗,下腹升起一股火热,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妖精……

    下一刻,少年吻住男人,房间的气温升高。

    “记得我之前唱过的歌吗?”少年突然问道。

    男人的眸子已经开始充血,脑袋靠在少年的肩上,低沉的嗓音飘散在空中:“怎么?”

    少年漆黑的双眸紧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性感的唇角依旧仰着邪肆的弧度,“诱|受|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要|被|捆|绑,不|能|释|放,两眼泪汪汪……”

    男人的眸子瞬间黑沉一片,“舒、澄!”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少年这样做的后果自然是……被捆绑?

    不不不,男人傲娇一时爽的事儿,舒澄还刻意没有让男人过呢!

    男人最后果断的选择了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舒澄就在卫生间外面开着电视,坏心眼的吹口哨。

    某少年无聊得看着各个台的新闻,最后停留在了一挡访谈节目上,这类节目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能够让舒澄暂时性停留一下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接受访谈的人是和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y国音乐天才奥利佛·格罗斯。

    主持人问奥利佛·格罗斯道:“奥利佛·格罗斯对大家都认为你‘天才’这个话题怎么看?”

    奥利佛·格罗斯依旧是金发蓝眸,听到主持人的问题,他的唇角扬起,露出八颗牙齿:“大家真的很有眼光,我确实是一个天才!”

    很自信,很从容。

    主持人给予掌声,接着问奥利佛·格罗斯道:“一年半以前,你发布的新专辑史无前例的滑铁卢,江郎才尽的谣言疯狂的涌向你,在此之后你消失在娱乐圈七个月,七个月之后,你带来了一首全新的单曲,单曲发布立刻上了榜单第一,所以我真的很想问问在这七个月的时间里你都做了些什么?”

    奥利佛·格罗斯蓝色的眸子微闪,想起某个少年,回答道:“那一段时间我几乎崩溃到想要放弃,不停的黑料向我袭来,我不敢看社交网站,不敢看报社评论,所以我离开了,这七个月的时间里为了寻找音乐灵感,我走了很多国家,最后到达了Z国。”

    主持人真的奥利佛·格罗斯还有想要说的,于是没有插话。

    他露出八颗牙齿微笑的告诉主持人,“在z国我无意间听到了一首歌曲,认识了一个和我同龄的少年,那是一首无字歌,歌曲没有传到y国,你们简直难以想象这首歌有多么优秀!简直太难了!”

    “接着我见到了他,他是很有趣的少年,英文发音棒极了!oh,抱歉,情绪有些激动,我似乎偏题了。他当时唱了一首原创的英文歌曲,oh,伙计,可惜了你们现在听不到这首伟大的歌曲,他只唱了一小段就戛然而止,我也不能在这里唱,毕竟这是他的歌曲。”

    主持人有些好奇:“是那位z国的歌手给了你灵感吗?”

    奥利佛·格罗斯蓝色的眸子带着激动,“是的是的,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一个天才!但是认识他,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比我天才!”

    “我当时对他说他很优秀,但是我相信我会比他更加优秀!他回答我说‘我没有机会,也没有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z国人!”

    主持人不由得疑问:“z国人不是都很谦虚吗?”

    奥利佛·格罗斯大笑,“他可不一样,他很有趣!”

    主持人:“我能问一下他的名字吗?”

    奥利佛·格罗斯回答道:“舒澄,这个名字有点难念,但是我听见别人叫他橙子,翻译成y国就是orange,哈哈!”

    看着这一幕的舒澄:“……”

    ……

    orange是什么鬼?他粉丝叫他橙子?他怎么不知道?大家不是都是叫男神吗?橙子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攻的好不好?关键是还拿到电视上面说。

    不知道那么多人看着的吗?

    她不要面子吗?

    所以等荣隽驿走出卫生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某少年含情脉脉的盯着电视里某个金发蓝眸的y国男人。

    偏偏舒澄意识到了男人的出现还继续盯着奥利佛·格罗斯,男人的眉头微皱,他觉得面前的这一幕无比的碍眼,身上的气息愈发的冷了,走到一遍把电路总闸关了。

    房间里突然变得漆黑。

    舒澄转过头,夜视能力极好的她看到的男人距离总闸有着一定的距离。

    荣隽驿:“……”

    舒澄就这样望着他,什么也不说。

    荣隽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什么也没有做。”

    舒澄翻了个白眼:“幼稚。”

    然后又说道:“白痴。”

    最后补充了一句:“不过如此。”

    舒澄学习某手游主角华锐总裁青年才俊的新晋男神的三连击成功给了男人一个暴击。

    男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继续装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幼稚。”

    “白痴。”

    “不过如此。”

    荣隽驿:“……”

    舒澄走过去,打开电闸。

    “小孩子家家的别玩电。”舒澄走到男人身边,学着男人平素严肃的样子,板着脸,认真的给男人做着思想教育工作,“电是很危险的东西,孩子被电电伤,严重可以危及生命,轻症可以出现伤口,所以我们要知道电是具有危险性的,然后我们来了解了解生活中哪里有电。”

    “宝宝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吗?这是什么标志?这是电的标志。在我们的家里里有没有用电的电器呢?我们玩一个游戏吧!我们一起找找哪里有电器,找到之后把这个电的标志贴在它上面吧。”

    荣隽驿:“……”

    他们的角色似乎又颠倒了。

    而且小孩这一种哄幼儿园小朋友的语气是肿么回事?荣隽驿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少年有做幼儿园老师的潜质。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找,那我就好好的给你讲一讲电的危险和触电应该怎么做吧!”

    “吧啦吧啦巴拉巴拉吧啦……”舒澄似乎从幼儿园老师这个职业中根本停下来了。

    对某男人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工作并且做足了幼儿园老师姿态的某少年舒澄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特别是看着男人的脸黑成了一片的样子,舒澄挑眉,漆黑的眸子里含着笑意,上扬起了嘴角。

    荣隽驿那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望着舒澄露出来的笑容,心下沉默。

    所以她家小孩的爱好就是看别人想打她却不能打她的样子,对吧?

    虽然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但是小孩这样子还真的是……幼稚,白痴,不过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