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舒澄看了一眼女人受伤的脚,和咬着牙痛苦的表情。

    “后台,我的包里有几大盒糖,将糖分发给受伤的人,找人尽力安稳受伤者的情绪,让现场其余观众不要混乱。”舒澄转身对一个工作人员说道,“另外,去找白姐和兆安给受伤的人唱一些舒缓的歌曲,安慰他们一下,平复一下情绪。”

    工作人员皱起眉头,“演唱会开不下去了啊!”

    “让现场的没有受伤的观众别急着离场,慌乱之间容易发生踩踏事件,照顾好孕妇和小孩,统计好受伤者人数和受伤严重情况,现场所有受伤人员的医药费全部由我出。”舒澄平静的说道,心底却是一阵惊涛骇浪。

    舒澄知道这次的事件绝对不是偶然,针对她的,这一次又没有直接对她出手,而且对她的粉丝。

    很好,不管是谁,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舒澄先给女人止了血,这里没有可以治疗的药物,于是舒澄只能先做止血工作。

    一个人又一个人。

    舒澄一个人一个人的做着止血工作,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舒澄居然会医术。

    舒澄一个人一个人的看着,轻伤的先放在了一边,把重伤的止血工作完成,等待救护车的来临。

    ……

    另一边。

    “滴~杜~滴~杜~”伴随着警示灯的闪烁和警报器的呼啸声,救护车将要赶往事故现场。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交通要道都会魔幻般为它放行。司机可以在车行道边缘、人行道,甚至反方向上行驶——任何地方都行,只要救护车能通过。像奔赴火灾现场的消防员一样,救护人员也需要分秒必争,因为这可能意味着生死之差。

    然而事实的情况是即便救护车鸣起了警笛,众车辆依然无动于衷,不肯让道。

    救护车司机最后选择驶入非机动车道,没想到,刚行驶五米远,再次被堵在路上。

    ……

    “救护车怎么还没有来?”

    “刚刚在网上看消息救护车被堵住了?”

    荣隽驿的眸子很冷,唇角微抿,“这件事暂时别告诉她。”

    周围的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男人说的这个人是舒澄。

    仔细想了一下,舒澄如今正在忙碌伤员的情况,要是知道这样的事情恐怕会不得了。

    “家主。”

    荣隽驿走到一个人面前,低声吩咐道:“给你5分钟,不论任何手段。”

    “是,家主!”

    在五分钟之内让救护车成功抵达,时间上肯定是绰绰有余。

    ……

    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候,舒澄已经快要完成了所有骨折人员的恢复工作。

    只需要这些受伤耽误人还需要再擦一段时间的药物可以完好如初了。

    荣隽驿的人也守在现场维护秩序,以至于现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混乱。

    直到舒澄快速的走向最后一个骨折的伤员,“你是哪里疼?现在怎么样?”

    那位伤员低着头,眸子里一片阴鹫,就在舒澄将手放在他的受处伤的时候,他突然起身……

    “舒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