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二十二章 全看见了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典风自是发现了竹韵的不对劲,浑身都在发烫。

    “你浑身都好烫,是不是得了风寒?”典风的手,在竹韵的全身上下抚摸着,最后摸到她的额头,感觉是有些发烫。

    典风哪懂得女人的生理反应,只觉得竹韵是生病了,嘘寒问暖地。

    “你快住手,不准乱摸!”竹韵咬着银牙,恨恨地看了典风一眼,可惜不具备任何威胁力。

    “你离我远一点,我的腿已经好了!”竹韵心里有些慌乱,她感觉自己的心不在常态,故作冷漠地推开了典风。

    典风被推开,有些不解,还是有些担心:“你真的没事了?”

    竹韵轻咬着红唇,瞪了他一眼,道:“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哦。”典风木讷地转过身,只见身后的竹韵,轻声站了起来。

    在她的右手腕,有一枚储物手环,里面装着她换洗的衣物······和剑!

    看着典风转过身去,竹韵眼中闪过一丝羞愤,和杀机!

    这个男子,看光了她的身体,还触摸了她全身的肌肤,简直是个该杀的登徒子!

    “嗡!”手环闪过一丝光芒,一柄长剑出现在竹韵手中,剑尖直指典风的后心!

    水潭里,小鲤鱼见此,焦急地拍打着水面,想提醒典风!

    可是它力气太小了,那声音根本没引起典风的注意,典风也不可能会明白它的意思。

    “杀了他,杀了他就不会有人知道,自己被轻薄了!”竹韵心中,闪着这样一个心思,于是她持剑便想向典风刺去!

    嗖!

    剑尖几乎都抵在典风后心了,竹韵却突然停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不行,他刚才救了我,不能恩将仇报。”另一个声音在竹韵心中闪过,竹韵秀眉微皱,没下得去手。

    “别忘了,就是因为这小子,我才差点死了,应该杀了这个登徒子!”恶魔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本退回的剑,再次伸出。

    “不行,他毫无防备就转过身去,这是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背叛这份信任!”竹韵脑子里挣扎着,再次收回了剑。

    “师姐你换好了吗?”典风等了快一刻了,见竹韵没有动静,于是问道。

    竹韵此时盯着典风的背影,心中正在挣扎,根本没在意典风的话。

    “竹师姐?”典风感到一丝不妙,担忧竹韵是不是有事,立刻转过身去。

    “啊!”眼见转身的典风,就要被长剑划伤,竹韵下意识地就将剑收回了储物手环中。

    并且,典风的突然转身,将她吓得愣住了,差点就伤到了他!

    竹韵愣住了,于是她身上披着的,典风的薄衫自由落体了。

    一副绝世美妙的画卷,出现在了典风眼前!

    这一眼,看得干净利落,洁白如羊脂玉的娇躯,典风看了个够!

    “啊!”竹韵此时才反应过来,吓得尖叫了一声,典风立刻转过身去!

    “谁叫你转过来的,你这个登徒子!”

    “师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见你半天不答话,我,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典风背着竹韵,焦急地解释,他真不是那种人!

    “师姐你听我说,我绝对不是有意想看的······”

    “你闭嘴!不许转过来!”竹韵浑身滚烫,俏脸上更是如苹果般红透了,连忙从储物手环中将衣物拿出穿戴起来。

    穿好后她瞥见了典风的那件黑色薄衫,薄衫上还有一个小窟窿,是典风之前对战留下的。

    竹韵美眸一转,不知在想什么,悄悄将黑色薄衫拿起来,收入了她的储物手环中。

    “师姐你快点,这风吹得大,别得了风寒。”典风背对着,没有转过来偷看,很有风度。

    听到典风的关心,竹韵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不过随之是有些愧疚。因为就在刚才,她差点就杀了他,她觉得有些难为情。

    竹韵看了看典风的背影,发现这个男子身材很好,骨肉分明,线条文理显着力量感。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男子的身体,不由得有些好奇,平常要是谁敢在她面前露出胸膛,她可能抬剑就杀人了!

    不过这一次,她觉得越看越喜欢。

    “师姐,你还没好吗?这风儿有些喧嚣啊······”典风有些担忧,这山风吹得喧嚣,将岸边林间落叶都吹来了,他担心竹韵会生病了。

    竹韵恍然,侧过身去不看典风,冷道:“我换好了,你可以看了。”

    她不知怎地,很想让这个男子看看,她穿上衣服的模样。按理智来说,她应该立刻离开,可她突然不想走了。

    典风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她有了些兴致。

    典风转过身来,光着上身。

    竹韵瞥了瞥他的双眼,发现他正在打量自己,随后连忙转开视线假装四处看风景。

    竹韵此时换了衣裳,长发却依旧缥缈,被风扬起得很优雅,耳上带着水晶耳坠,胸前除了雪白还有一条纯白的水晶项链!

    一袭纯白色的衣裙垂至大腿,一双完美的长腿还露着,脚下踩着水晶般地靴子,看得见她的小脚丫。

    “师姐,你好漂亮!”典风不禁地赞叹,他觉得此时的竹韵,比典晚秋要美得多。

    这和不穿衣服的时候比,是另一种美,也很具有诱、惑力。

    竹韵冷声道:“油嘴滑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嘴上虽是这么说,可听见典风夸她,心里是高兴的。

    闻言,典风有些苦笑,争辩道:“师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顺着小溪下来,谁知你在这里沐浴······”

    竹韵瞥了他一眼,见他着急解释的模样,心里有些想笑,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登徒子!”

    典风尴尬一笑,好吧,看来“登徒子”这个称号,算是消不了了。

    “噗!噗!噗!”小锦鲤见到典风无奈的样子,也觉得有些好笑,顿时拍打着水面,嘴角咧开大笑着。

    典风瞪了它一眼,走到它旁边,将它捉起来道:“你笑什么?连你也敢笑我了?!”

    “咦,这是什么鱼?”竹韵见到小锦鲤,有些惊诧,她还从没见过这么通灵的鱼。

    “啪!啪!啪!”哪怕是在典风手中,小锦鲤也用尾巴的前鳍拍着典风的手掌,毫无顾忌地笑着。

    它是灵物,能感觉得到典风和竹韵对它都没有恶意,多以才敢这么嚣张。

    “好可爱啊!”竹韵从没这么称赞过小动物,在她眼中一直是弱肉强食,从没像今日这样喜欢一个小动物。

    她不知道,她的冰冷有些融化了。

    典风无奈地看了竹韵一眼,道:“这是跟我从上面下来的小锦鲤,我和它玩儿了一路,它就跟着我来了。”

    “玩儿?怎么玩?”竹韵更加惊诧了,人和鱼怎么玩?

    “啵!”小锦鲤像是听懂的竹韵的话,瞪大了双眼看着她,随后吹了一个气泡,漂浮在空中。

    竹韵定睛一看,这气泡竟是七彩的,被风吹着朝远处飞去。

    “你们就这么玩?”竹韵不可思议地盯着典风,这是小孩子的玩意啊!

    典风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他的确是玩心太大了。

    “噗!”小锦鲤纵身一跃,跳到了水中,溅起些许水花。

    “额,对了,师姐我的衣服呢?”典风有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

    这些竹韵尴尬了,她支支吾吾地,随口说道:“我,我怎么知道?!······兴许是风太大,吹走了······难道我会要你的破衣服吗?!”

    典风瘪了瘪嘴,自讨没趣,只好从储物戒中再取出一件黑色薄衫,穿在了身上。

    竹韵见那满身肌肉被遮住,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可惜,随后她问道:“你大半夜来后山做什么?”

    典风一愣,想起了正事,他是来寻宝的啊,黑天十万年前的宝藏唉!

    (作者君我一拍脑门,哎呀,主角是来寻宝的呀!我怎么把正事忘了?糟了,全特么撩妹去了,咳咳,我有错我要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