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二十六章 她的剑
    第十次?

    黑天竟然尝试了九次,都失败了!

    典风不得不对黑天佩服起来,这样的韧性堪称百折不挠,换做他的话可能没办法沉浸这么久,只为了一次次的复活。

    这太折磨了,典风都觉得黑天几乎不可能成功,之前九次失败就是血泪史。

    “走吧,你该回去了。”黑天提醒典风,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

    典风点点头,将小锦鲤所在的大竹筒捧在手中,出了这个洞。

    “哗哗!”

    一出来便听到那瀑布的水声,虽然这个瀑布只是这后山无数瀑布中的一个,但也不小。

    “走吧,再过一万年,如果你还活着可以来这里再取三生神果,足以造就一个潜力强大的无上高手!”黑天语气有些感慨,想到了十万年前。

    那时他对风言也说过这句话,虽然不知他是否还活着,可见到半截光明草的时候,黑天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黑天刚说出这句话,就感觉很不舒服,他担心有朝一日典风,也会将这半截光明草放回来。

    典风没察觉到黑天有什么不对,他来时是顺着水流而下,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崖壁,现在要回去可真是有点麻烦。

    不过好在有黑天给他指路,回去的路没有完全顺着小溪走,而是径直朝着易字园的方向。

    这路途不算遥远,也就几十里,典风半个时辰不到,就回到了来时的地方。

    这是易字园后山,那一座崖壁之上,想他来时还曾在这里立下豪言!

    “典家,我一定会回去的!”

    “那是······”

    典风俯视着山崖下,现在已然是后半夜,他却看见了易字园庭院中有人在舞剑。

    下山就容易多了,典风将真元之剑持在手中,顺着崖壁便跳了下去!

    “呲呲!”一片火花自崖壁上闪烁,随着典风一路火花带闪电,来到了崖底易字园之后。

    典风一个纵身便越过院墙,进入了园中,发现果然有人在庭院荷花池中舞剑!

    园中阁楼中虽然有人居住,可阁楼的隔音效果很好,那一点点声响不会影响到别人。

    那是竹韵,典风一眼便认出了,他对她的身材已经很熟悉,没看到脸就能确认。

    竹韵持着不知名的宝剑,两指宽,剑刃锋锐光泽,如寒冰一般散发着寒气。

    月光射在庭院中,荷花池里的荷花闪烁着银色光芒,那是月光照在荷花上的露珠上,方才有的景象。

    竹韵身材很好,典风早有见识,却没想到她舞剑也那么美。

    她右手持剑,手腕上还戴着一枚储物手环,披着长发,双耳吊着水晶坠子,面色淡漠,剑招温和没有杀机。

    她持着剑,在荷花池上的石柱之上练习招式,倏忽之间跃到另一个石柱上,素衣素手,清风拂面之时,说不出的冰清玉洁之感。

    她像个仙子,只是有些令人感觉到冷淡,想到萧辰的话,典风不敢多想什么悻悻地准备回房。

    典风的动作很轻,悄悄地,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去。

    因为他有些不敢面对竹韵,因为之前阴差阳错看光了她,觉得有些愧疚和尴尬。

    小锦鲤眼神也很好,在大竹筒里就看见了竹韵,正想吹个泡泡问个好。

    典风连忙止住它,小声道:“嘘,别出声,小心她把你吃了!”

    小锦鲤一阵心慌,小脑袋猛地一缩,害怕地藏到了竹筒里不敢冒头。

    趁着竹韵正在舞剑,典风蹑手蹑脚地,不出一点声音沿着院子的墙壁,想要悄悄躲回去。

    只要回了他的七号阁楼,他不开门竹韵进不去。至于以后见面怎么办,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眼看就要接近七号阁楼,房门已经在身前。

    “登徒子!”一声清亮的冷哼声传来。

    典风愣了一瞬,随后不顾声响就要扑进房门,然而一柄长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前。

    “呼!”一阵凌风吹来,典风感觉浑身有些冷汗,要是他再多走一步,他的脖子就被切开了。

    她的剑,很快,很锋利,却没有杀机。

    “小子,这是你自己欠的风流债,我也帮不了你。”黑天语气戏谑,坐看典风倒霉,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典风走背运了。

    “什么叫我欠的风流债,明明就是你,要不是你叫我顺着溪水下去,我怎会看见她赤身的模样!”典风心中怒骂道,只是脸上表情精彩不敢露出一丝不满。

    他缓缓转过头去看了看竹韵,哽咽了一口口水,干笑道:“竹韵师姐,你,你晚上好啊,哈哈!”

    竹韵的剑抵着典风脖子,那锋锐的剑刃几乎都贴在了典风脖子的表皮上,令他浑身僵硬不敢乱来。

    “哼,登徒子,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竹韵紧了紧手中长剑,一想到在水潭里的遭遇,就感觉浑身发烫。

    典风身子往后移了移,笑道:“师姐啊,那都是误会,我是无意的。”

    “哼,每个登徒子都会这么说!”竹韵一把抓着典风的衣领,将他拉到莲花池中央的亭台。

    随后她坐在了亭中石桌旁的石墩上,长剑还架在典风脖子上,竹韵示意他坐下。

    典风心中有些七上八下的,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并且对方还是一个绝世佳人,最重要的是他还不占理!

    这就令典风很尴尬,很没底气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故作无辜地看着竹韵,希望以单纯善良的眼神打动她。

    竹韵见典风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灵动深邃的眼中满是情感,令她感觉浑身一哆嗦,十分地不自在。

    “你,你别这样看着我!”竹韵被典风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哪有女儿家能和一个男子一指对视,而眼神却不闪烁的。

    竹韵没发觉自己的不正常,若是旁人这么看着她,估计手中的剑就滑过了对方的脖子,可偏偏对典风她没有杀机。

    而典风也是因为之前竹韵没对他露出杀机,所以才没有防备之下,就被她抓住了。

    典风见这招奏效了,也不听竹韵的,而是继续以这种他自以为是“单纯、善良、无公害”的眼神,紧紧盯着竹韵。

    将她盯到心慌,将她盯到害怕!

    “铮!”竹韵感觉心烦意联,只好长剑回鞘,放在石桌上。

    面对典风那火热、极具侵犯意味的眼神,她没办法保持平常心,她的心再次乱了。

    收回长剑,是她担心一个不慎之下,真的杀了典风。

    “你,刚才为什么要跑?你去后山到底想做什么?”稍平复了些心情后,竹韵冷眼看着典风。

    “我,可以不回答吗?”典风试探地问道。

    “铮!”竹韵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持着剑柄,就要再次拔剑!

    “别别别,女孩子不要一言不合就拔剑,那样太不美了!”典风连忙伸手想要按住这剑。

    只是不慎之下,典风的双手都正巧按在了竹韵的一双玉手之上。

    竹韵顿时一惊,忙娇喝道:“快放手!登徒子!”

    典风摇头道:“我不放,放了我就没命了!”

    “登徒子,你快放手!”竹韵轻咬着下唇,秀眉微蹙,眼中闪烁着一丝慌乱。

    登徒子?

    典风也是火气上来了,他什么都没做,怎么总被成为登徒子?

    于是索性,典风也耍赖起来,邪笑一声:“我就不放!你不是说我是登徒子吗,哪有登徒子抓到了美人,还会放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