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二十七章 她、她、她
    竹韵想挣脱,却发现典风很大力,她本就处在弱势,没办法挣脱典风的手掌。

    看着典风那破罐破摔的赖皮表情,竹韵十分无奈,觉得心中烦乱。

    “啪!啪!”小锦鲤在地上打着挺,尾巴不断地拍打着地面。

    方才典风着急着按住竹韵的手,却将小锦鲤和竹筒忘记了,于是它摔在了地上!

    “啵!”小锦鲤愤怒地看着典风,涂了个气泡,像是在表达它的不满。

    它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浑身都沾满了灰尘,两人却都没看见它。

    等到那气泡飞到典风和竹韵之间时,两人这才想起,那条小锦鲤!

    典风忙看了一眼,正在地上躺尸的小锦鲤,一双死鱼眼紧紧盯着典风,看得他有些心悸。

    竹韵也见了,忙道:“登徒子,快将它捡起来,我不拔剑了!”

    典风半信半疑,却也管不得竹韵了,弯下身来将小锦鲤捡起来,放入竹筒里。

    竹韵果然没有再动手,她看着小锦鲤颇有些心疼的模样,道:“你怎么把它也带回来了?”

    典风在莲花池中取了水,小锦鲤就在这大竹筒中游着,将浑身的灰尘洗去再次变回了赤红色。

    “这小鱼挺通人性的,我觉得和我有缘,就带了回来。”典风笑着看了看小锦鲤,却发现小锦鲤气哼哼地看着他,嘟着鱼嘴,腮帮子都鼓起来。

    “呵呵,它好可爱。”竹韵好像忘了之前的事情,见到小锦鲤这模样便爱心泛滥。

    典风颇有些惊异地看着竹韵,萧辰说她是个极其冷淡的人,可典风并没有感觉到她有多冷啊。

    竹韵见典风盯着自己看个不休,顿时收起笑意目光微寒,冷声道:“登徒子,你看什么看,当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额!”典风转过头去,心道——我收回之前的心里话!

    这人就是不经夸,刚刚才在心里念她一句好,瞬间就变得翻脸不认人,不愧是女人!

    “典风?我等你很久了,你终于回来了!”一声清亮的女音从八号阁楼中传出,那是阁楼二楼的窗台,一道倩影从上面跳了下来!

    典风回头一眼,却见一道黑影朝着他射来,连忙闪身一丈外躲开了这一招。

    “噗!”一柄长矛的尖端没入了典风之前站着的地面,一道倩影落下,单脚点在长矛的柄端稳稳站着。

    “虚空瞬移?”竹韵惊诧地看着典风,没想到他掌握着这一招,心中也瞬间了解了之前典风是怎么神秘消失的了。

    “莫柔?”典风没懂莫柔是何意,这一击既然没想杀他,何必又要对准他呢。

    莫柔站在长矛柄端,冷冷地看着典风,娇哼道:“典风,你难道忘了,之前在宫门之外你对我做了什么吗?”

    典风一愣,旋即恍然大悟,想起了之前和莫柔交手时,不小心触碰到了禁忌之地。

    “果然是个登徒子!”竹韵一听,神色不善地看着典风,不过余光却瞥了一眼莫柔。

    “师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失手才会那样的,你别误会。”典风必须得澄清一下,否则这个“登徒子”的名号,恐怕会被叫一辈子。

    竹韵不理会典风,看了莫柔一眼,道:“这位就是新来的师妹?莫柔师妹?”

    莫柔看见了竹韵,看她那冷清的气质,便猜到是萧辰说得那位竹韵师姐。于是莫柔从长矛的柄端跳下来,将长矛拔起收回了储物戒中。

    “竹韵师姐,难道你和典风也有什么不愉快吗?”莫柔听竹韵叫了典风几声“登徒子”,这不得不令人想入非非,难道典风非礼了他?

    随后莫柔看了典风一眼,哂笑道:“没想到你胆子真大,连师姐也敢调戏?”

    竹韵秀眉微皱,她感觉莫柔对她有些敌意,不知怎地她也对这个女孩有些不感冒!

    竹韵淡淡道:“师妹言重了,哪有什么调戏不调戏的,倒是你让人家占了什么便宜?”

    莫柔笑道:“也算不上什么便宜,不过是打斗之时有了些许肌肤之亲而已,却不知为何师姐张口就骂典风是登徒子?莫不是,受了比我大得多的委屈?”

    竹韵微恼,想起了之前在水潭典风对她做的事,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地烫。

    莫柔得意地看着竹韵,随后笑着看了典风一眼,好像吵架赢了是什么得意的事情。

    典风自是察觉到了二女之间的火药味,只是他还未说话,便又听见一道女声。

    “师姐、莫柔师妹、典风师弟,这么晚了你们还在园中赏月?真是好兴致啊!”

    只见二号阁楼的二楼,窗户开着透出灯光,一道身影缓缓落下,随后一个闪身出现在典风身前。

    虚空秘法!

    落天宫教授的便是虚空秘法,这是落天宫的传承,叶竹自幼在这里长大自然会几招。

    “叶竹师姐!”典风问候了一句,心中却升起一丝无奈。

    一、二、三,现在三个女子站在他身边,虽然皆是绝世之姿,可他却没什么心思欣赏。

    “师姐好。”莫柔也问候一声,对于叶竹她没什么印象,所以不喜欢也不讨厌。

    竹韵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了,她与叶竹是多年旧识了,不必这么多礼。

    “你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不如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叶竹笑了笑,看着莫柔说道。

    莫柔看了看,叶竹站在竹韵那边,显然是听到了自己针对竹韵的话,将自己当成了假想敌。

    于是莫柔不经意间,就站向了典风,靠的近些。因为她和典风是新来的,她觉得要站在一条线上才行。

    没错,就只是因为这样!

    竹韵冷眼看着典风,道:“看来典风师弟与莫柔师妹,真是交情甚深啊,转眼间就和睦了起来。”

    典风一听,顿时感到不妙,他知道莫柔对竹韵有一些不知为何的不喜欢,他可不想被莫柔拉上船。

    可他刚张口,莫柔却道:“师姐说得对,为人当有大气度才行,小肚鸡肠地记仇可不是我们修士的作风。”

    大气度?小肚鸡肠?

    典风都听明白了,这分明是在暗讽竹韵。

    典风顿时感觉不妙,莫柔不知怎地有些向着他,可是莫柔不了解情况啊,毕竟典风那件事情极其不占理啊!

    果然,竹韵眯起了双眼,冷声道:“我听叶竹说,你的战矛很锐利,不知与我的剑相比如何?”

    叶竹也笑道:“莫师妹的战矛和师姐你的剑都很锐利,我倒也想看看结果。”

    糟了!典风心中“咯噔”一下,紧张期待地看了看莫柔。

    别应战,千万别头脑发热!

    莫柔看了看,发现典风眼中带着一丝乞求和期望,眉头跳动着像是暗示什么。

    难道他也想看看我和竹韵谁更厉害?

    莫柔心中一动,原本她还懒得打的,不知怎地他开口便道:“莫柔道和很想见识一番,请竹韵师姐赐教!”

    说着,莫柔便退后五步,从储物戒中再次取出了战矛持在右手。

    “铮!”竹韵的剑也出鞘,剑锋直指莫柔。

    典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下玩儿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