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二十九章 是虚天神体?
    典风的剑已经刺进了罗通的裤裆,几乎已经挨到他的小伙伴,罗通顿时怂了!

    没办法不怂,是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只能认怂。

    “罗通师兄,我觉得我们身为同门,应该相亲相爱,你觉得呢?”典风笑得很阳光。

    “你!是,我们应该相亲相爱,不要动刀动剑的。”罗通冷汗从后脊落入股沟,一阵也风吹入被刺破的裤裆口子,他感觉小伙伴有些发凉!

    而另一边,莫柔和竹韵早就停战了,叶竹也是一脸惊异地看着这两个男人。

    “典风,你的剑还是那么准。”莫柔意有所指,傲娇地扬起头颅,对罗通投去一个不屑的笑。

    “罗通师弟,看来你有些退步了。”竹韵心中窃喜,可脸上依旧冷若冰霜,嘲笑罗通竟然被一个新人轻易打败。

    罗通心中有些不满,他本是大意才导致如此局面,若是真把典风当成对手,恐怕没个上百回合分不出胜负。

    典风见罗通认怂,竹韵和莫柔的战斗也停了下来,于是也立刻收了剑,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罗通正前方。

    “你!”剑拿开了,罗通立刻炸毛,神色狰狞的看着典风。

    “你可知我是谁?!”罗通咬牙怒道。现在他裤裆都破了,已然不适合再出手,只得在言语上想扳回一点气势。

    “神罗峰首座峰主罗缺之子,久仰令尊大名了!只是可惜,你没得到令尊真传,来了落天宫。”一个小小的峰主而已,虽然在天权圣地中权倾一方,可也就那么回事。

    毕竟罗缺一个堂堂峰主,不会牵扯到小辈的恩怨上来,只要没造成什么厉害后果,罗缺都不会过问的。

    所以典风很注意力度,只是吓了一下罗通,至于他以后会不会留下阴影而不举,那就不是典风想要关心的事情了。

    “典风!”罗通怒吼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念道,“你为何会我落天宫秘法,你才入门第一日而已!你分明是偷学了!”

    “难道全天下,只有天权圣地落天宫,拥有虚空秘法吗?”典风冷然一笑,知道罗通想打什么主意,想给他扣上这个帽子可没那么容易。

    “罗通,典风的虚空秘法不是偷学的,而是与生俱来的天赋。”竹韵蹙眉,为典风说了一句话,心想这罗通越发不光明磊落了。

    罗通冷笑一声:“与生俱来的天赋?竹韵师姐你太高看他了,难道他是虚天神体不成?!”

    与生俱来便具有虚空秘法天赋的,举世也就只有虚天神体,最为人所知了。

    “是啊,你居然一猜就中,可惜没奖!”典风摊了摊手。

    虽然那是个痛,可习惯了就看得开了,自己调笑几句也无妨。

    “哈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没错,他就是虚天神体。”叶竹也淡淡地道,眉头微扬她早就从圣主那里确认了。

    “什么?叶竹你开什么玩笑,不可能的吧?”罗通一脸的不信,真是虚天神体的话,不至于弱成这样啊!

    竹韵眉头微蹙,对叶竹道:“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在后山,典风将自己的过往告知了竹韵,竹韵这才知晓他是虚天神体,可叶竹是怎么知晓的?

    竹韵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冷意,难道典风也告诉了她?

    那等耻辱绝密的往事,一个男子怎会轻易告知一个女子,难道他们有什么纠缠?

    “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用天眼神通看到的。”叶竹未发觉竹韵语气中的异样。

    竹韵听后微微点头,嘴角掀起一抹不明的笑意,他只告诉自己了吗?

    “什么,他真是虚天神体?”罗通夹着双腿,令别人看不见那道剑痕,那个窟窿!

    “虚天神体?典风······你是典家十六年前诞生的虚天神体?!”莫柔眼前一亮,这时才发现典风的姓氏,其实早就告诉了他们这个秘密。

    罗通顿时双眼微瞪,随后诡谲一笑,道:“你是典家的虚天神体?竟敢来我们天权圣地,典家那些人,都是猪脑子吗?”

    言语带着杀机,若是在此击杀了典风,对典家岂不是一个重创?那对于相邻的天权圣地来说,那就是大功一件!

    可回想起先前叶竹说的一句话,将他这个想法击碎了。罗通突然看着叶竹,一脸懵逼地道:“不是,圣主都知道他是虚天神体了?”

    “没错,我父亲一开始就知道了,并且典风一直都没有隐藏能力和姓名,我和萧师兄一早就猜到了。”叶竹淡淡道。

    那我怎么没猜到?

    罗通心中想着却没说出来,他又不是真傻,说出来岂不是显得他比较白痴了吗?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是个诚实的好人!”典风眨了眨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摊了摊手笑了笑。

    “哼!”

    罗通不甘心地看着典风,心中却是悻悻然。

    既然圣主都知道了这件事而典风还活着,那就说明了圣主都允许典风入落天宫为弟子,这件事情没搞头了!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见到罗通那副表情,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典风对此人有些戒备,而三女对罗通也颇有些不喜,这罗通太不光明磊落,打不过人就想借刀杀人,为之不耻。

    “罗通师兄,你这衣冠不整地站在我们姐妹面前,怕是有些不合适。”莫柔暗讽罗通不知羞耻。

    叶竹与竹韵看了莫柔一眼,两人没有反对“姐妹”一词,竹韵冷声道:“罗通,你还是回房换件衣裳吧。”

    罗通看了看叶竹,只见到她也是一副嫌弃高冷的模样,顿时有些微怒,心中对典风的杀机更浓了!

    嗖!

    罗通一脚踏在地上,腾身之后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三号阁楼,二楼的窗户关上,园子里也看不见里面的光亮了。

    “臭小子,真以为你有了圣主默许,就能在天权混下去?若是典家知道你在这里,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应?!”

    罗通心中杀机不断,他觉得叶竹刚才看典风的眼神,比看他要温和得多,于是将典风恨到了骨子里!

    在罗通眼中,叶竹只要对哪个男人比对他好,那哪个男人就是他的情敌!这种莫名的占有欲和想象力,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别想从我手里抢走圣女,她是我的!等我将来娶了她,我就可能是下一代的圣主!典风,敢跟我作对,我阴不死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