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八十三章 袭杀与屈辱 两章合一
    就在一老一少谈论之际,恍然不知危机已然降临。

    一个带着鎏金面具的男子,已然悄声来到黄金战车顶上,跟着两人前行。

    赵无极还不算傻,虽然是要痛下杀手,可也考虑过万一失败的情况。

    如今他带上面具,只要不主动暴露身份,鬼知道他是谁!

    赵无极对外称是半步神藏,其实已经早已悄悄达到了神藏,只是一直习惯性地留着一手而已。

    赵无极没有罗通和赵昊那么天真,他不会假扮典风去杀人,因为典风没有那样的实力。

    他要扮作典风的仆人,让人以为是典风在暗中指挥他,让天权和瑶光的高层都以为,典风是别有用心地潜入天权圣地!

    按照他的办法,即便典风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盆脏水他也可以泼一泼!

    嗡!

    一阵涟漪在虚空中颤动,那是赵无极释放除了神藏级修士的神识,他要看看华飞和他的护道者是否都在里面!

    “谁!”白老虽然只是半步神藏,可却也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一身修为是多年拼杀而来,神觉超强!

    只是白老虽然发现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赵无极早就发现了黄金战车之内乘坐着的两人。

    “砰!”赵无极一掌对着黄金战车劈下,一只法力凝成的巨掌立刻就拍在了黄金战车之上!

    “咔嚓!”

    黄金战车应声而碎,毕竟是代步之用,不是什么百炼的法器,抵挡不住神藏修士的一击!

    “噗!”战车碎裂,两道人影却从战车之内逃了出来,华飞和白老皆是咳血,不可思议地看着赵无极。

    “谁敢袭击瑶光圣地圣子座驾!”白老顿时怒吼一声,“咳咳!”

    不过一提气就武者胸口咳个不停,别看神藏和半步神藏差了半步,可那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哦,没想到你们还有命,倒不愧是七大圣地出来的人!”赵无极带着鎏金面具,不怕被认出来,笑得有些戏谑阴冷。

    “你简直胆大包天,竟然偷袭我瑶光的人,你是不想活了吗?!”华飞色厉内荏,感受到赵无极强大的压迫力,可却硬着头皮怒骂一句。

    赵无极懒得多言,兀地消失在原地,急速朝着华飞飞来,掌中法力已经在酝酿!

    华飞必须死!赵无极双眼眯起,嘴角掀起一丝残忍的笑。

    不管是想要栽赃黑市他自己的意愿,都想要杀了这个华飞!此子在他最热爱的天权圣地之中,狐假虎威装逼无限,他早就想斩了他!

    “住手!”白老咬牙,奋力祭出他的法宝,那是一柄飞剑,其上烙印着天级符文,流动着莫名的神光!

    这不是飞行用的飞剑,而是用来杀敌的飞剑,上面烙印着阵法高手炼器时刻下的符文,拥有者极速,极其锋锐!

    “砰!”赵无极看都懒得看白老一眼,随手伸出两指,便夹住了飞剑。

    “咔!”赵无极双指一挫,飞剑便立刻断为两截!

    白老极其惊骇,赵无极夹着被他折断的剑尖,手腕一翻便朝着白老射去!

    “噗!”

    白老武者胸口后退,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前插着的剑尖,他的本名法宝就这么被赵无极轻易破掉了!

    “哼,修炼一辈子还是个半步神藏,真是废柴!”赵无极淡淡地瞥了白老一眼,后者闻言如遭雷击,神色更加愤恨怨毒!

    废柴?!

    须知仙遗大陆生灵有万万亿,可是能修炼到半步神藏的,却不到亿分之一!

    这也能叫废材?!

    只是在赵无极这尊神藏高手面前,白老只是个孩童一般,毫无反抗的力量!

    不屑地讥讽一笑,赵无极继续朝着华飞飞去,后者转身想跑,慌不择路!

    可是五行三重天,怎么和神藏修士比速度?中间差了三个大境界!

    五行四重天、五重天、半步神藏!

    华飞刚有想法跑,却没跑出两步,便被纵身飞来的赵无极,一掌排在了胸膛之上!

    “砰!”华飞被一掌拍飞,后背击碎了几株巨木才停了下来,身子已经镶嵌在了衣裤拘束的树干上。

    他感觉,浑身都散架了!

    “圣子!”白老惊得双目瞪起,华飞要是死了,他绝对难逃罪责!

    “噗!”华飞浑身一颤,脑袋缓缓地朝着胸膛看去,只见那里心脏所在的位置,已经炸开了一个透亮的血窟窿!

    “你,你真敢!”华飞瞳孔微缩,颤抖地指着赵无极,眼中满是不解、愤怒、不甘、不可思议!

    总的来说,死不瞑目!

    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位神藏修士,导致其不由分说便要轰杀他!

    愤怒和不甘,那是因为他毫无反抗之力,就连白老都挡不住此人一招!

    “敢和我们少主争夺美人,你还不够资格!”赵无极冷嘲热讽,对着即将咽气的华飞,不屑地说道。

    “少主?!”白老猛地转头,看着赵无极道,气息萎靡地道,“你到底是谁?竟敢截杀瑶光圣子!”

    华飞却仿佛听懂了什么,微缩的瞳孔瞬间又放大,他想到了一个人,于是立刻脱口而出:“典·····风?!”

    “放肆,少主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赵无极嘴角阴冷,其实心中已经笑开了花,他还没有引导华飞就自己联想到了!

    “砰!”赵无极汇集法力在掌上,隔空对着苟延残喘的华飞,便是一掌印去!

    轰!

    一声炸响之后,华飞带着他所有的不满和惊楞,和那株巨树一起炸碎成了绚丽的血色烟花!

    “圣子!”白老目眦尽裂,浑身颤抖,双拳紧捏却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现在,即便是他也自顾不暇,赵无极已经锁定了他,随时可能会出手!

    “呵呵,别叫了,很快我就送你去和他团聚!”赵无极冷冷地看着白老,他不能杀了白老,因为还要让他把这个消息带回瑶光圣地!

    可是也不能不杀,那样的话做戏就不真了,让人仔细想来之后变回察觉到漏洞。

    “你,你叫那个典风为少主,你是典家的人!”白老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语气非常笃定!

    赵无极嘴角微笑,摊了摊手朝着白老走过去,戏谑道:“即便你猜对了又怎样,你也要死了,你是传不回这个消息的。”

    随后赵无极立刻换了个阴冷的声音:“敢招惹我家少主,你们死定了!”

    “你!”白老看着赵无极一步步走来,那强大的气场让他浑身微颤,根本抵挡不住神藏强者的气场!

    白老心中惊惧万分,一步步朝着后方退去,这个戴着面具的人说得不错,他不可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飞剑与白老性命交修,飞剑折断,白老就受了伤。后来又被赵无极刺中胸膛,他现在也是强撑着,根本也使不出几分法力!

    何况就算在全盛状态,白老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赵无极的对手!

    “典家的少主,怎么会进入天权圣地?”白老心中将惹事的华飞骂了祖宗十八代,只是也解不了眼前的危机!

    “现在后悔也晚了,希望来世,你能跟一个明主!”赵无极走到了白老近前,一掌便要拍出!

    “等等!”白老吓得满头大汗,浑身颤抖,剧烈地喘气。

    “你还有什么遗言?看在你我同为护道者的份上,你说吧。”赵无极放下了抬起的手,只是依旧杀机不减,白老心中越发惊恐!

    “不,不要杀我,招惹典少爷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他和我没关系,我求你不要杀我!”白老神色乞求,竟然“噗通”一下,给赵无极跪下了!

    面具下,赵无极也是一脸懵逼,这一幕令他有些惊讶和不知所措!

    太没骨气了!

    赵无极皱眉,面具下的神色极其不屑厌烦,他冷声道:“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你不配做一个护道者,丝毫没有强者的气节!”

    白老也不生气,反而给赵无极不断磕头:“是是是,我没气节!我只是一个糟老头子,在大人您的面前,我只是一只蝼蚁而已!求大人饶了我吧!”

    白老演技不差,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声嘶力竭,浑身瑟瑟发抖毫无之前教训华飞的淡然。

    只是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阴霾。

    只要能逃过此劫,什么尊严脸面他都不在乎,回到瑶光之后他一定要向典家、典风复仇!

    还有眼前这个神藏,也会有瑶光的高手,前来猎杀他!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必须活着回去,否则都是空谈!

    “我真是,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没有骨气之人,杀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赵无极举起右掌,随后捏紧成了一个拳头。

    这副模样,恨不得杀了白老,却又嫌弃地不想杀,就是这种感觉!

    白老闻言,顿时喜出望外,不断磕头将额头都磨出血了:“多谢大人饶命,多谢大人饶命,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将这里的细节说出去的!”

    “哦?!你不说我倒忘记了,你知道我是典家的人了,看来是不能留下你的性命!”赵无极话锋一转,顿时一副恍然的模样,拍了拍脑门道。

    “这!”白老顿时吓得屎尿都快出来了,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嘴贱什么啊!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我愿意立下契约之誓,绝不会说出今日之事!”白老不断磕头,频率极高,生怕赵无极立马一掌将他劈死!

    “契约之誓?切!”赵无极斜睨了白老一眼,略有些惊喜意外地道,“你会写契约之誓?”

    “额,这,不会!我只是想表明一下我的决心,如违此事,天人共灭!······”

    砰!

    赵无极一掌将白老拍飞,后者倒飞在地上,咳了一口血之后神色越加萎靡。

    “不会写你说个鸡毛?!”赵无极冷冷地看着白老,很随意地一脚踏在他的脸上,低头看着他厉声道,“你是在耍我吗?!”

    “没,没有!”白老表情极为痛苦,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随后喷了一口血气息顺畅,“大人饶命,我发誓我此生不回瑶光圣地,您要是不放心可以将我留在您身边,我可以伺候您一生!”

    白老已经完全舍弃了尊严,他觉得性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吃点苦受点气算什么?能活下来,那么一切都值得!

    只要能活下来,那迟早都能报仇!

    “呵呵,你以为我会放心将你放在身边?你要是趁我不备偷袭我怎么办?真当我傻吗?”赵无极语气嘲讽戏谑,一看就看穿了白老的意图。

    被看穿吼,白老连忙道:“大人误会了,能跟在大人这样的强者身边,白某三生有幸,又怎敢有异心呢?!”

    赵无极不置可否,嘴角掀起一丝笑意,他决定再耍耍这个老头!

    与是赵无极看了一眼四周,在三两步外边有一块凸起的石头。于是他迈起右腿,搭在了上面,露出了他的长腿和胯。

    赵无极淡淡地说道:“只要你从我这胯下钻过去,我就饶你狗命,怎么样?!”说着,面具下的脸已经笑得有些狰狞!

    “什么!”白老浑身一震,深深地看了赵无极一眼,眼睛深处藏着一丝深深的怨毒!

    让他从赵无极胯下钻过去,就能活命?!

    这是一种奇耻大辱,尤其是白老的年岁,比赵无极肯定要大许多!

    让一个长者,给后生下跪都已经很忍得了,现在赵无极却让他从胯下钻过去?!

    白老紧咬牙关,双拳都捏得“咯咯”作响,太阳穴的青筋暴起,双眼顿时红了一片!

    此刻的他,恨不得和赵无极拼命,为自己争取最后的一丝尊严。

    可这样的后果是,死亡!

    死了还不算,那他先前下跪、磕头所受的屈辱,全都白费了!

    “怎么?很难为你吗?那我还是一巴掌拍死你算了!”说着,抬起右掌在翻覆,像是立刻就要出手的样子!

    赵无极很有耐心,这里是帝落山脉,少有人烟。

    何况他还带着面具,谁也认不出来他,有得是时间可以浪。

    所以,这只是威胁。

    “不!”白老立刻出声,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钻!”

    这一声,白老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说出的!

    “哦?那你来钻啊!”赵无极语气戏谑,嘴角抽动一丝残忍的笑,竟然是认真的!

    浑浊的双眸之中,点点清泪垂落,白老缓缓跪着爬行,朝着赵无极的胯下缓缓爬去!

    “哈哈哈哈!”赵无极笑了,笑得很放肆,肆无忌惮!

    白老忍着屈辱,泪水落下口中混着血水,滴落在了地上。

    他很愤怒,很不甘很想杀了赵无极!

    可是他必须忍,忍着这分屈辱,缓缓在赵无极的胯下钻过!

    白老从没像现在这样,愤恨自己如此弱小!

    这就是这个世界,遇上实力比自己高的人,只能跪!不过跪下算好了,能活命跪也是值得的!

    仙遗大陆,万族林立,强者如云······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这几句话白老自幼便一直听人说起,不过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对这句话的理解如此深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